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華網 正文
長江非法採砂如何“標本兼治”
2018-08-15 09:14:46 來源: 中國青年報
關注新華網
微博
Qzone
評論
圖集

  夜深人靜時,一場“守護者”和“偷盜者”的較量正在上演。

  李永桃和同事登上執法船,順長江航道前行,目標是正在江上作業的非法採砂船。

  夜晚,江面能見度不佳,船不能開太快。但也慢不得,否則會錯過抓捕。運氣好的時候,人贓俱獲。最怕的是撲個空,還沒等執法隊員上船,非法採砂者就已棄船逃走。留下的,是一堆堆剛從江底吸出、混著江水的砂。

  長江多段禁止採砂後,這樣的畫面,常常出現。

  “易容”的採砂船

  長江武漢段145.5公裏,每隔三四天,李永桃就要坐船巡查一次。

  她是湖北省非法採砂執法一線唯一的女執法員,從部隊轉業後,一幹就是14年。

  平時和她一起“戰鬥”的,還有武漢市水務局的五六名同事。過去,武漢有正規採砂區時,他們的任務是監督,許多工作都在岸上開展。2011年,當地政府取消採砂區後,他們的工作重心從岸上延伸到江上。

  在執法者眼裏,砂石是河床的“穩定器”,得守著;但在非法採砂者眼裏,每一粒砂都是錢:採一晚上砂,有時能賺上萬元。

  李永桃記得,2011年以前,長江武漢段的江面上,只有零星的幾艘非法採砂船。後來,砂石的價格翻了幾十倍,一些人紅了眼,頻頻出來盜砂。

  要抓非法採砂船,通常要夜間行動。白天,採砂船輕易不出來。幾根長長的吸砂管挂在船體兩側,這種特殊的“裝扮”,極易暴露。

  後來,非法採砂者想了許多“招數”,最常見的就是給船“易容”,試圖裝扮成“貨船”模樣,躲避執法者。

  今年5月,為了保證河勢穩定,武漢市規定,除公益性採砂外,長江武漢市管理范圍內禁止採砂。半個月後,武漢市水務局接到舉報電話,“在武漢中心流域有人非法採砂”。

  當晚,李永桃和同事們乘船而出。趕到現場後,根本沒見到採砂船,環顧四周,只有幾艘“貨船”在江上停泊。執法船在附近轉了個把小時,也沒發現異常,大家都以為弄錯了。

  後來,執法隊員把船熄火,停下來看看。這一看,“事情就暴露了”。

  現場一艘六七米高的貨船,發出和普通貨船不一樣的聲音。有著十多年執法經驗的李永桃一下子就聽出不對勁,面前這艘“貨船”,肯定有貓兒膩。

  等他們好不容易爬上船時,船上的人早已跳上備好的小艇,跑沒影兒了。蓋在船上的綠色防水布被執法者打開後,一條“隱形的採砂船”現了形。

  船中間的甲板上挖開了直徑一米多的大洞,上面接著“奇怪的設備”,再往下看,一根巨大的吸砂管直通江裏。

  “驚到了!”改裝船不少見,但這種在船中間打洞的,李永桃也是第一次看到。沒弄清這個設備的作業原理前,他們不敢隨意拆卸。

  一個月後,又有同樣類型的船只出現在江面。這次,被執法者來了個人贓俱獲。

  沿長江下行,安徽省池州市長江採砂管理聯合執法隊也發現了新問題。有的非法採砂者簡化設備,把吸砂泵改成了衝砂泵,吸出的砂質量很低,甚至還混著很多泥巴。質量不佳,但也被拿去賣。

  抓採砂船的難度也在升級。這兩年,一些非法採砂者開始暗地裏偷偷“監視”執法者。

  他們記下執法隊的船號、車號,執法隊夜裏出動後,還沒到案發現場,船就沒影了。冬夜裏,武漢市水務局附近的江邊上,突然冒出一個人坐在那裏釣魚,李永桃和同事從江上巡邏後上岸,發現有幾輛車在不遠處跟著他們。有執法者還收到威脅電話,説“家住在哪裏,小孩在哪裏上學,他們都知道”。

  “我們現在行動都是偷偷開展,生怕打草驚蛇”,一些地區的執法者,不得不借貨船巡查。

  前些年,非法採砂船多是當地船,後來,外地的船開始佔“大頭”。武漢段上,有安徽、江西的採砂船;安徽段上,有江蘇的採砂船。現在,武漢市扣押的72條非法採砂船中80%是安徽的採砂船。

  “守砂者”從單打獨鬥到團隊作戰

  “守砂者”的隊伍漸漸壯大了。

  去年,池州市成立了長江採砂聯合執法隊,由市公安局水上分局牽頭,人員來自市水務局、長航海事安慶局等多部門。這些人被分派到池州市烏沙鎮和梅龍鎮兩地聯合執法。

  執法者們知道,在打擊非法採砂上,“單兵作戰”往往很難奏效。按照相關規定,各地水務行政主管部門只有打擊非法採砂行為的權限,現場抓捕需要公安部門協助。

  過去打擊非法採砂,池州市水務部門總是單打獨鬥。遇見非法採砂船只,只能罰款、教育,做做思想工作,沒有直接抓捕人的權利。“最怕的是(他們)消極反抗,不理你”。扣押船只的時候,執法隊員常遇到船長不配合,不開船。“有的軟磨硬泡,打一夜的拉鋸戰。”

