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華網 正文
電子煙,真沒你想的那麼酷
2019-01-01 11:03:07 來源: 錢江晚報
關注新華網
微博
Qzone
評論
圖集

  有電子煙公司發20億美元年終獎,這個市場有很多年輕人在買單商家稱買家有3成是年輕人,不少只是為了耍酷。玩電子煙的85後稱——電子煙,真沒你想的那麼酷

  圖為2017年在俄羅斯莫斯科市舉行的專業電子煙産業展銷會。玩家正手持電子煙吐煙圈。新華社資料照片

  近日,據媒體報道,美國一家電子煙公司拿出20億美元發年終獎,1500名員工平均每人能拿到130萬美元(近900萬人民幣)。網友在感慨這是別人家的年終獎時,也好奇電子煙居然這麼賺錢。

  確實,這幾年電子煙市場除了老煙槍,還有越來越多的年輕人進入。

  錢江晚報記者搜索了幾個電商平臺,發現賣電子煙的商家很多,有客服表示,不少耍酷的年輕人來買電子煙,只是為了要自拍。

  電子煙的年輕化,在全世界都是個趨勢,據新華社報道,美國國家吸毒研究所近日發布的年度調查結果顯示,吸電子煙的學生比例比此前翻了近一番。

  然而,許多人視電子煙為傳統香煙更健康的替代品,但科學界對其安全性存在爭議。

  錢報記者採訪的一位抽了3年多電子煙的85後表示,年輕人還是不要為了趕潮流去玩電子煙,很容易上癮的。

  買電子煙的,3成以上是年輕人

  錢江晚報記者在幾個電商平臺上發現,賣電子煙的商家有很多,其産品價格從99元到25000元不等。

  咨詢中,記者了解到,電子煙分兩類,蒸汽電子煙和低溫卷煙,國內市場上主要以蒸汽電子煙為主,目前賣得比較好的價格在200~500元之間。

  有商家客服告訴記者,其實來買電子煙的主要是兩種人,一種是妻子買給抽煙的丈夫,希望他戒煙的,這種佔大多數。很少有抽煙的人自己來買電子煙以試圖戒煙的。另一種是喜歡潮流的年輕人,其中很多本身不抽煙,他們買電子煙與其説是抽,不如説是玩。

  “年輕人的消費大概佔了3成以上,而且這個比例還在提高。”有商家表示,有些年輕人是看到朋友手上在玩,覺得很酷,所以也來買。“有些問的時候就直説自己不抽煙,就是買個電子煙用來自拍的,所以要求外形要酷,煙霧要大。”

  有需求就有市場。錢報記者發現,現在有不少牌子的電子煙都有專門針對年輕人需求的産品,比如強調水果味、蒸汽大煙霧。

  某品牌電子煙旗艦店的商家告訴記者,其品牌最好賣的是一款299元的産品,在産品介紹中,首先説沒有焦油更健康,其次就強調很帥很酷很潮流。“説穿了,很多年輕人買去就是裝嘛,一種是裝酷的,一種是文青。你看很多人買了之後很少再來買煙彈的,基本就是不抽的。”

  據介紹,其主打年輕人市場的款式,每月銷量有上萬支。

  錢報記者還看到,為了爭取年輕人市場,還有電子煙産品和影視劇及明星挂起了鉤。比如有某品牌的電子煙和最近上映的電影《地球最後的夜晚》放一起宣傳。買電子煙送電影票,因為電影主角黃覺據稱是個電子煙愛好者。據商家稱,效果不錯。

  年輕人要慎重,電子煙還是可能成癮

  曉峰(化名)是個85後,煙齡差不多快10年了,接觸電子煙是在2015年。

  “那一年,朋友從日本遊玩回來,給我帶了個新穎的禮物,那是我第一次接觸電子煙,以前也知道有電子煙這個東西,但我內心有點排斥,覺得肯定和抽真煙沒法比,就沒在意。”

  朋友的這個禮物,開啟了曉峰的電子煙史,“一方面當時家人老説我抽煙對身體不好,另一方面,那個還真挺炫的,讓我在朋友圈裏‘酷’了一把,年輕人嘛,總是喜歡這種感覺。“曉峰表示,自己身邊還有好幾個抽煙的同事也因為他而迷上了電子煙。

