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華網 正文
劉公島的見證
2018-12-13 11:01:35 來源: 新華網
關注新華網
微博
Qzone
評論

(新華全媒頭條·圖文互動)(1)劉公島的見證

  這是12月8日在威海市拍攝的雪後劉公島(無人機拍攝)。新華社記者郭緒雷攝

  新華社濟南12月13日電  題:劉公島的見證

  新華社記者余孝忠、潘林青、蕭海川、王陽

  大雪節氣,一場大雪在山東威海如期而至。劉公島上冰雪皚皚,六門漆黑大炮格外醒目。

  甲午之敗,國殤之痛,擊碎了古老大國的“四千年大夢”。

  方寸之地,宇宙乾坤,不足4平方公裏的劉公島,見證了中華民族百余年“夢碎、夢醒”“築夢、圓夢”的坎坷而壯偉的歷程。

  主將之死:“決不棄報國大義,今唯一死以盡臣職”

(新華全媒頭條·圖文互動)(3)劉公島的見證

  11月2日,在英國紐卡斯爾的泰恩—威爾檔案館,檔案管理員瑞秋·吉爾(右)向新華社記者介紹致遠艦設計圖紙。  新華社記者 韓岩 攝

  北洋海軍成立130周年臨近之際,一套名為“中國巡洋艦舵機設計圖”的圖紙,在英國紐卡斯爾市的“泰恩-威爾檔案館”首次展出。

  依據這套圖紙,英國阿姆斯特朗船廠在1887年為清朝北洋海軍建成了致遠艦。7年後,致遠艦在中日甲午海戰中奮勇抗擊直至沉沒,200余名將士壯烈殉國。

  劉公島管委會副主任張軍勇説,甲午戰爭從1894年7月持續至1895年4月。清軍海陸作戰一敗于朝鮮平壤,二敗于黃海大東溝,三敗于旅順,威海衛成了最後的防線。

  根據史料,北洋海軍嚴守“避戰保船”命令,退守威海灣。日軍聲東擊西,從陸路包抄,最後海陸合圍劉公島。

(新華全媒頭條·圖文互動)(4)劉公島的見證

  威海劉公島甲午戰爭陳列館前的丁汝昌雕塑(12月9日攝)。 新華社記者郭緒雷攝

  戰局失利、援兵無望、部隊失控……面對日軍勸降,北洋海軍提督丁汝昌大義凜然:決不棄報國大義,今唯一死以盡臣職。1895年2月11日深夜,丁汝昌含悲自盡。

  6天後,劉公島陷落,殘存的北洋海軍戰艦悉數被俘。號稱“遠東第一、世界第六”的北洋海軍,建軍僅6年多便全軍覆沒。

  1925年,聞一多寫下的《七子之歌·威海衛》如訴如泣:“母親,莫忘了我是防海的健將,我有一座劉公島做我的盾牌。快救我回來呀,時期已經到了。我背後葬的盡是聖人的遺骸!母親!我要回來,母親!”

  在劉公島從事13年講解工作的李翠翠説,丁汝昌“以報國雄心始、以自盡殉國終”,那顆交織著英勇、屈辱、無奈、悲憤的心,讓參觀者滿懷感傷、唏噓不已。

  風雪中,丁汝昌當年手植的紫藤仍然淩風搖曳。在他自盡的海軍公所東廂房,一副楹聯高懸:“精忠報國酬壯志,留取雄風育後人”。

  歷史之殤:“喚起吾國四千年之大夢,實自甲午一役始也”

(新華全媒頭條·圖文互動)(5)劉公島的見證

  遊客在威海劉公島甲午戰爭陳列館參觀(6月13日攝)。 新華社記者郭緒雷攝

  建造致遠艦的阿姆斯特朗造船廠,如今已蹤跡難尋。唯余一座鋼鐵旋轉橋,一如往昔靜臥在泰恩河上。當年,致遠艦從這裏駛向遙遠的東方古國。

  北洋海軍1888年正式成軍時,擁有戰艦25艘、排水量4.3萬噸,在遠東獨佔鰲頭。但到甲午戰爭爆發前,未再添置一艦一炮。曾遠遠落後的日本海軍,卻已擁有軍艦33艘、排水量6.2萬噸。

  甲午海戰,中日軍艦短兵相接。日艦配備了97門先進速射炮,北洋海軍卻一門未有。火力的差距,令北洋海軍數倍中彈于敵。

  軍事防禦的慘敗,背後是國家制度的落後、清朝政治的腐敗。

  甲午戰爭爆發十年前,為給慈禧太後籌備壽慶,北洋海軍軍費被挪用修建頤和園。當有大臣奏請停建頤和園以保軍費時,竟被慈禧斥責“今日令吾不歡者,吾亦將令彼終生不歡”。近乎同時,明治天皇節衣縮食帶頭捐款,在日本形成為海軍捐款熱潮。

