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華網 正文
保護雪豹及其生態係統刻不容緩
2018-10-10 14:05:30 來源: 光明日報
關注新華網
微博
Qzone
評論
圖集

  在中國,“雪山上的精靈”仍處于“瀕危”狀態——

  保護雪豹及其生態係統刻不容緩

  紅外相機拍攝到的雪豹畫面。圖由山水自然保護中心提供

  雪豹,位于高山生態係統食物鏈頂端,因其常在亞洲腹地的高山雪線附近活動,善于攀岩,行蹤隱秘,被譽為“雪山上的精靈”。全球雪豹潛在棲息地面積約302萬平方公裏,橫跨中亞和南亞地區的12個國家。保護雪豹及其棲息地對維持生物多樣性、維護高山生態係統健康以及提高人類福祉具有重要意義。

  2017年,世界自然保護聯盟基于新的雪豹種群調查數據,將雪豹從瀕危類別“降級”為易危類別。該調整一度引發熱議:這是否意味著雪豹種群狀況已經改善,不需要特別保護了呢?

  記者日前在廣東深圳召開的國際雪豹保護大會上獲悉,由于氣候變化、人為活動影響、盜獵和非法貿易等因素的威脅,雪豹保護仍然面臨諸多挑戰。保護雪豹及其生態係統,加強國際合作,刻不容緩。

  1、“高冷”物種成為大眾“明星”

  長江、黃河、湄公河、恒河……打開世界地圖不難發現,雪豹潛在棲息地與亞洲多條大河發源地高度重合。“保護雪豹這一高山生態係統的關鍵物種,關乎包括中國在內的亞洲數十億人口的飲水安全和生態係統健康。”“全球雪豹及其生態係統保護計劃”指導委員會秘書處負責人沙爾瑪説。

  從守護北京奧運安全的武警“雪豹突擊隊”受到軍迷追捧,到紀錄片《我們誕生在中國》火爆銀屏,雪豹這一曾經的“高山隱士”已悄然融入人類社會生活。

  “智能手機和相機的普及也使得諸如‘城鎮周邊出現雪豹’‘牧民救助受傷雪豹’等新聞變得不足為奇。”中國科學院西北高原生物研究所副研究員連新明説。

  除了新聞媒體和社交網絡的傳播推廣,雪豹走進公眾視野,同樣離不開科研團隊和保護區工作人員的努力。

  21世紀初,中國科學院新疆生態與地理研究所最早在新疆、青海等地開展了雪豹調查。此後,北京大學、北京林業大學等高校和研究機構的團隊也在多個自然保護區啟動了雪豹調查、研究和保護項目。

  “紅外相機陷阱、DNA分析和GPS定位,是目前雪豹研究的常用方法。”北京大學生命科學學院教授呂植説。根據紅外相機觀測結果估算,青海三江源國家級自然保護區有超過1000只雪豹;甘肅鹽池灣國家級自然保護區內有188至350只雪豹……各分布區本底數據的不斷完善,使得雪豹種群的樣貌清晰起來。

  國家林業和草原局報告顯示,中國雪豹種群數量約為2000~2500只,潛在棲息地面積約182萬平方公裏,分布區面積和數量均列全球第一。

  “加之近年來國家層面的諸多保護舉措,雪豹從‘冷門’物種變成了‘熱門’物種。”北京林業大學野生動物研究所教授時坤説。

  2、保護雪豹,刻不容緩

  “在中國,雪豹依然是國家一級保護動物,自20世紀90年代被《中國瀕危動物紅皮書》列為瀕危物種至今,仍處于‘瀕危’狀態。”對于雪豹被世界自然保護聯盟“降級”一事,中國科學院動物研究所主任蔣志剛如是回應。

  “在世界自然保護聯盟看來,如果不能證明雪豹種群在過去的10年間極度下降,便可視為不再瀕危了。”對于國際評級調整的原因,時坤給出解釋,“盡管被歸為‘易危’,但雪豹仍然屬于瀕臨滅絕風險的物種。中國擁有最廣闊的雪豹棲息地,如果輕易降低保護等級,將對雪豹生存産生較大影響。”時坤補充道。

