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華網 正文
一對美國“紅色夫妻”的東方選擇
2018-07-06 15:36:58 來源: 新華每日電訊
關注新華網
微博
Qzone
評論
圖集

  20世紀三四十年代,除了埃德加·斯諾,還有很多外國青年向往著延安。

  來自美國的寒春、陽早夫婦想看看中國共産黨領導的隊伍是否像《紅星照耀中國》裏説的那麼神奇。

  近日,《寒春 陽早畫傳》由中國機械工業出版社出版。打開此書,就像來到時光機前。300多張寶貴照片和一連串故事就像一個個“沙、沙”而過的歷史瞬間,講述了這對美國夫婦在中國經歷的如歌歲月。

  相約來華

  1939年,18歲的寒春進入美國本寧頓學院。在大學裏,寒春深深地迷上了原子軌跡。1942年夏天,寒春考入威斯康星大學讀研。1944年,她發現身邊的同學一個個都“消失”了。沒有人知道,也沒有人説發生了什麼事情。有一天,寒春收到了來自康奈爾粒子回旋加速器小組的信,説他們正忙于一個軍事項目,問她是否有興趣參加。寒春把收到的表格填好後寄回,不久,收到了錄用通知,到新墨西哥州的洛斯阿拉莫斯(Los Alamos)國家實驗室從事科學研究,著名核物理學家費米是研究團隊總負責人。

  1945年8月6日,美國在廣島扔下原子彈。3天後,長崎遭到了與廣島同樣的命運。參與研制的科學家們感到震驚,洛斯阿拉莫斯國家實驗室也掀起軒然大波。有些科學家想從美國軍方手中“奪回”他們創造的這個“怪獸”;有些科學家主張再次使用原子彈;有些科學家回避政治問題,想繼續他們的科學研究。

  之後不久,寒春看到美國核物理領域越來越封閉和越來越多的秘密。當年一起奮鬥的科學家們,都忙于發表自己署名的論文,而且互相嫉妒;接著又發現自己的課題經費原來是美國海軍提供的,這讓她難以接受。在動蕩的20世紀40年代,這些從來沒有想到的事,使她獻身純核物理的理想徹底動搖了。

  1918年出生的陽早,生活就不像寒春那樣光鮮了,他的父母最初帶著孩子們在紐約州靠一個租的農場來續寫家庭夢想。陽早很小就要參加勞動,因為早晚擠奶和喂牛都在天不亮和天黑時進行,他的第一份工作就是每天提兩次燈籠照亮牛棚。

  陽早對學校教的東西很感興趣,15歲時開始關心俄國革命,然而當時反蘇論調在美國達到了頂點,大多數人在政治上不讚成他的想法。1936年高中畢業時,他已經成為具有左翼傾向、讚賞蘇聯革命的人士。

  1938年,陽早進入伊利諾伊州立大學學醫。他始終懷念農場生活,覺得養牛才是自己的理想。于是一年後轉到康奈爾大學農學院學習。

  在康奈爾大學,陽早租的房子可以住兩個人。寒春的哥哥韓丁——這位哈佛大學的轉校生無意中向他求合租,于是兩人成了室友。周末時,韓丁常去陽早家幹農活,有時會帶著寒春一起去。一來二去,為素昧平生的寒春與陽早搭起了日後的“鵲橋”。陽早沒有想到自己此後“人生的前途”都將與寒春緊密相連,更沒有想到兩人未來將到中國西北的窯洞中舉行婚禮。

  此時,從遙遠的東方——中國傳來的消息讓陽早、寒春感到新鮮好奇。一番曲折之後,他們先後抵達心中的聖地——延安。

  尋找真理

  陽早被安排去了延安郊區的光華農場。農場有30來頭牛,每天産些牛奶。自從離開美國,第一次用手擠上牛奶,腳上又沾著牛糞,陽早感到格外愜意!在隨後一年的時間裏,陽早翻山越嶺,與敵人周旋,保護了牛群安全。

  平常工作中陽早發現,他們路過的農村早已進行了土改。一路上都可看到從地主剝削中解放出來的農民子弟入伍、給解放軍運輸補給、送糧食給部隊的場面。陽早感嘆:“土改被證明是紅軍的脊梁、腿和心臟,共産黨獲得的支持必定呈指數級增長!”

