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華網 正文
“飛鯊”翱翔 逐夢深藍
2018-09-09 07:25:51 來源: 人民日報
關注新華網
微博
Qzone
評論
圖集

  ●投身于充滿未知的航母艦載戰鬥機事業的飛行員,是從各部隊遴選的精英

  ●常説摸著石頭過河,初創階段我國艦載戰鬥機飛行員連石頭都沒有

  ●舍小家為大家,艦載戰鬥機飛行員每個人都在為“讓國家更好”傾注汗水、心血和精力

  九月的渤海之濱,天高雲淡、惠風和暢。北海艦隊航空兵某部艦載戰鬥機飛行員們駕駛殲—15艦載戰鬥機進行陸基模擬訓練。伴隨發動機的咆哮轟鳴聲,數架艦載戰鬥機如箭般急速滑出,“刺”向藍天。隨後,幾架艦載戰鬥機在空中集合,進入攻擊航線,精準打擊目標,一係列動作幹凈利落,“潑辣”的飛行作風令記者驚嘆。

  2013年8月28日,習近平主席冒著風雨來到該部視察,觀看艦載機滑躍起飛、阻攔著陸訓練,實地察看有關設備。臨別時,他勉勵大家再接再厲、深入鑽研、勤學精練,早日成為優秀的航母艦載機飛行員。習主席的諄諄囑托,讓一批批艦載戰鬥機飛行員感到肩上沉甸甸的責任,激勵著他們在建設大國海軍的道路上,貢獻自己的青春、熱血和汗水。

  這個艦載戰鬥機飛行員群體,是集結在新時代的海空“夢之隊”——他們平均年齡不到35歲,都是來自“霧都雄鷹師”“天山雪狼旅”“海空雄鷹團”等空軍王牌部隊的精英,而今追夢相聚、逐夢同行,共謀我國航母艦載機事業之未來。

  無畏艱險,踏上逐夢之路

  走進該部,一架架艦載戰鬥機整齊排列,靜候出徵,氣勢如虹,它們就是被譽為“飛鯊”的殲—15艦載戰鬥機。機翼可折疊、機身材料好、大功率雙發……聽到維護“飛鯊”的機務官兵一一介紹,記者自豪感油然而生。

  殲—15艦載戰鬥機是我國專為航母打造的第三代戰鬥機改進型,其和航母的首次“親密接觸”,要追溯到2012年。當年,“航母戰鬥機英雄試飛員”戴明盟駕駛殲—15艦載戰鬥機在遼寧艦首次著艦,兄弟部隊無數飛行員心中燃起了駕駛“飛鯊”的夢想,孫寶嵩就是其中一位。

  孫寶嵩曾是原部隊飛行骨幹,認真鑽研飛機技戰術的他被戰友戲稱為“武癡”。海軍選拔艦載戰鬥機飛行員的消息傳到孫寶嵩所在部隊,他毫不猶豫報了名。當看到電視新聞中戴明盟駕機著艦時,孫寶嵩激動不已,也堅定了自己的信念:一定要成為艦載戰鬥機飛行員!

  優中選優的艦載戰鬥機飛行員,個個是榮譽滿身的佼佼者。來到新部隊,以前的榮譽全部歸零,他們作出選擇的動力是什麼?“是責任!”一位艦載戰鬥機飛行員對記者説,“我們是第一代艦載戰鬥機飛行員,承載了中華民族偉大復興的歷史重任。既然選擇了航母事業,就必須心無旁騖,全力以赴。”

  2016年,該部飛行員張超在進行陸基模擬著艦訓練時,因飛機突發電傳故障,不幸壯烈犧牲,獻出了自己年僅29歲的生命。消息傳來,躺在病床上的艦載機飛行員曹先建悲痛萬分。不久之前,曹先建在一次飛行事故中遭遇重大空中險情,造成胸椎腰椎多處骨折。醫生當時説,他的身體恢復健康很難,復飛幾乎“不可能”。身負重傷的曹先建不甘心,第一次手術後不久便開始了艱苦的康復訓練,並堅持提前做第二次手術。70天後,曹先建重返藍天,用驚人毅力突破了醫生經驗中的“不可能”。

  從無到有,探索未知技術

  訪談中,記者發現,艦載戰鬥機飛行員們個個自帶“幽默細胞”,説説笑笑讓人感到親切;工作中,指揮室裏的他們卻面容嚴肅,氣氛緊張。工作性質容不得他們出半點差錯,稍有不慎就可能影響飛行安全。

  正因為“精確”如此重要,他們才較真每個細節。每當有人黑著臉從指揮室摔門而去,戰友們就知道,一定是戰術“鐵三角”又吵架了。戰術“鐵三角”,指的是徐英、盧朝輝和王亮三位艦載戰鬥機飛行員,三人奉命探索艦載戰鬥機的新戰術訓練方法,技術和戰術處于團隊前沿。對于一個問題,他們往往討論得面紅耳赤。然而,正是這些“對事不對人”的爭吵,敲開了我國艦載戰鬥機事業這扇門。

