新華網 正文
電視專題片《紅色通緝》 第四集 《攜手》
2019-01-14 08:22:25 來源: 中央紀委國家監委網站
關注新華網
微博
Qzone
評論

  【字幕:泰國 曼谷 2018年3月亞太經合組織反腐敗執法合作網絡腐敗資産追繳研討會】

  解説詞:2018年3月,來自中國、美國、加拿大、澳大利亞、新西蘭等21個經濟體和聯合國、世界銀行、國際刑警組織等國際組織的100多位代表齊聚在曼谷,圍繞腐敗資産追繳中的重點難點問題進行深入研討。中國是本次會議的主辦方之一。近幾年,中國已經與聯合國、G20、亞太經合組織、世界銀行等國際組織共同主辦或聯合舉辦了十多次這樣的國際會議,探討反腐敗合作各方面的問題。

  瓦爾德米爾·科津(聯合國毒罪辦官員):在這樣的會議中,來自不同國家的參與者們可以彼此了解,開始建立互信,並且更好地理解對方國家的需求是什麼。我們感激中方的工作,很榮幸能和中方共事,我們將全力支持中方對此所作的努力。

  謝爾溫·馬克萊西(世界銀行官員):類似這樣的研討會是非常重要的,參會者可以互相見面,討論觀點,分享經驗和各國做法。我們需要合作解決問題,不能單打獨鬥,而是要互相支持。

  解説詞:國際追逃追贓需要跨國合作,但是各國歷史文化和現實國情不同,法律體係、司法制度、執法機制也有很大區別,為實際操作帶來諸多挑戰和難題。如何解決難題,增進合作,對世界各國都是具有重大意義的課題。

  解説詞:中國在致力于反腐敗國際追逃追贓的過程中,感受到了這些難題,也在探索著解決的方案。近幾年,中國綜合運用引渡、遣返、勸返、異地追訴等多種方式,追回了一大批外逃腐敗分子,也就此和多個國家建立了更密切的合作關係。

  解説詞:蔣謙,“百名紅通人員”第65號,武漢市城市排水發展有限公司拆遷協調部原部長,涉嫌貪污和濫用職權罪,2011年11月逃往加拿大。此前他在2008年就辦理投資移民,獲得了加拿大永久居留身份,也就是俗稱的楓葉卡,這無疑為追逃增加了難度。然而,2016年9月22日,蔣謙最終選擇從加拿大回國投案自首,促使他作出這個決定的背後,是中加兩國執法合作的努力。

  【字幕:加拿大 愛德華王子島 夏洛特敦市】

  解説詞:夏洛特敦市是加拿大最小的省:愛德華王子島的首府,它也是加拿大最初建國的地方。這裏城市面積不大,人口不多,既有悠久的歷史古跡,也有不錯的自然風光,非常宜居。讓人很難想象的是,蔣謙外逃到這座城市後,竟然陷入了連溫飽都難以保障的境地。

  蔣謙(“百名紅通人員”第65號):我吃面條吃一年多,沒有油,就一點水,下點面,肚子怎麼説填得飽呢,當時是飽了,只能這樣説。

  解説詞:這也是蔣謙自己起初絕對沒有想到的。他在武漢城市排水公司任職期間,負責武漢市一個污水處理廠拆遷項目,和人合謀虛構拆遷內容,騙取國家拆遷補償款,獲利1400多萬元。他自知一旦暴露後果嚴重,因此2008年就和妻子辦理了加拿大投資移民。

  蔣謙:這個錢掙得覺得有點心裏慌吧還是,給自己留點退路吧。有很多人就是説在國內出了事之後,到了國外就沒事了。

  解説詞:案發後,雖然蔣謙逃往了加拿大,但資産未能全部轉移到海外,追逃工作組迅速凍結了他的所有資産。

  萬紅(湖北省武漢市公安局工作人員):把他當時的1200多萬全部扣押了。實際上他大部分的錢是沒有卷到國外去的,第二個,我們通過偵查,就發現了他有一個500多萬的股票的賬號,發現了他在國外還是在炒股,包括他這個股票賬戶,都給他最後採取了相應的措施。

  解説詞:經濟來源被斬斷後,蔣謙夫妻在當地必須謀生,而蔣謙不會英語,很難找到工作。經濟上的壓力加上被通緝的惶恐,讓夫妻之間開始産生矛盾。

  蔣謙:她為我的事,她自己父母也幾年沒見,這也是事實。我沒見(父母),那是我自己做事做錯了,那你應該受這個懲罰,她不存在啊。時間一長,也確實有些問題吧。

  解説詞:蔣謙當時希望時間一長案子或許會被淡忘,然而事實和他所希望的正好相反。黨的十八大後,黨中央高度重視追逃追贓工作,情況對他越來越不利,首先是他國內的資産被正式沒收。2012年,我國《刑事訴訟法》修正案中寫入了違法所得沒收程序,2015年,武漢市中級人民法院裁定對蔣謙違法所得的1400余萬元款物予以沒收,上繳國庫。

