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華網 正文
關于北京長城保護的調查 讓人歡喜讓人憂
2019-01-04 07:44:12 來源: 新華每日電訊
關注新華網
微博
Qzone
評論
圖集

▲雪後箭扣長城美如畫。王全福 攝

  北京之壯美,不僅在于它有從遼金到明清的歷史遺存,有數不清的名人軼事、故居會館,有金碧輝煌的明清皇宮,更在于有500多公裏長的萬裏長城最精華段。

  萬裏長城,無疑是一張北京名片、中國名片。

  不到長城非好漢,而長城的現狀究竟怎樣?

  自北京城東北繞至西北,一條“遊龍”盤旋在崇山峻嶺之間……因為拱衛京師的緣故,北京段長城歷來受到高度重視,多次加固,尤其是明代為鞏固國防將修築北京段長城當作國家大事,使之在規模、質量和布防密度等方面都十分出色,也因此成為“萬裏長城之冠”。

  長城資源調查顯示,北京地區現存墻體總長度為573公裏,其中明長城526公裏;長城遺存2356處,包括長城墻體、單體建築、關堡和相關設施等,分布于平谷、密雲、懷柔、昌平、延慶、門頭溝等6區境內。2006年,北京長城段被國務院確定為全國重點文物保護單位。

  作為對歷史文化有濃厚興趣的新聞人,記者從2017年開始,多次實地探訪北京段的多處長城。所見所聞,令人頗有幾分感觸。

  作為國家級文物,長城不愧是中華民族的象徵,巍峨壯麗,多姿多彩,穿越千年依舊巍巍佇立,長城凝聚的民族精神更是穿越時空直至久遠……

  而長城保護、利用的現狀借用一句歌詞形容,就是“讓人歡喜讓人憂”——近年來,在崇山峻嶺之間、人跡罕至之處,一些坍塌或受損的長城正得到逐步修繕。然而,盡管政府採取種種措施加強對長城的保護和修繕,但是現狀仍然不盡人意:一些長城缺少保護和修繕、險情不斷;人們對長城的豐富性還欠缺認識,對長城的保護、開發和利用還存在一定的誤區,對長城文化、長城精神的挖掘亟待上升到更高層面。

  重新認識長城,從更高層面保護、利用長城尤其是長城北京段,已經刻不容緩!

  找到破解長城年代的“鑰匙”

  “北京北部山區的古長城遺址,應該得到進一步係統的研究和必要的保護。在妥善保護的前提下,古長城的某些地段可以開發,作為明長城的附屬旅遊項目,豐富北京的長城旅遊文化。”

  2017年的一天,一則消息,讓記者眼前一亮:耗費37年之功,3卷本《北京歷史地圖集》終于出版。《北京歷史地圖集》是已故著名歷史地理學家、中科院院士、北京大學侯仁之教授及其所率領的歷史地理學科研團隊,歷時37年時間完成的一項重大科研成果。全套書文字75萬字,地圖460幅,歷史照片100余幅。

  這則報道提到,在北京境內確定有北齊長城的存在。北齊長城?以前只聽説過秦長城、明長城,怎麼又冒出來一個北齊長城?

  好奇心驅使記者專門約了侯仁之先生的學生、北京大學歷史地理研究中心教授唐曉峰見面。那是一個陰雨天,在五道口附近的一家咖啡館裏,記者見到了唐曉峰教授,邊喝咖啡邊聊,隨後又去了他在北大校園裏的辦公室。

  一般在北京地區所見的明長城,修築整齊,有高大磚石墻體和空心敵樓。唐曉峰與團隊其他成員在編繪《北京歷史地圖集》的工作中,注意到北京北部山區有一些與一般所見明長城顯然不同的古長城遺址。

  “最開始是密雲一位退休教師張伯丞發現的。”唐曉峰説,過去這些年,他和同行、學生一起實地踏勘30多次,最終確定了北齊長城在北京境內存在的證據,並繪制出了具體的走向。

  原來,公元550年,高洋廢東魏孝靜帝,自己即皇帝位,建國號齊,稱齊文宣帝,改元天保,首都依然定在鄴(今河北臨津西南)。後代史學家為區別南方蕭道成所建齊朝,稱之為北齊,也叫高齊。北齊王朝建立後,承東魏疆土,領有今洛陽以東的河南、山西、河北、山東和遼寧、內蒙古各一部,南鄰梁朝,公元557年梁亡後為陳;西接西魏,公元556年西魏亡後為北周,東濱渤海,北與柔然、契丹、突厥、庫莫奚毗鄰。高洋一方面在政治上採取措施,嚴禁貪污,制定齊律,建立州郡,穩定內部;另一方面,為鞏固防務,首先進行軍隊整頓,加強對遊牧民族及對西魏、北周的防禦,立國27年中,連年出擊北方強敵柔然、突厥、契丹,取得節節勝利,在出擊北方強敵的同時,為鞏固北方邊防和防禦西部的北周,曾先後在北部和西部多次斬山築城,斷谷起嶂,修築過長城。北齊所築長城規模很大,僅稍次于秦長城。