  甲午戰爭史學者李永玲説,慈禧太後60歲生日當天,大連灣被日軍輕取,紫禁城卻歌舞升平。甲午戰敗後,威海衛及劉公島先後在日本、清政府、英國間易手,短短幾天,蒙受了一場“國幟三易”的奇恥大辱。

  “喚起吾國四千年之大夢,實自甲午一役始也”。甲午戰敗後,清政府賠款2億余兩白銀,相當于日本6年的財政總收入。

  隨後,歐美列強掀起瓜分中國的狂潮。空前苛刻的戰敗條約、空前規模的割地賠款、空前深重的民族災難……

  古老的東方大國,在半封建半殖民地的泥沼中越陷越深。四萬萬國民環顧四問:誰能挽狂瀾于既倒?誰能解生民于倒懸?誰能帶領中國人民走出漫漫長夜?

  復興之鑒:“歷史是最好的教科書,也是最好的清醒劑”

(新華全媒頭條·圖文互動)(6)劉公島的見證

  這是一張拼版照片,左上圖為:在甲午戰爭陳列館內展出的清軍用的銅壺和信號槍;右上圖為:在甲午戰爭陳列館內展出的北洋海軍濟遠艦舷窗;左下圖為:在甲午戰爭陳列館內展出的炮彈和穿甲彈;右下圖為:在甲午戰爭陳列館內展出的北洋海軍艦用拋錨鉤(12月8日攝)。  新華社記者王南攝

  蒼生叩問,歷史詰問。

  劉公島上,與甲午戰爭陳列館同樣令參觀者流連駐足的,是一座“歷史選擇展館”。

  “歷史固然曲折但始終向前,人民最終選擇了中國共産黨與社會主義道路。”膠東(威海)黨性教育基地顧問姚鴻健説。

(新華全媒頭條·圖文互動)(8)劉公島的見證

  在乳山市馬石山十勇士紀念館,參加馬石山突圍戰的抗戰老兵趙金林給參觀者講述戰鬥經歷(2015年9月2日攝)。 新華社記者郭緒雷攝

  一個歷史的選擇,一段選擇的歷史——

  劉公島西南方向100余公裏的馬石山上,1942年,10名八路軍戰士主動放棄突圍機會,幾進幾出包圍圈,最終以生命代價救出了1000余名陷入日軍重圍的鄉親;同樣在馬石山下,膠東育兒所裏,300多名乳娘共撫育了黨政軍幹部子女和烈士遺孤1000多名,生死關頭甚至舍棄了親生骨肉。

  據歷史選擇展館展陳資料,新中國成立前夕,中共黨員約300萬,而此前犧牲的黨員烈士中有名可查的就達370萬,大多數共産黨人沒有等到五星紅旗升起的那天;在解放戰爭三大戰役中,人民群眾出動民工880余萬人次,大小車輛141萬輛,擔架36萬余副,“用小推車推出了勝利”。

  共産黨用生命選擇了“為人民”,人民用生命選擇了“跟黨走”。歷經近百年不懈奮鬥,屢遭磨難的中華民族迎來了從站起來、富起來到強起來的偉大飛躍。

  “只有社會主義才能救中國,只有堅持和發展中國特色社會主義才能實現中華民族偉大復興。”資深講解員叢中笑説,劉公島常年遊客人次達一百五六十萬,“以前只知道這是個道理,如今更知道這是個真理”成為許多遊客離島時的感悟。

(新華全媒頭條·圖文互動)(9)劉公島的見證

  這是12月8日拍攝的位于北洋海軍公所舊址東南角的“和平柱”。 新華社記者王南攝

  在北洋海軍公所舊址東南角,中日民間友好人士共同豎立了“和平柱”,四面分別用中英日俄四國文字,書寫著“我們祝願世界人類的和平”的意願。

  “天下雖安,忘戰必危。”劉公島管委會主任劉震説,“四萬萬人齊下淚,天涯何處是神州”的那段國恥不容忘卻。怎樣不讓歷史的悲劇重演?我們要思考能為中華民族偉大復興做些什麼?

  殤思廳,甲午戰爭陳列館中最後一個展廳。一個巨大的問號、一行“歷史在這裏沉思”大字、一座古樸沉重的警鐘,靜穆無言,卻勝千言……

(新華全媒頭條·圖文互動)(7)劉公島的見證

  這是12月8日拍攝的劉公島東泓炮臺舊址。  新華社記者王南攝

   1 2 3 下一頁  

圖集
+1
【糾錯】 責任編輯: 尹世傑
劉公島的見證-新華網
01002002011000000000000001110666112384720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