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華網 正文
我在大漠養駱駝
2018-11-24 07:47:28 來源: 人民日報
關注新華網
微博
Qzone
評論
圖集

  清晨5點半,天剛蒙蒙亮,家住內蒙古阿拉善盟阿拉善左旗的養駝人李博就要開始自己忙碌的一天。

  阿拉善地處內蒙古最西部,幹旱少雨、風大沙多,以荒漠草原、沙漠戈壁等為主,卻成為阿拉善雙峰駝繁衍生息的天堂,被譽為“駱駝之鄉”。

  對32歲的李博來説,養駱駝是種情懷。“我小時候在牧區長大,家裏就養駱駝,日子久了便越發喜歡這些大家夥。”2013年,李博從工作單位離職,始終放不下駱駝情結,便開始了養駝生涯。

  李博和牧民們成立了養殖專業合作社。現在合作社有25戶牧民,960峰駱駝。其中近70%是能繁育的母駝,剩下30%是小駝羔,種公駝有近20峰,流轉了5萬多畝草場。

  在擠奶室內,10峰阿拉善雙峰駝慢悠悠地排成一行,走進直列式擠奶通道,每一峰母駝旁都會跟著一頭小駝羔。幼駝剛剛開始吮吸駝奶,柵欄一側的工人便會熟練地把幼駝趕到一旁,將調試消毒好的專業擠奶設備放到母駝身下,進行擠奶作業。

  這看似“不近人情”,卻實屬不得已。“擠駝奶是一項很辛苦的工作,駱駝不像奶牛那樣能夠配合人工擠奶,它們必須嗅到幼駝的氣味,加上幼駝的吮吸刺激才會分泌乳汁。”李博解釋,“一般一峰母駝擠奶要6—10分鐘,我們以10峰為一批進行,200多峰母駝需要近3個小時。一天擠兩次奶,通常是早晚6點到9點。”

  “訓練母駝適應機械設備擠奶十分困難,第一年馴化20峰,只成功了6峰。之後不斷摸索,現在馴化率基本能達到100%。”李博説道。

  上午9點,早上的擠奶工作結束了,負責放牧的合作社人員將駱駝趕到了天然草場。“我們擠完駝奶後,會進行巴氏滅菌、冷藏儲存,隨後批發或零售,一般賣給當地的奶食品店和特産店。”李博説。

  一峰母駝每天最多産3斤奶,而一頭奶牛每天至少産60斤。駝奶本身的營養價值很高,維生素C、蛋白質與鈣含量均高于牛奶,脂肪含量則低于牛奶。由于産量稀少,營養價值豐富,駝奶産品目前在市場上十分緊俏。“現在我們每斤賣二三十元,基本上每天都會銷售一空。”李博笑道。

  在荒漠化草原,駱駝主要食用沙蒿、花柴等灌木類植物枝葉。它們不吃草根,不但不會破壞植被,反而可以修剪枝葉,促進植物生長。除了讓産奶駝在野外進食,合作社還會對其補飼、補鹽,還會用代乳粉等對小駝羔進行人工哺乳,保證營養均衡。

  “過去粗放式散養,放出去就不管了,常常走丟或被車撞。有時候得騎著馬帶著蒙古包、花個三五天才能找到。”李博回憶。

  現在,他可以安心在家裏拿著手機放牧了。當地農科局聯合移動公司推出了智能放牧係統,將帶有衛星定位的耳標打在駱駝耳朵上,只要打開手機,就可以隨時監控駱駝位置。

  “一般每群駱駝會有一兩只戴有耳標,尋找起來十分方便。如果監測到移動速度異常或超出放牧范圍,係統會及時警告。”李博打開手機軟件,地圖上清晰標注著編號、距離以及方向等信息。

  李博談起對未來的期待:“希望將來能夠引進幾條巴氏滅菌駝奶的標準化生産線,生産更多如酸駝奶、駝奶冰激淩等係列産品,讓我們阿拉善雙峰駝的産品走出阿拉善、走向全中國。”

  晚上6點,剛從草場上趕回來的母駝再次走進擠奶室,李博又忙碌起來。

  張棖 攝影報道

+1
【糾錯】 責任編輯: 郝多
新聞評論
加載更多
貴州龍裏:苗族“畫師”的30年苗畫情懷
貴州龍裏:苗族“畫師”的30年苗畫情懷
山東煙臺海岸萬鷗爭食 場面壯觀
山東煙臺海岸萬鷗爭食 場面壯觀
茶園晨曲
茶園晨曲
“國寶”東方白鸛飛臨巢湖濕地
“國寶”東方白鸛飛臨巢湖濕地

01002002011000000000000001110101112376102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