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華網 正文
即使不教課也得去扶貧?一位鄉村教師的困惑
2018-09-20 09:39:32 來源: 半月談網
關注新華網
微博
Qzone
評論
圖集

  編者按:在脫貧攻堅戰中,不少地方出現了老師的身影。特別是一些鄉村教師也被政府部門安排參與扶貧工作,有的甚至不上課也得去扶貧。大家對此議論紛紛。下面這篇文章,是一名鄉村教師的來信,很有代表性。鄉村教師到底該不該扶貧,應該如何參與扶貧,請大家來談一談。

  我是安徽某市郊區農村鄉鎮中學的一名數學老師。2017年之前,我們參與扶貧的方式是要求學校落實對貧困家庭學生的減免政策。但從2017年三四月份開始,上級就要求農村教師參與扶貧,就是與學校所在村的貧困戶一對一進行結對扶貧。

  主要任務是每月到貧困戶家裏進行走訪,宣傳扶貧政策,讓貧困戶知道他們所享受的政策,同時要關注他們的政策有沒有落實到位。

  到了2017年10月份以後,扶貧任務加重,要求教師定期到貧困戶家中走訪,還要做到教會貧困戶記住所有資助政策,以免上級來檢查時貧困戶答不上來,同時要求包戶老師,即使學校的課不上也要完成任務。

  同事聊天時講到一個讓老師們感到痛心的事情:上級檢查組到附近一個區檢查時,一位教師害怕所包的貧困戶在檢查時出差錯,就冒充貧困戶家人回答檢查人員的問話,結果被檢查組發現,老師受到了處分。

  2018年五一假期,區教育局下發緊急通知,要求農村教師犧牲假期,每一位教師到學校所在村每戶家中全面排查貧困戶脫貧情況,排查有無漏報的,有無適齡兒童輟學的等。

  想法是好的,但是我們實際下村時卻遇到種種麻煩,首先是鄉親們不相信我們(教師是招考進來的,大多不是本村人),認為我們是騙子什麼的,老師們不得已只好找認識的學生帶路。

  最害怕的是,現在白天農村家裏大多沒人,等到他們下地幹活或打工下班回來,走訪不幾戶天就黑了,再敲門就沒人給開門了,同時還要提防狗。

  三天假期中總算磕磕絆絆完成任務。過了沒幾天,市教育局又下來通知,重新排查,排查輟學年齡為3~22周歲(原本區要求的是3~17周歲)。還好有前期工作,利用課余時間完成了此項工作。

  2018年5月以後扶貧任務比以前更重了。在老師嚴重不足的情況下,上級又從農村教師隊伍中抽調一部分教師,到各個村幫助扶貧。這部分教師要與學校脫鉤,吃住在村。

  同時要求城區中小學教師也要行動起來,下鄉扶貧,利用周末到貧困戶家中幫助掃掃地、洗洗衣服等。

  進入8月份以後,城區教師與農村教師一樣了,要與農村教師共同結對包戶扶貧。工作主要還是宣傳政策,假期中是每周一次,開學後是每月一次走訪。

  經過兩年的扶貧工作,我們作為教師感到有些困惑:

  一、 我們教師是教書育人的,可以進行教育扶貧,但我們的陣地是在學校教室裏,是在三尺講臺上。可以去宣傳政策,但是相同的國家政策不需要每月、每周去宣傳吧。特別是上級來檢查時,課可以不上,但是不能不去扶貧,這樣的做法是否過分?

  二、 國家扶貧的目的是讓貧困戶脫貧,但是我們作為只會教書的教書匠,能給貧困戶帶去什麼呢?

  帶不去資金,帶不去項目,帶不去技術……有時還給教師自己搞得很尷尬,因為有些貧困戶家庭條件要比我們教師好(有汽車有樓房的)。次數去多了,貧困戶家裏還煩,現在基本是聊不了幾句,他們就顯得不耐煩了。

  三、 為什麼參與扶貧的教師大多是義務教育階段的老師,特別是農村教師?

  四、 如果上級檢查出了什麼問題,處理人時,貧困戶的結對教師是跑不掉的。可是貧困戶反映的問題,我們教師也解決不了。

  像我包的貧困戶(是腿部殘疾坐輪椅)反映門口路不好,確實從他們家到村裏的主路(40米左右)是坑坑洼洼的磚渣路,一到下雨就無法出門。這個問題我和學校負責人反映了,他們也反饋到村裏了,但是半年過去了,路還是沒修好。

  五、 快兩年了,貧困戶家庭情況感覺還是那樣,基本變化不是太大。但是聽村裏幹部講都快脫貧了,應該是扶貧手冊上的數據脫貧吧。

  這個老師反映的問題具有一定的普遍性。近日,半月談發布文章《一位扶貧幹部的心裏話》後,也有很多參與過扶貧工作的教師在留言裏表達了他們的苦衷:

 

 

  半月談評論:三尺講臺是老師最好的扶貧場所

+1
【糾錯】 責任編輯: 楊婷
新聞評論
加載更多
我國成功發射兩顆北鬥三號衛星
我國成功發射兩顆北鬥三號衛星
日本民眾集會抗議新安保法
日本民眾集會抗議新安保法
長沙:焰火照湘江
長沙:焰火照湘江
蘇州:陽澄湖大閘蟹試捕
蘇州:陽澄湖大閘蟹試捕

01002002011000000000000001119970112345803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