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華網 正文
“種子”下山
2018-11-27 16:27:28 來源: 新華網
關注新華網
微博
Qzone
評論
圖集

  新華社成都11月27日電  題:“種子”下山

  新華社記者 周相吉

  秦巴山深處,劍門關下,“種子”下山的故事在流傳。故事的主人公——77歲的趙玉林,曾是一位身患殘疾的貧困戶,如今不僅已走出貧困,還帶領周邊群眾增收,讓致富的“種子”生根發芽。

  在四川省廣元市劍閣縣柏埡鄉井泉村,記者日前見到了趙玉林。他雖然行走不便,但精神矍鑠。“我現在還有很多學生呢,這些學生都是周邊村民。”趙玉林説。

  老趙的房前屋後,長滿了白芨、夏枯草等中藥材。“這些中藥材,是我從山上‘請’下來的。”趙玉林説,他在山上採集藥材種籽和幼苗,再移植到村裏,沒想到也成了一條脫貧致富的門路。

  井泉村第一書記唐正興告訴記者,幾年前,趙玉林和老伴因為肢體殘疾,被定為貧困戶。但老趙並沒有等靠要,而是自力更生想辦法脫貧。“我從電視上看到中藥材價格還可以,就想弄點中藥材來種種。”老趙説。

  老趙決定種植白芨。但他一打聽種苗價格,倒吸了一口冷氣。“種苗2元一株,一畝地的種苗費估計得2萬元左右,那是個天文數字。”老趙説,雖然遇到困難,但他還是要試一試。

  趙玉林和老伴決定到山上找中藥材種籽和幼苗。每年三月,秦巴山草木蒼翠,也正是不少草藥“破土露苗”時節。幾年前,老趙和老伴背著竹簍,拿著小彎刀,一瘸一拐地進入秦巴山密林之中。幾天下來,他們只找到極少的野生白芨苗。“那一年,我們挖了很多車錢草幼苗。”老趙説,他們把車錢草栽在了莊稼地裏。

  第二年,車錢草長勢喜人。老趙滿以為能掙到“大錢”,結果車錢草長得太大,根係深深地扎入地下。老趙和老伴要費好大勁才能把車錢草連根拔起。“我們體力不行,種車錢草還是不行。”趙玉林説。

  老趙鐵了心,決定上山找野生白芨苗和夏枯草苗。他帶著水壺、幹糧,進入森林一找就是一天。“有時候一株白芨苗都找不到,有時候能找到幾株。”趙玉林説,由于野生白芨苗稀少,他前些年每年都要進山尋找種苗。

  功夫不負有心人。隨後幾年裏,趙玉林在田邊地角、房前屋後種滿了白芨、夏枯草。他及時為這些幼苗排水、除草、施肥、防蟲,果然獲得豐收。

  老趙把收獲的種籽收集起來,第二年又育成苗,成片栽種。就像滾雪球一樣,他的藥材種植規模從不足一畝發展到3畝多。 “前年,我賣中藥材掙了8000元。”趙玉林説。

  柏埡鄉黨委書記熊麗蓉説,老趙在移栽過程中,也得到駐村農技員母文松的指導,並積累了豐富的種植經驗。而老趙請“種子”下山的事也越傳越廣。除了本地村民,還有外地村民來“取經”。

  2017年,井泉村村民唐翠華在老趙的帶動下,種植了白艾、車錢草等中藥材,當年就掙了2000多元。“老趙腦殼靈活,種中藥材簡單易學,掙錢還省力。”

  今年,井泉村流轉了150畝土地用于種植沙參和夏枯草。老趙把3畝地也流轉了出去,除了每畝每年有300元的流轉費外,每年他在中藥材種植地裏務工,還有近2萬元的收入。已經脫貧的趙玉林説:“這樣比自己種更合算,日子也會越過越好!”

  井泉村曾是柏埡鄉最偏遠的村,山高溝深、土地貧瘠。全村172戶農戶,有55戶貧困戶,是劍閣縣深度貧困村。熊麗蓉説,精準扶貧以來,村子的面貌發生了極大的改變:土坯房被小洋樓代替,爛土路變成了水泥路,荒地上種滿了中藥材……如今,井泉村已成功脫貧。

  “這些變化離不開扶貧幹部的艱辛付出,更離不開國家的扶貧政策。”熊麗蓉説,最關鍵的是,村裏以趙玉林為代表的貧困戶不等不靠,這是他們過上好日子的根本原因。

+1
【糾錯】 責任編輯: 王萌萌
新聞評論
加載更多
瑞士伯爾尼舉辦一年一度洋蔥節
瑞士伯爾尼舉辦一年一度洋蔥節
“電梯醫生”
“電梯醫生”
80余幅豐子愷藝術作品在港展出
80余幅豐子愷藝術作品在港展出
兔澤和廣:南京已是我家鄉
兔澤和廣:南京已是我家鄉

0100200201100000000000000111072711237748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