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華網 正文
淤泥中綻放的“蓮花”——“清掏女工”荀笑紅的美麗人生
2018-12-16 11:26:03 來源: 新華網
關注新華網
微博
Qzone
評論
圖集

  新華社哈爾濱12月16日電(記者梁冬)狹小的空間內充斥著污泥和垃圾,四壁上爬滿了蛆蟲和蚊蠅,空氣中彌漫著刺鼻難聞的酸臭味道……

  設想一下:在這樣的環境下,你會堅持多久,一分鐘,還是十分鐘?

  然而,黑龍江省哈爾濱市的一位普通女工卻一直在這樣艱苦的環境中堅持工作了27年。多年來,無論嚴寒酷暑,無論病痛折磨,她每天在排水井中工作,與腥臭的污水打交道。面對“苦、臟、累、險、毒”的清掏工作,她從來沒有抱怨過。

  她就是哈爾濱排水集團顧鄉排水公司女子清掏班班長荀笑紅,被市民們親切地稱作“淤泥中綻放的‘蓮花’”。

  在市區一處堵塞的雨水井內,荀笑紅正在“疏通排險”,只見她換上黑色膠皮大衩,麻利地鑽入井中。“給我來個桶”,同事們連忙用繩子吊著水桶放下去,一會兒工夫,一桶黏稠、漆黑、酸腐的污泥被拉了上來。就這樣來回幾十次,滿臉泥點的荀笑紅才爬上地面。她説:“每年入冬到次年開春是清淤會戰的關鍵時期,最忙時,這樣的井一天要下幾十個,一桶污泥20斤重,一天要清理兩三百桶。”

  相比冬季繁重的清掏工作,夏天的工作更為艱苦,清掏人員不僅要忍受井下酸臭刺鼻的氣味,還要經常在蚊蠅飛舞、污水四濺的搶險一線完成疏堵任務,尤其是在多雨的季節,城市地下排水係統暢通更是經受著考驗。

  2016年夏季的一天,一場暴雨和冰雹突襲哈爾濱。面對馬路上沒過膝蓋的積水,為確保排水井蓋不被打翻,保障車輛路人出行安全,荀笑紅和工友們站立在打開井蓋的下水井前,加快地面排水。積水最深時,淹到了荀笑紅的大腿,有一陣子風特別大,冰雹劈裏啪啦打在她身上,但荀笑紅咬牙挺住,一站就是兩個多小時。

  讓荀笑紅沒想到的是,這一場景被路過的網友拍下,在朋友圈不斷被轉發。有網友留言:“她是暴雨中盛開的蓮花,溫暖了這座城市。”突然變成“網紅”,讓荀笑紅深感意外,事後她説:“下雨天排水是再普通不過的事了,這就是我們的工作嘛,沒啥!”

  長期高強度工作,荀笑紅的身體開始吃不消了。由于經常被井下污濁的空氣刺激,荀笑紅的咽喉留下了毛病,做過三次手術;在抗擊暴雨過程中,因在水裏浸泡時間過長,她患上急性腎炎;至今她眉毛邊上,還有被井口磕破留下的疤痕……

  雖然身體大不如前,荀笑紅還是一次次放棄了離開一線的機會,依然選擇留在班組。“這活兒總得有人幹呀。”她説,以前剛工作時也猶豫過,但內心還是有些不服氣,越是別人不想幹的越要幹出個樣子,後來慢慢愛上了這個崗位。

  荀笑紅身上洋溢著對職業的熱愛和堅守。66條街路上一共有960個檢查井和1810個雨水井,這就是荀笑紅班組負責的排水線路和排水設施。

  在荀笑紅所在的班組共有9個“女漢子”,其中有3個還是“90後”。在很多排水井無法機械作業的情況下,她們每人都要下井檢查、清掏。在冬季清掏會戰期間,每人每天至少要清掏150桶淤泥。衣服裏的一身汗水,一出井就凍成了冰碴。説起身邊的女同事,荀笑紅欣慰地説:“我挺佩服,如今能在這種行業堅持幹下來,比我年輕的時候還不容易。看到她們,我對這個職業的未來特別有信心。”

  在荀笑紅所在班組的辦公室裏,有整整一面墻挂的都是獎狀,這個2003年成立的哈爾濱市唯一的女子清掏隊,獲得過諸多榮譽,“全國三八紅旗集體”“全國女職工建功立業示范崗”……驕人的成績從哪裏來?同事們都説:“全靠我們有個好班長。”

  荀笑紅愛美,每每在街上遇到穿著時尚的女孩,她也會不由自主地投去羨慕的目光。由于工作的原因,荀笑紅從不化粧。“雖然清掏工作苦臟累險,但這個行業直接關係到城市的‘臉面’,我們的職責就是用辛勤的工作來扮靚我們的城市,舍得一身臟,換來萬戶凈。”荀笑紅説。

+1
【糾錯】 責任編輯: 徐宙超
新聞評論
加載更多
中國兵馬俑展正式向新西蘭公眾開放
中國兵馬俑展正式向新西蘭公眾開放
山東高青:“鳥中熊貓”濕地過冬
山東高青:“鳥中熊貓”濕地過冬
藏羚羊的家園
藏羚羊的家園
一起去看流星雨
一起去看流星雨

01002002011000000000000001110766112385999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