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華網 正文
長江“清漂人”,幹著良心活
2018-08-02 07:17:04 來源: 人民日報
關注新華網
微博
Qzone
評論
圖集

  清道光十九年(西元1839年),雲陽縣令發出一則“安民告示”——“禁正塘水,不準污穢”,並將這八個字刻在石碑上。2015年,三峽庫區文物收集整理髮掘時,該碑在重慶雲陽雙江鎮老街沿長江邊的關塘口被發現,這也是迄今為止三峽庫區發現的保護長江水環境最早的記錄,被稱為“環保碑”。

  當時為何會頒布這樣的禁令?原來,關塘井是長江邊的回水井,井中浸滲的長江水是當地的直接飲用水源。貼出警示令是要告誡人們保護長江水,確保倒灌井水的飲用安全。

  飲水必清源,源頭須保護。保護長江就是保護我們自己,污染長江難免自食其果。“環保碑”的內容,從摩刻在巨石上,到深刻在人們心裏,再到體現于行動中,代代相傳的環保意識與生態自覺,雖經歲月衝刷,仍舊清晰可見。

  其實,需要保護的,不只是那一泓江水,而是包括水資源在內的生態環境係統;需要行動的,也不只是一城一地的治理者,而是生于斯長于斯的所有人。當前,長江經濟帶“共抓大保護,不搞大開發”,對老百姓而言,就是在保護好共飲的一江水、建設好共同的大家園。這就需要調動各方力量,形成全社會共同參與的生態保護“行動共同體”。

  在長江的重慶萬州段,一名29歲的清漂隊員劉波,就是這個共同體的一員。

  見到劉波,首先會注意到他的膚色。因為常年在江面清漂船上作業,他被曬得黝黑,同事給了他一個昵稱——“劉煤炭”。從事清漂工作四年,面對記者講起自己的事,劉波顯得有些靦腆,卻也很認真很動情。父母當初不太能理解,常抱怨他説,半年不回家,工資也不高。他也沒辯解,而是帶著父母來到江邊。當時三峽庫區175米的蓄水剛完成,江面垃圾雜物比較少,他對父母説,“這樣幹凈的江面,也有我的一份功勞。”

  一邊聽著劉波的故事,一邊放眼望向長江,開闊的江面很少能見到垃圾堆積,卻總能看到藍色的清漂船,在主航道兩側一邊推開浪頭、一邊大口“吞噬”著各類漂浮物。船上的“清漂人”每天一幹就是十幾個小時,夏天還要忍著50多攝氏度的船艙高溫,付出與奉獻可想而知。還長江清澈、讓江面無阻,是他們對長江的呵護,也是對母親河的回報。

  “人心齊,泰山移。”保護,從來不是幾句話、幾個人、幾件事,而是從個體到集體、從理念到行動、從舉措到機制的立體化建設、全方位努力。習近平總書記指出,推動長江經濟帶發展不僅僅是沿江各地黨委和政府的責任,也是全社會的共同事業。保護母親河沒有局外人和旁觀者,只有更加有效地動員和凝聚起各方面力量,才能形成全社會共同參與的共抓大保護、不搞大開發格局。

  “漂情就是命令。”劉波説,個人的事再大也是小事,延誤了清漂工作進度,影響了庫區水環境那才是大事。保護長江需要一腔熱忱、一份擔當,就像一位同行記者評價的,這是“良心活”。今天再看那座“環保碑”,上面的“禁正塘水,不準污穢”八個字,也啟示我們一起行動、一起保護、一起為了一江清水而努力。

+1
【糾錯】 責任編輯: 唐斕
相關新聞
  • 長江防總開展應急調度及時疏散三峽滯留船舶
    近日,長江防總搶抓降雨停歇期,精細調度三峽水庫減小下泄流量,積極開展航運應急調度,及時疏散三峽江段小功率積壓船舶,緩解三峽、葛洲壩兩壩間航運壓力。
    2018-08-01 19:56:12
  • 揭開三峽工程“最後的謎底”
    7月31日,湖北省宜昌市,船只準備進入三峽大壩升船機,進入廂體後這艘100多米長的客船將乘升船機下降80多米,“翻越”大壩。這時,集控人員會同船方交流,三峽局海事部門還“私人定制”培訓班,手把手地教導船員如何通過三峽升船機。
    2018-08-01 07:41:01
  • 來看“平湖”水草舞——三峽庫區探索消落帶治理見聞
    盛夏,開州區漢豐湖國家濕地公園管理局局長熊森頭頂烈日,正沿著近15平方公里的漢豐湖邊緣前行。為了治理好這片位于長江一級支流上的水庫消落帶,9年來,他一門心思扎在了裏面。
    2018-07-31 11:04:14
新聞評論
載入更多
“八一”禮物,飛向雲端哨所
“八一”禮物,飛向雲端哨所
高溫下施工保供電
高溫下施工保供電
這,就是中國軍人
這,就是中國軍人
杭州臨安:土地流轉打造生態荷花園
杭州臨安:土地流轉打造生態荷花園

01002002011000000000000001110106112321014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