  與此同時,諸多因素為雪豹生存拉響了“紅色警報”。“由于氣候變暖,雪線和林線上移,雪豹面臨棲息地縮小和破碎化的危機。隨之而來的放牧、基礎建設等人類活動又加劇幹擾了雪豹的生存環境。”連新明告訴記者。

  人類活動同樣擠佔了岩羊等雪豹主要捕獵對象的生存空間。據呂植介紹,在某些地區,家畜生物量已經數倍于野生動物。“一旦遭遇‘糧食危機’,雪豹就可能選擇攻擊家畜,引發人類的報復性獵殺。”連新明説。

  非法盜獵是雪豹生存的另一潛在威脅。今年3月份,青海格爾木森林公安局破獲一起盜殺雪豹案,繳獲兩具雪豹屍體,引發社會關注和擔憂。

  “不可回避的現實是,絕大多數雪豹分布區地處高原山地,經濟發展相對滯後,百姓尚未擺脫貧困,當地政府普遍存在保護資金短缺和保護人員能力不足的問題,也為雪豹保護埋下了隱患。”國家林業和草原局、國家公園管理局副局長李春良説。

  3、與時間賽跑的雪豹保護實踐

  自2013年《比什凱克宣言》簽署和《全球雪豹及其生態係統保護計劃》啟動以來,加強雪豹保護已成為各雪豹分布國共同的責任。

  “全球雪豹及其生態係統保護計劃”的一個重要目標,即截至2020年,確保雪豹分布的20個區域得到有效保護。2015年,經12個雪豹分布國政府、NGO和科學家舉薦,最終確定了全球優先保護的23個雪豹棲息地景觀列入這一計劃,其中包括中國的鹽池灣、托木爾峰和塔什庫爾幹3個自然保護區。

  李春良介紹,近年來,我國制訂了《中國雪豹保護行動計劃》,開展了全面係統的調查監測和基礎研究,科學編制保護規劃,健全多種形式的保護管理體係,開展野生動物損害補償,加強執法機構能力建設,國家層面建立打擊野生動物非法貿易部際聯席會議制度,並開展多層面國際合作。從2017年起,中國在已建的26個雪豹自然保護區基礎上,探索建立國家公園,從更大空間尺度上對雪豹等野生動物棲息地採取嚴格保護措施。

  “目前正在試點建設的三江源國家公園、祁連山國家公園、大熊貓國家公園,為雪豹等野生動物提供了約20萬平方公裏的嚴格保護空間,將對雪豹種群遺傳交流、種群發展和棲息地改善起到關鍵性作用。”李春良説。

  近日召開的國際雪豹保護大會研究通過了《國際雪豹保護深圳共識》。來自中國、印度、尼泊爾等雪豹分布國的政府和專家代表,以及國際組織代表明確表示,將從加強人員溝通交流、加深對雪豹和其他野生動物相關的盜獵及非法貿易的認識、拓展籌資渠道、充分研發應用人工智能及遙感和遺傳學方法等高新技術、支持開展社區保護項目等7方面展開合作,共同守護“雪山之王”的生存家園。

  “雪豹不僅是山地生態係統的明星,也可以成為‘一帶一路’的形象大使。”時坤説。在他看來,雪豹保護工作的理想狀態,“不僅確保雪豹及其生態係統結構和功能的健康完整,還能讓當地人獲益,得到更好的發展”。(記者 徐譚)

+1
【糾錯】 責任編輯: 楊婷
新聞評論
加載更多
“第一動力”的時代交響——中國科技創新實現歷史性重大變化
“第一動力”的時代交響——中國科技創新實現歷史性重大變化
可可托海秋色醉人
可可托海秋色醉人
“獵鷹9”火箭成功發射阿根廷衛星
“獵鷹9”火箭成功發射阿根廷衛星
青海長江源村:團結奮進譜寫幸福生活新篇章
青海長江源村:團結奮進譜寫幸福生活新篇章

01002002011000000000000001119970112353907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