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華網 正文
中國扶貧的西海固答卷——寧夏奮進60年巡禮之脫貧攻堅篇
2018-09-14 09:57:29 來源: 新華網
關注新華網
微博
Qzone
評論

(新華全媒頭條·圖文互動)(2)中國扶貧的西海固答卷——寧夏奮進60年巡禮之脫貧攻堅篇

  寧夏固原市涇源縣大灣鄉楊嶺村(8月26日無人機拍攝)。 新華社記者 王鵬 攝

  新華社銀川9月14日電 題:中國扶貧的西海固答卷——寧夏奮進60年巡禮之脫貧攻堅篇

  新華社記者孫波、陳曉虎、馬俊、鄒欣媛

  曾經很長一段時期,“盲目開墾——生態破壞——幹旱少雨——貧困落後”的惡性循環,讓寧夏西海固地區一度被稱為“不適宜人類生存的地方”,並成為貧困的代名詞。

  西海固如何徹底擺脫貧困?這是一份寧夏回族自治區成立60年來的高難度考卷。40年改革開放的實踐證明,唯有走“生態優先、綠色發展”之路,西海固的人口、土地、環境、經濟才能邁入良性循環。

  從蒼涼走向美麗,從貧困走向富裕,一個降水量明顯增加、“生態長城”日益穩固、貧困人口大幅減少、精神富足不甘落後的新西海固呼之欲出。隨著最後19萬多貧困人口的脫貧,這裏即將交出一份中國“脫貧奇跡”的西海固答卷。

(新華全媒頭條·圖文互動)(1)中國扶貧的西海固答卷——寧夏奮進60年巡禮之脫貧攻堅篇

  在寧夏固原市涇源縣大灣鄉楊嶺村,村民馬克俊在老馬茶館展示茶藝(8月26日攝)。新華社記者 王鵬 攝

  聚力攻堅

  西海固囊括了固原市原州區、西吉縣、隆德縣、彭陽縣、涇源縣、中衛市海原縣以及吳忠市同心縣、鹽池縣、紅寺堡區等9個貧困縣區,寧夏現有的23.89萬貧困人口中有19.28萬人集中于此。

  走進涇源縣大灣鄉楊嶺村,村口一片花田花海,硬化村道兩邊庭院錯落,綠樹紅瓦,近處的休閒小廣場周圍建有農家茶館、農家樂,遠處翻過一座小山便是村裏的牧草試驗場和生態養牛場,當地村民、施工人員、外地遊客,進進出出、歡聲笑語,一派欣欣向榮的景象。

  “脫貧光榮戶”馬克俊帶領記者來到楊嶺村史館,指著一張張歷史照片,聲情並茂地講述楊嶺村幾十年來如何擺脫衣不蔽體、食不果腹的苦難,成為草畜、苗木、養殖産業壯大的美麗村莊故事。

  楊嶺村的變化,是西海固脫貧攻堅的一個縮影。

  這裏的山川連著中南海,這裏的貧困牽動黨中央。1982年,中央決定實施“三西”(寧夏西海固和甘肅定西、河西)扶貧開發計劃,西海固首開有計劃、有組織、大規模“開發式”扶貧的先河。

  ——1983年以來,國家投向寧夏的扶貧資金達430余億元,能源、交通、通信等基礎設施和産業大發展,打通了貧困地區“內通外聯”通道。目前,固原市5個縣區全部由高速公路連接,823個行政村全部通瀝青水泥公路,六盤山機場開通的航班越來越多,西海固人走出大山、踏上經濟“高速路”不再是夢想。

  ——福建省22年來向寧夏伸出援手,僅向固原市就提供資金及實物8.63億元,115家閩商企業在固原市建廠興業,他們帶來了新理念、新技術,大數據災備中心、制衣、人造花、供港蔬菜、油用牡丹等一批産業項目紛紛落地,帶動1.8萬名貧困農民就業脫貧。

  ——中國鐵路總公司、華潤、中航油、中國商飛、中國建材等央企響應精準扶貧號召,發揮各自産業優勢“造血”,在原州區幫扶建設農産品批發市場,在西吉縣援建標準化廠房,在鹽池縣提供資金支持發展灘羊、援建通用機場,在海原縣創造“華潤扶貧模式”發展高端肉牛産業,在紅寺堡區建設包裝材料工廠……

  此外,從中央到地方持續推動易地扶貧搬遷,減輕了西海固的人口壓力。35年來,寧夏探索實施吊莊移民、生態移民、勞務移民、插花移民,6次大規模移民累計從西海固地區移民120余萬人。特別是“十二五”以來,投入105億元實施35萬生態移民工程,大大減輕了西海固的人口、資源矛盾,移民得以在近水、沿路、靠城的區域拔掉窮根。據統計,貧困核心區域固原市的貧困人口減少到2017年底的9.55萬人,農民人均可支配收入突破8500元。

  西海固人脫貧致富的內生動力也不斷被激發。“當年紅軍翻越六盤山播撒的紅色基因,鼓舞西海固人不甘于向命運低頭,不懈追尋‘何時縛住貧困蒼龍’的答案。”固原市委常委、宣傳部部長王正儒説。