  唐曉峰送記者一本他與人合著的書《北京北部山區古長城遺址地理踏查報告》,書上一張張彩色照片,清晰可見分布在昌平、密雲、延慶等區的古長城遺址:傾圮十分嚴重、倣佛碎石塊“砌”成的古長城或者石壘城垣,猶如一條遊龍一樣,在一條條山脊上蜿蜒分布,兩側都是綠色植被,因而這“遊龍”就顯得格外醒目。

  一張照片上,是“歷史見證人”指捏紋瓦:一塊略微弧形的瓦片上,清晰可見當年工匠指捏留下的凹陷痕跡。這些傾圮嚴重的石壘長城究竟分布在哪些地段?它們是何時所建?它們與高大的明長城又是什麼關係?

  唐曉峰與團隊從2004年起開始展開實地調查,最早從明萬歷年間有人記載、“瓦礫縱橫,微有雉堞”的“秦皇之址”即昌平西部北西嶺遺址開始,而且把重點放在尋找人造器物和測年標本上,對當地發現的陶瓦陶片進行了分析鑒別,有指捏紋瓦、素板瓦、筒瓦等。

  “那裏扼守在薊城通往懷來的古道上,北齊時將長城建在那裏,可能和當時的防禦目的和築城能力有關。”唐曉峰説。

  門頭溝大村遺址、門頭溝大村城堡以西長城遺址、門頭溝德勝寺遺址……按照“十裏一戍”的記載,專家們在門頭溝、密雲多個地點找到了北齊長城的城堡遺址。

  《北京北部山區古長城遺址地理踏查報告》記載了27處古長城遺址,配有大量圖片和遺址地圖、遺跡示意圖、遺址分布示意圖、剖面示意圖和圖表等,是一本考證嚴謹的學術書籍。

  “長城城堡中指捏紋瓦的發現,為我們判定長城遺址的年代提供了重要依據。係列城堡的發現,使我們對北京早期長城遺址的構造和戍衛特點有了更深入的認識。”唐曉峰説。

  歷史上,在山西大同、山東濟南、河北漳縣,都發現過北齊時期的“指捏紋”房瓦。2006年在北京舊城西部原薊城所在的白紙坊橋南護城河底中水管道工程工地發現唐代河道,河道沙礫層中發現了指捏紋瓦。同年,廣安門廣益大廈工地也出土了位于漢代地層之上的指捏紋瓦,專家認為當屬于北齊時期。

  “這些瓦的年代可以確定長城的年代,我們找到了那把破解長城年代的‘鑰匙’,初步解決了長久以來沒有解決的問題。”唐曉峰説。

  在這位權威專家看來,北齊長城沿線的城堡和墻圈分為三級:一是有瓦的城堡,二是沒有瓦、可能只有一些草頂的房屋,三是位于山頂上的小型墻圈,面積在200平方米以下,小的只有數十平方米。“北齊長城的建築規格並不一致,有的地方比較高大,有的地方十分瘦窄,而且在很多地段盡量依托自然山體,在一些山勢險要、林密難行的地段則沒有築城。在一些山脊上往往只在鞍部築墻,山尖陡峭之處並不築城。建築方法上,多用石塊幹壘之法,省工省水,減少工作量。”

  明朝利用了大部分北長城的基礎,進行大規模改建,使北京地區的長城蔚為壯觀。專家指出,《隋書》卷三十《地理中》在涿郡昌平縣、漁陽郡無終縣、北平郡盧龍縣、安樂郡燕樂縣與密雲縣下均注明“有長城”,這5個縣的位置恰在今天北京昌平、密雲、天津薊縣、河北盧龍一線。

  “隋朝是繼北朝而立,前朝長城還清晰可見。在這些地方經過的長城不會是燕秦長城,只能是北齊長城。”唐曉峰呼吁,整齊雄偉的明長城和原來低矮的石壘長城形成鮮明對照,石壘古長城遺跡今天大多已經無人理會,所有長城旅遊開發的地段都是明長城部分,但是對于完整的長城歷史研究來説,那些更古老的長城遺址卻有著更重要的意義,亟待保護和開發。“這些古長城遺址,雖然沒有明朝長城的高大整齊,但其嶙峋的墻體卻有著更加古老的韻味。其歷史意義、文化價值都非常高。”

