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華網 正文
徒步金沙江畔——川藏交界金沙江滑坡現場採訪手記
2018-10-16 18:26:55 來源: 新華網
關注新華網
微博
Qzone
評論
圖集

  新華社拉薩10月16日電(記者薛文獻)坐上次仁多吉的摩托車,我心裏確實沒底:不會把我摔到江裏去吧?

  此時是10月15日早上9時25分。大山深處的則巴村,太陽還沒露頭,但村民活動室前面的小廣場已經熱鬧起來。

  十幾位村民每人手裏拿一小塊石頭或瓶蓋、紙團之類的物件,交到村黨支部書記多吉手裏。多吉把這些物件撒到地上,隨手撿起一個問“誰的?”被選中的人就搶到了駕駛摩托車送人送物的任務,次仁多吉就是這樣的一位幸運者。

  來之前有人告誡:千萬不要坐摩托車,太危險!但行駛一會兒,我就放心了。次仁多吉的駕駛技術非常好,盡管路面也就一個輪胎的寬度,有的路段輪胎打滑,有時樹枝劃過頭臉,有時道路兩邊布滿大小石塊,但他都能及時避讓,不差分毫。

  5公裏的山路,次仁多吉僅用了20多分鐘,就把我安全地送到了金沙江邊。

  我們要去的地方,是川藏交界金沙江山體滑坡的現場。

  10月11日晨,川藏交界西藏昌都市江達縣境內金沙江發生山體滑坡,形成堰塞湖,數萬人受災,舉國關注。我們新華社前方報道組一行五人,當天中午即從拉薩出發,驅車1800多公裏,趕往四川省甘孜州白玉縣——這裏是當時唯一能進入山體滑坡現場的地方。

  抵達白玉縣,要進入滑坡現場依然很困難。13日和14日下午,我們先後抵達建設鎮日西村和絨蓋鄉生公村,分別從滑坡體的上下遊位置進行了觀察,因距離太遠,同事旦增尼瑪曲珠只能先用無人機航拍。

  但無論如何,我們必須接近現場。這是記者的使命。

  15日,我們做好了各項準備,再次向現場突擊。7點多,我和旦增尼瑪曲珠乘坐駕駛員丁增駕駛的越野車,駛離白玉縣城。我們的向導是絨蓋鄉幹部益西克珠,一位精幹的藏族小夥。

  這段公路只有45公裏,但途中要翻越海拔4500多米的多拉山,水泥山路布滿積雪,丁增警惕地盯著路面。遠處有皚皚雪山,層巒疊嶂,近處蒼松翠柏,霧靄闌珊,風景很美。

  但行駛在常常能一眼望到谷底的大山懸崖邊上,道路兩邊又無任何防護設施,我們真的有點提心吊膽。

  好在我們安全地抵達了則巴村,又安全地抵達了金沙江邊。

  離開灌木叢,我們跟著前往滑坡現場運送物資的十幾位當地村民一起前行。在樹叢中大約走了幾分鐘,視線一下子開闊了起來:西岸是高高的峭壁,東岸是被茂盛植被所覆蓋的山坡,渾濁的金沙江從兩山中間奔瀉而來,曲折迂回,發出陣陣怒吼。

  我們走在金沙江東岸,從南往北行進。剛開始走的是緊貼著江邊的碎石路,蜿蜒曲折,寬度僅容一人通過,距離江水大約兩三百米。往下看,頭暈目眩。我一直在暗暗提醒自己:一定要踩好每一步。如果稍不留神一腳踩空,就可能滑下懸崖。

  行進途中,我也不停提醒我的年輕同事們,一定注意腳下的路。

  在江邊急行軍半個小時,站上一個小山頭,巨大的滑坡體突然出現在眼前:灰褐色的山岩完全裸露出來,與江兩岸鬱鬱蔥蔥的植被形成鮮明的對比。堰塞湖壩體及下遊很長一段距離,都有塌方體的堆積物,甚至對岸的山坡上都有被水衝刷的痕跡。

