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華網 正文
鐵道遊擊隊:插入敵人心臟的鐵路“鋼刀”
2019-01-09 10:08:06 來源: 新華網
關注新華網
微博
Qzone
評論
圖集

  新華社濟南1月9日電(記者邵琨)“爬上飛快的火車,像騎上奔馳的駿馬。車站和鐵道線上,是我們殺敵的好戰場。我們扒飛車那個搞機槍,撞火車那個炸橋梁,就像鋼刀插入敵胸膛……”這首被廣為傳唱的《彈起我心愛的土琵琶》,描寫的是在抗日戰場上與日寇浴血奮戰的鐵道遊擊隊。

  舉世聞名的鐵道遊擊隊即是魯南鐵道大隊,主要活動于津浦鐵路魯南段和臨(城)棗(莊)支線上。1938年,一群青年人在山東棗莊建立了秘密抗日情報站。1939年,在中國共産黨和八路軍的領導下,一支小型人民抗日武裝在情報站的基礎上建立,名為魯南鐵道大隊。其中為首的兩人,一個叫洪振海,一個叫王志勝。他們正是電影《鐵道遊擊隊》中大隊長劉洪以及副大隊長王強的原型。

  抗日戰爭以前的棗莊已是全國聞名的煤炭基地。這裏交通方便,與津浦鐵路的重鎮臨城(今薛城)、隴海鐵路有支線相連,與臨沂、臺兒莊和滕縣有公路相通。

  日本侵略者為掠奪煤炭資源,于1938年3月在棗莊派駐兵力,並收羅大批的礦警、偽軍和便衣特務。敵人在礦井、發電廠、火車站、郵局等要害部位和交通樞紐派重兵把守,日偽特務四處偵探,肆意抓捕百姓,棗莊處于白色恐怖之中。

  1939年夏秋之交,洪振海、王志勝等人為配合山裏軍民抗日,決定襲擊棗莊“正泰洋行”。當時的“正泰洋行”處于日軍重重防護之中,北面隔著鐵道是棗莊火車站,日軍有一個小隊的兵力警戒,西南是日軍大本營,駐有日軍一個聯隊的兵力,東南是面粉廠,修有一座日軍炮樓。魯南鐵道大隊隊員們經過周密計劃,在一天深夜裏,借著微弱的月光,翻墻而入,殺死日本特務2名、殺傷1名。同年10月,他們又從裝有武器的敵人列車上掀下兩挺機槍、12支步槍和兩箱子彈。

  1940年5月,他們再次夜襲“正泰洋行”,殺死13名日軍,繳獲長短槍6支、手表懷表100多塊。日軍在“正泰洋行”建立的特務機構被連根拔起。當地的老百姓拍手稱快,稱讚他們是從天而降的“飛虎隊”。

  在魯南百裏鐵道線上,魯南鐵道大隊多次奇襲駐棗莊和臨城的日軍。他們破壞津浦鐵路韓莊段,致使日本運兵軍列脫軌,所載坦克、大炮損毀,汽車大部分報廢;拆除棗莊至臨城鐵軌1.5公裏,砍斷電線桿百余根,致使棗莊日軍的通訊和交通同時癱瘓……

  為配合抱犢崮山區抗日根據地反“掃蕩”,1940年6月,魯南鐵道大隊隊員化裝成商人、農民、工人等,帶著酒肉,“慰問”火車上的日偽軍。趁敵人喝醉了,洪振海等人躍上火車,將司機捆住,駕駛火車衝進伏擊圈,並拉響警笛。戰鬥僅進行了十幾分鐘,負責伏擊的隊員們就全殲敵人,繳獲長短槍12支和其他軍用品。

  他們不僅夜襲洋行、飛車搞機槍、破鐵路、炸橋梁、截貨車、斷通訊,搞得敵軍驚慌,還保護交通線,護送劉少奇、羅榮桓等近千名幹部安全過路。

  肖華曾賦詩讚譽:“神出鬼沒鐵道旁,襲敵破路毀溝墻。深入獸穴斬虎豹,飛越日車奪械糧。汪洋大海遊擊隊,怒火熊熊敵後方。條條鐵軌成絞索,寇灰滿載遠東洋。”

  新中國成立後,作家劉知俠以魯南鐵道大隊的英雄事跡為素材創作的小説《鐵道遊擊隊》出版後,又改編成電影、電視劇。劇中的英雄人物和鐵道遊擊隊家喻戶曉。

  70多年過去,流逝的歲月早已拂去戰爭的灰塵,但鐵道遊擊隊機智勇敢、勇往直前、不怕犧牲的精神仍然激勵著一代代年輕人。

  如今,在山東棗莊薛城區鐵道遊擊隊紀念園內,不時有人駐足,仰望著矗立于紀念碑頂端的遊擊隊戰士的鑄銅塑像……

+1
【糾錯】 責任編輯: 王萌萌
新聞評論
加載更多
河北邢臺:舞龍炫動校園
河北邢臺:舞龍炫動校園
劉永坦:“從0到1”,他為祖國海疆雷達打造“火眼金睛”
劉永坦:“從0到1”,他為祖國海疆雷達打造“火眼金睛”
集中培訓服務春運
集中培訓服務春運
河北霸州:40萬盆鮮花扮靚京津兩節市場 
河北霸州:40萬盆鮮花扮靚京津兩節市場 

01002002011000000000000001110727112396565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