  “北京北部山區的古長城遺址,應該得到進一步係統的研究和必要的保護。在妥善保護的前提下,古長城的某些地段可以開發,作為明長城的附屬旅遊項目,豐富北京的長城旅遊文化。”這位專家繼續呼吁。

  抗戰“長城”,要重新挖掘

  戰爭殘酷的印跡就在眼前,而長城的巍峨更是令人震撼。長城猶如一條巨龍在山巒間盤旋,忽上忽下,巍峨壯觀:這歷經多個朝代、見證無數血雨腥風的巍巍長城,正是中華民族百折不撓精神的象徵

  習近平總書記指出,北京歷史文化遺産是中華文明的金名片。為此,北京確立了三個文化帶:大運河文化帶、長城文化帶、西山永定河文化帶,並相繼或即將出臺有關規劃。

  記得2017年七七事變80周年前,記者驅車近2個小時去密雲探訪潮河之畔著名的古北口。

  “地扼襟喉趨朔漠,天留鎖鑰枕雄關”,古北口是長城上最著名的關口之一,是北京與東北地區往來的咽喉要道,自古以來就是兵家必爭之地。

  1933年,盤踞在我國東北的日寇侵佔熱河後一路長驅直入。在喜峰口﹑古北口等地,長城抗戰爆發:是年3月,北京地區抗戰第一槍在古北口打響。這是長城抗戰中戰時最長、雙方投入兵力最多的一場戰役。

  密雲區黨史辦主任郭生河説,先後有4萬余名官兵奮勇抗擊日寇,傷亡萬余人,斃敵數千人,戰況極為慘烈。

  “那是一場激戰中的激戰,戰鬥持續了兩個多月,打破了日本鬼子‘一個星期拿下古北口’的迷夢……”2008年起擔任講解員的古北口村村民劉憲娥説。

  沿著崎嶇山路,記者登上古北口附近蟠龍山長城一處制高點——將軍樓,80多年前,為爭奪這處制高點,敵我雙方展開殊死搏鬥。

  十米見方、滿目瘡痍的將軍樓保留了80多年前的原貌:一層頂上赫然一個直徑一米多寬的炮彈洞,墻上可見大小不一的彈坑;一塊斑駁城磚上,留著日寇刻的漢字——“步兵十七聯隊佔領”。可以想象,當年這裏曾經發生的戰鬥之慘烈:日寇動用了飛機、大炮、坦克,瘋狂進攻;我軍堅守陣地,頑強狙擊來犯之敵。

  戰爭殘酷的印跡就在眼前,而長城的巍峨更是令人震撼。左蟠龍、右臥虎,在將軍樓上極目四眺,重巒疊嶂,氣象萬千,長城猶如一條巨龍在山巒間盤旋,忽上忽下,巍峨壯觀:這歷經多個朝代、見證無數血雨腥風的巍巍長城,不正是中華民族百折不撓精神的象徵嗎?

  “當時的長城血流成河,漫山遍野都是屍身。”68歲的村民張玉山説,父輩告訴他,戰鬥持續兩個多月,村裏百姓冒著生命危險,將幾百具陣亡將士的屍骨收殮,合葬于長城腳下。

  “入土為安,一層蘆席,一層遺體……”被百姓稱為“肉丘墳”的“古北口戰役陣亡將士公墓”2015年8月被列為國家級抗戰紀念設施、遺址,公墓大門上是一副黑色挽聯:“大好男兒光爭日月,精忠魂魄氣壯山河”,橫批“鐵血精神”。

  這鐵血精神,不正是長城精神的寫照?

  倣佛就是這精神的印證——距離將軍樓不遠處,一條鄉間公路旁,形似帽子的帽山雖然不高,卻格外陡峭。山腳下,一塊白色大理石材質的“古北口長城抗戰七勇士紀念碑”聳立,在青山綠水間格外醒目。80多年前,日寇在此遭到頑強狙擊,用飛機和重炮瘋狂轟擊、以死傷百余人的代價艱難攻克山頭,結果發現狙擊者竟只有7名的中國士兵,已然戰死。侵華日軍被中國軍人忠勇為國、寧死不屈的精神所打動,將遺體埋葬于山前,並在墳前豎起木牌,題字“支那七勇士之墓”。

  “電影《集結號》還約定吹號撤離,這裏沒有集結號。7個中國士兵憑一挺機槍、幾支步槍,勇敢擔負起掩護大部隊撤退的任務,直至全部壯烈犧牲……”回憶歷史,郭生河感慨萬千。