  如今,這種精神正在源源不斷地釋放出強大的能量,西海固人挺起了脊梁、擼起了袖子。一批又一批農民主動在退出建檔立卡貧困戶登記申請書上簽字,向昔日的“世界級貧困”揮手告別。

  56歲的張富德是隆德縣張樓村講習所的講習員,他十分熱衷給村裏人講課“提神”。“原來日子過得不像樣,趕上精準扶貧政策好,家裏脫了貧。現在我經常在講習所分享‘種好菜、養好牛、脫貧致富不用愁’的經驗。”張富德説。

  青年返鄉創業帶來新風,攪熱了貧困農民的心。看到西海固山鄉巨變,很多年輕人選擇回鄉創業。紅軍長徵會師地——西吉縣將臺堡是謝宏義的家鄉,原本在浙江開公司的他,回來打造“紅軍寨”紅色文化生態旅遊區,建設2.5公裏濃縮景觀,再現當年紅軍長徵情景,帶領當地百姓走上休閒農業+紅色旅遊之路。

  寧夏回族自治區負責人説,黨的十八大以來,在黨中央、國務院的親切關懷下,各種優質要素資源快速向西海固集聚,更加精準發力、攻克難中之難,形成集中精力抓脫貧、齊心協力奔小康的生動局面。

(新華全媒頭條·圖文互動)(7)中國扶貧的西海固答卷——寧夏奮進60年巡禮之脫貧攻堅篇

  寧夏固原市西吉縣將臺鄉火家集村,農戶在搬運芹菜(8月8日攝)。新華社記者 王鵬 攝

  破解水困

  西吉縣將臺鄉火家集村種植大戶火彥紅家的100畝西芹碧綠水嫩,外地客商紛紛前來訂購,每畝收入過萬元。“好菜需好水!今年,斷流30多年的葫蘆河通水了,用河水澆灌芹菜,可比原來的機井水強多了。”火彥紅説。

  火彥紅念叨的葫蘆河是西吉縣的“母親河”。站在河邊,水面開闊,清流潺潺,蘆葦、香蒲環繞,水鳥競飛,讓人心曠神怡。很難想象,一年前,葫蘆河還是遠近聞名的臭水溝,淀粉加工廠直排黑臭水,採砂場濫採濫挖,垃圾隨處可見……

  一切改變歸功于當地重新審視水資源、消除水污染的決心。去年,西吉縣投入2.52億元啟動葫蘆河綜合治理工程,填築防洪堤、疏浚河道、修復植被,拆除河道內78家企業,還兩岸14.2萬群眾一河清水。

(新華全媒頭條·圖文互動)(10)中國扶貧的西海固答卷——寧夏奮進60年巡禮之脫貧攻堅篇

  經過綜合整治後的寧夏西吉縣葫蘆河流域,生態向好迎來眾多候鳥駐足(8月8日攝)。 新華社記者 王鵬 攝

  不僅葫蘆河,固原市從去年起整合資金32億元啟動清水河、葫蘆河、渝河、涇河、茹河“五河共治”。固原市水務局副局長龔國棟介紹説,通過探索截污治污、恢復自凈、修復生態、涵養水源等創造性治水模式,如今,五河岸邊污水處理設施拔地而起,大型人工濕地初具規模,綠化面積大幅提高,水體生態全面恢復。

  “五河共治”是固原市治水的一次重大突破,也是幹旱地區刷新資源觀、追尋新發展理念的重要探索。

  固原市地表水資源量僅5.67億立方米,每年從黃河引水1100萬立方米,水資源總體短缺的現狀短期內無法徹底改變。昔日肆虐的旱魔給西海固人留下深深的心理陰影:十年九旱、廣種薄收、食不果腹……

  如何破解水困,破解世紀幹旱難題?是擺在當地幹部群眾面前的重大課題。

(新華全媒頭條·圖文互動)(11)中國扶貧的西海固答卷——寧夏奮進60年巡禮之脫貧攻堅篇

  這是2017年9月13日拍攝的寧夏同心縣馬高莊水庫一景(無人機拍攝)。新華社記者 李然 攝

  “西海固治理,水為大政。只有破解水困,才能破解貧困,否則投入再多人力、物力,也會深陷‘卡脖子旱’。”寧夏回族自治區水利廳廳長白耀華説,現在治水方略是南引涇河水、北調黃河水、用好當地水,在不斷增加水資源的同時,通過高效節水手段,提高水資源利用效率,讓水循著價值規律流動,把每一滴水用到極致。

  寧夏中南部城鄉飲水安全水源及連通工程解決了113.53萬人的安全飲水,農村自來水入戶率達到94.5%,圓了老百姓的安全飲水夢。西海固人從此擰開水龍頭就能喝上甘甜的涇河水,上鎖的水窖、馱水的毛驢、難咽的苦鹹水都已成為歷史。有了自來水,裝了太陽能熱水器,曾經惜水如油的西海固人有了洗澡的習慣,臉上有了舒展的笑容。