  黃風(北京師范大學法學院教授):違法所得沒收程序,可以進行缺席審判。那有關當事人,如果缺席,就是自願逃避,那實際上他是放棄了權利。這個制度你作出判決以後,我就可以執行,然後我也可以拿著這個判決,請外國來承認和執行。

  解説詞:2017年1月,最高人民法院、最高人民檢察院又發布司法解釋,對該程序適用范圍作了明確解釋。這一制度的完善,為沒收外逃腐敗分子違法所得提供了法律依據,至今已有多個案例通過這一制度追回了大量贓款,蔣謙案就是其中之一。同時,對蔣謙的追逃也進一步加強,2015年他被列入“百名紅通”。

  蔣謙:紅通名單出來以後,就知道徹底沒希望,徹底沒前途了,這個是引起家庭矛盾很大的一方面,在這種情況下,我們就分居了。

  解説詞:蔣謙從家裏搬了出去,在當地一戶人家租了一間地下室,獨自躲藏起來,盡可能少和人接觸。

  蔣謙:我那個房間只有七個平方吧。覺得自己就是在坐牢吧。在國內坐牢有武警,我在那兒坐牢就自己坐自己的牢。

  解説詞:而“百名紅通”的發布,只是追逃行動的第一步。2016年初,蔣謙案被列入中加第一次反腐敗追逃工作組會議重點案件,同年8月被作為重點合作項目之一在中加高層次執法合作會談上提出。工作組的下一步計劃,是通過兩國司法合作,吊銷蔣謙的合法身份。

  黃風:這幾年摸索的方法,就是通過異地追訴,向有關國家提供證據材料證明,這個外逃人員,在獲得身份的時候,他採取了欺詐手段,採取其它的一些違法手段,向當地轉移資産,這樣促使外國的主管機關,對他在本國採取法律行動。

  解説詞:蔣謙已經獲得楓葉卡,可以在加拿大合法居留,這是本案最大的難點。在類似這種情況的多起追逃案件中,異地追訴這一方法發揮了重要作用。腐敗分子外逃難免涉及移民欺詐和洗錢等行為,在許多國家都是重罪,提供扎實的證據,所在國就可以對其拘捕並起訴,一旦罪名成立,其合法身份就會被吊銷,進而可以提請非法移民遣返。按照這一路徑,工作組向加拿大邊境服務署、加拿大皇家騎警提交了蔣謙涉嫌移民欺詐和洗錢的證據,並達到了預期效果。

  靳猛(公安部經偵局工作人員):促使加方願意配合我們,把蔣謙的楓葉卡吊銷了,然後還給他簽發了拘捕令。他沒有一個合法的居留身份,這個其實也是為加方下一步如果決定對他作出遣返的話,是一個鋪墊。

  解説詞:這對蔣謙無疑又是一個沉重的打擊。蔣謙還清楚地記得,得知被加拿大通緝的消息後,在住處的廁所裏看到一輛警車時的心情。

  蔣謙:從廁所裏面看警車過來了,停在對面,還不是停在我這裏,我就在裏面正好看到了,幾十分鐘,快一個小時。就是要看著那個警車,看到它走,我才安心。

  解説詞:蔣謙當時錢也快花完了,要生活要吃飯,擔驚受怕也得出去找工作。但沒有楓葉卡也無法合法工作,只能做一些不需要合同的短期體力活兒。夏洛特敦市的一個特點是一年有六個月漫長的冬季,經常下大雪,很多家庭需要雇人鏟雪。蔣謙賴以生存主要就靠這樣一份工作。

  蔣謙:半米的雪,八點半上班,你六點多鐘你就要把雪鏟出來。你又沒有鏟雪設備,就是憑一些原始的設備的話,兩三點就要開始鏟,沒吃過苦的人,吃了這麼多苦,也有點受不了。

  解説詞:鏟雪的收入一季度只有三百加元,蔣謙只能數著有限的鈔票維持著生活。面條價格便宜,兩塊多錢能買兩公斤,蔣謙就每天吃面條度日。

  蔣謙:完全就是行屍走肉嘛,看不到希望了,我自己絕望了,我這一輩子就這樣了,反正就是活著唄,像貓一樣,狗一樣,豬一樣,你就是活著唄。

  解説詞:在這種絕望的生活當中,蔣謙産生了回國自首的念頭。他通過中間人聯係了追逃工作組,表示願意回國自首,希望能獲得從寬處理。工作組把相關政策詳細作了解釋,勸他早日作出正確選擇。

