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華網 正文
改革開放40年 大學生從軍記
2018-08-01 07:38:51 來源: 人民日報海外版
關注新華網
微博
Qzone
評論
圖集

  白雲(前排左一)和戰友們集合準備出發。楊世超攝

  圖為宋璽在訓練射擊。宋 璽供圖

  圖為張南在訓練中。 張官星攝

  圖為鄭磊在艦上訓練。 謝 力攝

  圖為王華在檢查裝備。李 勇攝

  圖為何靜昆在訓練使用測繪儀器。 高 攀攝

  改革開放40年至今,特別是中共十八大以來,越來越多的大學生,或攜筆從戎,或畢業後走進軍營,報效國家。“八一”建軍節前夕,《百姓話題》版和知名公眾號“俠客島”聯手推出相關視頻報道。敬請讀者關注。

  4年三跨越 班長﹢技師

  █ 白 雲 火箭軍某部報務班 班長

  2000年,我考進河北大學,專業是政治學與行政學。老師和家人都説以後畢業可以考公務員或者繼續考研,但是我更想當一名女兵!

  大姑從一名戰士成長為軍官,然後退休。父親當年也有機會當兵,但因叔叔患精神疾病,便留在農村照顧他,36歲才成家。看著同齡人走出農村,看著他們在城市落戶,父親常説,如果當年參軍,我們家就會過得輕松些。

  2014年9月,我應徵入伍,這引發全校的議論。許多人問我,為什麼畢業選擇去部隊吃苦?我告訴她們,只要用心學,哪裏都是大學。我想去部隊學習大學裏沒有的東西。

  我堅信“進取的心不必絢麗,但一定要堅固”。當兵後,我並沒覺得太苦。新兵連戰術訓練,在沙石地上重復練習,手上磨出了血,疼痛不已,但我仍然堅持。下連後學報務,我在“滴滴答答”中找到了自己的舞臺,成了基地5年來唯一的報務班班長。

  這4年的軍旅生涯讓我從一名戰士成長為班副、班長再到技師。今年7月,我又成為基地3年來唯一一個提幹成功的女兵。每一個級別,都是我人生的一次跨越。

  這4年的軍旅生涯讓我從一個羞答答嬌滴滴的女生,變成了當初自己也接受不了的“女漢子”,擁有的成熟和穩重是地方同齡女生難以比肩的。現在很多在校師妹都羨慕我,有人也準備參軍。我希望自己能夠做一個時刻對部隊有用的人,幹好本職工作,執行好各項任務。

  海軍陸戰隊 女生當自強

  █ 宋 璽 北京大學心理與認知科學學院 2012級本科生

  説起為什麼去當兵,我想應該是軍人這個職業對我有著非比尋常的吸引力吧。我從小就崇拜軍人,憧憬著自己能夠成為一名軍人。還有我很喜歡武俠小説,自己也想做個女俠,而軍人是最能體現俠肝義膽的。

  當年高考結束後我就想入伍,但是爸媽反對得太厲害,就沒能成功。到了大三,我橫下一條心入伍,一直等到手續基本辦完了,才告訴父母。他們十分震驚,因為我瞞著他們就把這事兒給辦了。但我想他們應該心裏有底:我連著幾年都在跟他們商量著當兵的事,他們應該知道寶貝女兒最終還是會去當兵的。

  雖然爸媽心裏不是很情願,但看到我的成長,也很為我自豪。別人看重我的經歷,但爸媽更關心我吃了多少苦,受了多少罪。剛剛入伍的時候,我媽希望我去炊事班養豬。不過他們並不會幹涉我,還是很尊重我的選擇。最終我選擇去海軍陸戰隊,雖然很苦很累,但爸媽依然選擇了支持。不過我媽特別逗,特地叮囑我,遇到危險的時候要躲得遠遠的。

