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華網 正文
亂佔地、吃集體、打村民…這個村霸為何如此囂張?
2018-11-13 09:28:54 來源: 半月談微信公眾號
關注新華網
微博
Qzone
評論
圖集

  導讀

  亂佔農田建廠、侵佔集體財産、毆打恐嚇村民、騙取退稅款……10多年來,江蘇省泰興市濱江鎮翻身村原支書劉幸福讓不少村民深感不幸福。多名村民、知情人常年舉報劉幸福違法事實,但遭到打壓。

  違法佔地建廠,法院判決拒不整改

  半月談記者在濱江鎮翻身村東南處看到,由劉幸福實際控制的幸福集團圍墻高築,廠內亭臺樓閣一應俱全,廠周邊是農田和村莊。近年來,翻身村及鄰村蘆碾村多名村民實名舉報劉幸福涉嫌以租代徵,在租賃的農田上建設永久性非農建築,改變土地農業用途性質。

  濱江鎮國土分局負責人告訴半月談記者,幸福集團廠區是從1982年到2011年不斷擴建而成,總共佔地84.03畝。其中,36.95畝辦有土地使用權證,26.57畝為1982年至1985年歷史沿用村集體土地,20.51畝未批先建,違反土地管理法、農村土地承包法等法律規定。

  泰興市國土局已對20.51畝未批先建行為進行了查處,但拆除面臨困難。“由于當事人不履行處罰決定,國土部門又沒有強制執行權,故向泰州市高新區法院申請強制執行。”上述負責人説,他們多次動員劉幸福履行處罰決定和法院裁定,但當事人遲遲不主動拆除。

  2015年,翻身村村民徐金華起訴翻身村村委會,要求依法解除村委會與其簽訂的租用土地協議,將其出租的1.872畝土地恢復原狀後依法返還。

  據介紹,該土地是2011年5月,劉幸福因辦廠需要,以翻身村村委會名義與相關村民簽訂的租用土地協議中,所租用的土地中的一部分。受理法院泰興市人民法院審理認為,涉案土地租賃協議雖係雙方真實意願,但改變了土地的農業用途,違反農村土地承包法中土地承包經營權流轉不得改變土地所有權性質和土地農業用途的強制性規定。

  據不完全統計,現有20多戶村民要求實際承租人劉幸福退租返還土地,共涉及40多畝。有10多戶村民準備起訴,他們的情況與徐金華相似。而這與泰興市國土局認定的只有20.51畝屬于未批先建相矛盾。

  村集體資金成個人“提款機”

  依據相關土地批復文件,劉幸福實際承租的土地每年需以每平方米5元的價格向村集體支付租金。然而多名村民反映,相應土地租金一直未繳納,若扣除6.55畝國有土地,按照77畝計算,10年需支付租金250多萬元。

  翻身村和蘆碾村多名村民向調查人員舉報稱,劉幸福在擔任翻身村支部書記期間,不僅欠繳村集體租金,還利用職務便利,把村集體資金變成個人“提款機”,用于支付村民的土地租金以及幸福集團的其他支出。

  “他讓村裏開票支付300元一畝租金,自己支付剩下的200元一畝,這些在村委會都有據可查。”1999年至2012年擔任翻身村黨支部副書記和經聯社主任的戴森林向調查人員説,劉幸福租用翻身村的土地大部分都由其經辦。

  據知情人士透露,2003年劉幸福所屬企業竊取用電達60萬元,後來法院判決劉幸福補繳電費和罰款。“供電公司當時急于在翻身村建一個220千伏變電站,時任村支部書記的劉幸福帶領一幫人阻礙施工,供電公司未敢深究,最後他連罰款都未交齊。”

  調查人員進一步發現,劉幸福在辦理農業用地轉為工業用地手續時,是以發展村集體經濟名義申請,且以村委會名義與村民簽訂土地租用協議,利用村集體資金支付部分土地租金。但實際上,劉幸福所辦的企業所得全為其個人所有。