  張家洪(湖北省紀委常委 省追逃辦主任):對他的承諾,都是要嚴格符合法律的規定的。我要遣返你,從法律上,你是逃脫不了的。所以,你長痛不如短痛,不如爭取主動。

  解説詞:收到工作組的反饋後,蔣謙反復比較,也覺得在加拿大過這種苦日子,不如回國去面對該承擔的責任。

  蔣謙:他的話是對的,你無非是晚幾年回來,這麼大的力度下,晚幾年回,我這幾年在國外也不是享福啊,也像活死人一樣,我幹嗎不回去解決問題呢。

  解説詞:2016年9月22日,蔣謙終于從加拿大回國自首。中加兩國的執法合作,讓他在加拿大舉步維艱,是他最終作出這一決定背後的根本原因。

  解説詞:2018年8月23日,國家監察委員會、最高人民法院、最高人民檢察院、公安部、外交部五部委聯合發布《關于敦促職務犯罪案件境外在逃人員投案自首的公告》,這是我國首次針對境外在逃職務犯罪嫌疑人、被告人、罪犯發出的督促投案自首公告,也是監察體制改革後,國家監委與其他部門第一次聯合發布此類公告,再次明確正告外逃人員,只有主動認罪服法、爭取寬大處理才是唯一正確的選擇。

  臘翊凡(中央紀委國家監委國際合作局局長):國家監委成立之後,又發布了五部委的公告,我們就是要持續的發出這種強烈的信號,就是腐敗分子不追回來,人民不答應,我們也絕不會停止。

  解説詞:中國與各國密切合作的過程中,也從法律威懾、政策感召等各方面綜合施策,促使外逃人員下決心主動回國自首。2017年,有一名外逃到加勒比地區未建交國的“百名紅通人員”,就是通過勸返主動回國投案的。

  解説詞:任標,“百名紅通人員”第92號,原江蘇大羅能源物資有限公司等單位實際控制人,和妻子涉嫌騙取巨額銀行貸款和其它社會資金,2014年1月,任標攜妻子和兒子,一家三口踏上逃亡之路。他們的外逃之路並不輕松,半年的時間輾轉越南、柬埔寨、英國,最終到達加勒比海島國聖基茨和尼維斯,甚至逃亡途中還遭遇了他不曾預想的危險。

  【字幕:聖基茨和尼維斯】

  解説詞:聖基茨和尼維斯是加勒比地區的一個島國,和中國尚未建交。不過,2017年,中國追逃工作組歷經曲折,得到了聖尼官方許可,兩次進入聖尼開展工作,最終從這裏將任標成功勸返回國。本次攝制組也經聖尼許可前往拍攝,並邀請了當時工作組成員之一陸張鍵同行,為我們實地介紹當時的情況。

  陸張鍵(江蘇省紀委監委工作人員):它整個島非常小,坐車環島轉一圈的話,也就是一個多小時。它總共面積也就是267平方公裏。人口也不多,大概五萬多人。

  解説詞:由于國土面積和環境因素,聖尼的支柱産業是旅遊業。它和這個地區不少島國一樣,設立有投資移民項目。項目本意是吸引投資,提升國民經濟,但一些懷有不法目的的人卻利用這個項目來獲取海外身份。任標早年間就花錢為一家人獲得了聖尼國籍。

  任標(“百名紅通人員”第92號):我是2014年的1月23日離開中國的,我到聖尼已經是7月份了,輾轉了幾個國家,當然這裏面是因為發生了很多事情。

  解説詞:任標雖然獲得了聖尼國籍,但他覺得聖尼環境不熟悉,最初外逃時,他並不想把聖尼作為首選目的地。早先他想到的外逃方式是偷渡,目的地是發達國家。他找的偷渡集團也承諾幫助他逃亡,還能幫他搞到某發達國家的合法身份。2014年1月,任標一家三口聽從偷渡集團安排,跟隨他們的人從廣西邊境非法越境到了越南,然後又從越南到柬埔寨。但在柬埔寨呆了好幾個月,偷渡集團許下的幫他搞到發達國家身份的承諾遲遲沒有兌現,還以需要打點為由,向他要走了不少錢,任標一家漸漸感到了某種危險的氣息。

  任標:就開始感覺到情況有點不正常和不對勁。這個事情他沒有能力落實,或者説他本來其實就不準備幫你落實,他的目的只是為了錢,等到條件成熟,可能甚至會做一些更惡劣的事情。

