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華網 正文
電視問政“一把手”是作秀嗎?不彩排、全直播、事前保密……
2018-12-31 07:32:03 來源: 北京青年報
關注新華網
微博
Qzone
評論
圖集

  不彩排、全直播、事前保密……“幕後操盤手”全景揭秘武漢電視問政節目——

  電視問政“一把手”是作秀嗎?

  最近,電視問政節目再次走進公眾視野。12月20日,在湖北省仙桃市舉行的2018年度第二場全媒體問政活動中,仙桃市委書記胡玖明手寫一張小紙條,公開批評回答的局長,不要搞大話、空話、套話,離題萬裏,令人生氣。第二天,問政中涉及的7人停職。

  作為治庸問責監督的一種形式,湖北省是實行電視問政最為活躍的省份之一。近日,北京青年報記者聯係到開展時間最早的武漢電視問政節目背後操盤手——武漢市治庸問責辦相關負責人,對武漢電視問政節目的臺前幕後進行了“全景式”的還原。

  全覆蓋 所有“一把手”都要上節目

  北青報:12月26日至28日武漢接連舉行了三場電視問政,有區長來上節目,也有區委書記來,這個是什麼考慮,必須是“一把手”上節目?

  武漢市治庸問責辦:問政嘉賓選擇堅持三個原則。其中一個原則就是“一把手”問政。除職務空缺外,被問政嘉賓均為各區(功能區、開發區)、市直有關部門和企事業單位主要負責人,即通常所説“一把手”。這三天的節目一場是“區長場”,議題是“發展環境”,還有聚焦基層作風的“書記場”,都是“一把手”上節目。如果“一把手”有公務要去外地不能上節目,都是需要向上級領導請假的,否則都須是“一把手”來。

  除了上述原則,問政嘉賓選取還要區域全覆蓋,比如26日至28日的第一場、第三場問政實現對全市15個區(功能區、開發區)全覆蓋,確保不留死角。還有一個原則是“問題導向”,問政選取企業群眾關心關注和反映強烈的問題作為問政選題,涉及哪些區域、部門或單位,則由其主要負責人作為問政嘉賓。

  北青報:武漢電視問政節目制作播出流程是什麼樣的?

  武漢市治庸問責辦:一般來説,由市治庸問責辦會商武漢電視臺研究問政主題、方向、場次及內容,市治庸問責辦負責起草方案,經市紀委書記同意後,報市委、市政府主要領導審批。

  北青報:剛才也提到了問題導向,這些問題線索從哪來的?

  武漢市治庸問責辦:一方面由市治庸問責辦通過市長專線、網上群眾工作部、基層作風巡查組、營商環境專項巡查組,以及平時工作中掌握的情況等多種途徑收集。同時,電視臺在問政前1至2周左右,公布電視問政公開徵集問題線索途徑,向社會公開徵集線索。

  北青報:這麼多線索肯定不是都能體現到節目中去,怎麼篩選?

  武漢市治庸問責辦:收集到的所有線索歸集到市治庸問責辦,由相關工作人員進行分析研判、確定拍攝方向和角度等,報市紀委領導同意。

  線索確定後,由電視臺安排人員進行拍攝制作短片,治庸問責辦協調配合。在拍攝過程中,根據實際情況確定方式,有的為暗訪,有的則是面對面採訪。每場拍攝10至12個左右短片,由市委、市政府、市紀委相關領導進行集中審片,確定最後播出的曝光短片,根據時長,每場8個左右。

  不彩排 直播中臨時增“考試環節”

  北青報:媒體曾經報道,上電視問政節目的官員形容場上的感覺像“火烤”一樣。我們注意到,在12月28日武漢電視問政中,硚口區委書記景新華因為區裏工作人員辦事態度問題,還現場道歉,稱“他們態度確實令人失望,我也很自責”。其實,這檔節目也是“真人秀”。武漢的官員怕不怕上電視問政?

  武漢市治庸問責辦:對于上問政節目的幹部,他們有這種壓力和緊張,畢竟是直播,而且又面對的是全市市民。但武漢電視問政節目做了7年了,而且每年都是直播,所以可能在2011年、2012年,有的幹部對你提到的這種感覺感觸更強烈。

  前幾年,這些幹部上節目主持人問什麼他們答什麼,答完了都不願意多説,怕説多説錯、怕效果不好。但2018年上半年武漢電視問政節目中提及了一個問題,有個區長直接説“我要説”,主持人都沒問他。現在,領導幹部在電視上已經比之前從容,很多時候他們還願意多分享情況,他們也希望借助這個平臺把一些問題能夠説清、説透。

  北青報:是完全的直播,沒有彩排?

  武漢市治庸問責辦:是的。

  北青報:我注意到了26日至28日播出節目的一個細節,讓人感覺有點意外,主持人增加了一個“考試環節”,考到了“四風”的表現形式?

  武漢市治庸問責辦:這個節目主要的作用是問政,但它也是一個電視節目。看到官員們突然被卡住或緊張的表現,觀眾也會認為這個節目比較真實和精彩。這是電視臺從節目效果出發設置的環節,我們治庸問責辦負責的是線索和問題等。

  北青報:您還提到審片,市委市政府領導們審片時一般會提出怎樣的建議?

