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華網 正文
滿載而歸!“媽媽給裝的行李箱”都是家的味道
2018-10-11 07:55:14 來源: 人民日報海外版
關注新華網
微博
Qzone
評論
圖集

  原標題:小小行李箱 裝滿家鄉味

圖為網友曬出的“媽媽給裝的行李箱”。(源自網絡)

圖為小葉母親給她裝的行李箱和裏面的板鴨、剁椒醬。

圖為網友曬出的“媽媽給裝的行李箱”。(源自網絡)

  這個國慶,長假歸來,行李箱備受關注。網友們紛紛曬出被家人塞得滿滿當當的行李箱,“媽媽給裝的行李箱”成為社交網絡上的熱門話題。

  如今,經濟的發展、交通的便利使人們的流動性大大提高,出行成為越來越多中國人的常態。外出旅行、出門務工,甚至出國留學,不管去哪兒,家是永恒的起點,行李箱是不變的陪伴。

  堅硬的外殼下、不大的容積裏,行李箱裏裝滿家的味道。車站、機場、碼頭……在那些行色匆匆的人們手上拎著的,一只只方方正正的行李箱裏,有一個個圓潤飽滿的故事。

  有一種愛,叫“媽媽給裝的行李箱”

  板鴨、豆餅、花生米、辣椒醬、板栗、土雞蛋……這是國慶返程時小葉行李箱的內容。10月8日,她帶著這沉甸甸的行李箱轉乘兩趟大巴,歷時4小時,從老家江西遂川回到了工作地湖南郴州。

  “行李都是我媽裝的,媽媽知道我愛吃香的。”小葉現在湖南一所小學擔任教師,這是她工作後的第一個國慶假期,像上學時一樣,假期結束返程時,母親給她的行李箱塞滿了她愛吃的家鄉味道。

  打開箱子一看,經油炸過的豆餅用5層塑料袋包裹起來,以防油滲出;剁椒醬裝滿整個礦泉水瓶,瓶口處還有塑料薄膜密封;整只板鴨已經切分成小塊,方便烹飪;板栗也是炒熟的,隨剝隨吃。

  “其實我總説,我們學校夥食很好,想吃什麼也都能買到,但母親還是給我帶。我嫌麻煩拿出來,她又放回去,我再拿出來,她就一邊抹眼淚一邊默默地放回去,我就不敢説話了。”一整箱的食物,小葉帶起來嫌重,現在吃起來卻很香。炸好的花生米用在早餐裏拌粉吃,醬過的小菜是下飯必備,而家鄉的板鴨燒起來也是一頓大餐。畢竟,這是滿滿一箱家的味道。

  “媽媽給裝的行李箱”不只國慶假期有,每逢春節、中秋、開學季,這樣的戲碼年年上演。已經在外工作成家的小成自己駕車回家,他的後備箱裏,是父母從地裏挖出來的三十多斤新鮮番薯;還在上學的小韓乘火車回家,他的行李箱裏,總有一塊角落,裝著一種他從小喝到大的家鄉牌奶粉。與小葉相似,大多數中國人都體會過家人這般“沉甸甸”的愛。網友説,母親給裝的行李箱裏總有那麼多裝不完的東西,擠了又擠,塞了又塞,這些好像都能買到,但似乎又都買不到。確實,行李箱再大,總也裝不下家人的愛。

  臨別時,母親送小葉上車,幫她放好行李箱,叮囑她下車記得拿,還説過段時間去學校看她,給她炸米果吃。小葉期待著,那時,母親也會帶來滿滿一箱東西吧。

  有一種鄉愁,在漂洋過海的行李箱裏

  一只被父母塞得滿滿的行李箱,跟隨遊子在祖國大地上南渡北往,也可能陪伴著他們漂洋過海、遠赴異國他鄉。

  對于如今留學日本的內蒙古女孩房佳怡而言,行李箱中最有“重量”的,是爸爸給她做的辣醬。

  都説父愛如山,但這辣醬中卻藏著一個父親最細膩的情感。房佳怡喜歡吃當地産的辣椒,“香味濃鬱,又不會辣得衝人”,房爸爸便一連三天早早地去集市,把“合格”的辣椒都收入囊中,制作辣醬時還要在廚房忙活三個多小時。

