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華網 正文
村官變"村霸",公司成幌子……村支書緣何變身"黑老大"?
2018-10-15 12:13:10 來源: 瞭望
關注新華網
微博
Qzone
評論
圖集

原標題:瞭望丨村支書三步變身“黑老大”,基層治理缺了什麼?

◆ 劉永添等人涉黑犯罪的一個明顯特點是幾乎所有犯罪活動都以“公司”名義進行,絕大多數強迫交易均以“合同”方式開展

◆ 基層村居工程項目遭非法壟斷值得關注

◆ 劉永添團夥既使用職權和宗族勢力強化其權威地位,又使用“小恩小惠”欺瞞群眾、避免舉報,手法值得警惕

◆ 如果基層治理缺乏足夠的政治指引、組織保障和社會支援,黑惡勢力就可能趁虛而入

◆ “借黑染紅”(獲取政治資源)、“以紅謀金”(獲取經濟資源)、“憑金養黑”(獲取社會資源),就可能使基層幹部三步變身“黑老大”

◆ “爭取破一個案件就整頓好一個行業、治理好一個地方”

村內工程外人不得插手、大小項目“雁過拔毛”、幕後指揮打砸傷人……廣東省廣州市黃埔區東區街劉村社區居委會黨委原書記劉永添利用職務便利和宗族勢力壟斷工程、建材等生意,橫行當地十余年後終于“栽了”。

8月,廣州市中級人民法院以組織、領導黑社會性質組織罪、強迫交易罪、敲詐勒索罪等罪,判處劉永添有期徒刑20年,剝奪政治權利4年,並處沒收財産5020萬元,罰金120萬元。

本應是基層發展的“帶頭人”,為何變成為禍一方的“黑老大”?《瞭望》新聞周刊記者調研發現,該案折射出個別基層幹部“染黑謀金”,濫用權力謀奪經濟利益和社會資源,造成惡劣社會影響,教訓深刻。

當前,我國各地正深入開展掃黑除惡專項鬥爭。業內專家建議,進一步強化基層黨建統領作用,把清理黑惡勢力問題和清除黑惡滋生土壤結合起來,重視源頭治理、打早打小、綜合治理,持續提升群眾獲得感、幸福感和安全感。

支書變“村霸”,公司成幌子

廣州市開創大道1133號,“廣東穗強混凝土有限公司”的牌子立在一棟三層樓房上,但公司鐵閘大門洞開,裏面停著幾臺生銹的水泥攪拌車,並無人上班。

這家曾受到劉永添“關照”的公司,就位于距離廣州市中心30多公里外的劉村社區內。2003年,劉村並入廣州經濟技術開發區,隨後進行“村改居”,于2005年成立社區居委會,現有戶籍人口超過8000人,流動人口30000余人。

1999年,劉永添成為劉村黨委書記。廣州中院審理查明,2004年12月,經劉永添同意,其弟劉永東、劉永森糾集同夥在劉村村委會門前持槍、木棍、鐵棍等工具,對劉某勇等人實施圍攻追打並砸燒其車輛,奠定了以劉永添為首的劉村“村霸”地位。

同在2004年,劉永添、朱志高等人共同成立廣東砼利混凝土有限公司(下稱“砼利公司”),由朱志高任法定代表人。2006年9月,劉永東成立廣州市蘿崗區宏盛土石方工程隊(下稱“宏盛工程隊”)。

隨後,劉永添利用其黨委書記身份,逐步確立了“劉村轄區內所屬村、社土地上的工程必須由本村、社人員承建,外人不能插手”的規則。

2010年,砼利公司更名為廣東穗強混凝土有限公司(下稱“穗強公司”),並制定內部規定:當穗強公司在爭搶劉村范圍內的建築工程混凝土業務或供應過程中,與其他公司或個人出現糾紛時,公司法定代表人、總經理及所有業務員都必須趕到現場“幫忙”,確保穗強公司最終獲利。

什麼是所謂的“幫忙”?廣州中院審理查明,2008年至2016年期間,劉永添等人一旦發現其他單位承接工程或供應建築材料,即通過實施打砸、阻攔施工車輛、滋擾、聚眾造勢等手段,迫使被害人、被害單位放棄工程,最終由其涉黑組織中的單位或成員承接工程或供應建築材料,非法獲取經濟利益。

記者在調查中發現,劉永添等人涉黑犯罪的一個明顯特點是幾乎所有犯罪活動都以“公司”名義進行,絕大多數強迫交易均以“合同”方式開展。

該案在廣州市荔灣區人民法院一審庭審時,辯護人發表辯護意見稱,涉案人員沒有形成黑社會性質組織,只是在進行“正常生意”。劉永添等人也辯稱“都是村集體的決議”,不少被告人辯稱“我是公司職員、我只是在做公司分配的事”。

荔灣區人民檢察院辦案檢察官認為,所謂“正常生意”,是劉永添等人以公司名義為掩護的暴力壟斷。

經檢察機關審查,2008年至2016年間,劉永添、朱志高、劉永東糾集同夥,帶領各自社員、公司業務員等,通過尋釁滋事、強迫交易等違法手段爭搶工程。遇到工程業務已由其他公司承接時,或實施威脅阻撓施工,或通過劉永添以居委會黨委書記身份出面“調解談判”,索取“地材費”“管理費”等作為補償。

