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華網 正文
“他吃掉600多桶方便面” 聽聽扶貧幹部的心聲!
2019-01-02 16:07:48 來源: 半月談
關注新華網
微博
Qzone
評論

  原標題:見證者、親歷者、推動者——傾聽扶貧幹部心聲

  編者按

  當前正在進行的脫貧攻堅,可謂是中國歷史上對貧窮發起的最廣泛、最徹底、最堅定的一場戰役。

  2019年,脫貧攻堅吹響發起總攻的號角。作為這場戰役的“排頭兵”,數百萬扶貧幹部衝鋒在最前線,對他們的一舉一動,有關愛聲,有批評音,真實情況到底怎樣?為了還原真實的扶貧幹部群像,歲末年初,半月談記者奔赴陜西、四川、江西等地深度貧困地區展開採訪調研,傾聽他們的心聲。

  在中西部多個貧困地區,基層幹部把扶貧工作當成重中之重,全員上陣。在他們身上,絕大部分人付出汗水與心血,體現出黨員幹部的責任擔當與政治擔當;在他們心裏,有收獲,有苦惱,有困惑。扶貧攻堅,改變的不僅僅是貧困地區落後的經濟社會面貌,還為完善中國農村基層治理體係奠定了重要基礎,也為國家儲備了一批經過淬煉的幹部隊伍。

  扶貧幹部,是中國農村發生歷史性轉折的見證者、親歷者、推動者,他們的工作、生活和心理狀態,將深刻影響這一轉折的進程。我們要切實呵護好這批新時代“最可愛的人”的攻堅激情,鞏固好脫貧攻堅帶來的經濟社會發展成就、基層治理能力提升的巨大效能。當然,扶貧工作並非一勞永逸,打贏脫貧攻堅戰絕不會一蹴而就,堅定決戰決勝的信念穩健前行,應該是所有扶貧幹部應有的姿態。

“四支隊伍”在脫貧攻堅戰中淬煉自我

  第一書記、扶貧工作隊、駐村幹部和村兩委班子,是基層扶貧工作的“四支隊伍”。半月談記者調研了解到,在他們的幫扶和帶動下,許多貧困村正在擺脫貧困“襲擾”,貧困戶們也逐步走上生産發展、生活富裕、精神富足的新路。脫貧攻堅“戰場”為他們提供了提升自我、鍛煉素質、磨煉精神的平臺,在幫扶中體驗成就、在收獲中提升自我。

  “看到群眾笑臉,我們就心滿意足”

  記者採訪發現,隨著脫貧攻堅深入推進,以“四支隊伍”為代表的幫扶幹部吃住在貧困村,與貧困群眾“打成一片”,逐漸成為群眾身邊“最可信賴的人”。隨著村容村貌逐步改善、貧困戶“摘帽銷號”,幫扶幹部的獲得感和成就感明顯提升。

  富縣位于陜西省北部,全縣15.8萬總人口中,農業人口達到10.9萬,是傳統的農業大縣。富縣從黨、政、企事業單位選拔了137名第一書記開展駐村幫扶工作。富縣縣委書記李志鋒説:“富縣貧困人口主要分布在山區、溝道等基礎設施薄弱、發展産業項目機會有限的地方,一旦出現大的自然災害、孩子升學、家人患病等情況,返貧概率很大。在扶貧實踐中,幫扶工作隊入村蹲點、長期駐村是主要方式。”

  富縣張村驛鎮黨家河村第一書記王曉勇説,貧困村能否如期“摘帽”,與幫扶幹部關係密切。“貧困戶需要資金、技術,更需要基層扶貧幹部的思想引領、行為帶動。要真正發揮‘領頭羊’作用,需要駐村入戶,贏得群眾信任。我身邊的大多數扶貧幹部下派入村後,在宣傳黨和國家政策、加強基層組織建設、推動精準扶貧、為民辦事服務方面發揮了非常好的作用,贏得了群眾信賴。”

  四川省樂至縣放生鄉甘家店村第一書記蔣未説,他的獲得感、成就感飽滿而豐富:村容村貌的改變發生在大家身邊,一些原先好吃懶做、思想落後的村民,慢慢懂得了感恩,敢于挑戰貧困、直面人生,樂觀積極取代了過去的消極應對。以前動輒有意見的村民,從身邊點滴的生活變化中,感受到了黨和政府的關懷,思想改變讓他們精神面貌煥然一新。