  從1933年3月5日中日軍隊接戰,到5月19日密雲縣城陷落。歷時75天的古北口戰役中,中國軍隊不畏強暴、浴血奮戰,用鮮血和生命捍衛了民族尊嚴。

  紀念碑前,一株株鮮艷的秫秸花怒放,生機勃勃……“古北口一役,雖以失敗告終,但將士們視死如歸、血戰到底,雖敗猶榮!”密雲區黨史辦原調研員林振洪説。

  恢復重建的古北口北關關口巍峨壯觀,也是長城的一部分。相傳宋嘉祐五年即1060年,歐陽修自汴京出發,直奔古北口,在這裏登上峰頂,望長城內外,思鄉之情油然而生,留下了“古關衰柳聚寒鴉,駐馬城頭日欲斜;猶去西樓二千裏,行人到此莫思家”的詩句。古往今來,無數帝王將相、文人墨客從這裏進出,或遠赴關外,或抵達京師。康熙、乾隆等清帝前往承德避暑山莊,也是從這裏走過。

  鐵血精神,自古就有傳承——北關關口一側的楊令公廟,記載了遼宋時期一段眾所周知的歷史:楊令公廟初建于遼太平五年(1025年),廟門兩側白墻上的“威震邊關”4個大字格外醒目。當地幹部介紹説,這是楊令公戰死沙場後,雖為敵對一方,遼國有感于其忠貞愛國情懷為其所建。農歷九月十四是楊令公的生日,當地百姓自發為其慶祝,逐漸形成規模盛大的民間廟會,每年吸引周邊地區眾多民眾參加。

  愛國精神,一直在傳承。有關資料記載:1937年全面抗戰爆發後,密雲人民前赴後繼,先後有3000多人參加中國共産黨領導的抗日武裝,7600多名抗日群眾獻出生命。

  “全面抗戰爆發後,北平雖被日寇佔領,但中國共産黨領導的抗日武裝一直戰鬥在長城內外。1945年,日寇投降,蘇聯紅軍和冀東抗日根據地承興密聯合縣政府在古北口接受了日軍投降。”林振洪説。

  落後就要挨打,發展才是硬道理。經過多年努力,如今9000多人的古北口鎮已經成為全國首批中國特色小鎮、中國歷史文化名鎮。作為生態涵養區,旅遊業已經成為這裏的支柱産業。距古北口約60公裏外,京沈客運專線正緊鑼密鼓地施工。未來幾年開通後,包括古北口在內的北京密雲,這塊光榮的土地,將踏進高鐵時代……

  最險長城:修繕,更要“開發利用”

  根據遊客徒步、探險習慣,結合長城自身險峻程度和觀看角度,架設輔助性棧道及觀景臺,既可滿足遊人近距離感受長城的滄桑魅力,又可以使長城免受人為的攀爬破壞;其次在西柵子村修建長城文化展館,展示長城文化

  “這長城都有400多年了。”81歲的盧天來老人,在長城腳下居住已經是第10多代了,祖先是從山西逃荒來的。

  西柵子村5大隊,北方明媚陽光下,這個長城三面環抱的自然村顯得格外安寧,路邊,花開得正艷,一根電線桿上挂著一個指示牌,上面寫著民俗戶的名字和電話。山居、賓館……不少民居上的廣告牌格外醒目。

  這個村子守護的長城,就是萬裏長城最著名險段之一的箭扣長城——距懷柔區約30公裏的箭扣長城位于京郊懷柔區西北的八道河鄉境內,海拔1141米,由于整段長城蜿蜒呈W狀,形如滿弓扣箭而得名,是各種長城畫冊中上鏡率最高的。

  路邊、院子門口,偶爾能見到“老外”在和村民詢問什麼,村口的停車坪上,停放了近10輛越野車或者小汽車,不時有背包客上車或者下車……

  “村子裏住了10多戶‘老外’,一租就是5年或者10年。”當地了解情況的同志説。

  盧大爺早年當過村支書,一直到1998年才“下來”。如今的村支書,是他的大兒媳婦。“原來一般沒人破壞,後來搞開發,人多了,尤其是年輕人來爬長城的多了,有些破壞,現在管理了,不多了,大多數人能把垃圾帶走,也有不自覺的。”

  老支書有兩兒兩女,8畝地1000塊錢一畝租出去了。“幾年前幹民俗戶,一年能掙三四十萬元,大兒媳婦當村支書以後就不做了。”

  前往箭扣長城的山路兩側都是果樹,路邊一道鐵絲網引起我們的注意,上面挂了兩塊約一米寬的紙牌子,上面寫著:“摘栗子者罰款一百元,折枝五百—一千元”。

  “這都是村民自制的,修長城搬運磚,得給他們交買路錢,不交不讓過,只能由中標單位和他們談,從他們中標的經費裏出。”懷柔區文委副主任郭大鵬解釋。

  山路確實有些陡峭,路上還撒滿了落葉,尤其下山時候腳踩在上面有些滑,有時候人不由自主地小跑起來。有經驗的人拿根樹枝或帶根拐杖做支撐,確實能起到平衡的作用。

  記者登上的長城段,是箭扣146號敵樓至150號敵樓及長城段,也就是從“天梯”至“鷹飛”倒仰一段,總長約1003米,地勢十分險要,是北京段長城之精華所在:這裏關隘設計嚴謹,敵臺密集,工藝精湛,但因早年人為的破壞以及自然凍融、開裂,敵樓、敵臺、邊墻砌築墻體坍塌損毀嚴重,多處出現安全隱患。

