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華網 正文
面對性騷擾,全社會都要學會説不
2018-09-06 13:07:48 來源: 半月談網
關注新華網
微博
Qzone
評論
圖集

  性騷擾是一個世界性的社會問題和法律問題。然而,在性規范上盛行男女雙重標準的男權制社會中,這個問題總是晦暗不清,維權道路兩敗俱傷。當很多人因為性騷擾而在花樣年華遭受最大“暴擊”時,卻還有“穿得騷所以引來擾”這樣的邏輯橫行。這個社會對于性騷擾的態度,猶如一面鏡子,照出了人類最正義和光明的一面,也照出最陰暗和猥瑣的一面。若有一天,對性騷擾的態度能成為文明社會的寫照,那一定是我們不再漠視惡、消費惡、寬恕惡的時候。

  性騷擾背後的“惡欲”

  性騷擾在20世紀60年代女權運動興起後得到了廣泛的重視,也深刻影響了法律政策的制定和實施。但是,法律條款界定抽象、執法流程不完善、懲罰機制缺乏,往往造成性騷擾沒人管或管不到位的情況。加上保密措施不到位、社會道德審判擴大化,很多維權行為最終兩敗俱傷,施害者與受害者所付出的代價和承受的壓力,不可同日而語。

  性騷擾有多嚴重?中國社會科學院曾對169名女性進行案例研究。在接受調查的對象中,有142人(84.02%)表示曾不同形式地遭受過性騷擾;107人(63.31%)表示遭受過2次以上的性騷擾;152人(89.97%)表示,知道周圍有其他人受到過性騷擾。

  而這份20多年前的研究結論在今天看來依然適用:公共場所是女性最易于也最廣泛遭受性騷擾的場所,工作地點性騷擾在日漸突出,“三資”和私營、個體企業中性騷擾問題凸現;口頭性騷擾成為一種比較普遍的現象,粗言穢語公然橫行于市。

  20多年來,社會在進步,性騷擾的方式和程度卻也在“進步”。今天的性騷擾不再只是流氓分子在陰暗角落裏的偷偷摸摸,而有愈加公開和大膽的傾向。不久前,有媒體報道過所謂“頂族”群:他們看上去和常人一樣,出沒在人潮擁擠的地鐵、公交、商場等公共場所,通過故意“接觸”女性來獲得滿足。更令人意想不到的是,他們擁有自己的社交圈,在QQ群、貼吧等社交平臺中,經常展示“成果”、交流“心得”。

  難以想象,性騷擾究竟滿足了這些人怎樣的惡欲。説其為“惡”,因為這是典型的將自己的快樂強加在別人的痛苦之上,也是典型的權力關係中強者對弱者的欺淩。

  眾多有關性騷擾的社會學和心理學研究表明,權力關係中的脆弱性使女性更易受到性騷擾的傷害。性騷擾以一種社會控制的方式,使男性支配的現實得以維持和復制。説白了,就是當男性感到權力地位受到挑戰和威脅,就會用“性騷擾”來反擊,從弱者的服從和隱忍中獲得補償和滿足。

  説或不説都憋屈

  為什麼在面對性騷擾的時候,受害者會選擇服從和隱忍?答案遠比預想的要慘烈和悲傷。

  不敢説——“與其在遭受性騷擾後維權,更擔心被指責為一個賣騷的蕩婦。”正如一位受害者説的那樣,這是很多女性所抱有的心態。盡管她們知道這種認知是幾千年男權制社會的毒瘤,但沒有人敢拿自己一生的名譽來冒險。

  所以,為什麼説做女人不容易:既要追求社會期待的性感和美麗形象,又要遵守公共場所中的潛在規則和通行“常識”。時時審查、處處忍耐,不斷拿捏“迷人”和“放蕩”的界限。若是一不小心“越了界”“發了騷”,那麼遭受性騷擾也就成了咎由自取。

