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華網 正文
暴力催債讓人膽戰心驚 業內人士揭網貸中介清賬騙局
2018-07-06 07:15:32 來源: 法制日報
關注新華網
微博
Qzone
評論
圖集

  業內人士揭網貸中介清賬騙局

  網貸暴力催債讓人膽戰心驚一些平臺以幫助還款為名放高利貸

本報記者 趙麗

  “我是一名身負十幾萬元貸款的大學生,這是我2016年的信報,有點黑。”

  這句話是肖明在2017年4月時對記者説的。他很坦白,自考上大學後就開始貸款,他已經從4家校園貸平臺貸款。

  一年多過去了,肖明終于在今年6月成功“上岸”(還清貸款之意——記者注)。最終的解決方式是向家人坦白,由家人幫助“上岸”。

  在過去的一年中,肖明也曾嘗試過自己“上岸”,但到頭來卻發現越陷越深。

  “現在針對很多急于‘上岸’的貸款者,尤其是校園貸的貸款學生,出現了一些幫助清賬的中介,在接觸之後,才發現坑越來越深。”肖明對記者説。

  通過調查走訪,記者發現,目前網絡上一些名為幫助貸款者尤其是校園貸的學生借貸者清賬的中介,或許並非表面上的“善意”。

  催債“十步曲”

  6月4日,陜西西安,西北大學現代學院一已逝大四學生的家屬頻繁接到網貸平臺的催債電話。

  這名大學生于5月12日與家人失聯,5月17日,家人接到河北民警電話,稱孩子自殺身亡。5月18日,家人開始頻繁接到網貸平臺的電話,“我説孩子都已經死了,對方回答‘那你把電話無線電拿到土裏面,讓你孩子接電話’”。

  據孩子小姨張女士介紹,目前催債的金額並不多,有的幾千元,有的幾百元,自己家庭條件並不差,每人出5000元就能幫孩子還清貸款,但不相信孩子會做這樣的事。因為對方不提供任何聯繫方式,只提供網絡平臺要求支付還款,且不告知利率,張女士拒絕還款。

  上述貸款人的遭遇並非個例。近年來,在互聯網金融快速發展背後,大量逾期債務也催生了一條灰色産業鏈——暴力催收。

  提起辦理校園貸的經歷,目前已經參加工作的顧佳仍有些膽戰心驚。想來一次畢業旅行,又不好意思向父母要旅遊經費,在同學推薦下,顧佳在一個校園網貸平臺貸款3000元,承諾分7個月還清,每個月還448元。“前幾個月,我都按時還上,但是後來有一個月,我手頭實在緊張,拖了幾天沒還,他們就一直打電話恐嚇我,説會把我欠錢不還的事情告訴老師和同學”。

  對于網貸公司的恐嚇,顧佳並沒有理會,但噩夢卻“如期而至”。當天晚上,顧佳的朋友告訴她,在某社交網站上,看到了該公司發出的關于她欠款的消息,上面還附帶了顧佳等一百多名欠款同學的身份證、聯繫方式、家庭住址等私人資訊。

  “當時,真的是又羞又怒,我逾期未還款的確不對,但是他們也沒權利把我們的隱私資訊公布出去吧。”無奈之下,顧佳只好向父母坦白了自己的欠款情況,最後在父母的資助下償還了欠款。

  然而,這並非是句號。在還債時,顧佳滿心以為只需還清余下欠款和利息即可,工作人員卻告訴她,由于逾期,顧佳需要根據逾期天數額外支付500多元的滯納金。

  就在一些大學生享受著“花明日的錢,圓今天的夢”的暢快感時,往往忽略了光鮮面具背後的真相。

  對于逾期不還款的學生,網上“公示”只是方法之一,某些校園網貸平臺還有諸多“不文明、不合法”的催款方式。“後來,我聽説,還有盛傳的某校園網貸平颱風險控制人的催款‘十部曲’:通過QQ給所有貸款學生群發逾期通知、單獨發短信、單獨打電話、聯繫貸款學生室友、聯繫學生父母、再聯繫警告學生本人、發送律師函、去學校找學生、在學校公共場合貼學生欠款的大字報,最後一步,群發短信給學生所有親朋好友。”顧佳説。

  “一旦逾期未還款,借款學生欠這些平臺的費用可就不只是每月的月供了,還可能包括各種違約金、罰息、服務費、催繳費。”某網貸平臺的業務部負責人陳珂(化名)説,甚至可能還有調查取證費用、差旅費、訴訟費用、執行費用、律師費、媒體廣告費等。