  非法拘禁、恐嚇毆打,百姓有苦難言

  多名村民反映,劉幸福曾多次組織人手非法拘禁、毆打恐嚇與其産生糾紛的百姓。

  “他指派人扣押我們工人行李,不讓工人離開,用汽油燒行李。大夏天把我們廠長和一名管理人員關在鍋爐房裏蒸烤。”2006年,泰州靖江人顧某租用劉幸福廠房辦服裝廠,因想提前解除租賃協議,與劉幸福發生糾紛。劉幸福要求顧某支付一年30萬元租金作為補償,並派人以非法拘禁、虐待工人等方式逼迫顧某滿足其要求。

  據參與拘禁的一個看押人員介紹,當地派出所曾立案調查此事,對具體參與拘禁的人員作出了行政拘留處罰。

  2017年9月,徐金華向泰興市人民法院申請執行退還租用給劉幸福廠區的土地。當月17日,該院執行局法官聞捷與徐金華一道來到翻身村委會,調查了解被執行人情況。

  因劉幸福為實際承租方,被法官叫到村委會問詢。雙方因言語衝突,劉幸福當著執行法官的面,當眾毆打徐金華並恐嚇“要是敢回家,就打死你!”

  當日,徐金華在回家的路上,劉幸福糾集8個社會人員對其進行毆打,並設置路障阻斷其回家的路。至今徐金華因害怕劉幸福打擊報復,租住躲避在其他地方。

  翻身村村民期待早日“翻身”

  多名村民反映,對劉幸福的所作作為,村民常年舉報投訴未果,且不斷被劉幸福雇傭的社會人員恐嚇毆打。他們呼吁相關部門打擊“村霸”,讓翻身村村民早日“翻身”。

  劉幸福的一個親戚張某向調查人員提供的一份送禮清單顯示,劉幸福曾多次宴請多個係統的基層官員,並贈送茅臺酒、天葉香煙、高檔茶葉等禮物。

  “劉幸福實際控制的泰興市東方藥用包裝材料有限公司在2016年和2017年由于延遲繳納稅款等違規原因,納稅信用等級原本為C,不能享受稅收優惠政策。但該企業通過賄賂相關官員,將企業納稅信用等級調至A。2016年和2017年兩個年度累計騙取退稅款近500萬元。”張某説。

  10月25日,半月談記者再次來到翻身村,看到幸福集團廠區西側已有部分違法建築被拆除,破碎機正在破碎硬化路面。據濱江鎮國土分局負責人介紹,他們已組織城管部門拆除了2000多平米的違法建築,拆完之後會按規定復墾。泰興市人民法院執行局相關負責人介紹,由于徐金華案所涉地塊其中一處上已蓋了辦公樓,目前拆除退地面臨困難。

  半月談記者從泰州市公安局了解到,針對村民反映的劉幸福非法佔地、侵吞集體資産、竊取國家資産、非法拘禁工人、毆打恐嚇村民等行為已立案調查。泰州市紀檢監察部門也已調查詢問舉報所涉人員。

  長期研究基層治理的中共成都市委黨校黨史黨建教研部主任付啟章表示,“村霸”長時間為害一方,折射出村民自治制度在一些地方形同虛設,少數黨支部甚至異化為支部書記個人淩駕于組織之上獲取私利的工具。當自治機制失靈導致村民被迫實名舉報以爭取正當權利時,上級有關部門理應及時回應群眾關切,如受利益輸送影響,採取“安撫性”“寬松式”執法,必然助長“村霸”氣焰。

  “村霸”囂張,對于一方百姓的平安感和幸福感都是一種殺傷。付啟章認為,必須健全村民自治機制,在黨的領導下讓村民真正“翻身”成為主人;同時,結合掃黑除惡專項鬥爭,深挖基層黑惡勢力的“保護傘”,嚴查背後的腐敗問題。只有綜合施策,標本兼治,村民才能真正過上幸福生活。

+1
【糾錯】 責任編輯: 張樵蘇
新聞評論
加載更多
四川光霧山銀裝素裹 美不勝收
四川光霧山銀裝素裹 美不勝收
山東棗莊:小栝樓成脫貧致富“寶葫蘆”
山東棗莊:小栝樓成脫貧致富“寶葫蘆”
浙江長興:手工創作落葉詩畫
浙江長興:手工創作落葉詩畫
杭州:感受傳統文化魅力 京劇教學走進校園
杭州:感受傳統文化魅力 京劇教學走進校園

01002002011000000000000001110570112370429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