  “如不及時進行搶險加固,很可能全部坍塌,並且這裏每年都多次發生遊人傷亡事故。”2014年由懷柔區文物管理所編制的搶險修繕工程立項報告這樣指出。

  報告裏一張張圖片,形象展示了箭扣146號敵樓到150號敵樓及長城段各個敵樓的殘損狀況,令人“慘不忍睹”。

  登上“修舊如舊”的敵樓遠眺,一座高大山峰上,因箭扣、擦石口、西大墻三路長城在峰頂交匯而成的“北京結”清晰可見:左側那條就是內長城,一直往西,直奔門頭溝,再往西就是嘉峪關;我們腳下的長城是往山海關方向……

  遠處的長城被稱為“西大墻”,遠看,墻壁雪白,猶如一條白龍。“那是條石堆砌的。”郭大鵬解釋。

  “這裏的水泥灰已經有400多年了。”60出頭的程永茂做長城維修已經有10多年時間,老人年紀雖然最大,爬長城卻走在最前面,“這裏的長城主要是拱衛十三陵。”

  據説,長城修繕一延米的成本要兩萬元。“這樣的磚,一人兩塊,60斤,背上來,搬運費高。”程永茂指著長城城墻上的青色地磚説。

  箭扣長城最有名的一段,是“箭扣天梯”和“鷹飛倒仰”,天梯就在眼前,幾乎呈垂直狀,陡峭難攀。眼睜睜看著一位背包客從天梯上手腳並用爬了下來,不禁為之捏把汗:這是一位來自北京郊區的驢友,喜歡只身一人爬長城……

  就在山谷間,不時能看到蒼鷹翱翔,“鷹飛倒仰”果真名不虛傳。

  郭大鵬説,未來5年,將修繕重點確定在對箭扣長城保護、利用和展示上,積極爭取國家級、市級文物保護專項資金,把箭扣長城修繕工程打造成全國精品示范項目。

  根據不同地形地貌和保存現狀進行多樣設計,經過認真篩選,按照輕重緩急和便于管理的原則,計劃投資1.5億元,分5段對箭扣長城進行修繕,全長7728米,敵臺51座,貫穿整個箭扣段長城。

  該建的建,該修的修,該用的用,這是文物保護的原則。作為國家級文物,長城不僅需要修繕,更需要開發利用,在不斷利用中、在善于利用中才有可能實現更好地保護。

  “我們計劃打造長城體驗區,把箭扣長城作為長城體驗區的首選點進行建設,在保護利用上摒棄‘旅遊景區’的模式,按照高端長城文化體驗區的定位,以‘保護為主,適度建設’的理念進行保護、傳承和利用。”郭大鵬説。

  在懷柔區文委的規劃裏,長城體驗區的建設,首先將根據遊客徒步、探險習慣,結合長城自身險峻程度和觀看角度,架設輔助性棧道及觀景臺,既可滿足遊人近距離感受長城的滄桑魅力,又可以使長城免受人為的攀爬破壞;其次在西柵子村修建長城文化展館,兼具接待中心功能,通過圖片展覽、文物展示、書籍展賣、旅遊産品售賣等不同方式,展示長城文化。

  “同時我們將建設箭扣長城大型實景演出場地,以藝術形式回顧和演繹大氣磅薄的歷史風雲、邊塞奇觀、民俗民風,以充滿視覺衝擊力的藝術作品,引發觀眾心靈震撼,從而留下深刻印象,演出可借鑒外地成功經驗,實現頂級藝術家與當地農民群眾的相互結合,共建共享,形成和諧互利的良性格局。”郭大鵬描繪出一幅未來圖景。

  長城文化帶是修繕示范帶、文化展示帶,也是旅遊體驗帶、生態保護帶、富民産業帶。

  “僅懷柔區域內長城64.5公裏,就有單體建築284座,城堡22座,不可移動文物69處,碑碣石刻108塊。長城周邊還有明代板栗園、有古堡的長城古村等豐富的歷史文化遺存,長城的文化內涵極為豐富,太多和長城有關的故事、古村傳説亟待搜集整理。”郭大鵬説,長城修繕刻不容緩,就以懷柔為例,除少數長城進行旅遊開放外,目前絕大部分都處于自然狀態,因長期經風受雨,地殼變動,灌木滋生,多數墻體損害嚴重,抗自然能力減弱,有的已經倒塌或瀕臨倒塌,甚至消失,加強對長城本體的修繕已迫在眉睫。

