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華網 正文
民宿變“民訴”, 監管如何跟進?
2018-11-15 07:45:28 來源: 工人日報
關注新華網
微博
Qzone
評論
圖集

  除了擾民,還存在衛生清潔、消防隱患等問題

  民宿變“民訴”,監管如何跟進?

  如今,很多遊客去外地旅遊時,為能融入和體驗當地生活,會選擇入住民宿。去年,湖南衛視推出的《親愛的客棧》和東方衛視的《青春旅社》等真人秀節目的熱播,也讓民宿迅速“躥紅”。但《工人日報》記者近日調查發現,民宿在滿足龐大市場需求的同時,也暴露出擾民一些亟待規范管理的問題。

  居民出行住宿的新選擇

  近年來,民宿市場發展迅速。中國旅遊協會發布的《2017年民宿産業發展研究報告》顯示,我國民宿數量從2016年末的5萬多家發展到2017年末的20萬家;民宿直接從業人員達到近200萬人,民宿行業營業收入達362.8億元。

  28歲的北京姑娘小張在潘家園附近經營4套民宿,1套是她的自有住房,其余3套是租來的。小張對這些住房進行了重新裝修布置,每套都有著自己的風格。在某短租平臺上,這些精致的民宿很受遊客們的青睞。“我租房每個月大約花6500元,民宿帶來的收入是每天500元左右。趕上旅遊旺季時,每天都滿房。”小張説。

  記者調查發現,民宿的客群主要是一些80後、90後,白領和大學生是“寄宿”的主力。據有關機構統計,2018年“十一”黃金周民宿消費者年齡分布中,24歲及以下佔比為24%,25歲至35歲佔比為37%。

  “除了觀看景色,體驗當地的風土人情和生活習俗也是旅行的重要部分。”在北京從事金融行業的周曉每年都會到各地去旅行,而且幾乎都是選擇住民宿。“與酒店相比,民宿更有溫度。”

  因擾民成了被密集投訴的對象

  民宿為遊客帶來了不同于酒店的新鮮體驗,但與許多新事物一樣,它也是一邊發展迅速,一邊問題突出。

  一些開進小區居民樓內的民宿因擾民成了被密集投訴的對象。“我家隔壁就是個民宿,天天看到拉著行李箱的新面孔。有時候特別吵,在臥室都能聽到隔壁看電視、打鬧的聲音。但拿他們也沒辦法,他們住一兩天就走人了。”家住北京青年路附近的陳峰向記者抱怨説。

  “因入住和離開的時間有時是在深夜,搬運行李時的聲響可能會打擾到鄰居。”小張告訴記者,自己每次都會提醒房客關于噪音的問題,但還是免不了出現意外情況。“一次幾個年輕人沒打招呼就在屋裏開起了派對,音樂聲音特別大,鄰居敲門也不理,只好報了警。”提起這件事小張還心有余悸。

  除了擾民問題,民宿的衛生安全也讓不少人心存疑慮。目前的民宿短租平臺採用的一般都是C2C的商業模式,也就是房東與房客直接對接。這就意味著房屋的衛生清潔是否徹底,需要依靠房東自覺。多位民宿房東向記者透露,房屋的床單、衛生間和毛巾大多沒有經過專業的清洗消毒,“面上幹凈就行了”。此外,有的民宿沒有配備滅火器等消防器材,存在消防安全隱患。

  一些城市發布民宿管理辦法

  業內人士表示,目前中國正處于旅遊快速增長期,民宿短租市場前景廣闊。但是,民宿目前在衛生、消防等方面還沒有明確的行業標準,這給民宿的監管帶來了法律依據方面的難題。

  今年兩會期間,全國工商聯在提交的《關于促進民宿健康發展的建議》提案中指出,目前市場上的大多數民宿長期處于灰色地帶,沒有營業執照、消防許可、特種行業許可、衛生許可等住宿業必備證照,亦無相對應的監管部門進行管理,導致民宿在消防、治安等方面都存在著嚴重的隱患和漏洞,建議盡快出臺國家層面的規定,對民宿進行法律界定。

  近日,北京市人大常委會執法檢查組建議,2018年底前,制定出臺城區和鄉村民宿具體管理規定,明確民宿的開辦條件、經營標準和范圍,為民宿經營者依法辦理工商登記、正常開展經營提供明確的政策指引。北京市旅遊委相關負責人表示,目前,鄉村民宿和城區民宿的管理辦法制定已經取得進展。

  據悉,廣東、成都等地今年已經陸續發布民宿管理辦法,對民宿的開辦條件、監督管理和法律責任等進行明確。(周懌)

+1
【糾錯】 責任編輯: 郝多
新聞評論
加載更多
紅杉林冬韻
紅杉林冬韻
太陽鳥的“舞蹈”
太陽鳥的“舞蹈”
新疆天山天池大雪初晴美如畫
新疆天山天池大雪初晴美如畫
西湖冬韻
西湖冬韻

01002002011000000000000001110101112371523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