  常説是摸著石頭過河,他們連石頭都沒有。我國航母艦載戰鬥機事業起步晚,初創階段沒有技術積累、資料規范,也沒有訓練經驗。飛行員們下定決心:越是技術空白,越要搞個明白;越是技術封鎖,越要堅定突破。

  區別其他飛行,晝、夜艦基起降是艦載戰鬥機飛行員們必須攻破的兩大難關。飛行員每次駕機著艦,都是一次歷險。從空中看航母甲板,就同巴掌一樣大,著艦區域為間隔十幾米的4根阻攔索,以200多公里時速降落在阻攔索之間,無異于在刀尖上跳舞。晝間著艦難,夜間著艦更是難上加難。因為光線極暗,飛行在汪洋大海之上,目之所及盡是漆黑,飛行員只能依靠儀表確定飛行狀態,不僅要克服被黑暗吞噬的恐懼,還要防止隨時可能出現的飛行錯覺,難度和危險性成倍增長。

  再難也要挑戰,再險也要往前闖。孫寶嵩在一次海上飛行訓練時,低雲遮在遼寧艦上空,穿過雲層卻發現與航母之間距離很近,他不斷提醒自己保持正確操作,飛機成功在航母上降落。

  一次次以身涉險,換來一本本飛行經驗,這些經驗或寫進《訓練大綱》,或載入“新員教范”。幾年時間,他們將每一個技戰術改進、每一次飛行訓練感受,甚至每一次走過的“彎路”都記錄下來,積攢起千萬字的“文獻資料”。按照他們總結優化出來的培養方法,一批批艦載戰鬥機飛行員陸續通過訓練考核。現在,該部艦載戰鬥機飛行員全部取得了航母飛行資質認證,夜間著艦技術也已得到突破。我國艦載戰鬥機飛行員們,在面對技術空白和封鎖的情況下,蹚出了一條自己的路。

  舍己奉獻,成就大國海軍

  今年4月12日,中央軍委在南海海域舉行海上閱兵,數架殲—15艦載戰鬥機按作戰編組組成空中梯隊,在受閱艦艇編隊上方淩空飛過,接受習主席和祖國人民檢閱。

  一切以能打仗、打勝仗為目標,艦載戰鬥機訓練課目越來越多,對抗越來越強,配合越來越復雜。伴隨著整體飛行技術逐漸成熟,已經開啟了艦機深度融合和體係作戰的探索。提起近幾年取得的成果,該部部隊長徐漢軍對記者感慨:“雖然我們起步晚,但是我們跑得很快。”

  取得今天的成績,與該艦載戰鬥機飛行員群體的付出緊密相關。為了這份事業,每個人都有故事,每個人都有奉獻。2016年,徐英被任命為團長。熱愛學習的他,因為訓練任務重,曾連續3年與報考國防大學研究生的機會擦肩而過。第四年徐英如願考上研究生,但由于沒能按期完成學術任務,只得延期畢業。提起學業,徐英臉上泛起一絲惋惜,“上學要求6個月集中上課,我卻6天也走不開。這裏更需要我。”

  由于訓練任務重,艦載戰鬥機飛行員們很難兼顧“大家”和“小家”。聚少離多的“小家”,成了這群鋼鐵硬漢心底最柔軟的角落。2015年,飛行員徐愛平的妻子帶著女兒來部隊探望,徐愛平喜憂參半,喜的是能見到女兒,憂的是自己即將承擔重要任務,唯有加緊訓練,沒有時間陪伴家人。妻女在部隊待了兩星期,女兒卻只能看到徐愛平的背影:早上還沒醒,爸爸已經工作;晚上睡著了,爸爸還在忙碌。一天晚上女兒問晚歸的徐愛平:“爸爸,你能不能多陪我玩一會?”徐愛平眼睛一酸,不忍涌上心頭,但第二天一早,他還是狠下心,按時投入到訓練中。

  和徐英、徐愛平一樣,艦載戰鬥機飛行員們都犧牲了大量陪伴家人的時間,一心投入訓練。為什麼這麼拼?在給女兒的一封信中,徐英給出了答案:“我太想讓我們的國家變得更好,我們每一個人都要為這樣的夢想而努力。” (孫 飛參與採寫)

+1
【糾錯】 責任編輯: 唐斕
相關新聞
  • 北海艦隊精銳艦隊穿越大隅海峽 日軍機抵近監視
    12月4日,國防部發布消息,中國海艦艇當天赴西太平洋演習。同日,日本防衛省統和幕僚監部發布消息,當天上午5時許,日本朝雪號驅逐艦跟蹤北海艦隊051C型石家莊號驅逐艦,052型哈爾濱號驅逐艦,054A型護衛艦煙臺號、鹽城號,太湖號補給艦穿越大隅海峽進入太平洋。
    2014-12-05 08:00:58
新聞評論
載入更多
小豬運動會“萌”趣橫生
小豬運動會“萌”趣橫生
河北遵化:核桃收獲忙
河北遵化:核桃收獲忙
貴州黔西:白露將至秋管忙
貴州黔西:白露將至秋管忙
張掖丹霞地貌 七彩繽紛世界
張掖丹霞地貌 七彩繽紛世界

01002002011000000000000001110106112340046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