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華網 正文
南京與長江,相依更相生
2018-08-10 13:37:39 來源: 新華報業網
關注新華網
微博
Qzone
評論
圖集

  跨江而踞、擁江而興的南京,是江蘇省省會,也是全國重要的科教中心、首批國家歷史文化名城,同時也是GDP超萬億的經濟重地,在長江經濟帶上是一個獨特的標志性城市。

  9日,“大江奔流”採訪團沿江而下抵達這裏。新華日報派出多位記者,跟隨採訪團分赴三條採訪專線,請看他們發回的“南京與長江,相依更相生”的精彩故事。

  “産業強音”振奮人心

  請看記者吳瓊採自第一條專線的報道——

南京浦鎮車輛有限公司 宋寧 攝

  南京産業脈動的強音振奮人心。

  在中車南京浦鎮車輛有限公司入口處,有一個巨大的地球儀,上面標注出了印度、格魯吉亞、馬來西亞等國家。“我們的列車賣到哪裏,我們就把哪裏標注出來。”公司總工程師施青松介紹,作為國家鐵路客車、城際動車和城市軌道交通裝備專業化研制企業、係統集成供應商及城市軌道交通運行方案解決者,企業形成了城軌車輛、城際動車組、高檔鐵路客車、重大核心部件、數字工業等産業板塊,海外市場分布于“一帶一路”國家和地區。

  位于長江北岸的南京市浦口區,創新活力迸發。除了中車公司,還有一處發展勢頭迅猛的産業技術研創園,已集聚英國ARM、展訊通信、新思科技、中德IPK智能制造研究院、省大數據管理中心等一大批重點龍頭項目。

  兩年前,駱敏舟辭去中科院的職務,應聘江蘇省産業技術研究院“項目經理”,來到研創園,成為智能制造技術研究所所長。研究所成立一年多,即研制出輕型協作機器人、精準輔助穿刺機器人、汽車拆解機器人等極具市場前景的高新技術産品,今年合同收入有望達到1.4億元。

  南京聯成科技原本從事信息安全軟件集成開發,兩年前入駐研創園後,開始自主研發安思易智慧係統運營雲服務平臺。公司董事長淩雲介紹,以往用傳統的安全軟件服務客戶,12年時間累計服務了五六千家客戶,現在使用雲服務平臺,計劃三五年內服務10萬客戶,且服務品質比過去實現極大提升。

  落戶研創園的展訊通信是我國集成電路設計産業的領軍企業,南京展訊公司業務規模將僅次于上海總部,主要承擔以CPU、5G、移動智能終端係統及軟件為核心內容的研發,計劃于明年下半年開發出基于展訊5G芯片的商用終端。研創園副主任苗天寶介紹,聚焦新技術,園區重點發展集成電路(IC)設計、人工智能、大數據雲計算三大主導産業,正成為江北新區創新策源地。

  長江南側,位于南京南站與祿口機場“金軸”之上的江寧開發區同樣蓄積著發展的強大勢能,這裏集聚了45個國家和地區的4000多個項目,其中上市企業55家、世界500強企業61家,形成了先進制造業和現代服務業雙輪驅動的發展格局。

南瑞集團 宋寧 攝

  位于園區的南瑞集團,經過多年持續自主創新,科技實力居于行業領先地位。公司首席水電專家施衝介紹,企業在特高壓、智能電網、新能源、軌道交通等領域取得了一批具有國際領先水平的核心技術,實現了從“南瑞制造”到“南瑞創造”再到“南瑞引領”的跨越。

  在南瑞,有個神秘的國家重點實驗室,由薛禹勝和沈國榮兩位院士領銜的100多個專家,專門負責把脈並治療電網係統中的各種疑難雜症,多項技術世界第一,不僅可以自動發現電網故障,還能在20毫秒內處理完畢,保障整個國家大電網“不停電”。實驗室研究員曹團結説,這裏的寶貝可不少,有一臺小火車車廂大小的設備,可以測試150℃高溫、零下70℃低溫以及濕度和震動“大跳水”環境下設備的使用情況,每次測試需要72小時,通過它考驗的設備拿到地球上任何一個地方都能安全穩定運行。我國至今未發生大面積停電事故,正是由于有了這個國家重點實驗室的專家精心研制的3道保護係統。

  “文旅惠民”沁人心脾

  請看記者趙偉莉、實習生狄涵採自第二條專線的報道——

  9日8時,南京博物院門口已經聚集了等待進館的觀眾。8時50分,與這批觀眾一起進館的,還有“大江奔流——來自長江經濟帶的報道”主題採訪活動第二組的記者們。

  經濟日報的直播團隊急匆匆一頭扎進了展廳:西漢時期的金獸、西晉青瓷神獸尊……“赴一場千年之約”,在微博上引起網友的圍觀。

  文化,是一座城市的精神底蘊;博物館,則是展現城市文化的載體。

  南京博物院,這座擁有80年歷史的博物館,用豐富藏品、特色展覽,將南京乃至江蘇的歷史文化一一呈現。走過歷史館、藝術館、特展館、數字館、民國館、非遺館,倣佛穿越了時空,暢享了豐盛的文化大餐。

  暑期,每天有1.6萬名觀眾進館參觀。今年上半年,參觀人數同比增加了11%。“沒想到,南京不僅有這些歷史的文化內容,而且保護得很好、展示得很好,這很了不起。”中央廣播電視總臺記者靳丹妮説。

  如果説博物院是豐富了眼球,那麼音樂會則撫慰了耳朵。南京市民唐旭,是八月古典音樂樂迷成員。她説,之所以叫“八月古典音樂樂迷”,是因為江蘇大劇院在去年8月份啟用,“只要大劇院有古典音樂會,我必來。”