  “每一次我患傷風的時候,都會給自己煮碗面,放上一整勺的辣醬。”在房佳怡繁忙的學習生活中,這瓶遠渡重洋的辣醬,總能讓獨在異國的她感受到家的溫暖和安寧。

  阿聯酋華僑祝亦妍很隨性,出門遠行時,她只帶最精簡的行李。但自從2016年來到中國華僑大學讀書以後,她的行李箱就“胖”了不少。原來,每每往返于中國和阿聯酋之間,她都會用自己的行李箱為遠在迪拜經商的父親和仍然在浙江溫州老家生活的奶奶做一回“搬運工”。

  兒行千裏母擔憂。離家18年,盡管祝爸爸每天給奶奶打一通電話,但奶奶卻無時無刻不在為了兒子的衣食住行擔憂。借著孫女返程回家的機會,祝奶奶總是會提前買好食材,包上一天的餃子,再把它們冷凍、裝箱,讓孫女帶到阿聯酋去。她記得,“兒子最愛吃豬肉韭菜餡的餃子。”

  “如今迪拜的中國餐館很多,但總有些味蕾,只有最親近的人才能觸動。”祝亦妍知道,她的行李箱裏裝著的是慈母的關懷,也是父親説不完道不盡的記憶、親情和祖國的味道。

  有一種變遷,是從布提包到拉桿箱

  “每次給兒子帶東西,我都絞盡腦汁,想在自己力所能及的情況下把最好的東西給他和同學帶去。雖然現在物質豐富、消費方便,帶東西還是我做母親的一片心意。”河北省平山縣的范雲霞,就是一位給孩子裝行李箱的母親,而這位母親,也曾是出門求學的孩子。

  范雲霞上大學是上世紀70年代末,那時物質比較匱乏,交通也不方便。她記得,寒假開學時,母親會把家裏前一年秋天收的花生、瓜子拿上,而暑假開學時,她則會跟父親坐汽車到石家莊,托人買些早熟的蘋果,裝滿一大提包。“那時出門都是用布提包,我就背著滿滿一包上火車,一路背到北京。這些東西大部分給親戚,再帶一些到學校和同學分享。”范雲霞説,每次把家鄉的東西帶給親戚、同學們時,雖然一路上奔波勞累,心裏卻很高興。

  時光匆匆,2004年,范雲霞的兒子也邁入了大學校園。如今箱子有了萬向輪,推起來方便省力。每次兒子返校,范雲霞都要給他帶上自制的叉燒肉、烤雞翅、醬牛肉等,放進兒子的拉桿箱裏。范雲霞説:“這時候我會想起老媽給我帶東西的樣子,她也是在把她擁有的最好的東西帶給我和我的同學、親戚。”

  從布提包到拉桿箱,小小行李箱,承載了一代代人的家國記憶,也見證了時代的變遷。在距北京八千二百多公裏的日內瓦,華僑朱寧生行李箱裏的東西幾經變化。

  1973年,朱寧生到日內瓦時帶了五六個箱子,裏面多是中國的食品和工藝品,例如調料包、茅臺酒、貝殼畫和琺瑯瓶。1980年,朱寧生回了一次北京,他的行李箱中帶了兩條牛仔褲,在當時國內大多數人還在穿勞動布、工作服的時候,那可是樣新鮮貨。“80年代往國外帶的都是土特産、工藝品,而往國內帶的則是衣服、家用電器等。90年代可不一樣啦,中國發展太快,服裝、食品、日用品又好又便宜,每次我回去得往瑞士帶。”朱寧生説,他的行李箱裏就帶過中國的電飯煲、烙餅鍋等,也是從那時候開始,在日內瓦的外國人見到亞洲面孔開始説“你好”,中文在日內瓦的商店、酒店、車站也越來越多出現。