  武漢市治庸問責辦:他們給了我們(武漢治庸辦和電視臺)很大的空間。他們審片主要是把控一些大的原則。其一要問政的是關于武漢的問題,問政的不能是其他地方,或涉及省和中央體制機制的問題。還有個原則就是平衡,問政的問題不能都是某一個部門、某一個區的問題,這點他們也會把控。

  真曝光 若私下打聽會被嚴肅處理

  北青報:官員上節目前知道會被問政什麼問題嗎?

  武漢市治庸問責辦:不會。整個流程中,相關工作人員嚴格遵守保密規定,對被問政單位不提前透露曝光問題,也不允許私下打聽消息,一經發現查實,嚴肅處理。

  北青報:大概的方向也不知道嗎?

  武漢市治庸問責辦:拿12月26日至28日播出的三場電視問政節目來説,三場的主題比較明確,所以上節目的官員對于主題涉及的范圍是清楚的,比如第二場的主題是城市治理,他們肯定知道反映的問題是涉及城市管理的。但短片涉及的具體問題,他們不知道,所以短片裏面很多都寫了“非正常拍攝”。

  北青報:我們注意到,問政節目現場短片涉及的內容以及主持人的質疑有些是比較尖銳的。與此同時,這些上節目的官員還可能是你們的同事或一起共事的同行。你們怕不怕得罪這些被問政的官員?你們有這方面的顧慮嗎?

  武漢市治庸問責辦:從來沒有這個顧慮。因為市委市政府就是希望通過這一平臺的監督,促使問題解決,反而領導對我們的要求就是選擇比較典型、比較有代表性的問題,甚至于有時我們涉及的是體制機制的問題。你看了這檔節目,會發現有的問題可能短時間就能解決,但是有的問題估計一兩年才會有很大的改觀,但是我們至少是把這個問題提出來,然後市委市政府、各個區來想辦法推動去解決。如果不是很尖銳的問題,比如一兩天就能整改的問題,倒不是我們問政的重點。

  嚴問責

  次日就下“督辦單”

  北青報:武漢電視問政節目的效果怎麼樣?會進行問責和追責嗎?

  武漢市治庸問責辦:電視問政目的就是強化幹部監督、加強作風建設、解決突出問題。具體來説,2018年8月8日至10日舉辦了3場直播活動,共曝光了26個具體問題、涉及31個責任單位,全市共問責67人,其中處級幹部27人;給予黨紀政務處分26人、其他問責處理41人。2017年年中、年末各舉辦了3場電視問政直播活動,共曝光問題71個,問責處理206人。

  北青報:以前電視問政節目後,區負責人連夜去解決問題,現在還有這種情況嗎?

  武漢市治庸問責辦:都會非常及時地處理節目中曝出的問題。26日問政節目曝光了硚口區的一個問題後,武漢電視臺新聞節目第二天播出了這個問題的後續,從畫面裏看到硚口區區長已經在現場解決問題了。

  北青報:上面也提到了“問責”,節目播出後的問責程序是怎樣的?

  武漢市治庸問責辦:電視問政結束後,我們第二天會給相關單位下“督辦單”。相當于,問政節目提到的情況是一個問題線索,然後我們轉給區紀委或者相關單位紀委,他們就會介入來調查這個事情。

  北青報:剛才説,對普遍存在的問題要做好頂層設計。哪些節目促成了頂層設計的出爐?

  武漢市治庸問責辦:有的。比如,在城市管理、環境治理等方面,曝光的“高架橋日常管理維護不到位”問題,市城管委在迅速完成中心城區橋梁879處漏水點修復任務的同時,制定了《橋梁處110接警處理流程》《橋梁處日常督辦落實工作實施辦法(試行)》等8項規章制度。

  北青報:其他省市也有電視問政節目,但不如武漢持續時間長、機制化。為什麼武漢能堅持辦了7年?

  武漢市治庸問責辦:首先,堅持辦下來是市委市政府支持這項工作,畢竟以我們這個部門不可能把領導們全請到,況且節目還是監督性質;其次,還因為問政節目確實推動了一些問題的解決和工作作風轉變,效果有目共睹;再有,市民對這個節目的認可度也比較高,像武漢市人大、政協有一些議案提案裏面也提到了電視問政節目,代表、委員還會為電視問政節目“出點子”。文/本報記者 趙萌 供圖/視覺中國

  背景:據介紹,從2011年到2018年,武漢電視問政節目年中和年末各舉行一輪。2018年8月8日至10日武漢舉行了上半年電視問政節目,也就是“期中考”;下半年武漢電視問政節目“期末考”于12月26日至28日舉行,和上半年一樣,有三場電視節目和觀眾見面。

+1
【糾錯】 責任編輯: 徐宙超
新聞評論
加載更多
京哈高鐵承沈段開通運行
京哈高鐵承沈段開通運行
江蘇泗洪:寒冬時節大棚鮮花俏
江蘇泗洪:寒冬時節大棚鮮花俏
瑞雪迎新年
瑞雪迎新年
古堰長堤層林盡染
古堰長堤層林盡染

01002002011000000000000001110766112392976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