  清賬“陷阱”

  正因暴力催債導致的一係列問題,目前在網絡上出現了專門幫助清賬的中介。

  在某網絡問答社區上,記者通過搜索發現,在很多諸如“深陷網貸如何自救”等問題下面,都有各種幫忙“上岸”或者清賬的所謂網貸中介。

  通過搜索,記者聯繫到一個號稱“幫你協商折扣上岸”的網貸公眾號。當記者以貸款者的身份詢問公眾號客服“到底能做什麼”後,客服回復:“我們幫助想上岸的小夥伴,聚集團隊的力量與平臺協商,實現減免利息、逾期費、滯納金、管理費及本金折扣還款等,用最低的成本快速銷賬上岸。”

  記者説,自己手裏有借貸平臺暴力催收的證據。客服説:“可以在公眾號參與拼團哦,拼團成功後,我們去跟貸款平臺協商免利息、逾期費等優惠還款。不過,建議在拼團期間,搜集相關證據,嘗試和對方客服協商。搜集還款截圖、合同、借款詳情頁(産品名稱/借款金額/還款日期/利息和各種費用)、銀行流水、暴力催收的截圖錄音。”

  在翻閱上述客服朋友圈後,記者發現,該公眾號聲稱已經與一些網貸平臺成功合作,優惠有效期7天,需要在有效期內聯繫某網貸平臺客服,咨詢操作還款事宜,首先説明自己是該公眾號協商還款客戶。

  記者發現,該公眾號目前有5個火熱拼團産品,排名第一的與名為某某錢包的網貸平臺合作,已經拼團成功,本金7折還款結清。

  記者質疑,為何本金只需要7折就能還清?客服回應:“本公眾號可以第一時間聯繫到行業內70%的公司,擁有專業的法律團隊。人多力量大,人數越多,折扣就會越低。”當記者對該公眾號的盈利模式産生懷疑時,客服開始沉默,不再回復記者資訊。

  此外,肖明告訴記者,在QQ群,還有一些所謂的代為清賬還款的網貸中介。

  “進群後,對方就表示自己能夠幫你清賬上岸,但仔細算來你就會發現花費更大。比如,有些中介聲稱需要司法審核費、手續費,合計上千元。清賬的話,還需要發送自身身份證資訊。”曾經嘗試通過此類方式清賬的肖明告訴記者,有些中介還會要求“第一次合作需要在另一個平臺做借條,只有這次按時還款才能得到下次大額的機會。只要你動心,對方便會接連催促你先交納保證金,然後再給你清賬。只要你猶豫,就會被踢出群”。

  在肖明的指點下,記者進入了某清賬QQ群,但隨即便有人添加記者好友,主動勸記者向家裏坦白,早日“上岸”。當記者詢問代清賬還款時,他回答説:“簡單來説,幫你清賬就是讓你借別的平臺的錢還賬。一種騙錢的,讓你交這個錢那個錢,交完錢就跑了。一種讓你借高利貸,先用高利貸把別的還了,然後再還高利貸,到時候逾期費、利息能讓你還不起。”緊接著,他開始勸記者,“聽一句勸,跟家裏實話實説吧”。

  當記者詢問對方身份以及如何得知這些內情時,對方回復:“你別管我是做什麼的。那些幫你清賬的不少是騙子,拆了東墻補西墻,還了網貸欠了高利貸。呵呵,愛信不信吧。”

  記者再次詢問:“那這種行為不是更可惡嗎,本來欠的不多,這樣不就利滾利了。”對方直接回復:“高利貸有的是辦法催債,你跟人家簽了合同,到時候還不上。”記者請對方為想清賬“上岸”的人指一條路,對方説:“簡單,找你家裏説清楚,你欠的錢一五一十列出來,去找平臺協商,利息超過36%報警,走司法程式。”

  制圖/李曉軍 本報實習生 陳杭

+1
【糾錯】 責任編輯: 郝多
新聞評論
載入更多
一個人的書店
一個人的書店
長江上游最大洪峰過境重慶
長江上游最大洪峰過境重慶
一行白鷺綠林間
一行白鷺綠林間
北南統一籃球賽在平壤舉行
北南統一籃球賽在平壤舉行

01002002011000000000000001110101112308612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