  海軍陸戰隊,很辛苦。我曾到中國最南端海訓,在最熱的夏天,頭盔下和迷彩軍靴裏的皮膚滿是“挨床就疼”的痱子和疹子,海魂衫起了霉點。海島上野外生存,只有一點兒水、米、土豆、洋蔥,還要去挖野菜、撬生蠔、抓螃蟹。雨夜裏帳篷灌水,就把槍抱在懷裏,淋雨睡一宿。雖然經歷了這些苦,但我不後悔自己的選擇,相反還會覺得蠻有意思,當兵就得有個兵的樣子。起初覺得陸戰隊員、偵察兵最有兵的樣子,所以很想去。後來明白了,只要做好自己的工作,勇于擔當,任何兵種都最有兵的樣子。

  能去亞丁灣執行護航任務是一件很榮幸的事情。護航期間的生活很枯燥,我會盡量讓自己變得活躍一點兒。一開始不讓我參加訓練,後來我打報告愣是爭取來了機會。大家都特別照顧我,有時候我會和戰友們一起去炊事班偷偷做飯,也會去甲板上看海豚、看彩虹。

  如今,我已經離開軍營回校讀書。這是一段很好的經歷,我希望能用這些經歷來自己定義自己,而不是活成了別人,這也是我當初從軍的初心吧。

  青春“軍三代” 攜筆又從戎

  █ 張 南 新疆喀什某部 士兵

  “28秒45,張南,你合格了!”

  2017年11月25日,我永遠忘不了的一天:跑過終點線、臥倒的一瞬間就聽到了新兵班長龍亮亮的呼喊,淚水再也止不住,劃過我滿臉泥土的臉頰。近一個月的加壓訓練,戰術基礎動作這個課目我終于合格了。

  我的爺爺和父親都是軍人,所以我是一個名副其實的“軍三代”。小時候看到父親嚴謹的作風和他帥氣的軍裝,內心就埋下了“從軍夢”,即便走進絢麗多彩的大學校園,也沒能阻擋我攜筆從戎的決心。

  可當兵之初,無情的訓練生活就狠狠地給了我“一記耳光”。一次戰術訓練中,我的腳受了傷,之後的每次訓練都畏畏縮縮,導致該科目一直不合格。

  “孩子,為國戍邊守防很光榮,但很辛苦,是你想不到的那種苦!你準備好了嗎?”離家之前,父親拍了拍我的肩膀。“準備好了!”我握緊右拳重重地砸在胸口上。

  可如今連一個簡單的戰術訓練竟然都不合格。“難道當初選擇錯了?我就不適合當兵?”一排問號在我腦海裏不停打轉。龍班長看出我的畏難情緒:“像我這樣,加速!”他不顧自己曾經受傷的胳膊,帶著我加班加點訓練,一次次教動作,一遍遍做示范。經過一個多月的努力,我終于成功了。可能是那次成功給我帶來了信心,之後的器械、3000米跑、射擊等科目全都達到優秀水平。

  轉眼間軍旅生涯已走過一年,當初參軍離開家與父母話別時的場景依舊清晰。“南南,媽媽知道攔不住你,到了部隊就好好幹!你以前是大學生對社會有責任,現在你當了兵對國家有責任。”媽媽輕輕吻著我的額頭説。

  “你一個學美術的大學生,跑去當什麼兵?”起初老師、同學的勸説讓我遲疑過,但今天取得的成績證明了自己當初的選擇是對的。如今,我不僅是連隊的訓練標兵,還是辦板報小能手、政治理論小教員。

  軍旅無彩排 跌倒再重來

  █ 鄭 磊 南部戰區海軍某基地導彈護衛艦 上等兵

  2016年6月,我從西華大學自動化專業畢業,9月就參軍入伍,踏上了夢寐以求的軍旅生涯。

  2008年5月12日,一場突如其來的大地震襲擊了我的家鄉。那一刻,孩子朗朗的書聲戛然而止;那一刻,繁華的街市突然變得死寂。當看到解放軍戰士第一時間到達災區,不顧一切搶救受災群眾,那一刻,我萌生了參軍入伍的志願。

  剛進軍營那會兒,剛從地方大學畢業的我完全不適應高強度訓練,新兵訓練期間總是被班長點名。值得慶幸的是,多虧了班長在訓練場上開“小灶”,生活中處處“為難”,讓我從一個什麼都不懂的文弱書生變成格鬥、刺殺和槍支使用樣樣精通的鋼鐵戰士。記得離開新兵連時,班長對我説了6個字:“都是為了你好。”

