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華網 正文
武陵山片區:扶貧幹部“追窮”記
2018-11-15 12:26:32 來源: 新華網
關注新華網
微博
Qzone
評論
圖集

  新華社長沙11月15日電 題:武陵山片區:扶貧幹部“追窮”記

  新華社記者袁汝婷、高文成

  家住湖南常德石門縣的顏欽榮曾是建檔立卡貧困戶,去年已經脫貧。如今,只要幫扶幹部許元璋到了村裏,他就趕緊騎上摩托去村部迎人。可就在兩年前,許元璋在身後追,他卻是想盡辦法躲。

  今年初冬,記者在位于武陵山片區的石門縣蹲點,聽到了一個扶貧幹部“追窮”的故事。

  今年53歲的顏欽榮,是石門縣新鋪鄉永興橋村的村民。過去,他沉迷打牌,東遊西蕩,沒正經生計,是村民們眼裏的“懶漢”。2016年,石門縣供銷社幹部許元璋來到村裏幫扶顏欽榮時,他的首要任務是“追著顏欽榮跑”。

  有時,許元璋在村裏四處找人,再去集鎮上一家家打聽顏欽榮的行蹤。還有時,他得“蹲守”在顏家,一等就是大半天。

  “老顏,你什麼時候回來?我們聊一聊啊。”家裏沒人,許元璋就打電話,多數情況下沒人接,就算通了,電話那頭也敷衍著“就回了”,卻三四個小時都沒動靜。

  “我就愛這麼過日子,怎麼不行?”窮了大半輩子的顏欽榮,已經適應了既有的生活。

  “我想不通,畢竟他年紀比我小,我又是主動來幫他的,怎麼這麼不尊重人呢。”許元璋比顏欽榮年長3歲,盡管委屈,可他不死心,繼續追在顏欽榮身後。這一追,就追了好幾個月。

  同在村裏扶貧的縣供銷社黨組書記、理事會主任潘湘衡看不過去了,把顏欽榮約到村部,勸勸他:“老顏,扶貧是個好事,能把你家的日子搞好,你要配合。”

  “我不信!以前又不是沒人來過,肯定搞不好!”顏欽榮對扶貧能否見效並無信心。

  潘湘衡看著歪坐在對面、叼著煙、蹺著二郎腿的顏欽榮,氣不打一處來,一言不合,兩人便爭吵起來。

  那一場爭吵,以顏欽榮一句“倒要看看你們搞成什麼樣!”結束。

  村支書劉德兵,能流利背出顏欽榮的手機號,因為他經常打電話喊顏欽榮來家裏吃飯,邊吃邊勸,有時也叫上許元璋。

  顏欽榮記不清自己在村支書家吃了多少頓飯,“許主任和劉書記一直給我做工作、講政策,告訴我要相信黨相信政府,慢慢想法就有點變了。”

  想法的改變,也源于親眼所見。扶貧工作隊進村幾個月,破舊的村部修整一新,顛簸的村道平整了,不少貧困戶開始發展養殖種植産業,有了穩定收入。

  目睹這一切的顏欽榮,這才發現自己想錯了。

  “許主任,要不,你幫我找個事做?”經過好幾天的思想鬥爭,顏欽榮主動找到了許元璋。在扶貧工作隊的幫助下,他當上了村裏的公益護林員,又學起了養蜂。

  他也不再躲了,“只要許主任給我打個電話,我就騎著摩托去村部接他。現在路修好了,方便!”永興橋村新修了9公裏路,水、電、路都直通顏家。

  2017年秋天,顏欽榮養蜂掙了錢,護林員崗位也有穩定收入,順利脫貧。

  這一天,他和潘湘衡、許元璋、劉德兵聚在了一起。當年的“懶漢”躊躇許久,端起茶杯開了口:“潘主任、許主任、劉書記,以前不好意思,不知道你們是真扶貧,對你們態度不好。謝謝你們。”

  茶杯相碰,是心結打開的聲音。

  如今,顏欽榮成了村裏最積極的“編外”村幹部,大小事都熱心幫忙。“我們老百姓不太會説話,但眼睛是雪亮的。政府幫了我們,我們也要幫政府。”

  顏欽榮所在的永興橋村,建檔立卡貧困戶從38戶123人減至3戶5人,預計年內全部脫貧。這樣的變化,也在石門縣其他村同步發生——

  這個位于武陵山脈東北端的山區縣,1986年被湖南省人民政府確定為貧困縣,2011年被納入武陵山集中連片特困地區縣。2018年8月,湖南省人民政府正式發文批復,石門縣脫貧摘帽。

+1
【糾錯】 責任編輯: 成嵐
新聞評論
加載更多
【圖片故事】蛋殼與“刀客”
【圖片故事】蛋殼與“刀客”
三江源首次記錄到黑狼
三江源首次記錄到黑狼
第二十屆高交會在深圳開幕
第二十屆高交會在深圳開幕
安徽黃山:塔川初冬景美如畫
安徽黃山:塔川初冬景美如畫

0100200201100000000000000111995112999500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