  “經濟發展到一定水平,老百姓對于文化生活的需求也會越來越多、越來越高。”江蘇大劇院總經理諸敏説,大劇院要搭建文化交流與文化惠民的平臺。在她看來,城市音樂會就是文化惠民的載體,一場演出的票價僅僅50元,就能夠享受來自世界各地的優質音樂曲目。今年下半年,大劇院安排了近30場城市音樂會。

  得益于長江的哺育,山水南京成為旅遊勝地。“一座牛首山,半部金陵史”,“金陵多佳山,牛首為最”。對于南京人來説,“春牛首秋棲霞”更像是一種歡迎春天和秋天的儀式。行車于牛首山文化旅遊景區,岳飛抗金故壘、南唐二陵、明代摩崖石刻、鄭和墓等歷史遺存次第展現眼前。

  傍晚時分,全長11.6公裏的南京濱江文旅港灣變得熱鬧,大批市民在綠色步道上悠閒散步。曾經,這裏碼頭、沙場集聚,由于地勢低經常被淹,老百姓常説“一步一滑到雙閘”。今年65歲的黃健全是土生土長的南京人,自小生活在這裏。“現在還是叫雙閘,過去與現在變化多大!”

  蔡國峻是這個港灣的規劃設計者。“如果把濱江建設的一條線壓到江邊,肯定會産生較好經濟效益。但是為了給長江留一個生態環境的緩衝區,給老百姓留一個休閒場所,我們把濱江建設線最多的地方後退了800多米。”

  “生態富民”潤澤百姓

  請看記者許海燕、實習生雙爽採自第三條專線的報道——

黃龍峴茶文化旅遊村 雙爽 攝 

  我們這一路記者先後來到南京江心洲、黃龍峴茶文化旅遊村、幕府創新小鎮等地,深入探訪南京綠色生態發展的成果。

  車輛行駛在江心洲環島路上,路邊樹木蔥翠,放眼遠望,江面波光粼粼,不時有白鷺飛過。數年前,江心洲是主打葡萄種植的農業島,現在江心洲又有了新名字——新加坡·南京生態科技島。

  農業島變身生態科技島,如何保證生態環境不受影響?中新南京生態科技島開發有限公司副總規劃師吳凡告訴記者,“全島保留一半土地為非建設區,僅進行土地整治和環境美化,全島綜合建設容積率只有0.5,綠化覆蓋率接近70%。我們對江心洲原有的綠化進行保護,比如江心洲南部有1500多株的池杉完整保留下來。而在産業引進方面,江心洲主導綠色産業,主要是與生態保護密切相關的水科學産業和人工智能産業,我們對環境污染産業零容忍。”

  江心洲居民孫興來見證了江心洲翻天覆地的變化。在他的記憶中,以前的江心洲有不少臭水溝,一到雨天道路泥濘不堪,大部分人只能以賣菜為生……“現在大變樣了!過去是平房,現在是高樓,以前出門靠輪渡,現在出門有公交、地鐵!拆遷後我們老兩口分了兩套80多平方米的房子,一套自己住,一套出租,租金每月3000元。我退休金每月6000多元,老伴兒有徵地拆遷的補償,每月1000多元。我們的生活太幸福了!”

  不僅在江心洲,在江寧的黃龍峴茶文化旅遊村,同樣展現了一幅好山好水好致富的新畫卷。

  “黃龍峴的‘峴’是一個‘山’再加一個‘見’,我們這裏真正是開門就見山。”村裏工作人員説。走進黃龍峴,面前是白墻灰瓦的徽派村落,遠處白雲依依,種滿茶樹的丘陵倒映在黃龍潭上。但五六年前,黃龍峴還“養在深閨人未識”。江寧區江寧街道牌坊社區黨總支書記王小玲回憶,以前村裏的農房比較破舊,道路每逢下雨泥濘不堪,茶樹種植偏散偏亂。2013年,江寧交通建設集團和江寧街道利用近三個月的時間聯手改造該村,改造過程中不搞大拆大建、彰顯生態本色,這才有了如今的黃龍峴。

  龍鳳飯店老板邢有龍在村裏是最早經營農家樂的,最初家裏只有3張桌子,現在有20多張桌子,最多可容納200人吃飯。邢有龍原來是貨車司機,年收入只有三四萬元,後來返鄉經營農家樂,現在和老伴兒兩個人的年收入達到四五十萬元。村裏一共52戶人家,現在有49家都在從事農家樂、民宿等行業。

  下午,記者團又趕赴南京鼓樓區幕府創新小鎮採訪。眼前一棟紅磚小樓,是企業現代化的科研辦公場所,沒想到以前居然是長安汽車的老廠房。原來,小鎮以“修舊如舊”的手法,對廠房進行了內部改造和外立面出新。南京鼓樓高新技術産業開發區黨工委書記許小衛介紹,“綠色生態是小鎮的名片,正因為我們對生態的重視,我們迎來了好的合作夥伴,8月7日,霍普(南京)生命科學創新研究院的諾獎院士工作站正式落戶小鎮!”

  本版統籌 杭春燕

+1
【糾錯】 責任編輯: 尹世傑
新聞評論
加載更多
走進錢江源國家公園體制試點區
走進錢江源國家公園體制試點區
金色葵海染河套
金色葵海染河套
新疆:家鄉味道
新疆:家鄉味道
懸崖上的岩石“外科醫生”
懸崖上的岩石“外科醫生”

01002002011000000000000001110666112325184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