  從以前的朝九晚五到現在的朝六晚十,從平常的懶懶散散到現在的雷厲風行,無不宣示著我不再是一名普通的大學生,而是一名肩負神聖使命的軍人。經歷了3個月的摸爬滾打,我來到了現在的單位。第一次踏上戰艦,我充滿了豪情壯志,心想:“這裏就是我的第二個家。”

  作為一名大學生,我有著先天的優越感,覺得在崗位上一定能得心應手,水到渠成。然而,事與願違,我即便在最短的時間裏學會了專業理論知識和武器儀器的操作使用,最終還是敗倒在了裝備故障維修上。

  面對日新月異的武器裝備,一旦出現了故障,我還真有點兒無從下手,倣佛所有的理論知識都不夠用了。當我在電話裏跟母親抱怨種種挫折,甚至提到過放棄時,傳來母親沙啞的聲音:“路是你自己選的,咬著牙也要堅持下去。”那時,我意識到我的軍旅生涯還有很長的路要走。

  後來,每一次模擬故障排除,我都會再次將故障復位,一遍又一遍重復操作,直到把所有流程牢記在心。有時候,因為一個簡單的操作原理,我抓著老班長講解不放。我這股搞不清楚不罷休的勁兒,連艇長都拿我沒辦法。

  工夫不負有心人。上崗考核中,我順利完成了各項指定任務並打破了同類故障排除最快時間的記錄,班長豎起了大拇指:“不愧是大學生,幹得漂亮!”

  如今,我已經是一名合格的導彈指揮儀兵。

  軍營是種“癮” 來了“戒”不掉

  █ 王 華 北部戰區空軍航空兵某旅 上等兵

  盛夏,機場地表溫度高達60多攝氏度。忙完一天的飛行保障,吸滿了汗漬的工作服又鹹又硬。當這身“戰袍”從手中“奔入”洗衣機的那一刻,我下意識地掂了掂它的重量,心中溢出莫名的成就感:這就是“更有價值的事”吧,我想。

  “孩子,你這一生不應該只忙于賺錢養家,去部隊追求一些更有價值的事吧。”大學畢業回到家的當晚,爺爺對我説道。這堅定了我攜筆從戎的信念。

  本以為穿上軍裝就是兵。來到軍營,經歷過一次次刻骨銘心的洗禮,才明白什麼是合格一兵。記得去年除夕夜,大家在食堂一起包餃子、做年夜飯,有説有笑,不亦樂乎。“等新年的鐘聲敲響,我送你們每人一份新年禮物。”連長擼了擼沾滿白面的袖子,神秘地説道。“好啊!好啊!”我們接聲連應。

  “餃子出鍋啦!”不一會兒,司務長端著熱氣騰騰的餃子剛放到桌上,剛好電視機裏傳出了新年的鐘聲。“咦?連長呢?禮物呢?”一個戰友話聲未落,一陣急促的哨音夾雜著連長“全副武裝,緊急集合”的命令便“闖”進了食堂。大家面面相覷數秒,緩過神來紛紛拔腿奔回宿舍,打背包、挎水壺、扎腰帶……一陣手忙腳亂後,我們在連隊門前集合完畢。

  “目標訓練場,5公裏奔襲!”背包散開了、臉盆掉了……跑完歸來,我們“潰不成軍”。連長語重心長地説:“什麼是軍人?軍人就是分分秒秒都想著打仗、都準備打仗!這份新年禮物,希望你們永遠記得!”

