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華網 正文
振興鄉村組織要解“三難”
2018-10-14 12:25:53 來源: 《瞭望》新聞周刊
關注新華網
微博
Qzone
評論
圖集

  黑龍江省勃利縣倭肯鎮黨建服務中心 王建攝

  優秀年輕村幹部“難選”、農村黨員年齡結構“難堪”、村集體日子“難過”等鄉村振興的“短板”亟待破解

  從20年前全縣“最差村”,到如今的“打頭村”,黑龍江省綏濱縣忠仁鎮建邊村的村民們,將功勞歸功于村黨支部書記何廣強。他帶領大夥注冊了“建邊屯何小子”品牌,通過合作社發展電商,讓村裏的“笨貨”賣出高價。

  幾乎村裏的每件事,何廣強都帶頭衝在前線。“街道垃圾多,我和小學生帶頭去撿垃圾。以前農民不願意旱田改水田,我帶著‘村班子’做示范……”何廣強説,農民富不富,全看黨支部,支部行不行,全看帶頭人。

  2017年,何廣強當選黑龍江省“百優”村支書。如今,這些“百優”村支書都是農村帶頭人的典范,已經成為鄉村振興的中堅力量。

  “一讚共産黨,人民的紅太陽,農村一片新氣象,人人齊歡唱;二讚共産黨,村村路通暢,小車進了千萬家,生活大變樣……”在黑龍江勃利縣逶肯鎮東連村黨員活動站,楊淑清和村民自編自唱的這首《十讚共産黨》唱出了村民的心聲。

  2016年12月,東連村老黨員王貴祿無償騰出自家106平方米的房子,改建成勃利縣第一家黨員活動站。東連村黨支部書記孫楊發説,活動站每月確定一個黨員群眾樂于參與的黨日活動主題,調動大家的積極性,引導廣大黨員主動亮身份,展才藝,爭當骨幹。

  “聚心先聚人、聚人強陣地”,目前,勃利縣132個行政村,已有105個村建了黨員活動站。鎮西村黨支部書記田啟生説,通過文藝娛樂、農技宣講等,黨員與群眾動了起來,基層黨組織的凝聚力強了起來。

  農村基層黨組織,是實施鄉村振興戰略的“主心骨”。《瞭望》新聞周刊記者在黑龍江省調查發現,換屆後基層組織的凝聚力、戰鬥力不斷增強,黨員幹部的模范帶頭作用凸顯。然而,優秀年輕村幹部“難選”、農村黨員年齡結構“難堪”、村集體日子“難過”等鄉村振興的“短板”,依然是亟待解決的難題。

  選能人強陣地

  黑龍江蘿北縣東明朝鮮族鄉紅光村有著較長的種植水稻歷史,但種植的普通水稻給農民帶來的收益並不高。曾外出打工十多年的村黨支部書記洪明錦,見識廣,鼓勵村民種植新品種,發展綠色有機水稻。

  起初,村民不為所動。洪明錦就讓家人帶頭種,結果有機水稻的收益是普通水稻的好幾倍。看到商機的村民,主動找上門來。今年,村裏275公頃水田都統一用上新品種,並通過減少農藥、化肥,發展綠色水稻。

  如今,越來越多的能人成為村級黨組織的帶頭人。在最近一次村級黨組織換屆中,黑龍江省著力向農村致富能手傾斜,3276名致富帶頭人當選村書記,佔村書記總數的三成以上。

  為了留住鄉村能人,黑龍江探索解決基層待遇低的問題。遜克縣奇克鎮邊疆村黨支部書記苗建華説,以前村書記、村主任、村會計待遇低,有的一年收入就一萬元左右。因此,出現了一些村幹部外出務工掙錢養家的現象。而近幾年,村幹部待遇有了明顯上升。呼瑪縣鷗浦鄉三合村黨支部書記張大成説,三個主要村幹部現在每年工資已達2.8萬元,村幹部越幹越有勁了。

  來到嘉蔭縣紅光鄉遼原村,農村中不多見的連片樓房格外顯眼,8棟居民樓一字排開,村委會就在大樓內。寬敞的會議室,整潔的棋牌室、圖書室,無論冬夏都熱熱鬧鬧。這裏成了村裏的集散中心。

  “邊境小村的村委會也像城裏的社區了。”遼原村黨支部書記王景全説,從前有的基層黨支部沒有專門辦公場所,有的村為了省取暖費,一到冬天就轉移到一些村幹部家裏辦公,農民想辦點事都麻煩。

  為了強化陣地建設,改善村級黨組織固定活動場所,黑龍江省統籌資源加大投入力度,新建了一大批村級活動場所。全省8967個村,有8955個村有了固定活動場所。

  推動鄉村組織振興,既要發揮內生動力,也要活用“外力”。饒河縣小南河村黨組織曾被認定為軟弱渙散。自從冷菊貞成為駐村第一書記後,她從完善制度、培養能人抓起,帶出了一批鄉村發展帶頭人。小南河村黨支部書記董連營説,第一書記的到來,為小南河發展注入新鮮血液,鄉村振興走上了快車道。