  在山西和陜西的某些地區,由于戰爭和自然災害,農民忍饑挨餓。為了解困濟貧,中國共産黨設置了一條由河北往山西、陜西運送糧食的路線。農民挑著糧食穿越兩個省,一站接一站地把糧食運到最需要的地區,救災濟民。由于路途遙遠和人力運輸,每100斤救濟糧,在路上被吃掉40斤。此刻,陽早想起在救濟營裏國民黨對饑民的冷酷無情,每天有數以百計的人死去,而成袋的面粉還放在倉庫裏,感慨良多。

  一年來,陽早和大家一起翻山越嶺,與敵人周旋,保護了牛群的安全。陽早實現了自己想看看中國革命的夢想,他親眼所見毛主席、共産黨指揮的人民戰爭使敵人成了瞎子、聾子,小米加步槍的人民軍隊化險為夷、遊刃有余,打敗了美式裝備的國民黨機械化部隊。巨大的反差、不可思議的事實,震撼了陽早的心。他思考著:為什麼共産黨在人民群眾中能獲得壓倒性的支持?甚至被俘的大多數國民黨士兵也選擇加入人民軍隊?為什麼不識字的農民、青年知識分子、中老年領導幹部,都那麼信心堅定、不怕艱苦、聰明肯幹?

  陽早的世界觀、人生觀在潛移默化中開始了嶄新的升華旅程。他迫切想著向寒春傾訴自己在延安的親身經歷和感受,他給寒春寫了一封又一封熱情洋溢的信,期待著她的到來。

  寒春被説動了。然而好事多磨,她乘船從美國抵達上海後,多次嘗試突破國民黨的封鎖,但都未成功,隨後她來到了北平苦苦等待。

  終于,1949年春天的一天,一個聲音對寒春説:“你可以去延安了!”寒春聽後興奮地在床上翻了個跟頭!向延安進發讓她興奮不已。在負責運輸的卡車上,寒春站起來,看著前方的風景,大聲地唱起了歌。

  跨越太平洋的追尋,何止八千裏路雲和月。寒春終于見到了寶塔,見到了夢中的、書中的、信中的、講述中的神話般的延安!令她感到驚愕的是,經歷了戰火洗禮的延安被國民黨炸得一塌糊涂,但這裏的人們卻團結一致、意氣風發、樂觀自信,決心要重建一個嶄新的社會、解放全中國,創造一個新世界。

  新中國成立前夕,在陜北的窯洞中,陽早和寒春,就像兩條不同的小溪流經延安,猛地一下匯合了。

  時光飛逝,此後他們結合生産實際,採用世界先進技術,改良奶牛品質和研制奶牛場機械,在陜北光華農場、西安草灘農場、北京南郊農場和沙河農技站研制風車、水車、馬車、青飼收割機、管道擠奶機具,推廣胚胎移植技術,為我國畜牧業發展和奶牛場機械化做出了突出貢獻。(渠宏卿)

+1
【糾錯】 責任編輯: 張樵蘇
新聞評論
加載更多
雲南大理洱海保護取得階段性成效
雲南大理洱海保護取得階段性成效
暑日荷韻
暑日荷韻
武警西藏總隊“魔鬼周”訓練 挑戰極限礪精兵
武警西藏總隊“魔鬼周”訓練 挑戰極限礪精兵
江西進賢2000畝蓮花盛開 鳥瞰畫面呈現“幾何美”
江西進賢2000畝蓮花盛開 鳥瞰畫面呈現“幾何美”

01002002011000000000000001110570112308925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