辦案檢察官舉例説,2009年12月,廣州梁某建築工程有限公司競標獲得位于劉村社區內的某數控項目,施工期間砼利公司通過派人強行攔截混凝土攪拌車、阻擋施工等手段,導致其他供貨商不敢供貨。梁某公司只好將混凝土供貨商更換為砼利公司,並與其簽訂遠高于市場價格的供貨合同。

2013年至2015年間,湖北華某建設工程有限公司和江蘇南通某建集團有限公司先後承建位于劉村社區內的中海譽城部分土建、初裝工程。劉永添等人迫使這兩家公司將工程的建材和混凝土業務交由宏盛工程隊和穗強公司承接,致使兩家公司混凝土共損失335.3萬余元,建築材料共損失122.9萬余元。

參與辦案的一位檢察官説:“正因為外人做不了劉村的工程,更證實了劉永添等人的犯罪組織性。”

“染黑謀金”教訓深刻

劉永添並非基層幹部涉黑、壟斷工程牟利的個案。今年3月,廣東梅州警方摧毀一個以該市梅江區三角鎮上坪村原黨支部書記梁某章為首的黑社會性質組織,扣押非法所得3000余萬元,凍結涉案資金600余萬元。

廣東省公安廳提供的資料顯示,自2005年以來,梁某章長期把持當地基層政權,設立上坪村治安隊充當“地下執法隊”,成立公司壟斷當地徵地拆遷和土石方等工程,非法斂財,嚴重危害當地經濟、社會生活秩序。

廣東省公安廳刑偵局政委梁瑞國告訴《瞭望》新聞周刊記者,當前掃黑除惡專項鬥爭面臨的新特點之一,是一些黑惡勢力向基層黨政組織滲透,有的頭目直接控制村居“兩委”,有的則把“馬仔”扶持成“兩委”幹部,實現控制基層村居土地、項目、資源的目的。

受訪基層治理專家認為,“帶頭人”變“黑老大”教訓深刻,不僅涉及黑惡勢力的預防、排查和處置問題,也關乎地方基層組織建設、反腐敗向基層延伸、共建共治共用社會治理格局等方面工作。

廣東省委黨校副教授陳曉運告訴《瞭望》新聞周刊記者,如果基層治理缺乏足夠的政治指引、組織保障和社會支援,黑惡勢力就可能趁虛而入,“借黑染紅”(獲取政治資源)“以紅謀金”(獲取經濟資源)“憑金養黑”(獲取社會資源),就可能使基層幹部三步變身“黑老大”。

廣州市社科院高級研究員彭澎説,基層村居工程項目遭非法壟斷值得關注。劉永添團夥欺行霸市,既使用職權和宗族勢力強化其權威地位,又使用“小恩小惠”欺瞞群眾、避免舉報,手法值得警惕。

斬草除根仍需固本強基

“切實加強黨委領導為掃黑除惡提供有力保障”“掃黑惡凈環境促穩定保平安”“堅持打早打小露頭就打斬草除根除惡務盡”……記者近日在劉村社區走訪時看到,當地多條道路挂上了與掃黑除惡緊密相關的條幅,社區宣傳欄主題是“堅持以人民為中心堅決打贏掃黑除惡攻堅戰”。

據悉,劉村社區已啟動省、市、區、街、社區黨組織“五級聯動”共建項目。並建立文化室,每個月組織村社領導幹部集中學習,以劉永添專案為典型以案釋法,讓社區幹部引以為戒、警鐘長鳴。

中共中央、國務院《關于開展掃黑除惡專項鬥爭的通知》要求,把專項治理和係統治理、綜合治理、依法治理、源頭治理結合起來,把打擊黑惡勢力犯罪和反腐敗、基層“拍蠅”結合起來,把掃黑除惡和加強基層組織建設結合起來,既有力打擊黑惡勢力犯罪,形成壓倒性態勢,又有效剷除黑惡勢力滋生土壤,形成長效機制。

“掃黑除惡必須強化基層黨建的統領作用,以人民為中心營造共建共治共用社會治理格局。”陳曉運建議,推進掃黑除惡法治化、社會化、智能化、專業化建設,進一步健全責任倒查和終身追責制度、齊抓共管和部門聯動體係、涉黑涉惡問題動態監測和響應處置機制以及線上線下群眾參與的便利平臺和常態激勵。

受訪幹警和專家表示,對黑惡勢力要嚴打清掃,也要注重從中吸取教訓,加強基層治理力度。梁瑞國舉例説,廣東警方在打擊村居黑惡勢力時與組織部門緊密“通氣”,查處之前向組織部門通報,查處之後組織部門負責加強“托管”,組織村居“兩委”改選工作,整頓基層暴露的問題,“爭取破一個案件就整頓好一個行業、治理好一個地方。”

  彭澎認為,在掃黑除惡專項鬥爭中加強基層治理,既要在“能人”選拔過程中把好關、避免“帶病提拔”,更要積極推廣一些地區村居“政經分離”、村賬鎮管、成立鄉賢咨詢委員會等經驗舉措,讓公共工程項目和重大村務決策執行“攤曬在陽光下”,使宗族勢力受到更多制約,減少黑惡勢力染指基層政權概率。(記者 詹奕嘉)

刊于《瞭望》2018年第42期

+1
【糾錯】 責任編輯: 程瑤
新聞評論
載入更多
杭州舉行“彩繪錢塘”活動
杭州舉行“彩繪錢塘”活動
萌娃競速 樂享童年
萌娃競速 樂享童年
杭州:傳承敬老美德
杭州:傳承敬老美德
廬山西海秋意漸濃
廬山西海秋意漸濃

010020020110000000000000011110691123560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