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華網 正文
小鞋匠傳奇
2018-12-16 11:47:52 來源: 新華網
關注新華網
微博
Qzone
評論
圖集

  新華社北京12月16日電 題:小鞋匠傳奇

  新華社記者楊柳

  北京市西城區有條小街,街北口矗立著一座雕塑——一塊被炸壞的懷表,時間永遠定格在抗日名將佟麟閣壯烈殉國的時刻。

  小街因紀念將軍得名——佟麟閣路。

  在過去20多年時間裏,在這條小街上,兩個名不見經傳的小鞋匠乘著改革開放的春風,白手起家、憑借勤奮努力積累下一份屬于他們的家當,書寫了一段傳奇故事。這段傳奇屬于他們,屬于這條小街,屬于這個時代。

  故事的主人公就是榮成和長他11歲的堂哥榮光閂。

  (一)

  1978年,安徽廬江縣袁瓦村一個5歲的小男孩還在田間地頭玩耍,他不知道就在距他200多公裏的鳳陽縣小崗村有18戶農民在一張薄紙片上按下了紅手印,簽下“包幹到戶”的生死契約,成為中國改革開放的先聲,他更不可能想到,自己的命運會因一場由此發端的偉大變革而改寫。

  這個5歲的小男孩就是榮光閂。

  1993年,20歲的榮光閂懷揣進城掙錢的夢想,離鄉匯入“打工潮”。但他並未像多數老鄉那樣到蘇浙滬給人打工,而是登上北上的列車,期望在北京闖出一片屬于自己的天地。

  在老鄉開的修鞋店當了一年學徒後,榮光閂在佟麟閣路南口支起了小小的修鞋攤。很快,周邊居民和上班族就認識了這個要價公道、手藝精湛、不善言辭的小鞋匠。

  2001年的一天,就在人們以為小鞋匠會一輩子默默修鞋的時候,一個消息在佟麟閣路上炸響了——小鞋匠買房了!

  街南口的一座高檔公寓開盤,每平方米八九千元的均價,遠高于當時的市場行情,但榮光閂不僅買下一套80多平方米的房子,而且是一次付清全款。

  消息一出,小街居民和附近機關大院裏的人們無不嘖嘖稱奇,小鞋匠一時間成了“名人”。

  (二)

  2003年,佟麟閣路上的人們發現修鞋鋪裏的小鞋匠換了人——榮成接替了榮光閂。

  修鞋的人變了,不變的是要價依然公道、手藝依然精湛、小鞋匠依然勤快。

  幼年喪父的榮成,為生計從很小的時候起就開始幫母親下地幹活兒。“趕著家裏唯一的一頭小黃牛犁地,因為小不會幹,犁得特別深,牛累得汗直淌,我滿頭滿臉都是牛蹄子甩起來的黃泥。”兒時的泥水混著汗水和淚水給榮成留下了不可磨滅的記憶。從那個時候起,他就明白了根要向下伸,花才向上開。

  就在榮光閂一步步扎根北京的同時,榮成也追隨堂哥的腳步來到北京。

  “剛來的時候也吃了不少苦,那會兒在校場口的一間四合院租了間石棉瓦搭的棚子,每月150元的房租還得我堂哥幫著墊。”榮成深刻體會到在北京討生活原來並非想象中那般美好。

  但只要吃苦勤快咬牙把根扎下了,一切就順了。

  “奧運會前後那幾年生意好做,我把老家買的房子賣了,在燕郊買了一套,後來又倒騰了一次,換成了河北廊坊那邊的兩套房。”憑著吃苦耐勞、扎實肯幹,榮成也成了讓同齡人直豎大拇指的“有房一族”。

  榮成向記者揭開了榮光閂當年買房的秘密:“那年,我堂哥弄這個鞋攤已經快十年了,手裏確實積攢下了一些錢,正趕上北京動物園批發市場有個機會,他就在那邊以每個5000元的押金租了幾個攤位,自己留了一個大的賣鞋,剩下的經營權都買斷給了溫州人,每個5萬元,一下子掙了不少錢。後來,他還在別處買了一套。”

  “現在我媽也來了北京,雖然跟我堂哥沒法比,可跟老家其他人比,還是強不少。”榮成説。

  (三)

  2018年,又一個關于小鞋匠的消息在佟麟閣上炸響——當年的小鞋匠榮光閂已經舉家出國了!

  “我堂哥現在是大老板了,出去很正常。他的生意都交給家裏其他人打理了。”

  榮成口中的榮光閂的“生意”早已不僅僅是北京的鞋店。2003年已在北京站穩腳跟的榮光閂,把修鞋鋪交給堂弟榮成後,南下廣州,在那裏建起了鞋廠。

  “這些年來,國家政策一直都鼓勵大家致富發財,大家只要合法經營就有錢賺。加上我堂哥膽子大、眼光好、又有經驗,他在廣州除了鞋廠,還弄了汽修美容店。”榮成既感慨堂哥的好際遇,也欽佩堂哥的本事。

  對堂哥未來的打算,榮成説:“也許會把生意做到國外,也許等孩子大了再回來。其實他無論做什麼都不應該奇怪,我們中國人這麼勤勞,一旦眼界開闊了、手裏有錢了,世界就是我們的舞臺。”

  説話間,一輪紅日溫暖地照耀著小街,陽光鋪滿大地。

+1
【糾錯】 責任編輯: 徐宙超
新聞評論
加載更多
中國兵馬俑展正式向新西蘭公眾開放
中國兵馬俑展正式向新西蘭公眾開放
山東高青:“鳥中熊貓”濕地過冬
山東高青:“鳥中熊貓”濕地過冬
藏羚羊的家園
藏羚羊的家園
一起去看流星雨
一起去看流星雨

01002002011000000000000001110766112386005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