  出發走了50多分鐘後,我們正在爬一個小山坡,碰上迎面走來的一大隊人馬,打頭的小夥子還舉著鮮紅的黨旗。原來這是白玉縣縣長阿央頓珠、縣委副書記胥東、副縣長格讓和縣鄉幹部以及搶險力量。

  他們接到命令正從滑坡現場撤回縣裏。我們簡短攀談了幾句。得知他們總共有35個人,10月11日就抵達了滑坡現場,之後一直堅守在那裏觀測水情及山體情況,還為前來此處的各類人員提供保障。

  在快接近滑坡體的地方,進入一段特別難走的荊棘叢。這裏確實沒有路,身前身後全是灌木,有的還帶刺,不小心就會傷到手和臉。有的地方灌木特別密,只好低著頭硬衝過去或者低身鑽過去。

  此時,我意識到我們可能走錯了路,也理解了之前通過山路進入滑坡現場的人們,可能也在這樣的灌木叢裏走過了十幾個小時。

  徒步近兩個小時後,我們終于抵達滑坡現場指揮部。

  這裏是滑坡體對岸半山腰一片相對開闊的林間草地,還搭建了幾頂帳篷。山下就是堰塞湖。

  大部隊撤走後,留守的還有鄉、村幹部和水文、地質部門的11個人和來自武警甘孜支隊的5名官兵。現場的負責人是絨蓋鄉黨委書記根忠翁姆。她説,後面的任務是繼續對滑坡體和庫區進行監測、觀察。

  根忠翁姆説,她隨縣領導第一時間就來到這裏,五天沒有洗臉,沒有換過衣服,直到昨天中午所有人才吃上第一頓熱飯。

  接到命令就出發,根忠翁姆説根本來不及換身上的藏裝和腳下的高跟鞋。“什麼也沒帶。”她苦笑了一下。

  “最難的是飲水。我們把金沙江的水打上來,放上一段時間,澄一澄,就這樣喝,每個人也只能分一小杯,還是冷水。每天只能吃點幹糧、餅幹。方便面大家都讓給專家吃了。”駐守滑坡現場的人裏,她是唯一的女幹部。

  此刻,幾位幹部一邊在火堆上做飯,一邊給我們講這裏的故事。最多時指揮部有九十多人,又沒有帳篷,晚上大家就在草地中間燒堆火,在四周的樹下露天宿營。第三天搭了一頂帳篷,供專家夜宿。

  “今天人少了,大家終于可以住進帳篷。”我聽到有人在笑。

  68歲的則巴村村委會主任澤仁牛麥告訴我們:“盡管好多地毀壞了,牛也不見了,但這些都沒什麼。幹部第一時間來到這裏,吃不上飯,喝不上水,把群眾的事當成自己的事,我們大夥都看在眼裏,很感動。”

  吃午飯的時候,根忠翁姆招呼我們一起吃。今天他們煮了一鍋米飯,還有肉和菜混煮的湯。我們感受得到,在這樣艱苦的地方,他們有多麼的不容易。于是,我們吃了隨身帶來的自動加熱菜,每人喝了一碗湯,臨走時把隨身帶來的礦泉水和一些食物留給了他們。

  返回的路似乎輕松了一些。我們還碰到了四個藏族小夥,其中一人背著沉重的發電機。四人有説有笑,健步如飛。

  幾輛摩托車載我們返回了則巴村。我坐的是其美登巴的車。同事後來告訴我,這些村民的腳上都有傷,因為道路坡度大,泥濘濕滑,他們要不斷地用腳蹬地保持平衡。但他們燦爛的笑容,樂觀與堅毅、熱忱與淳樸,深深地鼓舞了我。

  深夜,當我在賓館裏寫這篇稿件的時候,金沙江的濤聲,似乎還在耳邊回響。

+1
【糾錯】 責任編輯: 王萌萌
新聞評論
加載更多
摯愛一生 幸福晚年
摯愛一生 幸福晚年
美麗重陽 美麗人生
美麗重陽 美麗人生
2018中國嬰童展在滬開幕
2018中國嬰童展在滬開幕
情暖重陽 孝老敬親
情暖重陽 孝老敬親

01002002011000000000000001110727112356804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