  解説詞:任標外逃三個月後,中國通過國際刑警組織對他發出了紅色通緝令。這個消息公布後,任標感覺到偷渡集團有些後悔卷入其中,想要將他們滅口。

  任標:他們也知道我上了名單。所以我相信他們是一定有想法,想要把我們人處理掉的。因為我們國家對我可能會(追逃)力度比較大。對他來説就是一個風險。

  鄭群群(任標妻子):讓我們去菲律賓,然後在海上,什麼聯係方式都沒有,你要在海上要四五天。那我覺得這個就很危險。

  解説詞:在這種情況下,任標下決心擺脫偷渡集團,一家三口自己上路,啟用當年準備的聖尼護照,途經英國最終抵達聖尼安頓下來。

  陸張鍵:這個是任標在聖基茨的時候,所租住的一個小區。租金也比較高,那麼實際上他在這麼一個島國,他的生存也是非常艱難的,甚至壓力很大。

  解説詞:任標出逃時有一定資金準備,但不足以支撐長期生活。聖尼的商品幾乎全靠海外進口,又是旅遊國家,房租、物價等各種消費非常高昂,如果一家人想保持一定的生活質量,他的資金並不充足。

  任標:第一個文化不同。第二個,朋友相對比較少。最大的問題是,它是一個旅遊國家,消費水平比較高。長期在那邊居住,對小孩的成長也不利。也就是在那邊過渡個幾年,必須要作下一步打算。

  解説詞:孩子的教育是任標夫妻心裏的一個大問題。他們將孩子送到了當地初中,但聖尼本島教育資源有限,如果將來想讓他接受好的大學教育,需要去別的國家,也需要資金。任標和國內一些親屬和關係人取得了聯係,讓他們幫自己籌集資金。他的這一動向很快被追逃工作組發現,暴露了自己的所在地,工作組立即採取措施切斷了他的一切資金來源。

  劉月科(江蘇省紀委副書記 省監委副主任 省追逃辦主任):人逃到境外,工作基礎都在境內。境內的社會關係摸清楚,第二個的話就是要擠壓他在國外的生存的空間,第三個的話就是切斷他的境內的一些聯係,一旦沒有國內的資金給他的輸送,他的生存是困難的。

  解説詞:任標到聖尼不到一年,2015年4月,“百名紅通”向全球公布。此後,2017年4月,中央追逃辦又發布了《關于部分外逃人員藏匿線索的公告》,通報了22名未歸案“百名紅通人員”藏匿線索,2017年6月再次以公告的形式,曝光50名外逃人員藏匿線索,其中包括“百名紅通人員”32名,任標都名列其中,他所在的具體國家和住址也被曝光。雖然聖尼尚未與中國建交,但這些信息的發布,在聖尼一樣對他們産生了很大影響。

  任標:心裏這邊壓力呢(很大),我的這個照片是三天兩頭在網上和報紙上面,因為那段時間是比較公開化的,所有人都認識我。

  解説詞:任標夫妻二人的父母都在國內,他們外逃後,四位老人的心情可想而知。這些起初他們來不及多想的問題,到了海外之後,都開始困擾他們的內心。

  任標:家裏有四個老人,自己良心上面,和自己的心理壓力方面,始終背了一個巨大的包袱。

  解説詞:種種因素,讓任標夫妻覺得長此以往不是辦法。任標通過一個中間人,主動和國內追逃工作組取得了聯係,試探性地表達有自首的想法,但是,他自首提出了一些條件,工作組不可能接受。這時候,追逃工作出現了一個轉機。2016年2月,“百名紅通”中的付耀波、張清曌兩人從聖文森特和格林納丁斯被抓捕回國,聖格也在加勒比地區,也尚未與中國建交,但中國通過加勒比地區的另一個國家格林納達居中協調,最終聖格同意追逃工作組入境進行抓捕。中央追逃辦決定,嘗試通過同樣路徑抓捕或遣返任標。中國向格林納達再次提請協助,格方表示願意出面給聖尼做工作,並認為此案不僅關乎一國如何保障投資移民項目不被非法利用,是關乎整個加勒比地區的問題。

  塔法瓦·皮埃爾(格林納達金融犯罪調查局局長):本案有可能會嚴重影響到這個項目,因為如你們所知,這個項目是一個合法項目,並不是用來為逃犯提供幫助的,我認為這應該是整個加勒比地區無言的共識。

  解説詞:現任格林納達外交部長的彼得·戴維先生,當時職務是參議員,他和聖尼進行了很多溝通。格林納達到聖尼的航班中途要經停幾個島國,每次飛行需要八個小時,但戴維先生不辭辛苦多次親自前往,他也認為推動此案意義重大。

  彼得·戴維(格林納達外交部部長):很高興看到習主席正在進行的反腐敗工作,因為這項工作有利于在中國和世界范圍內消除腐敗現象,並確保逃犯不再將格林納達等加勒比地區國家當作避罪天堂。我們這麼做不僅是在幫助中國,中國進行的反腐敗戰鬥,也是我們自己的戰鬥。

  歐渤芊(中國人民外交學會副會長 時任中國駐格林納達大使):六十多歲的老人,一個星期之內,我印象中是跑了三次是幾次聖基茨。他説這已經是我的戰鬥了,他英文他説,我要打這一仗。然後他説,你知道麼大使,我這一生中,最恨輸掉一場戰鬥。