  “險”情不斷,亟待加強頂層設計

  通過環境整治、搶險性修繕,部分長城段的安全隱患得到消減,歷史景觀已得到恢復。但由于幾百年的自然侵蝕,大部分長城段仍具隱患,難抵風雨,搶險修繕任務依然艱巨

  長城修繕,仍在進行中。

  2018年8月的一天,記者又應邀赴密雲新城子鎮,探訪正在修繕的東溝段長城。由于人為破壞以及自然凍融、開裂,這裏的敵臺、邊墻等砌築墻體坍塌損毀嚴重,結構多處出現安全隱患,急需進行必要修繕加固。這次搶險修繕主要針對東溝段的209號至213號敵樓以及204號至213號敵樓之間的長城。

  新城子鎮與河北灤平、承德、興隆三縣接壤,“一腳踏四縣”,是北京第一縷陽光升起的地方。明朝時,這裏就是戰略要地,古堡密集。今年起,東溝村北一段近千米的長城開始修繕。因地勢險峻,車開不進山,幾十萬塊修繕所需城磚只能依靠最原始的騾馱、肩扛方式運至施工處。

  北京500多公裏長城,其中一部分是京冀兩地的交界線,東溝段長城就是這樣。由于北京一側交通更加不便,我們從河北一側上山。車隊沿著村路行駛到一處停車處,在道路旁一字排開,無法再往上開了。

  我們到時,14頭騾子已經都“背”上了沉甸甸的長城磚,每頭騾子的背上都有兩個方筐,各裝了6塊長城磚,大約有300斤。

  騾子是從附近村莊農民那徵集來的。54歲的農民楊成海就是其中一位。在滿是碎石的山路上,老楊拄著根粗樹枝,一邊大聲吆喝趕騾子,一邊吃力往上走。蜿蜒山路上,騾隊依序而行,響起“嗒嗒”蹄聲。

  由于背的東西太沉,可以清晰地看到騾子肚皮的急促“呼吸”、喘著的粗氣。騾隊緩緩上行,騾子不時駐足休息,走走停停……村民告訴我們,工程實施以來,已經有兩頭騾子“累”倒了。

  “騾子走不動,卸下兩塊磚吧!”有人喊。

  一位趕騾人趕緊走到騾子旁,從兩邊筐裏各抱出一塊磚,放在路旁……

  終于走到一處平臺,這裏有抽水機從村裏抽水上來形成的水坑,騾子可以在這裏及時補充水分,而通過電泵,水一直可以沿著水管往上被抽到長城墻體下。

  抬頭向上望,不遠處山峰上聳立著殘存的敵樓,近處,密林中一條羊腸小道通往長城。由于前段時間剛下過雨、密雲降雨量還位居北京市前列,小道上遍布深淺不一的蹄印,泥濘不堪。

  幸好出發前一天,北京市文物局的同志提醒記者要帶適腳輕便的鞋,攜帶礦泉水、食物,背有一定容量的雙肩包,還要準備手套。記者帶了一副耐磨的手套,在上下攀爬過程中發揮了巨大作用:無論是上爬還是下行,往往都要用手拽住路旁的樹才行,一位當地人給了記者一根硬木棍做登山杖,也非常管用。

  一路跟著騾隊,抵達長城修繕處。到這裏,要再往上運長城磚,就只能靠人扛了。這段長城的最低處是一處水關,兩面長城正在修繕,左側的長城儼然是石塊長城:城磚坍塌後,內包的石塊都裸露了出來;右側的長城沿山勢往上,一塊塊木板橫搭著,便于工人通行,10多個頭戴安全帽的工人正在城墻上忙著拌白灰、砌城磚,有的墻體已修補完整,露出城磚。

  為了到達最近山峰上的敵樓,記者沿著陡峭的山間小道繼續往上走,扯著樹枝,手腳並用,又經過20多分鐘,終于到達敵樓:敵樓損毀嚴重,一角有坍塌,用木棍支撐著,工作人員反復提醒大家不要往那個角落去;通往敵樓頂層的梯子已經坍塌了一半,只能借助一側的縫隙,在別人的托舉下爬上去。登上敵樓頂層,竟然有黃色的小花綻放,極目四眺,周圍群山起伏,溝壑縱橫,又一個氣象萬千……

  兩次修繕現場的探訪,讓記者感受到了長城修繕之難:由于長城多建在險峻之處,不少人跡罕至,地勢復雜,修繕起來十分不易。

  “長城基本都在山區,許多地段險峻,施工難度很大,但施工季節很短。”北京市文物古建工程公司東溝長城段項目負責人張保如説,正因為如此,50多名工人都是早上五點半就出工,天黑才能休息。