  從那時起,我更加懂得戰士的含義,此後的軍旅路,更多“除夕夜禮物”打磨著我的“兵樣子”,塑造著我的人生路。如今,挂著上等兵軍銜的我,已經向黨組織遞交了留隊申請書,因為美好的軍旅讓我懂得,走上這條路的理由有無數個,愛上這條路的理由卻只有一個——軍營是一種“癮”,來了便“戒”不掉。

  不讀研究生 也要去當兵

  █ 何靜昆 陸軍第77集團軍某旅 上等兵

  爺爺轉業數十年,一直對部隊和軍人情有獨鐘,以致兩個姑姑談對象,見男方不是軍人,竟一票否決。打從出生起,爺爺就對我實行準軍事化培養,比如站軍姿。受他和兩個姑父影響,我從小對軍營充滿憧憬。

  2012年,我報考國防生,分數達標卻未錄取。我進了天津理工大學攻讀“熱能與動力工程”專業。4年中,我當過班長、學生會黨支部書記,做過學院院長助理,曾代表學院擔任“東亞運動會”翻譯志願者,帶隊參加“全國節能減排大賽”並獲國家三等獎,論文在國內核心期刊發表,還有一篇被美國地熱協會收錄。導師們對我十分青睞,人還未畢業就為我爭取到南開大學保送研究生的資格。但我只有一個心願:實現爺爺期待的軍旅夢。

  2016年8月,我應徵入伍。對于我的選擇,父母、導師和好友費盡口舌,想方設法讓我改變決定,但爺爺對我十分支持。懷揣爺爺的心願和自己的綠色夢想,我踏進了軍營。

  剛到軍營,直線加方塊的隊列,規范化的作息時間,摸爬滾打的血性比拼,都讓我興奮不已。新兵連每天除了訓練,還有打掃不完的衛生以及嚴格的管理教育。回首往昔,正是那些艱難磨練造就了我鐵的意志、精益求精和拼搏到底的精神,這是難能可貴的軍人品質。

  下連後,由于我學歷高,理解能力、接受能力強,進了機關。我和幹部們每天加班至淩晨,第二天還必須按時出操;遇到緊急任務,甚至需要通宵準備資料。記得有一次,為了辦一個噴繪圖展,我在淩晨4點説服商鋪老板開門營業。我感到能力是相通的,無論是在部隊,還是在地方,想盡方法完成任務的本事在哪裏都需要。

  當兵兩年,雖然失去了保讀研究生的資格,失去了國企高薪崗位,但我不後悔當兵的每一天。在軍營裏,我最大限度發掘自己潛力,無論是拼搏進取意識、吃苦擔當精神,還是團結協作的能力,都是我今後的人生道路上最堅實的鋪路石。

+1
【糾錯】 責任編輯: 唐斕
相關新聞
  • 懷孕3月驚聞丈夫犧牲 “遺腹子”取名徐疆代父從軍
    42年前,張德君的丈夫徐克軍跟隨部隊,從四川遠赴新疆修建南疆鐵路,為救兩名年輕的戰友,不幸犧牲。在之後的漫長歲月裏,家人曾專門到新疆尋找徐克軍的埋葬地,發現原址已是一片荒蕪。
    2018-05-09 08:01:45
  • 陸軍某團保障處工程師崔滿申:從軍28年 天天在衝鋒
    “當兵的哪天都要像衝鋒。”始終激情不減的崔滿申,先後兩次獲全軍“作戰部隊優秀專業技術人才獎”,被原沈陽軍區評為“裝備技術幹部優秀人才”,榮立二等功1次、三等功6次。 
    2017-03-29 18:21:35
  • 退伍老兵講述從軍故事:雖已脫軍裝,若需要召必回
    重裝營新配發的重裝車有28個輪子,如此“龐然大物”,經常需要開上3米寬的火車平板,運往各地執行任務。”劉源如此回復,他的頭像是一顆紅星,似乎在無聲地傾訴著這名老兵對軍營的熱愛。
    2016-12-23 07:50:29
新聞評論
加載更多
利劍,刺破晴空——七國鏖戰“晴空”防空兵比賽目擊記
利劍,刺破晴空——七國鏖戰“晴空”防空兵比賽目擊記
源自上合峰會的嬗變──峰會之後青島新觀察
源自上合峰會的嬗變──峰會之後青島新觀察
保護中華鱘
保護中華鱘
小三峽聞“猿啼聲”
小三峽聞“猿啼聲”

01002002011000000000000001110106112320468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