  解説詞:經格林納達大力推動,聖尼方面表示同意進行合作。然而,中國派出工作組到格林納達之後,卻等了近一個月遲遲得不到聖尼入境許可。經過反復做工作,聖尼最終許可中方派兩名工作人員入境,但入境後各部門都避而不見,等了一個星期毫無進展,工作組只能先撤回格林納達再次會商。

  歐渤芊:後來我們跟工作組就商量,説不對,這個情況不對,不正常,反貪污腐敗這是全世界公認的。我説你在這個問題上拒不合作,完全沒有道理。

  解説詞:很快,其中原因變得清晰起來。聖尼媒體也關注到這一事件,並報道任標在聖尼結交了某位權勢人物作為保護傘,因此得到庇護。報道在聖尼乃至加勒比地區引發了很大反響,輿論沸沸揚揚。

  葛夕芳(江蘇省監委委員):當地媒體的報道,他是怎麼生存的,他的保護傘在哪裏。所以他的一些官員在那裏,不斷地要洗白自己,和他沒關係,和紅通人員沒關係。

  解説詞:在這種情況下,一件讓任標沒有想到的事情發生了。這裏是聖尼島上唯一的監獄兼看守所,位置就在總警署旁邊。2017年5月的一天,聖尼警方忽然搜查了任標的住所,並將他們夫妻兩人拘捕,帶到看守所訊問。

  任標:我和我夫人,被他們扣留了72個小時。當時破門而入的時候,這種是像反恐一樣的,大概八個持槍的,衝鋒槍。原來我認為在聖尼肯定是安全的,只要我想留在那邊的話,肯定是受到保護的。那麼這件事情發生了以後,這個對我來説是我始料不及的。

  解説詞:任標被保釋的第二天就再次主動聯係了追逃工作組,表示自己有誠意回國自首。他提出,希望工作組到聖尼進行面談。

  【字幕:安提瓜和巴布達】

  解説詞:要再次進入聖尼,還需要再次得到聖尼官方許可,工作組決定把前方工作基地設在安提瓜和巴布達,這是距離聖尼最近的一個加勒比島國,一旦獲得許可,能第一時間前往聖尼開展工作。安巴和中國也有良好的外交關係,經駐安巴大使館和安巴方面協商,安巴也協助中國和聖尼進行了溝通。

  王憲民(中國駐安提瓜和巴布達大使):通過不同的渠道,我們也知會聖尼方面,一個負責任的政府,又是聯合國的會員國,有義務履行國際法多邊合作的這種責任。無論任何一個國家,不能成為犯罪分子的避罪天堂。

  解説詞:而在格林納達,當時中國新一任大使到任,也繼續接力推動此案。2017年7月,加勒比共同體在格林納達召開峰會,各國首腦都來參會,大使借此機會再次表達了中方的立場和訴求。

  趙永琛(中國駐格林納達大使):正好我應邀參加了這個會議。所以我就借助這個機會,直接就跟任標藏匿的所在國的政府首腦,有關人士直接接觸,提醒他依照聯合國反腐敗公約和打擊跨國犯罪公約,支持我們中國反腐追逃工作。

  解説詞:多方不懈推動下,聖尼終于同意工作組再次入境,和任標直接接觸。雙方第一次見面約在海邊一座半露天的餐廳,這是經過精心選擇雙方認可的地點。它既屬于公共場所,下午時間沒有客人,也能保證談話的環境和私密性。

  陸張鍵:我們兩個工作人員,和任標的夫婦,就是坐在這個地方。第一次我印象是下午三點多到的,一直談到天黑。

  任標:他們的風格是明確的,是説到做到的人。必須讓我要回去,這個態度是很堅定的,看得出來。

  解説詞:第一次勸返談話進行了好幾個小時,工作組實事求是的分析和勸告,其實已經讓任標夫妻有所觸動。

  鄭群群:先講國內的政策,然後還有一個就是家裏人的擔心,還有一個就是小孩子以後的(上學)。你既然犯了錯,還是必須要回去面對,他就是從各個方面都幫你剖析了,然後都講給你聽。

  解説詞:任標夫妻經過商議,主動建議工作組到他們所在的小區租房居住,方便隨時交談。

  陸張鍵:我們工作組就住在這個位置。我們想要談了,或者是他要想跟我們談了,有的時候一天都會有好幾場。

  孫英(無錫市紀委副書記 市監委副主任):他盡可能就像做生意,壓得越低越好,跟你談價格。那你必須要付出代價,這個不能討價還價。

  解説詞:一個多星期下來,經過幾十場密集的談話,工作組決定給出一個接受勸返的最後期限。

  陸張鍵:我們講如果你再不同意的話,那麼我們馬上就準備返程就回去了,不跟你談了。我們也會想盡一切辦法,來通過各種途徑,來將他繩之以法。那麼將來你有可能面對的就是一個更嚴厲的法律處罰,他説不談就不談。