  固海揚水、寧夏扶貧揚黃灌溉等工程的實施,給西海固引來了黃河水,為發展現代高效農業提供了基礎性條件。有了黃河水,鹽池縣發展黃花菜産業,紅寺堡區種植釀酒葡萄,同心縣推廣文冠果……

  水多了,農民的頭腦活了,興起安格斯肉牛、黑毛驢、萬壽菊、中蜂等很多新産業。未來,寧夏將繼續擴大引黃規模,通過200多公裏管道輸送,再為山區增加7000萬立方米水支持發展特色産業。

(新華全媒頭條·圖文互動)(9)中國扶貧的西海固答卷——寧夏奮進60年巡禮之脫貧攻堅篇

  雲霧繚繞的寧夏彭陽縣金雞坪梯田公園(7月17日無人機拍攝)。 新華社記者 王鵬 攝

  綠色發展

  8月的一個清晨,俯瞰彭陽縣金雞坪梯田公園,依山傍溝、層層疊疊、如鏈似帶,在曙光中騰雲駕霧,宛如一枚枚“綠色指紋”印刻在黃土高原。

  彭陽縣曾是西海固生態最脆弱的地方之一,1983年建縣之初提出“生態立縣”,頂著“天寒地涼條件差,植樹造林搞綠化,瞎子點燈白費蠟”的質疑,幾十年一張藍圖繪到底,為造林整地挖的溝連起來可繞地球三圈半。青山蔥鬱、群嶺疊翠,如今的彭陽已走出荒山禿嶺的困厄。

  18年的退耕還林還草,15年的封山禁牧,特別是黨的十八大以來,中央和自治區黨委政府在西海固原有重大生態工程基礎上,又進一步實施移民遷出區生態修復、六盤山重點生態功能區造林綠化等工程,這裏的生態係統開始良性循環,僅固原市的森林覆蓋率由2000年的12.8%提升至25.1%,林草覆蓋度達73%。

  “固原年平均降水量由1982年282.1毫米、2012年449.6毫米,提高到現在504.6毫米,遠遠高于銀川市,氣候變濕潤了。”固原市氣象局局長杜鑫説。

(新華全媒頭條·圖文互動)(12)中國扶貧的西海固答卷——寧夏奮進60年巡禮之脫貧攻堅篇

  雲霧繚繞的寧夏彭陽縣金雞坪梯田公園(7月17日無人機拍攝)。新華社記者 王鵬 攝

  西海固山綠了、水清了、天藍了,但苦于缺乏致富産業,腰包並未鼓起來。固原市在生態重建過程中也彷徨過,在“無工不富”理念影響下,也曾提出走“工業強市”之路,但是當地缺水、生態脆弱,此路不通。

  綠水青山如何變成金山銀山,這是對西海固的重大考驗。“原來就生態抓生態,檸條、沙棘、山桃、山杏雖然綠了荒山,但經濟效益低。現階段的生態重建必須高質量,實現生態美、百姓富的統一。”固原市副市長周文貴説。

  格桑花怒放、月季香陣陣,蘋果、酥梨壓彎了枝,迎客松伸展臂膀歡迎遠道而來的客人……六盤山下1000畝“四個一”林草産業示范園儼然成了一座“花果山”。為了尋找耐寒、耐旱的新品種,解決經果林品種少、規模小、産值低的問題,今年以來固原市科學試驗,建設38個“一棵樹、一株苗、一枝花、一棵草”試驗示范園,在2萬畝土地上試種269個品種。

  “經過試驗,我們發現以往沒種過的大果榛子、美國紅楓、蜜脆蘋果、紅樹莓等長勢不錯,再進一步觀察、篩選,我們有信心發現更多適合高寒地區、經濟效益更高的新品種。”固原綠峰園林綠化有限公司總經理王勇説。

  如今,“四個一”科學試驗代替了拍腦袋決策,固原市採取政府引導、科技支撐、市場運作、企業主體、農戶參與的方式,走上生態建設與脫貧攻堅結合的“綠色+”之路。

  新起點,再出發。近期,寧夏回族自治區負責人在調研脫貧攻堅工作時説,寧夏堅持精準扶貧精準脫貧基本方略,把脫貧攻堅同實施鄉村振興戰略有機結合起來,堅持目標標準不變,補齊發展短板,做強扶貧産業。特別是在西海固,要統籌抓好産業扶貧、教育扶貧、就業扶貧,因地制宜、因村因戶因人施策,激發內生動力,以“繡花”功夫提升脫貧質量,拓寬群眾脫貧路徑,堅決打贏脫貧攻堅戰。

(新華全媒頭條·圖文互動)(8)中國扶貧的西海固答卷——寧夏奮進60年巡禮之脫貧攻堅篇

  寧夏固原市隆德縣觀莊鄉前莊村色素菊種植基地(8月19日攝)。新華社記者 王鵬 攝

圖集
+1
【糾錯】 責任編輯: 劉瓊
中國扶貧的西海固答卷——寧夏奮進60年巡禮之脫貧攻堅篇-新華網
01002002011000000000000001110117112342926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