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華網 正文
誰在驅使大貨車玩命狂飆? 揭開貨車挂靠潛規則
2018-10-13 07:50:31 來源: 半月談
關注新華網
微博
Qzone
評論
圖集

  導讀

  道路之上,超載超限超速的大貨車常常讓人膽戰心驚,避之不及。對于這一問題,相關部門雖不時治理,但效果欠佳。什麼在驅使貨車司機不顧危險地狂飆?一個重要原因,就是貨車運營成本太高,不超載超限超速常常無利可圖。

  一排大貨車停放在車場裏 劉續 攝

  貨車要上路,必須先“挂靠”

  湖北貨車司機陳先生2016年購買了一輛半挂貨車,為了盡快獲得運營資格,陳先生與武漢鑫捷源物流有限公司達成了典型的車輛“虛挂”關係,即將個人購買的車輛登記注冊在一個具有“道路運輸經營許可證”的企業名下,通過繳納管理費等費用,名義上作為該企業車輛從事運輸經營。

  在雙方簽訂的合同中,除約定陳先生需交納的各種費用和受到的約束外,幾乎沒有約定挂靠公司應履行的任何義務和責任。此外,鑫捷源公司還要求陳先生簽訂“承諾書”,承諾車輛在行駛期間所發生的一切交通事故,均由陳先生本人100%承擔,與公司無任何關係。

  據武漢市公路運輸管理處副處長李羅敏介紹,20世紀80年代道路貨運市場放開後,交通部門為了市場管理和安全監管的需要,開始設立道路運輸許可證和道路運輸從業資格證,但由于證件辦理需要有一定資質和安全運營要求,大部分中小業主都選擇挂靠,滋生大批靠挂靠牟利的公司。

  我國道路貨物運輸行業門檻低,技術要求低,近些年涌入大量貨車從業人員,無疑為行業監管帶來了巨大的壓力。為此,相關部門制定法規要求從事運輸的車輛必須持有道路運輸證,且只有具備貨物運輸資質的主體才能夠從事貨物運輸。

  然而,半月談記者調查發現,個人取得道路運輸證並不容易。車輛在申請該證時,需提交工商執照、行駛證、駕駛員從業資格證、車輛登記證書、承運人保險、車輛檢測單以及車輛照片等一係列繁瑣文件。許多地方還規定,不對個體車輛頒發道路運輸證。

  武漢貨車司機朱偉俊告訴半月談記者,他和一些同行都曾多次到運管部門辦理營運證,都無功而返,最終無奈選擇了挂靠公司。

  武漢市物流局副局長王長青表示,給貨車及貨車司機頒發證照是交通部門進行行業管理的“抓手”。“如果完全放開,對于行業安全,我們交通部門怎麼去管理,證都不辦了,憑什麼管理他們?”

  此外,為規范城市交通,一些城市會對外地牌照採取一些限行措施,為了獲得“路權”,大部分司機會選擇將車輛挂靠在當地運輸公司,由此為車輛取得本地牌照。

  司機不堪重負,加劇安全隱患

  管理費、環保費、入網費、代辦年審費等費用,再加上保險,每年得交兩三萬元,這成為個體司機一筆不小的負擔。更讓貨車司機不堪重負的是,近年來這些費用還一再上漲。

  陳先生與鑫捷源公司合同約定管理費是2000元,此後每年都冒出如“會費”“風險金”“GPS服務費”等新的收費名目,今年挂靠費已漲到了6100元。

  除了挂靠管理費,還有不斷上漲的油費及各種過路費,使得貨車司機承擔越來越高昂的運營成本。

  為了多拉快跑,不少司機選擇超載超限,雖然明知有巨大的安全風險,但為了增加收入一些大貨司機還是會鋌而走險。湖北省公安廳交通管理局局長姚俊表示,從實際交通事故案例來看,大貨超載超限超速是造成重大事故的重要原因。

  車輛挂靠還會引發一係列法律問題,為個體司機維護自身權益留下巨大漏洞,導致貨運領域糾紛頻發。這是因為挂靠車輛運營所需的證件等都以挂靠公司名義登記並保管,不顯示車輛與實際車主之間的關係。

  “從法律上講,這個車子已經完全歸屬于公司,即使保險的錢是司機出的,但保險關係是公司,而且出了事故還得公司申請理賠。”王長青説,一些公司就利用這點在車輛脫離挂靠公司、車輛轉賣或申請補貼淘汰車輛時設置障礙,要求司機出高價“贖車”,由此引發雙方矛盾糾紛。

  貨車要辦6個證,實際操作走了樣

  由于大貨車普遍將車頭和車尾分開上牌,要辦理兩個行駛證,因此交通部門也要求其分開辦理道路運輸證。此外,貨車司機還需辦理《道路運輸從業資格證》和駕駛證。“開個車需要辦6個證!”許多司機對此非常不解。

  從業資格證就頗受詬病。湖北省宜都市松木坪鎮青年陳貴洲表示,自己已取得A類駕照,按照規定可以駕駛貨車。但他必須通過考試取得從業資格證,否則會被路政部門查處。

  陳貴洲説,“除了理論考試與駕照考試稍有區別外,實踐考試科目都是倒車、移庫,難度比考駕照還低。”更讓駕駛員不解的是,這個從業資格證必須到交通部門年審,由駕駛員自行填寫一份《道路運輸駕駛員誠信考核表》。同時,駕駛員每兩年還須參加繼續培訓。

  李羅敏表示,從業資格考試是由交通部門組織,駕駛員須到指定學校培訓和考試。武漢市僅有4家駕校取得這一資格。考試報名免費,但須購買“指定教材”,接到通知後到指定駕校簡單培訓後便可考試。

  貨車司機普遍表示,考試內容不僅與駕照考試高度重復,而且報名考試必須在指定駕校進行,存在壟斷經營之嫌。一位不願具名的貨車司機説,培訓考試各種資料和食宿費用累計七八百元,“關鍵是太麻煩,至少要跑3次”。

  從業資格證和駕駛證都需要年審,貨運司機需要分別到兩個部門年審,費時費力,這給了代辦中介牟利空間。多名貨車司機表示,每次檢測少則花兩三天,多則兩個星期。貨車司機往往背負著車貸利息,等不起,只有找黃牛代辦,本來只需要一兩百元的檢測費,卻要花費五六百元。

  業內人士表示,從行業秩序管理和安全生産管理角度來説,設置考試和繼續培訓有必要。“出發點是好的,但在實際執行中走樣,考試流為走形式。”姚俊説,考試培訓不僅沒有提高貨車司機的安全意識和技能,反而增加他們的時間和金錢成本,成為司機的一大負擔。

  對于從業資格證、道路運輸證和雙份行駛證,社會各界希望取消的呼聲不斷。當前,國家相關部門已明確提出,逐步取消4.5噸及以下普通貨運從業資格證和道路運輸證。

  “許多挂靠公司根本找不到貨車司機的人,指望它對司機的管理更不現實。”姚俊建議,加強對挂靠公司的管理,逐步取消挂靠現象,並簡化對貨車和司機的證照要求,打造嚴厲的監管體係,營造寬松的市場環境。(徐海波

+1
【糾錯】 責任編輯: 徐宙超
相關新聞
新聞評論
加載更多
金秋
金秋
牧羊
牧羊
奔跑的鹿群
奔跑的鹿群
楊麗萍新舞劇《春之祭》在昆明上演
楊麗萍新舞劇《春之祭》在昆明上演

01002002011000000000000001110766112355275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