  解説詞:工作組決定第二天返回安巴,繼續致力于推動遣返。但任標回到自己住所,其實一夜沒能入睡。

  任標:在我這件事情上面,我能感受到這個力度是非常大的。其實他們已經作好了我不回國的打算。錯過了這種機會,以後可能沒有了。

  陸張鍵:到了第二天早上,他很早就跟我們聯係了,説昨天晚上,他跟他妻子兩個人商量了一晚上,願意主動回國投案自首。

  新聞資料:任標乘坐的CA876航班降落在首都國際機場,我國公安執法人員將其帶下飛機。

  解説詞:2017年7月29日,任標終于回國投案。他的妻子和孩子也回到了中國。雖然要接受法律懲處,但他們都感到接受勸返的決定是正確的。

  任標:我兒子也是希望能夠早點把事情了掉。包括現在回國以後,他其實也是比較開心的。

  鄭群群:我很珍惜現在的生活。説老實話,那三年真的過的日子,真的,精神上面,壓力太大,你讓我現在再想起來那種日子,我真不想再過那樣的日子。

  解説詞:對任標的成功勸返,和之前對付耀波、張清曌的抓捕,都離不開多個加勒比地區國家的大力支持。這兩次成功的合作,也增進著彼此的聯係和交流,推動和強化了各方建立反腐敗合作長效機制的意願。

  彼得·戴維:我們深信反腐敗不僅是中國的問題,也是聯合國的問題、美洲國家組織的問題、加勒比共同體的問題。我們希望在今年夏天晚些時候召開一次會議,召集這一地區的所有相關人員,前來推動相關機制的制定。

  解説詞:這一計劃如今已經變成現實。2018年9月,中國與加勒比地區國家反腐敗執法合作會議在格林納達舉行,加勒比地區11個國家高層代表出席會議,與中國圍繞反腐敗合作議題進行了深入探討,並共同發表了《聯合聲明》,表示各方堅持對腐敗零容忍,履行《聯合國反腐敗公約》等現有區域和國際反腐敗承諾,秉持平等互利、尊重主權、合作共贏的原則,加強執法合作。這對于中國與加勒比地區國家的反腐敗合作具有標志性意義。

  解説詞:在海外拓展多邊和雙邊合作機制的同時,中國國內相關法律制度也在不斷完善。2018年10月26日,十三屆全國人大常委會第六次會議通過了新修訂的刑事訴訟法,建立了刑事缺席審判制度,規定對貪污賄賂犯罪案件犯罪嫌疑人、被告人在境外的,可以缺席審判,從而確認海外在逃腐敗分子的罪犯身份,為開展國際反腐敗合作、拘捕在逃罪犯提供了重要法律依據。

  解説詞:追逃追贓成果不斷擴大,但依然任重道遠。國際追逃追贓涉及立法、司法、執法等方方面面,各國法律制度的差異,客觀上增加了追逃追贓的困難。有一些復雜的個案,一個案件就涉及十多個國家,需要面對多個法律框架、運用多種合作模式,極具挑戰性。“百名紅通”位列前五的追逃對象當中,唯一一個至今尚未歸案的,就是這樣一個極其復雜的案件。

  周從遠(中央紀委國家監委國際合作局工作人員):這個案子是我開展辦理追逃案件以來我見過最狡猾的狐狸,人家説是狐狸狡猾到狡兔三窟,他是狡兔十三窟。

  解説詞:喬建軍,“百名紅通人員”第3號,中儲糧河南周口直屬倉庫原主任,涉嫌侵吞挪用過億元人民幣巨額糧款,2011年11月逃往美國,而隨後發現,他已多年費盡心機,精心設計,逃亡或資産轉移的國家和地區,涉及亞洲的中國香港、新加坡;美洲的美國、加拿大、巴拿馬、聖基茨和尼維斯、荷屬聖馬丁島;歐洲的瑞士、奧地利、匈牙利、列支敦士登、塞浦路斯、瑞典。

  【資料:瑞典電視臺報道視頻】

  解説詞:2018年8月,瑞典多家媒體報道,一名中國“百名紅通”嫌犯在瑞典被拘捕。瑞典國家反腐敗局高級檢察官約爾茨先生接受採訪時表示,此人在瑞典也涉嫌經濟犯罪,已對其展開調查。這名嫌犯正是喬建軍。

  【瑞典 斯德哥爾摩】

  解説詞:喬建軍是在2018年6月25日,瑞典根據中國提供的線索和請求,在斯德哥爾摩將他拘捕的,此時距離他出逃已近7年。落網的那天,喬建軍竟然一夜白頭。

  周從遠:滿頭白發。真的是跟雪一樣。一夜之間熬白了頭,這就説明他進來之後,實際上對他個人的心理上有極大的衝擊。

  解説詞:從照片看,很難想象這是同一個人。目前我們無從得知,一夜白頭的那一晚他都想了些什麼,不過,回溯7年的追逃曲折,了解他之前的苦心經營,或許我們更能夠想象他落網時的心情。

