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華網 正文
長江村裏話長江
2018-08-12 16:39:17 來源: 新華網
關注新華網
微博
Qzone
評論

(大江奔流——來自長江經濟帶的報道·新華全媒頭條)長江村裏話長江  

  新華社上海8月12日電 題:長江村裏話長江

  新華社記者季明、李平、王自宸、劉巍巍

  萬裏長江,千百年來以母親的胸懷滋養著兩岸民眾,蜿蜒曲折之間,星羅棋布著成千上萬個村落,它們之中有數十個擁有著同樣的名字——長江村。

  改革開放40周年之際,新華社記者分別來到位于長江上中下遊的3個長江村,探訪這些依長江而生、因長江而興的村落,在新時代唱響的長江新歌。

  上遊務川縣長江村。拼版照片:左圖為20世紀六七十年代的貴州省遵義市務川縣浞水鎮長江村;右圖為貴州省遵義市務川縣浞水鎮長江村新貌(務川縣委宣傳部提供)。新華社發(資料照片)

  上遊務川縣長江村:一類貧困村的決戰號子

  從空中俯瞰貴州省遵義市務川縣浞水鎮長江村,新建的農民住房白墻黛瓦,一條柏油路穿村而過,村頭的汽修園裏卡車進進出出,山上雲霧繚繞處是白茶基地、中藥材基地。讓人很難想象這裏曾是貴州省一類貧困村。

  “我們村過去被叫做‘黔北旱碼頭’,地處烏江上遊,緊鄰重慶,自古以來是黔北通往重慶的一個交通要道。”務川縣組織部駐村幹部宋聚超説,務川縣長江村在明清時期相當熱鬧,務川出産的茶葉、中藥材、大米、朱砂等經這裏的茶馬鹽道運到重慶武隆烏江邊的江口鎮,再經長江運往全國各地;換回的鹽巴、布匹等生活物資再經這裏運進貴州山區。

  但隨著時代變遷和黃金水道衰落,曾經輝煌的“旱碼頭”漸漸失去了榮光。長期處于半封閉農耕社會的長江村成為貴州省一類貧困村,人均只有1畝耕地的現實使得村民種地只夠維持溫飽,看不到希望的年輕人越來越多選擇離開。

  “一頓省一口,十頓節一鬥,好吃不過油炒飯,白菜也當三分糧,有了苞谷(洋芋)心不慌。”這段苦澀的順口溜,曾流傳于黔北貧困地區,也是務川縣長江村過去的真實寫照。

  歷史性的改變,發生在黨的十八大之後。在黨的精準扶貧政策幫助下,長江村村民走上了水泥路、住進了新樓。“以前我們出門都要穿雨鞋,回來踩得一腳稀泥巴,現在好了,穿著布鞋就可以上街了。”今年71歲的貧困戶何全勇説。

  何全勇是村裏有名的貧困戶,過去與老伴拉扯獨孫何良林長大,日子相當艱難。2014年,老何家成為長江村建檔立卡貧困戶,政府連續兩年給予他4000元幫扶資金,幫助他發展養牛、養豬、養鴨、養蜜蜂等産業,去年他從這幾項産業中獲得2萬余元收入,再加上每年享受農村低保6000元,支撐老兩口供孫子讀完高中。何良林很爭氣,今年高考考出660分,即將進入武漢一所高校就讀。

  務川縣長江村村支書覃玉蘭介紹説,2014年以來,務川縣投入700多萬元幫助村裏修通30多公裏致富路,投入400多萬元幫助村民發展茶、中藥材、牛、豬、雞等脫貧産業。從去年12月開始,政府又投入276萬元對334戶村民實施了修院壩、危房改造、改廁所、改牲畜圈等人居環境改造。“通過精準幫扶,長江村村民基本實現了戶戶喝上自來水,住上安全房,家家通了水泥路。”

  2014年務川縣長江村有貧困戶180戶814人。經過精準扶貧,去年長江村脫貧摘帽,目前貧困發生率降至0.6% 。

  “距離2020年還有2年多,我們村還有貧困戶34戶132人,我們的目標是不讓一個人在脫貧路上掉隊。”覃玉蘭説。

  中遊秭歸縣長江村。拼版照片:上圖為滑坡後的秭歸縣新灘古鎮(新華社發,資料照片);下圖為7月6日拍攝的湖北省秭歸縣屈原鎮長江村(新華社記者王斯班攝)。新華社發

  中遊秭歸縣長江村:從頭再來的創業壯歌

  穿過瞿塘峽、巫峽順江而下,峰巒高聳、夾江壁立的西陵峽更顯秀美,在兵書寶劍峽和牛肝馬肺峽之間也有一個長江村。只見連片的梯田倚江而立,梯田中搖曳的臍橙樹果實累累,田園風光壯美。

  這個依山傍水的美麗村落,就是湖北省宜昌市秭歸縣屈原鎮的長江村。屈原鎮以屈原故裏聞名,這裏的長江村也曾經歷過一場從天而降的磨難。

  1985年6月12日淩晨,一聲山崩石裂的巨響打破夏日夜晚的寧靜。霎時間,亂石飛迸,煙塵滾滾,平靜的峽谷天昏地暗,半個多小時內,3000多萬方土石的大型滑坡將千年古鎮新灘鎮1500多間房屋全部摧毀入江,長江村瞬間變成一片廢墟。