  據了解,黑龍江省先後選派3484名第一書記、5471名駐村扶貧幹部下基層,推動組織資源、幹部力量向扶貧一線、農村基層黨建集聚。

  破難題除障礙

  《瞭望》新聞周刊記者在黑龍江省調查發現,如何進一步強化基層黨組織建設,依然面臨三個不容忽視的難題——

  一是,優秀年輕村幹部“難選”。多位受訪基層組織幹部表示,具有大中專學歷的村幹部比較稀缺。由于村幹部崗位上升渠道和發展空間相對狹小,高校畢業生、鄉土人才、致富能人對進入村班子缺乏積極性。近3年來,黑龍江省村幹部雖然有一些考錄鄉鎮公務員和選任鄉鎮幹部,但佔村幹部總量的比例仍然不高。

  北安市一位鄉鎮幹部説,村幹部文化程度普遍較低,甚至有的村黨支部書記還是文盲,想推薦一些年輕有為的黨員,卻找不到合適人選。黑河市愛輝區、塔河縣等邊境地區一些基層幹部介紹説,邊境地區農村人口外流嚴重,一些有能力的人大多外出打工了,“選個好點的村幹部挺難的”。

  二是,黨員年齡結構“難堪”。黑龍江呼瑪縣鷗浦鄉三合村村裏戶籍人口221人,長期住的只有五六十人。張大成説:“全村13個黨員,50歲以上的6個,40歲以下的只有兩個,七八年都沒發展成黨員了。”

  黨員結構老化的難題,三合村不是個案。黑龍江孫吳縣哈屯村黨總支書記楊海江説,全村20多名黨員,40歲以下就五個,“80後”就更少了。“有的黨員沒法參加組織活動,有的黨員發個材料都讀不懂,有相當一部分老弱病殘,先鋒模范難當。”一位村支書説。

  調查顯示,黑龍江一些地區的農村黨員60歲以上的超過三分之一。雖然村書記平均年齡比上屆有所下降,但仍接近50歲。

  三是,村集體日子“難過”。近年,黑龍江省農村集體經濟發展勢頭不錯,但從記者調研走訪的十余個縣市區看,集體經濟收入在5萬元以下的村,仍然很多。

  “我們村一共4.8萬畝地,人口1240人,人均耕地40畝左右,戶均100多畝,人均收入還不錯,去年已經增加到2.2萬元。”黑龍江省虎林市虎頭鎮虎頭村黨支部書記劉潤欽説,村民日子還行,但村集體收入少。

  從集體經濟發展方式上看,集體經濟增收渠道較窄,實現形式單一,大多還是沿用土地發包等老辦法,發展方式比較落後。記者發現,很多村子新增集體收入方式都是靠出租機動地、水面等資源。

  以“人”為本補短板

  面對鄉村組織振興遇到的困難,部分受訪村支書認為,壯大農村黨組織,需調動村幹部積極性,抓住“人”這一核心因素來補短板。

  首先,加快對村幹部教育培訓提檔升級。一些地方幹部建議,對新當選的村黨組織書記進行係統化培訓,學習借鑒先進經驗,特別是針對帶領農民致富、加強農村黨建的短板問題,進行集中強化培訓。

  同時,完善村幹部收入和晉升政策。在保障基本工資情況下,適當通過評優、獎補等其他措施提高農村地區“老三位”待遇,確保達到或超過打工收入。

  及時補充能人進入村級黨組織,增強農村黨建梯隊力量。注重中青年黨員培養,給予更多鍛煉機會,讓他們盡快成才。把那些政治過硬、有責任心的年輕人,特別是返鄉幹事創業人員,及時發展成黨員。

  其次,加大涉農項目對村集體經濟的支持力度,提高村級黨組織的影響力和號召力。通過政策傾斜、項目扶持、創新帶動等方式發展壯大村集體經濟,惠及更廣泛村民,為農村黨建建立起強大的經濟基礎。

  受訪幹部還建議,要著重加強“鄉村巡察”,防止“一粒老鼠屎壞了一鍋粥”。對群眾反映強烈的薄弱村黨支部和村支書進行重點巡察,將違規發展的黨員和少數“村霸式”的村幹部堅決清除出隊伍。進一步完善基層黨支部長效性的組織制度、管理制度、監督制度,扎緊扎牢制度的籬笆,“精準化”促進農村基層黨組織“強筋壯骨”。

  (記者李鳳雙 管建濤 王建  刊于《瞭望》2018年第42期)

+1
【糾錯】 責任編輯: 楊婷
新聞評論
加載更多
杭州:傳承敬老美德
杭州:傳承敬老美德
廬山西海秋意漸濃
廬山西海秋意漸濃
居延海金秋美景
居延海金秋美景
走進“大國糧倉”
走進“大國糧倉”

01002002011000000000000001119970112355610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