  後來,曉峰開始認真研究各個不同品牌的電子煙,“我大概試了四五種,最終還是比較喜歡便攜式的,小巧,顏色選擇多,口味也有多種,用起來也方便,充一次電可以用很久。”曉峰説,在花費上,與以前抽傳統香煙比較,抽電子煙稍微貴一些。

  曉峰晃了下自己手上的一只寶藍色的電子煙,記者一眼看上去以為是支筆,“我現在習慣用這個國産品牌的,煙桿299元,煙彈99元一組3個,每個大概相當于1包傳統煙。抽電子煙心理上覺得尼古丁量少一點,大多還號稱沒有焦油,但到底裏面成分如何,我也不清楚,只能説抽電子煙時,旁邊的人只看到煙霧但聞不到什麼味道,所以在家裏煙癮上來時,我抽電子煙不會挨罵。”

  曉峰坦言,他也看過一些關于電子煙危害的文章,但是沒辦法,自己一時半會還戒不了煙,“電子煙,它畢竟有個‘煙’字,雖説有各種水果口味,但不論是用煙絲的還是用煙油的,都是有尼古丁的,所以我還是希望不抽煙的小夥伴慎重,不要因為覺得很酷,就玩這個,這真不是一件趕潮流的事,很容易上癮的。”

  代購收緊,電子煙玩家可能斷糧

  2018年5月份才“入坑”的95後小夥子嚴凱(化名)算是個新人,他強調,“我只抽一個國外品牌的電子煙。”嚴凱説自己身邊有不少年輕人都喜歡玩這個。

  挺酷的,和朋友在一起玩時,很有腔調。嚴凱坦言,説穿了,耍酷,就是大多數年輕人一開始入坑的原因,“花費不高,耍酷效果挺好,尤其適合自拍。”

  嚴凱説,在他身邊,有不少壓根不抽煙的年輕人也玩起了電子煙,稱自己是玩家,追求大煙霧,熱衷煙油DIY、花式吐煙圈,這也是年輕人強調的,電子煙是一種“生活方式”。近幾年,全國多地出現不少電子煙體驗加零售店。

  不過嚴凱最近也有煩惱,新的電子商務法新年開始實行,這意味著代購受到規范。“我們玩的牌子,是需要代購的,以後限制多了,我玩的電子煙可能會斷供。”

  他説,因為越來越難買,已經開始漲價。“就像我抽的那個,煙機市場價都漲到八九百元了,煙棒也漲了一百多,現在360元左右,成本增加不少。”

  錢報記者了解到,目前電子煙玩家主要品牌基本是美國或者日本的,國內銷售渠道有限,基本以代購為主,而代購一旦收緊,這些玩家將面臨“”斷糧“。

  香港全面禁售電子煙

  自從2003年問世後,電子煙被許多人當成傳統香煙替代品,但科學界對其健康風險存在爭議。據新華社2018年8月的報道,英國一項新研究説,電子煙蒸氣會損傷肺部免疫細胞,電子煙的危害可能比此前認為的要大。

  這些年,電子煙的銷量節節攀升,根據《2017年世界煙草發展報告》數據,2017年,全球電子煙市場規模達到120億美金。

  但針對電子煙的戒煙效果和危害,一直有不同聲音。

  世界衛生組織2014年發布發報告説,沒有充分證據證實電子煙可以幫助戒煙。美國加州大學舊金山分校的一項研究顯示,電子煙可能更容易導致尼古丁成癮。

  目前,全球90%的電子煙都産自中國,但市場佔有率並不高,有分析稱,如果電子煙滲透率提高,中國市場將超過歐美總和。

  不過,有關方面對電子煙也在關注。2018年8月,北京市控煙協會表示,時下流行的電子煙也會釋放有害二手煙,公共場合應禁止吸食,計劃推動將電子煙納入控煙范圍。2018年10月,香港特區宣布全面禁止銷售電子煙和其他新型煙草産品。(記者 李玲玲 王曦煜)

+1
【糾錯】 責任編輯: 劉強
新聞評論
加載更多
京哈高鐵承沈段開通運行
京哈高鐵承沈段開通運行
江蘇泗洪:寒冬時節大棚鮮花俏
江蘇泗洪:寒冬時節大棚鮮花俏
瑞雪迎新年
瑞雪迎新年
古堰長堤層林盡染
古堰長堤層林盡染

01002002011000000000000001110260112393308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