  “甘家店村貧困戶郭素蘭身高不到一米,是個肢體殘疾人,行走、休息都要依靠板凳,勞動時也要雙手支撐在地面。她不向命運低頭,力爭早日脫貧的舉動深深打動了我。”蔣未説,“日後不論我在什麼工作崗位,遇到困難戰而勝之是我努力的方向。”

  一名幹部吃掉600多桶方便面

  接受記者採訪的許多“四支隊伍”幹部表示,他們的工作部門基本與扶貧沒有聯係或聯係較少,是脫貧攻堅這個“戰場”為他們提供了許多在機關裏學不到、學不會的實踐知識。

  國家電網西安供電公司,是陜西省米脂縣楊家溝鎮李均溝村幫扶單位。駐村工作隊隊員蘇羽佳在“下鄉”前是配電運檢室的一名普通員工。他介紹,李均溝全村178戶640人分散居住在5個小山溝裏,“晴天土蔽日,雨天泥把門”曾是當地生態環境和生活狀況的真實場景。“和其他貧困地區一樣,‘出門靠走、通訊靠吼’讓這裏的人們嘗盡了生活的艱辛。這些都是我在西安想象不到的。”

  因為交通不便、自然環境差,李均溝是米脂縣有名的貧困村。2014年,全村貧困人口有58戶147人,別説致富,就是如何脫貧,也沒有好辦法。

  “像我一樣,多數西安供電公司駐村工作隊隊員都沒有農村生活經歷,剛開始時,與群眾溝通很成問題。但我們沒有氣餒,駐村扶貧以來,我們從改善村裏基礎設施入手,修建了排洪渠、文化廣場、生産道路,整治了坮原低電壓,分類施策扶持了養殖戶,引進了香菇、蘋果等種植專業合作社。”蘇羽佳説,“現在,全村貧困戶已經由58戶減少到5戶,貧困人口由147人減少到19人。”

  四川省樂至縣食品藥品監督管理局派駐石佛鎮榮家溝村第一書記伍宗凱,被村民們稱為“方便面書記”,駐村以來,他吃掉的方便面超過600桶。

  “國土整治、水利設施、道路修建、危房改造、産業發展、技術培訓……都需要駐村工作隊主動作為。脫貧攻堅時間緊、任務重,我的早晚飯都是方便面,中午有時太忙連飯都吃不了,去群眾家吃飯又不符合組織紀律。”

  陜西省延安市安塞區司法局幹部王漢成説,總書記説過,他當年在延川縣文安驛鎮梁家河村下鄉鍛煉時,度過了跳蚤關、飲食關、生活關、勞動關、思想關的歷練。“這些也是像我這樣從小生活在城市的人沒有經歷過的,下鄉扶貧磨練了我的意志,鍛煉了我的品性,是我人生中最寶貴的財富。”

  國家電網西安供電公司黨委副書記、紀委書記楊文説,李均溝的駐村經歷,不僅豐富了工作隊隊員們的人生閱歷,更重要的是,他們考慮問題的綜合性、分析問題的全局性、解決問題的係統性在逐步提升。

  “考慮最多的是鞏固脫貧成果”

  “摘了帽子不松勁,扶上馬再送一程。大家全都致富奔小康了,我們的任務才算完成。”

  這是許多“四支隊伍”幹部最常念叨的話。

  蘇羽佳説,為了保住來之不易的脫貧成果,不僅要保持幫扶隊伍不散、幫扶力度不減,抓好村裏産業發展、基礎設施管護,還要抓好貧困戶動態檢測、後續扶助、創業就業。“未來我們準備充分發揮村裏各類物質與非物質資源優勢,利用‘旅遊+’‘生態+’等模式,推進農業、林業與旅遊、文化等産業深度融合。”

  伍宗凱説,他2015年7月駐村,按規定可以輪換,但考慮到村裏的集體産業發展還沒有走上正軌,他申請繼續留在村裏。現在村子的貧困帽已經摘掉,但如何使鄉村旅遊更上臺階,打造知名品牌,爭取2020年村集體收入達到30萬元,是他考慮最多的問題。

  陜西省富縣北道德鄉馮家垣村第一書記陳朝輝説,近年來縣上鼓勵貧困戶利用當地資源和自身優勢發展産業,取得了良好效果,但産業發展、群眾自身能力的可持續,仍是他最挂念的地方。“唯有繼續努力,才能對得起組織的關心和群眾的信任。”

   1 2 3 下一頁  

圖集
+1
【糾錯】 責任編輯: 聶晨靜
“他吃掉600多桶方便面” 聽聽扶貧幹部的心聲!-新華網
01002002011000000000000001110765112393838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