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華網 正文
生態環境部首次發布"2+26"城降塵監測結果
2018-12-21 07:30:18 來源: 人民日報
關注新華網
微博
Qzone
評論
圖集

  核心閱讀

  你知道一平方公裏的范圍內,一個月會落下多少“塵土”嗎?在太原,今年10月,這個數量平均是15噸。降塵量反映城市管理水平,也影響百姓生活。

  近日,生態環境部發布了2018年10月“2+26”城市降塵監測結果,這是降塵監測信息首次全面公開。明年起,京津冀及周邊地區、長三角、汾渭平原三個大氣污染防治重點區域將每月發布降塵量監測結果。未來,待相關標準完善之後,降塵量還可能全面納入大氣污染防治工作考核。

  生態環境部有關負責人19日發布了2018年10月京津冀大氣污染傳輸通道“2+26”城市降塵監測結果,這是降塵監測信息首次全面公開。

  降塵,又稱“落塵”,是指自然降落于地面的空氣顆粒物,其粒徑多在10微米以上,計量指標單位為一定時間內單位面積上地表沉降物質的量。降塵監測有啥意義?對藍天保衛戰的作用何在?記者採訪了相關人士。

  降塵量反映城市精細化管理水平

  很多北方城市居民有這樣的感受:一天不清理,桌面、窗臺就是一層灰。即便藍天在增多,“灰大”也讓人煩惱。

  根據生態環境部發布的結果,10月,“2+26”城市降塵量均值范圍在2.9—15.0噸/月·平方公裏之間,平均為7.3噸。其中,晉城、長治、廊坊等22個城市降塵量小于9.0噸,達到秋冬季大氣污染防治攻堅方案要求;開封、濮陽、菏澤、聊城、陽泉和太原市等6個城市降塵量大于9.0噸,其中太原市降塵量最大,達15.0噸。

  這些數據,可以説直接跟居民家裏的灰塵多少相關,太原也因此被網友調侃為最“土”城市。

  習慣了PM2.5等空氣監測常見指標,公眾對新的降塵監測結果難免有點好奇。其實,這個監測由來已久。

  中國環境監測總站大氣室主任唐桂剛告訴記者,大氣粉塵自然沉降量監測是開展較早的大氣污染物例行監測項目,後來由于環境空氣質量新標準發布,大家更關注PM2.5、PM10等污染物,但有些地方降塵監測並沒有停。“比如在容易遭受沙塵侵害的新疆,降塵監測就非常有意義,所以這項工作一直在持續。”

  從全國面上講,既然已經有PM2.5、PM10等六項主要污染物監測,為什麼還要把降塵監測重新納入視野?

  唐桂剛説,降塵量與工地、道路、堆場等塵源的對應關係非常明確,也就是説,降塵量直接反映城市揚塵管理做得怎麼樣。“雖然塵是可沉降的,對人體傷害沒有那麼大,但降塵量對城市管理的意義非常重要。監測並發布這些數據,對城市精細化管理程度的提升很有幫助。”

  中國環境監測總站高級工程師程麟鈞告訴記者,PM2.5來源復雜,有一次生成也有二次生成的,研究表明,降塵可以産生更小的顆粒物,成為環境空氣中各類二次反應的載體。因此,減少降塵,同樣是藍天保衛戰的重要一環。

  三大重點地區明年起每月發布監測結果

  京津冀及周邊地區、長三角、汾渭平原三個大氣污染防治重點區域2018—2019秋冬大氣污染防治攻堅方案中,都對城市降塵量提出了明確要求,京津冀、汾渭平原各城市平均降塵量不得高于9.0 噸/月·平方公裏,長三角城市的要求更為具體,蘇北城市不得高于7.0噸/月·平方公裏,其他城市不得高于5.0 噸/月·平方公裏。程麟鈞説,要求的差異主要來自自然條件。北方氣候幹燥,植被蓋度低,裸露土壤面積較大,尤其在秋冬季,降塵量總體高于南方城市。

  從這次發布的監測結果看,即便是同一省份的城市,降塵量也差異巨大。比如,山西晉城市10月平均降塵量只有每平方公裏2.9噸,而同省的陽泉、太原位列榜單後兩位,數據分別為14.8噸和15.0噸。同一城市不同點位的最大值與最小值差異也很大,比如北京最大值為13.7噸,最小值為3.0噸,反映了一個城市之內不同區域的揚塵管理水平差異。

  除已開始發布監測結果的“2+26”城市外,按照要求,另外兩大重點區域明年1月起也將開始發布降塵監測結果。眾所周知,環境監測網的建設不可能一蹴而就,涉及選址布點、設備招標、運行維護等。發布在即,兩個區域準備好了嗎?

  唐桂剛告訴記者,按照計劃,截至11月30日,兩個區域的布點數量、位置已經確定。相對于其他污染物監測,降塵監測技術上相對簡單,兩個區域的準備工作正在有序推進,明年按期發布沒有問題。

  降塵標準即將重新修訂,未來可能全面納入考核

  降塵量反映城市管理水平,也影響百姓生活。要藍天,要更幹凈的好環境,減少降塵量必不可少。

  程麟鈞告訴記者,其實,各地在降低塵量方面都做了不少工作,很多城市的降塵量最近幾年都在明顯下降。

  以天津市為例,天津市生態環境監測中心的數據顯示,2010年,全市平均降塵量為每月每平方公裏10.59噸,2011年為每月每平方公裏10.63噸,而此次發布的月均值已經降至6.8噸,進步非常明顯。

  監測的意義在于對管理的促進,但只發布不考核,似乎還不夠給力。程麟鈞告訴記者,考核的前提是完備的標準和長期的數據積累,這樣才能做到可比對。原有標準制定于1994年,已經不能滿足污染防治的工作需求。

  新標準修訂還在準備階段,因為制定標準需要大量的數據積累,目前一直延續監測的地區有新疆、天津和長三角的一些城市,中國環境監測總站從2017年5月開始對“2+26”城市所有區縣進行全面監測。

  有條件的地方已對降塵量開展考核。比如,南京2014年開始就逐月公布各區降塵量排名並納入考核。今年,南京空氣中PM10濃度一度明顯上升,全市有針對性地狠抓揚塵治理。

  南京市揚塵辦的數據顯示,在受北方沙塵暴影響的情況下,今年4月,全市平均降塵量依然下降到了每平方公裏4.23噸。

  “從去年5月對‘2+26’城市328個區縣開展降塵監測以來,我們每月都會以內部通報的形式把這些數據反饋給地方。”程麟鈞表示,地方非常在意這些數據,一些監測結果不好的地方還會到中國環境監測總站來復核數據,找出問題,回去制定相應的對策。這反映了地方提升精細化管理水平的決心,也體現了環境監測對城市環境管理的積極促進作用。

  據介紹,相較發達國家,我國的降塵量還處在高位,想要更多藍天,加強揚塵綜合治理是必不可少的一條管控措施。

  《藍天保衛戰三年行動計劃》已經明確“實施重點區域降塵考核”,唐桂剛表示,未來待標準完善之後,降塵量可能全面納入大氣污染防治工作考核。(記者 孫秀艷)

+1
【糾錯】 責任編輯: 邱麗芳
新聞評論
加載更多
特寫:南極“白夜”採集雪坑樣品記
特寫:南極“白夜”採集雪坑樣品記
大熊貓黃山“安新家”
大熊貓黃山“安新家”
安徽黃山現雲海佛光景觀
安徽黃山現雲海佛光景觀
舊糧倉變身美麗鄉村新地標
舊糧倉變身美麗鄉村新地標

01002002011000000000000001111326112388294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