  聯合執法隊成立一年來,僅烏沙基地就出動執法艇628次、執法車輛316次、執法人員1279人次,依法查破涉水案件26起,其中採砂船違規移動14起,非法採砂12起;行政拘留5人,行政罰款94萬元。

  在武漢,這幾年先後有執法人員在執法過程中受傷,還有的在執法中被劫持。

  去年9月3日,江夏區5名執法隊員晚上8點出去執法,非法採砂者看見執法船,直接開船撞了上來。執法船嚴重受損,船上的一名執法隊員當場肩胛骨斷裂、肋骨骨折。

  去年11月23日,經開區執法隊員扣了7條非法採砂船。在處置過程中,犯罪分子突然拿出一把菜刀,砍向了經開區執法隊隊長的左手,這名隊長手上留下了一條10多公分的傷口。幸好當時長航公安幹警在現場,迅速控制了局面。

  從2016年開始,武漢市水務局就協調海事、公安、交委、航道等部門,共同打擊非法採砂。武漢還成立了集中治理非法採砂工作專班,開展為期3年的綜合整治行動,長江、漢江武漢段全線禁止採砂,沿江區域不再規劃設置砂場碼頭。

  在執法過程中,除了團隊作戰,設備也是決定執法成敗的關鍵。

  李永桃記得,最初那幾年,設備和人員都不全,執法船只能靠外借,海事、公安的船,被他們借了個遍。“沒有船,在岸上喊破了嗓子,(非法採砂船)也不會停下來。”

  長江沿線有的城市執法,已經用上了無人機。而烏沙基地執法隊員黃寧最大的希望,是給隊裏加一臺夜視儀,幫助他們在夜裏更清晰地觀察江上的一舉一動。

  “三無船只”和“砂石處置”讓執法者“頭大”

  隨著打擊力度的加大,江上漸漸平靜了。但非法採砂的“源頭”還在,標本兼治還有很長一段路要走。

  為什麼非法採砂依舊時有發生?長江水利委員會規劃局局長馬水山給出的答案是:這與“三無船只”的管理和砂石的供需矛盾突出有關。

  記者從池州市水務局了解到,2019年,池州市將劃定採區合理採砂,加強監管。他們制定了非法採砂船舶拆解方案,想通過“以獎代補”的方式,鼓勵廣大採砂業主,拆解船只,轉産轉業,自主創業。

  “緩解砂石資源不足和供需矛盾突出的問題,目前我們正從制度層面、技術層面,解決。”馬水山表示。

  眼下,令執法者“頭大”的是,“三無船只”怎麼管?

  “三無船只”,即無船名船號、無船舶證書、無船籍港。現在打擊的非法採砂船只,幾乎都是“三無船只”。李永桃的同事羅正旺在一次會上,向交通、水利部門的領導提出了自己的困惑。

  “如果船有編號,可以隨時查詢。”但現在許多用普通貨船改裝的採砂船,長期不年檢,有很多隱患,“操作人員甚至沒有資格證。”羅正旺擔心,這些船還會給正常行駛的船帶來危險,“(它們沒有)導航設備,能見度不好的時候,其他船只不容易發現這些船。”他告訴記者,如果執法的時候採砂船翻沉了,執法部門要為此擔責。

  有一次,武漢市水務局執法時沒收了一艘非法採砂船,準備把船拍賣,當地價格認定部門説需要船舶的相關證件,但“三無船只”沒有證,總不能按照一堆廢鐵來評估。後來,武漢市水務局用了很多方法,才把船依法處置掉。

  “三無船只”不好監管不説,抓住了也難處理。按照法律規定,非法所得達到一定金額才可入刑,或是兩年以內兩次非法採砂可予以行政處罰。

  在池州市烏沙基地,執法隊員還沒有兩次抓過同一個船主。

  因為是“三無船只”,執法者很難辨別船主的身份,更難以判斷是不是多次作案。“同一艘船很難界定不説,船舶業主也經常變更”。執法人員表示,即便抓到了人,這個人是不是真正的船主,也很難説。

  對于執法者的困惑,馬水山表示,針對“三無船只”的管理問題,長江水利委和其他部委聯合,準備出臺四聯單的管理制度,加強合作。

  除了船,砂的處理也不容忽視。一位地方水務部門的工作人員在談到砂的處理時,既著急又為難。《長江河道採砂管理條例》沒有明確非法採出的砂,應該由哪個部門處置。“砂石屬于國有資産,應歸國庫,理論上由各地執法部門對應的同級財政部門處置。財政部門應該負責找堆場堆放、管理、拍賣”。但實踐中,一些地方對于罰沒收入的處理規定缺失,導致難以處置砂石。只能原地將砂倒掉,或讓採砂者自行處理。“重新倒回江裏肯定也不合法”,如何解決這個問題,執法者也在等一個答案。

  中國青年報·中青在線記者 寧迪

+1
【糾錯】 責任編輯: 李志強
相關新聞
新聞評論
加載更多
鳥瞰西湖美景
鳥瞰西湖美景
烈日下的“護橋衛士”
烈日下的“護橋衛士”
廣東全力防禦臺風“貝碧嘉”
廣東全力防禦臺風“貝碧嘉”
智利一養老院失火造成10人遇難
智利一養老院失火造成10人遇難

01002002011000000000000001110619112327156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