  解説詞:七年前,喬建軍逃亡的第一站是美國。這是一次早就周密策劃的出逃。出逃前幾年,喬建軍和前妻趙世蘭、還有兩個孩子都已經偷偷辦好了美國綠卡。趙世蘭和喬建軍雖已離婚,但有大量共同利益,喬建軍向海外轉移的不少資産在她的名下,美國綠卡也是她協助喬建軍用欺騙手段取得的。

  李劍(河南省周口市紀委監委工作人員):偽造了一個原來他倆結婚那個時間的結婚證,虛假的結婚證獲得了美國的移民資格,其實喬建軍和趙世蘭的婚姻關係已經解除不存在的,所以從婚姻關係上他也是欺騙了美國。

  【美國西雅圖市】

  解説詞:位于美國西海岸的西雅圖,是微軟、亞馬遜等著名企業所在地,經濟發達,氣候溫和,曾被評為全美生活質量最高的城市。

  【美國西雅圖市 趙世蘭名下房産】

  解説詞:在西雅圖,趙世蘭名下就有兩套房産,她和喬建軍當年正是通過購買房産辦理的投資移民,謊稱資金來自合法收入,但實際是喬建軍貪污得來。多年來,他們轉到海外的贓款已經發現的就有過億元人民幣。

  周從遠:他陸續地把這些錢通過跟別人的共謀然後貪污,再通過地下錢莊“對敲”的方式轉移到境外。他有充分的資金準備,這樣為他以後在境外的生活,包括聘請律師,利用法律手段來對抗調查埋下了巨大的伏筆。

  【美國 紐約 趙世蘭名下房産所在樓盤】

  解説詞:紐約法拉盛區是一個華人聚居區,在這個區繁華地帶的這幢商住樓盤頂層,也有一套趙世蘭名下的公寓。僅在美國境內,目前已發現喬建軍和趙世蘭購置了四套房産和三處商業地産,而喬建軍的資産遠遠不止在美國一國。

  周從遠:我們已經發現的他流竄過的國家和地區就有十三個,而且在每個國家和地區他都會做投資,有房地産、餐飲、酒店、旅遊、度假村、農場等等。

  【美國街頭藝人面具表演】

  解説詞:除了資産轉移,喬建軍還給自己準備了不止一個假身份。他不僅持有美國綠卡,還用李峰這個假名,獲取了加勒比地區的聖基茨和尼維斯護照。他在多個國家和地區的銀行賬戶和投資,都是隱藏在李峰這個假身份背後來進行。

  周從遠:他以李峰的名義在聖基茨和尼維斯做了投資移民,巴拿馬也做了投資買了別墅,還在塞浦路斯也做了投資,都是希望能獲取當地的身份。

  解説詞:2011年喬建軍外逃不久,中國就和美國就此案展開司法合作。中方選擇的路徑,是採用異地追訴的方法,推動美方以移民欺詐和洗錢罪起訴喬建軍、趙世蘭。由于他們的資産轉移路線錯綜復雜,極為隱蔽,中美雙方法律體係和證據標準又有很大差異,合作調查和確認證據是一個艱巨的工程。但不論花費多大的精力,中方都決心不能讓喬建軍逍遙法外。

  王自成(河南省周口市紀委監委工作人員):周口相對來説是欠發達的一個地區。喬建軍涉嫌貪污,這個數字在這個地方基本上也是一個天文數字,不能讓他貪污了國內的錢跑到外國又享福,逍遙法外。

  解説詞:中美雙方前後進行了25次磋商,美方應邀3次到河南周口聽取案情,面見證人43人,在扎實的證據面前,美方于2014年對喬建軍和趙世蘭提起刑事訴訟。2015年,趙世蘭在美國被捕,但喬建軍2012年就已經又逃往其他國家。美方首先對趙世蘭案進行了審理。

  周從遠:喬建軍案子性質非常的惡劣,他貪污,一個是金額巨大,第二他是國家收購農民的收糧款,你想這個性質放到全世界任何一個地方,美國也是有大量大批的農民,他都很清楚,全世界任何的地方大家都會深感痛惡,所以對這個案子雙方都是秉持一種公平正義的態度。

  【字幕:趙世蘭案在美國開庭審理】

  解説詞:趙世蘭起初寄望于律師能幫自己脫罪,但經過多次審理,在確鑿的證據面前,她現在已經認罪。案件審結後,她將被判入獄,在美國的多套房産將被沒收。由于該案需要等喬建軍落網後一並審結,美國也在全球通緝喬建軍。

