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華網 正文
一家三代農民的“幸福觀”變遷
2018-12-17 12:14:52 來源: 新華網
關注新華網
微博
Qzone
評論
圖集

  新華社石家莊12月17日電 題:一家三代農民的“幸福觀”變遷

  新華社記者曹國廠、高博

  隆冬的冀南平原,麥田沉睡。

  一臺大功率深耕機緩緩行進在一行行蘋果樹下,身後翻滾出層層“泥花”。

  “土地是咱農民的命根子,你不糊弄它,它就給你回報。土層下方30厘米全部埋上菌肥,明年又是一個豐收年。”53歲的趙國強瞇起眼,像看自己孩子一樣欣賞著面前的果樹。

  不遠處,趙國強的父親趙雙喜騎著電動三輪車來到地邊。他望一眼果樹和自信的兒子,嘴角上揚面露微笑。幾年前,他想都不敢想,兒子從地裏淘出了“金子”,更不會接受大學畢業的小孫女趙爍瑩,繼承了祖祖輩輩的事業,成了一名新型職業農民。

  趙國強成長在河北省南和縣和陽鎮西內村的一戶傳統農家。他從記憶起,爺爺和父親每天都是起早貪黑侍弄土地。即便再辛勤勞作,但一家人的生活仍是緊巴巴。

  怎樣才能從地裏種出更多的糧食,成為趙家“當家人”考慮最多的問題。

  1978年,改革開放的春風吹到了這座冀南小縣。

  20世紀80年代初,村裏開始實行聯産承包責任制,趙家分到了18畝地。雖然地多了,但耕種卻成了問題。

  “買拖拉機!”趙雙喜的這個決定,不亞于往家裏投下了一枚炸彈。

  “飯都吃不飽,拿啥買?”老伴孫玉芬第一個跳出來反對。

  趙雙喜不打退堂鼓,挨個兒做工作。他説:“當時,我硬著頭皮,左鄰右舍借了14戶,湊了2700元錢。”

  村裏第一臺拖拉機買回來了,是大紅色的,全村人都沸騰了。有了拖拉機,趙家如虎添翼。那一年,趙雙喜不僅種自家的田,還幫著鄉親們種。農閒的時候,趙雙喜就用拖拉機拉石子、拉灰料,跑運輸。不久,買拖拉機的本錢回來了,還清了賬。趙雙喜説,當時能吃飽飯,就是最大的幸福。

  頭腦靈活、又有祖傳廚師手藝的趙國強,不像父輩那樣圍著土地轉,而是開起了飯店、辦起了加油站,日子過得很滋潤。

  2006年8月份,趙國強因胃部腫瘤做了手術。在北京住院期間,他第一次接觸到了健康養生、有機食品這些新鮮事。

  回來後,自家的加上租鄰居家的,一共50畝地全種了有機蔬菜,他每天都要到地裏轉轉、看看。“一天不去地裏,就覺得不踏實。”他説。

  2012年春天,邢臺市委統戰部組織考察臺灣現代農業,趙國強有幸入選。臺灣之行,讓趙國強大開眼界。“家庭農場、立體環保種植法、種養加循環綠色農業發展模式……”他説,沒想到地還能這樣種。

  他要大幹一場。從臺灣回來,他就開始學習現代農業和相關農業政策,著手開辦家庭農場。

  “當時家人朋友一致反對,認為幹農業投入大、回報慢,還是穩當點吧。”趙國強説,“甚至有村民説我開飯店掙了幾個錢,就不知道自己姓啥了。”

  但趙國強只信一句話:只要肯幹,石頭縫裏也能長出苗來。2012年底,他承包村裏200畝流轉土地,辦起了南和縣首個家庭農場,種上了果樹和有機蔬菜,養起了生態雞、鴨、豬。

  趙國強説,現在吃出健康才是幸福。

  “去年9月又承包了800畝流轉土地,年收入百萬元不成問題。”趙國強成了遠近聞名的名人、能人,很多人前來取經。忙碌的趙國強只有一句話:“是改革開放後的好政策,讓我這個‘泥腿子’從土裏種出了‘金子’。”

  除了種好地,他還注冊成立了河北森焱農業科技開發有限公司,同時還注冊了木火通明農産品商標。

  今年入冬以後,已成為公司法人代表的趙爍瑩,經常往返于北京和南和縣之間。“我在北京的一家公司學習網上經營。現在,線上銷售、線下體驗,已成為公司的運行模式。”她説,她對農場進行了重新規劃和設計,産品還獲得了多項國家和地方質量認證,為發展品牌農業打下了堅實基礎,也為特色農産品銷售打通了“最後一公裏”。

  “明年我們將繼續擴大規模,以種養業為基礎,形成觀光、休閒、採摘、旅遊等業態的綜合發展模式。通過標準化生産、智能化管理,實現産業興旺,帶動鄉村振興。”趙爍瑩描繪著未來,“和鄉親們一起享受快樂的新生活,我感到最幸福!”

+1
【糾錯】 責任編輯: 唐斕
新聞評論
加載更多
“與時代同框”活動亮相京滬深三地
“與時代同框”活動亮相京滬深三地
中國科考隊在南極冰蓋發現藍冰機場選址區
中國科考隊在南極冰蓋發現藍冰機場選址區
中國兵馬俑展正式向新西蘭公眾開放
中國兵馬俑展正式向新西蘭公眾開放
山東高青:“鳥中熊貓”濕地過冬
山東高青:“鳥中熊貓”濕地過冬

01002002011000000000000001110106112386407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