  抓住這樣的痛點,性騷擾在職場上可謂“順風順水”。基于權力支配關係的性騷擾,讓很多為求向上流動並獲得權力機會的女性忍氣吞聲。“拒絕之後的‘穿小鞋’和打擊迫害,才是最可怕。”“我不能失去這份工作,也害怕名譽受損。這種事情怎麼解釋呢?即使你能解釋清楚,別人未必會理解,説出來就意味著不可能再被身邊的人尊重了。”

  不會説——中國女性大多沒有接受過説“不”的訓練。以“公交車猥褻”為例,“不知道當身體權被侵犯後第一時間該怎麼做,第一反應都是懵了,然後涌出來的羞恥感壓制了反抗。”一位受害者這樣説。

  然而,“鴕鳥心態”並不能抵消所受的傷害。性騷擾猶如花樣年華裏的最大暴擊,心底裏留下來的是一輩子無法抹去的陰影。“我印象裏第一次受傷是在5、6歲的時候,在媽媽的裁縫店裏,有個男的坐在我旁邊,當時我不懂也不知道反抗。”受害者蘇女士説,“後來是單位同事,有時候口頭或微信上説一些露骨的話,我以為是開玩笑的也沒有在意,直到後來他有了實質行動,我才如夢初醒,應該一開始就表明態度和界限。”

  説了沒用——“沒有確鑿證據,沒有最早的時機,一切都是扯淡。受害者的心理壓力很大,而且報警也不一定可以判刑。”這是受害者在網絡上尋求幫助時常常收到的答案。

  現狀不必繼續成為現狀的可能

  力量微薄,只能自愈。向風道出真相,前路依然漫長。性騷擾猶如一面鏡子,照出了人性的醜惡、猥瑣和懦弱,也應該照出更多光明、正義和勇氣。至少,我們不該視而不見,不能輕易寬恕。

  比如,把説“不”列入未成年人必修課,從小建立對身體權不受侵犯的意識,樹立不怕不忍不羞愧的價值觀。建立特殊單位的社會保密申訴機制。讓尚不構成違法但危害性很大的行為有所制約,不會因為放任而演變成更厲害的侵害。

  在相關法律對禁止性騷擾做出“概括性規定”的同時,還需要民法、勞動法、治安管理處罰法、刑法等各部法律加以配合。或者在立法上進行相應的修改,或者通過司法實踐更新觀念,使性騷擾這樣一種社會現象,無論是從個體的侵權行為、單位的勞動關係,還是從公法秩序的層面上都不被漠視。這樣,原則規定才具有可操作性,成為活的法律。

  説到面對性騷擾的態度,不得不提一下深圳。深圳在全國率先進行地方性專門立法,將防止職場性騷擾作為性別平等機構的一項重要工作職能,也對救濟途徑和法律責任做了具體規定。“世上好看的小裙子,你盡管去穿!地鐵上的色狼,我們來抓!”深圳警察叔叔的態度,值得點讚。

  今天輿論對性騷擾的熱度,讓我想起韓國電影《熔爐》。這部片子上映的時候,有輿論認為這是制片方在“消費絕望”,畢竟,根據真實事件改編的電影並不等于真實。在看到有關性騷擾的實名或匿名舉報時,也有大把的人抱著消費痛苦和絕望的心態,甚至有人以性騷擾為利器來戕害他人。

  因為一種惡而放任另一種惡,這顯然不是合理的社會準則。正如社會學家李銀河所説,我們應當有這樣一種信念:一個合理的社會應當是其中每一個成員都受到最小的壓抑的社會,是其中每一個人都最大限度地獲得快樂和自我實現的社會。(作者 俞菀)

+1
【糾錯】 責任編輯: 楊婷
新聞評論
加載更多
日本北海道發生6.9級地震
日本北海道發生6.9級地震
秋日晚霞映古城
秋日晚霞映古城
秋日丹霞
秋日丹霞
第58屆柏林國際消費電子展閉幕
第58屆柏林國際消費電子展閉幕

01002002011000000000000001119970112338898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