  王自成:美國在世界上也給他發了一個國際刑警紅通,中國發的也有,兩個國家共同努力。

  解説詞:中美聯手展開追查,發現喬建軍離開美國後逃往了加勒比地區,但並沒有一直停留在他持有護照的聖基茨和尼維斯,而是曾在多個島國出現。曾經一度發現他在巴拿馬的蹤跡,經協商巴拿馬同意協助抓捕,但在行動之前,喬建軍已經先一步離開。等到再次發現喬建軍蹤跡時,他是出現在歐洲的奧地利,中美雙方聯合前往奧地利協商抓捕事宜,但喬建軍再一次在抓捕行動前離開了奧地利。他在多國之間不斷逃竄的做法,給抓捕帶來了極大困難。

  周從遠:每次都是發現了他大概在某個國家但是又找不到具體位置,後來他就竄逃了,這是最難的。

  解説詞:追逃的同時,追贓也在同步進行。隨著中美聯手展開調查,喬建軍越來越多的海外資産浮出水面,發現一筆就凍結一筆,到目前凍結的喬建軍資産已經有過億元人民幣。中國就此案已經和近20個國家和地區展開了不同程度的合作,美洲、歐洲、亞洲多個國家和地區,都在對他的資産進行調查和追繳。

  周從遠:我們是全球布局,美國在辦這個案子,新加坡也在辦,瑞典也在辦,瑞士也在辦,列支敦士登也在辦,在我們的推動下,這麼多國家都在對他的這個資産進行追繳。

  解説詞:喬建軍想要在全球多地為自己準備避風港,他沒有想到,最終是為自己引來了全球聯合追逃。雖然各國之間有各種差異和障礙,但只要都抱著對腐敗犯罪零容忍的態度,總能找到合作的辦法。當越來越多國家都加入對他的追查,他的落網只是時間問題。終于,有線索顯示喬建軍在瑞典,這一次,他沒能再僥幸逃脫。

  解説詞:兩張照片,濃縮了喬建軍的7年的逃亡生活。雖然他在十多個國家置辦了資産,但這7年,他並沒能安穩地享受其中任何一處。

  周從遠:他所作的那麼多的布局,買了那麼多國家的房子,外逃是一直在路上,我們追逃也是一直在路上,一刻沒停。

  解説詞:中國與瑞典之間還沒有引渡條約,但是沒有引渡條約的國家之間,也可以在聯合國反腐敗公約框架下,基于外交互惠原則開展引渡合作。目前中國已經向瑞典提出引渡請求,瑞方正在進行相關調查。中國有決心和信心最終讓喬建軍回到中國的土地上,面對法律的公正審判。

  周從遠:如果這個案子成功辦下來的話,我覺得它應該是一種教科書式的一種案例。這個案子最大特點是我們全球的追逃,全球合作,因為反腐敗成為國際社會一個共識了,沒有哪個國家會為了腐敗而影響了自己國家的聲譽和利益。

  解説詞:當不同國家在反腐敗的共識下攜手合作,腐敗犯罪嫌疑人就算逃出國門,也無法再逍遙法外。2018年11月14日,經中美兩國執法部門通力協作,涉嫌職務侵佔犯罪的紅通人員鄭泉官,在外逃美國3年後被強制遣返回國。2018年11月30日,紅通人員姚錦旗在外逃13年後被從保加利亞引渡回國。姚錦旗原來是浙江省紹興市新昌縣副縣長,涉嫌受賄罪外逃,13年裏先後逃亡古巴、多米尼加、哥倫比亞、菲律賓、保加利亞,最終還是在保加利亞落網,在中保兩國通力合作下,從他落網到最終被引渡回中國,只用了44天。這是國家監察委員會成立後的成功引渡第一案,也是中國首次從歐盟成員國成功引渡職務犯罪嫌疑人。2018年12月14日淩晨4點,一架由新西蘭飛來的航班在夜幕中抵達首都國際機場,涉嫌貪污犯罪、外逃新西蘭11年的中國汽車工業協會原常務副會長蔣雷乘坐這個航班,回國投案自首。2018年12月28日,又一名“百名紅通人員”,外逃13年的中國輕騎集團香港有限公司原財務人員王清偉回國投案,隨著他的投案,百名紅通人員已到案56人。

  解説詞:反腐敗國際追逃追贓是場攻堅戰、持久戰,講究的是毅力、考驗的是決心。黨的十九大再次明確了反腐敗國際追逃追贓工作的方向,“不管腐敗分子逃到哪裏,都要緝拿歸案、繩之以法”,習近平總書記的莊嚴承諾,展現出黨中央堅定的決心和鮮明的態度,只要尚有一人在逃,追逃追贓工作就永不止步。

圖集
+1
【糾錯】 責任編輯: 邱麗芳
電視專題片《紅色通緝》 第四集 《攜手》-新華網
01002002011000000000000001111326112398398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