  2003年再次回國,朱寧生最大的感觸是中國的科技産品開始走出國門。他把在上海買的國産監視器、行車記錄儀等一些産品帶到瑞士送給外國朋友們,“看到監視器的時候,他們以為是日本産的,我告訴他們是中國産的後,老外們特別驚訝,讚不絕口。”老朱説。

  有一種心安,是拎著行李箱回家

  去年4月,山西姑娘段悅開啟了自己在英國格拉斯哥大學的求學生涯。與她同行的,是兩只被塞得滿滿的28寸行李箱。厚厚的羽毛被、防潮的氈子床墊、能做出六種花樣的面條機、牛油火鍋底料、還有根據她的生活習慣和既往病史準備好的可能用到的所有藥品……父母幫她準備好的行囊就像百寶箱一樣,幾乎可以滿足她在英國所有的生活需求。

  “百寶箱”裏最特別的,是一本筆記——母親親手寫就的食譜。盡管現在互聯網上各種菜譜一應俱全,母親知道,女兒的飲食習慣只有自己最清楚。為此,她精心準備了半個月,將女兒愛吃的數十種菜肴的制作流程都記錄在冊。還特別貼心地根據女兒的口味和偏好,用紅色的筆為每一種烹飪方法附上了數條“特別提醒”。

  看著這份長達100多頁的筆記,段悅禁不住紅了眼眶,“‘哀哀父母,生我劬勞。’原來這些年,媽媽為了讓我吃得好,竟花費了這麼多的小心思。”

  當然,行李箱裏少不了一張全家福。那是她高中畢業的暑假,和父母一起去南京玩時在總統府前拍的合影。照片中湛湛藍天、碧空萬裏,她站在父母中間,臉龐稍顯稚嫩、青澀。段悅動容地説,“那時的我只想出門遠行,看遍未知的風景;現在我卻最懷念在父母身旁的時光。”

  原來,拎著行李箱出門縱然意氣風發,帶著行李箱回家,才是無法言喻的心安。(葉子 楊婧妍 李淵瑋)

+1
【糾錯】 責任編輯: 王頔
相關新聞
  • 假如有一天,我們成了父母熟悉的陌生人……
    湖南株洲市蘆淞區建寧街道,老城區的小巷深處,有一家專門的老年癡呆症養老院——“樂之家”。目前,裏面住著16位老年癡呆症患者,平均年齡80歲左右。
    2018-09-21 08:25:33
  • 父母老了 作為獨生子女的我該怎麼陪
    獨生子女一代的父母紛紛步入老年,一些甚至已是高齡老人。目前,各地區陸續出臺帶薪護理假,以方便子女陪護老人。不過獨生子女陪護老人、為老人看病依然面臨許多困境,比如人手不足、距離遠,尤其是“雙獨”的情況,照料老人的壓力更大。
    2018-09-06 07:42:06
  • 人生第一筆工資怎麼花?半數職場青年用來孝敬父母
    中國青年報社社會調查中心聯合問卷網,對1999名18歲~35歲的職場青年進行的一項調查顯示,63.9%的受訪職場青年拿到第一筆工資後感到喜悅,50.8%的受訪者用它來孝敬父母,46.5%的受訪者用它購置生活必需品。
    2018-08-16 09:36:16
新聞評論
加載更多
女排世錦賽:中國勝美國
女排世錦賽:中國勝美國
新疆首個世界地質公園開園
新疆首個世界地質公園開園
雲端上的“清潔工”
雲端上的“清潔工”
秋花爭艷鬥金秋
秋花爭艷鬥金秋

01002002011000000000000001110768112354166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