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華網 正文
蘆葦青青 鳥鳴啾啾——長江入海口濕地保護見聞
2018-08-15 09:56:16 來源: 新華網
關注新華網
微博
Qzone
評論
圖集

  新華社上海8月15日電 題:蘆葦青青 鳥鳴啾啾——長江入海口濕地保護見聞

  新華社記者 何欣榮

  浩蕩的長江從青藏高原奔流而下,在注入東海前放緩了腳步。淤積的泥沙,除了造就崇明這樣的世界級生態島,還有崇明東灘、九段沙、南匯邊灘等一片片濕地。夏秋之際走訪這些濕地,滿眼蘆葦青青、耳邊鳥鳴啾啾,原始生態以最自然的方式肆意美麗。它們既是大上海生態健康的守護者,也是整條長江綠色發展的觀察哨。

  生態好不好,看鳥的翅膀往哪飛

  遠處的天空中,兩大群斑尾塍鷸來回飛翔。近處的蘆葦蕩裏,黑嘴鷗、須浮鷗忙著築巢。此時的崇明東灘濕地一片生機盎然。

  “現在還不是觀鳥旺季,但兩群候鳥的數量估測已超過1000只。”資深野生動物攝影師張斌説。總面積近242平方公裏的東灘濕地,是東亞-澳大利西亞涉禽遷徙網絡的重要節點。像斑尾塍鷸這樣的候鳥,在澳大利亞和西伯利亞之間往返飛行。漫漫兩萬多公裏行程,中間必須在東灘歇腳休整。

  “生態環境好不好,就要看鳥的翅膀往哪裏飛、魚的尾巴往哪兒遊。”這是上海生態文明建設的一條標準。為了給鳥類棲息創造良好環境,總投資逾11億元的東灘生態修復項目2013年正式啟動,預計在2018年底全部完成。專家評價,這是一項開創性的工作,為國內外濕地生態修復提供了樣本。

  崇明東灘鳥類自然保護區管理處黨支部書記沈帥説,在幹部群眾的共同努力下,以小天鵝為代表的珍稀鳥類數量在東灘明顯回升。原本只是過境的黑嘴鷗,現在開始在東灘繁殖。據監測數據推算,每年在保護區棲息或過境的候鳥數量達百萬只次。

  要搞工程建設,先做好生態安置

  從浦東國際機場附近的三甲港登船,約45分鐘後,一線綠色緊貼江面出現在眼前,這裏是上海九段沙濕地國家級自然保護區。

  上世紀五十年代才露出水面的九段沙,是長江口南支河段最年輕的“處女地”。它和崇明東灘一起,就像是上海的“左右腎”,守護著城市的生態健康。

  説起九段沙的成陸歷程,和一項重大工程有密切關係。華東師范大學河口海岸學國家重點實驗室丁平興教授回憶説,上世紀九十年代,上海決定建設浦東國際機場。根據多年對長江口發育模式的研究,華東師范大學的陳吉余院士向上海市政府建議利用沿海灘涂建造機場。這一建議直接導致機場東移640米,少徵熟地7488畝,節省投資3.6億元,還給未來發展預留了空間。

  機場佔了灘涂,就必須給候鳥尋找新的棲息地。在機場指揮部支持下,華東師范大學運用生態工程原理,在距離機場十多公裏的九段沙實施種青促淤引鳥工程。工程開展的第一年,九段沙灘面就淤高35厘米,候鳥種數增加24%,實現了大型建設工程與生態環境的協調發展。

  “在河口開展工程建設,必須根據生態環境評估,同步或提前進行必要的生態安置,補償因工程建設破壞的生態服務功能。”丁平興説。比如,長江口深水航道整治工程,每年産生大量的疏浚泥沙。如果將這些疏浚土資源用于灘涂濕地的修復與構建,將彌補由各種原因造成的自然濕地損失。

  抓住崇明生態島建設契機

  青草沙,一個聽起來就感覺無比純凈的名字,是上海目前水質最好、供水量最大的原水水源地,也是國內規模最大的江心水庫。站在長興島上看過去,攜帶泥沙的長江水經過濕地凈化和水庫沉淀,褪去黃色變成一汪碧水,供應廣大上海市民。

  “上海是一個水質型缺水城市。我們非常關注長江全流域的生態保護,因為這直接關係長江來水的水質。”上海市供水管理處副處長張立尖説。

  和青草沙一樣,長江口灘涂濕地的發育也和全流域的保護發展情況息息相關。包括灘涂濕地在內的長江口生態環境保護,面臨著一個重要契機,那就是崇明世界級生態島建設。丁平興説,希望借助生態島建設的契機,在崇明建設世界級的研究機構,為生態環境保護提供科技支撐。

+1
【糾錯】 責任編輯: 張樵蘇
新聞評論
加載更多
鳥瞰西湖美景
鳥瞰西湖美景
烈日下的“護橋衛士”
烈日下的“護橋衛士”
廣東全力防禦臺風“貝碧嘉”
廣東全力防禦臺風“貝碧嘉”
智利一養老院失火造成10人遇難
智利一養老院失火造成10人遇難

01002002011000000000000001110570112327213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