  “剛到這時,根本沒有路,大家是拿鐮刀、鐵鍬現開路,修長城的路可以説是人踩出的。”北京市文物古建工程公司古建專家萬彩林説,水是利用水泵一級級抽上來,電則要靠發電機,但最難的還是運材料,因為地勢垂直高度高,機械進不來,只能靠“車、騾、人三級接力”。

  盡管不易,人們一直在行動。

  據北京市文物局介紹,2007年至2016年的10年間,北京累計投入資金3.74億元用于長城修繕保護,重點修繕了懷柔河防口、九渡河、青龍峽長城、密雲古北口長城、延慶九眼樓、八達嶺長城、平谷紅石門長城、昌平流村長城、門頭溝沿河城長城等。2015年是紀念反法西斯戰爭勝利70周年,北京市高度重視長城沿線抗戰遺址的保護工作,陸續對爆發古北口戰役和南口戰役的密雲古北口長城臥虎山段、蟠龍山鐵門關段、昌平區南口流村段長城進行了搶險加固和修繕,使長城抗戰遺跡得到了有效保護。

  通過環境整治、搶險性修繕,部分長城段的安全隱患得到消減,歷史景觀已得到恢復。但由于幾百年的自然侵蝕,大部分長城段仍具隱患,難抵風雨,搶險修繕任務依然艱巨。

  主要以蘋果業和進城務工為主要收入來源的東溝人,對長城修繕寄予厚望。

  “長城是珍貴的歷史文化遺産,修繕不易,要好好保護。”東溝村黨支部書記秀海青説,村裏已經制定發展規劃,希望長城修好後,能憑借這張歷史文化“金名片”和企業合作發展鄉村民俗旅遊度假,建設集鄉村度假、生態觀光、娛樂休閒、戶外運動為一體,具有農耕文化特色的生態鄉村旅遊地,促進村民就業和增收。

  長城文化帶保護發展有了路線圖

  “我們要站在傳承延續中華文明的高度,肩負起光榮使命,把老祖宗留給我們的這份寶貴遺産保護好、傳承好。”

  老城、三山五園地區、長城北京段、中國大運河北京段、京西古道、燕山文化景觀區域(明十三陵、銀山塔林、湯泉行宮等)、房山文化線路、南苑文化景觀區域(南苑及南中軸森林公園地區)、國際文化景觀區域(北京商務中心區及三裏屯地區)、創意文化景觀區域(望京、酒仙橋及定福莊地區)……這是2017年國慶前夕發布的《北京城市總體規劃(2016年—2035年)》規劃的北京十片重點景觀區域,“長城北京段”位列其中。

  “有計劃推進重點長城段落維護修繕,加強未開放長城的管理。對長城保護范圍及建設控制地帶內的城鄉建設實施嚴格監管。以優化生態環境、展示長城文化為重點發展相關文化産業,展現長城作為拱衛都城重要軍事防禦係統的歷史文化及景觀價值。”

  北京城市新總規對“長城文化帶”提出了上述要求,雖只有短短108個字,內涵卻極其豐富。

  要知道,北京地區的長城始于戰國時期的燕國,目的就是為了抵禦東胡、山戎等遊牧民族的侵擾。秦代以後的許多朝代都在北京地區修建過長城,長城修築工程最為浩大壯觀的非明代莫屬,那時明代北京城的北面就是國防前線。

  北京市文物局提供的一份資料顯示:北京域內的長城墻體及與長城不可分割的各單體建築、附屬設施、相關遺存等,其中約超過半數已處于嚴重損毀甚至瀕臨消亡的狀態,還有約40%相對保存狀態一般,也因常年失于及時修整而隱患重重,很難擋禦風雨年復一年的摧殘,剩下不到10%的長城本體、附屬設施、相關遺存,基本屬于已得到搶險性修繕或已開發利用的段落。八達嶺長城自1958年對社會開放以來,共接待世界各國元首500余位,國內外遊客達2億余人次。

  “中國的線性文化遺産,體量最大的就是兩個,一個是大運河,一個是長城。”最近幾年,北京市文物局局長舒小峰一到周末就喜歡去爬長城,“現在要加大對北京長城段的搶險,現在就是先救命,後治病,先救命就是防止突然坍塌。”

  長城是我國重要的地理和文化標識,是中華民族的精神象徵。長城保護尤其是北京段的保護、利用,還需要進一步引起社會各界重視。

  “寫在國歌裏的文物就一個,就是‘把我們的血肉築成我們新的長城’,這是把民族精神注入了一個文物。長城的保護和利用之所以重要,就在于它已經超出文物保護和利用的層面了,應該從更高的層面看這件事情。”舒小峰説,不少長城沿線地區地處偏僻,經濟欠發達,“長城保護、傳承和利用,還有物質層面的作用,就是在做好保護工作時,怎麼跟長城沿線老百姓脫貧、改善民生、發展經濟結合起來。”