  “好在政府預報精準,滑坡區內老百姓全部安全撤離,沒有一人傷亡。”年近八旬的江安佐老人回憶道。

  大滑坡過後,原長江、北沱、沙子嶺等三村合並組建新的長江村,人們在廢墟上開始生産自救,重建家園。面對大滑坡後人均耕地不足0.2畝的現實,長江村百姓在地質專家的指導下成立改田專班,在滑坡上砌石坎,再把江邊即將淹沒的肥土向上轉運到梯田裏,定植苗木進行復耕。

  歷經7年多努力,長江村成功改田1000多畝,裸露的深層黃土逐漸被青翠的莊稼覆蓋,大滑坡的痕跡漸行漸遠。

  長江村黨總支書記、村委會主任崔旭東説,2006年三峽庫區啟動“移土培肥”工程,國家投資近800萬元在長江村興建灌溉、田間道路以及防護林等基礎設施,新增耕地600余畝。大家在整理好的土地上定植500畝優質桃葉橙樹苗,經過10多年的發展,長江村梯田果園成為峽江上一道風景線。

  “村裏的種植結構不斷調整,除了大規模發展桃葉橙,白花桃、石榴也逐漸形成規模。”崔旭東告訴記者,全村382戶中有90戶建檔立卡的貧困戶,通過發展特色産業,讓産業大戶、合作社對貧困戶進行務工、技術指導,戶均實現增收3000元以上。“僅去年就有22戶46人成功出列,按計劃,今年底所有貧困戶就將全部脫貧。”

  村子美了,村民富了,吸引更多村民返鄉創業。今年49歲的江朝剛曾在外地經營廣告業務,每年收入幾十萬元。6年前,想到老家長江村因獨特的峽江氣候曾遍地種有石榴,便考慮回鄉打造規模化的石榴園。如今,江朝剛已帶動80多戶農民建成800畝石榴基地,更大的創業圖景已成竹在胸。“以後不僅要把高品質的石榴賣出去,還要把遊客引進來,讓他們在碧水青山間體驗採摘的樂趣。”

  艱苦奮鬥、自力更生的長江村人通過勤勞的雙手,將昔日的災後重建村變為産業發展先進村,全村經濟總收入先後突破1000萬元、2000萬元大關,2017年達到4322萬元,人均可支配收入7405元,還被評為湖北省社會主義新農村建設示范村。

  下遊張家港市長江村。拼版照片:上圖為20世紀80年代拍攝的江蘇蘇州張家港市長江村;下圖為江蘇蘇州張家港市長江村新貌。新華社發(資料照片)

  下遊張家港市長江村:邁向高質量發展的時代新曲

  距離長江入海口不遠的江蘇蘇州張家港市,有一個被譽為“長江之花”的長江村。這裏“春有花、夏有綠、秋有果、冬有香”,還以雄厚的村集體經濟實力聞名遐邇。

  張家港市長江村原黨委書記鬱全和介紹説,上世紀80年代初,乘著改革開放的東風,長江村靠2萬元銀行貸款和35萬元群眾集資款,以幾臺土紡車、幾把瓦刀和幾條破船起家,踏上工業發展道路。1990年,長江村整合下轄10多家村辦企業組建成立江蘇長江潤發集團有限公司。2010年,集團下屬的長江潤發機械股份在深圳證券交易所成功上市,成為蘇州第一家上市的村企。

  如今,長江潤發集團擁有1家上市公司、3家規模型工業園區、3家高科技企業,資産近百億元,年綜合效益超億元,躋身全國民營企業制造業500強。

  張家港市長江村黨委書記、長江潤發集團總裁鬱霞秋説,高質量發展意味著産業必須升級轉型。過去公司以電梯導軌、型鋼、耐指紋板、建材等制造業為主,未來將重點從事與健康有關的事業。長江潤發集團已收購3家優質的醫藥企業,長江潤發機械股份也正式更名為長江潤發醫藥股份,開啟了從傳統制造業向“醫藥+醫療”的大健康轉型之路。

  “70後”村民吳建榮剛在村裏的醫療衛生服務中心做完體檢:“這裏的設備不比城裏差,聽説投資了400多萬元,讓老百姓覺得方便又放心。”

  富裕起來的長江村很重視精神文明建設。開辦道德講堂、婦兒之家、24小時圖書驛站,組建太極拳、老年舞蹈隊等業余文化隊伍,去年重陽節還搞了一臺“村晚”,主題就是孝老愛親。

  張家港長江村人一直堅信,是長江帶來了幸福生活,照顧好母親河是自己義不容辭的責任。為此,村裏拒絕了能帶來巨大經濟效益的大型化工廠項目,又在全省比較早地建起村級雨污分流係統,工廠綠化、污水處理要求也非常高。

  沐浴著新時代的陽光,千萬個像長江村一樣的村落正迎來更好的發展機遇,書寫更加幸福美好的新篇章。

圖集
+1
【糾錯】 責任編輯: 劉笑冬
長江村裏話長江-新華網
01002002011000000000000001119955112325805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