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華網 正文
兩個遞國旗的志願者,為何成了運動員奪冠的“坎”?
2018-11-20 07:24:13 來源: 中國新聞網
關注新華網
微博
Qzone
評論
圖集

  在這兩天以前,你可能對蘇州太湖馬拉松這個賽事並不了解,但此刻,你的手機可能已經被這個上了熱搜的賽事刷屏。不過不是因為賽事本身,而是因為志願者連續兩次遞國旗的行為直接對正在衝刺的中國選手何引麗形成幹擾,一定程度上導致後者錯失冠軍。

  當時比賽已過40公裏,正進入到最後的衝刺段,中國選手何引麗與一位非洲選手陷入纏鬥,這時賽會的志願者“出手”了。

  先是一名身穿賽會工作人員服裝的志願者向正在衝刺的何引麗遞出一面國旗,而後者在衝刺過程中沒有接。這個志願者不但沒有就此罷手,反倒一路追了出去。

  眼看距離越拉越遠,佔有人數優勢的志願者們改為“堵截”,又一個人出現在賽道上,準確的説是何引麗和非洲選手的面前,這一次何引麗“無處可逃”,接過了國旗,隨後又“扔”掉。不過這時何引麗的節奏已經受到了明顯的影響,被對手拉開了距離,無緣冠軍。

  事件一出,兩個詞成為了刺痛網友神經的關鍵點:“失冠軍”和“扔國旗”。

  不少網友批評主辦方不專業,導致中國選手錯失冠軍,前國腳彭偉國就在個人社交媒體表示:運動員最忌諱的就是受到幹擾了,志願者無論出于什麼原因去幹擾運動員都是極其可惡的,如果沒有連續兩次的幹擾,我想冠軍真的有可能是我們中國選手的。

  同時也有另一波評論潮,指責何引麗將手中的國旗扔在了地上、“成績比國旗更重要”。

  何引麗本人也急忙在社交媒體解釋:“國旗全部濕透了,我的胳膊也跑僵了,沒拿穩國旗。”

  而觸發這兩件事的源頭,則是志願者“轟轟烈烈”的遞國旗行動 。而説到遞國旗,在國內舉辦的路跑賽事中並不少見。

  一位資深跑者在談到這個問題時説:“上一次發生類似的事情是在10月27號的成都馬拉松,女子的最後爭奪的時候也是快到終點。中國選手李芷萱和一個非洲選手在很膠著的情況下,賽道上衝出了一個志願者,然後去給李芷萱遞了一個國旗。我當時是看的電視轉播,心裏頭就一驚。”

  他解釋説:“因為你知道在即將撞線前的那種膠著狀態下,突然有一個外界的幹擾,且不説是幹什麼,任何事情都屬于外界幹擾,這個時候是非常影響選手的節奏,甚至説是最後的成績的。”

  “但是説實話,如果從競賽的角度講,當時那個黑人選手完全能以這個理由去向組委會去投訴她受到了賽事賽會的幹擾。”而這一次的事件中,不只何引麗,同場的非洲運動員也確實明顯受到了幹擾改變了奔跑路線。

  按照國際田聯規定,終點前只允許兩名工作人員手持橫幅帶,等待冠軍,連裁判都不可以踏上賽道。而承辦方則對媒體回應稱:這是志願者“個人行為”,原則上不允許其他人進入賽道,但也不應追究某個人的責任。

  這種説法是否有“甩鍋”之嫌?或許評判見仁見智。但即便這是事實,也至少説明兩個問題:賽事方面一沒有對志願者進行合格的管理和培訓,二沒有為賽道提供到位的安保,從而進一步印證辦賽方“不專業”之嫌。

  説到底這是一場馬拉松比賽,追求轉播效果也好,營造氛圍也罷,首先這是一場競賽。既然是競賽就要尊重最基本的競賽規則,嚴肅競賽紀律。而無論是組委會有意安排或是放任志願者“自發”為之,都是對競賽規則的違反。遺憾的是,這樣的情況可能不止一次在國內馬拉松賽事中出現。

  現代體育所帶來的最重要的財富就是規則意識,在公平競賽的條件下去追求更高、更快更強。由此反觀國內近年來“野蠻生長”的路跑賽事,值得每一個主辦方冷靜下來細細思考,這些體育賽事的初衷應該是什麼?

  就蘇州馬拉松來説,屬于奔跑中國係列賽。而舉辦奔跑中國的最核心初衷是希望有更多奔跑的中國人,希望我們的全民族能夠通過奔跑提升身體素質,帶動全民健身,帶動大家的健康,喚醒健康意識。相信賽後的這一幕,是所有各方都不願意看到的,也有違主辦方的初衷。

  我們當然希望在奔跑中國的賽場上看到中國運動員能夠獨佔鰲頭,跑出好成績。也希望用這樣的好成績來帶動我們的全民健身熱情、弘揚正能量。然而維護和尊重規則,創造一個嚴肅專業的競賽環境,更是這一切願景的基礎所在。

  遙想奧林匹克賽場,無論是在跑道上身披國旗的王軍霞,還是領獎臺上高擎國旗的劉翔,都鼓舞了一代國人奮發向上、積極努力的正能量。我們不會因為何引麗早幾分鐘披上國旗而更加驕傲,只會為她錯失了讓國旗在最高處升起的機會而遺憾。(李赫)

+1
【糾錯】 責任編輯: 張樵蘇
新聞評論
加載更多
滇西高原降“奇兵”
滇西高原降“奇兵”
118斤巨型麻花亮相天津麻花文化節
118斤巨型麻花亮相天津麻花文化節
“鄂爾多斯婚禮”探秘
“鄂爾多斯婚禮”探秘
河北壩上 天鵝起舞
河北壩上 天鵝起舞

01002002011000000000000001110570112373759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