  文物需要保護,同時需要傳承和利用。

  長城文化帶的建設,不光是文物保護、本體保護、物質層面的概念,還有傳承問題,更多的是精神層面的傳承,就是長城歷史文化內涵的發掘、傳播、宣傳。

  利用是什麼樣的利用?是低端利用,村村點火、戶戶冒煙,破壞性使用,還是加強規劃、有序管理?這些都是迫切需要研究的問題。北京市文物局透露,長城文化帶的保護與利用是北京市文物保護的重要內容,已將長城搶險修繕列入“十三五”文物保護重大工程項目,將進一步加大資金投入,進一步推進昌平南口、密雲古北口、懷柔箭扣長城等搶險加固工程,同時進一步落實北京市轄區內長城沿線各區、鄉鎮政府在長城保護工作中的主體責任,強化市政府有關部門的監管職責,鼓勵全市單位和個人以各種形式參與長城保護工作。

  長城保護正引起北京市委市政府的高度關注。2018年12月中旬,北京市委常委會會議審議通過《北京市長城文化帶保護發展規劃(2018年—2035年)》。其後第三天即2018年12月15日,北京市委書記蔡奇、市長陳吉寧、國家文物局局長劉玉珠等一起來到延慶區,冒著零下十幾攝氏度的嚴寒,登上花家窯子段長城,就長城文化帶保護發展工作進行調查研究。

  蔡奇強調,長城上下兩千年、縱橫數萬裏,是人類歷史上宏偉壯麗的建築奇跡和無與倫比的文化景觀,是中華民族的精神象徵,“不到長城非好漢”體現出所有中華兒女以萬裏長城為榮耀的文化自信。北京地區的長城保存最完好、價值最突出、工程最復雜、文化最豐富,“到北京看長城”向來都是世界了解中國的必選項。我們要站在傳承延續中華文明的高度,肩負起光榮使命,把老祖宗留給我們的這份寶貴遺産保護好、傳承好。

  一幅長城文化帶保護發展的“路線圖”,已經躍然紙上:

  ——要實施好長城文化帶保護發展規劃並同步制定行動計劃,壓實責任到相關區和部門。要把加強遺産保護放在首位。堅持保護為主、搶救第一,嚴格落實《長城保護條例》,建立係統規范的長城記錄檔案,積極採用新技術應對自然和人為因素影響。進一步摸清底數,開展分層分類保護,貫徹最小幹預原則,優先搶險加固有坍塌風險的點段。市文物局要確定修繕任務,爭取風險點段早搶救、早保護。加強監管,杜絕私自開發,防止盲目修繕,對古長城造成“二次傷害”。把保護生態作為重頭戲,立足“兩山四水十八溝”,大尺度造林綠化,逐步恢復“居庸疊翠”“岔道秋風”“上觀積雪”等生態文化景觀,打造“生態長城”。

  ——帶動區域發展。做好熱門景點的遊客分流,抓緊開拓古北口長城、箭扣長城等新的國際精品旅遊線。聚焦核心,打造集中展示長城文化精華的優質景區。深入挖掘長城文化內涵,支持長城博物館、陳列館建設,辦好長城文化節等特色主題活動,鼓勵發展有利于展示傳播長城文化的産業。注重維護好沿線村落利益,探索與長城文化融合發展模式,改善沿線村莊生産生活條件,不斷增強村民獲得感。

  ——加強統籌協調。北京市推進全國文化中心建設領導小組辦公室牽頭研究長城文化帶保護發展有關重大事項。北京市文物局要加強業務指導和工作監督,相關部門要主動認領任務,予以支持。各區要落實屬地責任,嚴格依法開展長城保護與管理。要注重吸引社會力量參與,發揮志願者隊伍作用,完善京津冀保護長城合作機制。

  人們,對長城尤其是“長城之冠”——長城北京段的未來充滿期待!(記者 李斌、魏夢佳、趙琬微)

+1
【糾錯】 責任編輯: 程瑤
新聞評論
加載更多
哈爾濱:精美絕倫的冰雕藝術
哈爾濱:精美絕倫的冰雕藝術
世界冰雕好手盡展“嚴寒”之美
世界冰雕好手盡展“嚴寒”之美
嫦娥四號探測器成功著陸月球背面
嫦娥四號探測器成功著陸月球背面
山西運城鹽湖綻放美麗“硝花”
山西運城鹽湖綻放美麗“硝花”

01002002011000000000000001111069112394505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