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華網 正文
大漠邊緣的北京建設者之歌
2018-07-02 15:26:41 來源: 北京晚報
關注新華網
微博
Qzone
評論
圖集

  5月28日,黑風暴侵襲和田地區墨玉縣紡織工業園一期工地。受訪者供圖

  北京援疆公司建成的一處工業廠房。許珠珠供圖

  6月23日,京和紡織廠裏,佐日古麗·米爾布拉在工作。 京報集團記者 鄧偉 攝

  和田位于新疆南部,塔克拉瑪幹沙漠邊緣。1997年3月,第一批北京援疆幹部抵達和田,開啟了京和攜手、共同發展的歷史進程。

  大漠孤煙,西出陽關,21年來,千余名從北京來的建設者在這片熱土上播撒了無數真情。在和田,他們21年如一日,早已把別人眼中的艱苦過成了日常;在和田,選出幾名事跡突出的典型也並非易事,因為幾乎每個人,都在這片土地上傾注了太多汗水和心血,故事多的講不完。本報今明兩天將刊發北京對口援建和田綜述,為這些平凡的建設者而歌。

  基礎建設篇

  荒灘戈壁建城市新貌

  在交通如此發達的今天,從北京到和田,尚沒有直達的航班和火車,經烏魯木齊中轉,坐飛機到達和田需要八個多小時,而火車最快也需要70多個小時。但在這距北京如此遙遠的邊疆城市,北京印記卻隨處可見:和田市區的馬路上,奔馳著與北京毫無二致的公交車,細看能看到車窗上有小條幅寫著“北京市贈送”;路邊的建築有不少都印著天壇的圖案,説明這些建築物都是北京市援建的。

  作為國家級貧困地區,和田市區馬路平整,樓宇林立,鄉村裏也比記者想象的整潔有序,不乏設施完善的醫院、學校。而這一切,全都離不開來自北京的援疆建築公司的多年努力。

  6月25日,在和田地區墨玉縣一處在建的紡織工業園工地上,記者見到了這些身處一線的建設者們。在和田,平均每年有200多天的揚沙天氣,有一句流傳頗廣的諺語:“一天要吃四兩土,白天不夠晚上補”,幹燥、揚沙、溫差大等問題給施工造成了相當大的困難。“我們現在看到的和田,環境已經算是非常不錯的了”,回想起剛剛來和田的場景,一位已經來和田6個年頭的老師傅告訴記者,“承建和田皮山農場棚戶區改造工程時,那真是在一望無際的沙漠裏施工,除了胡楊樹、駱駝刺之外沒有其他任何植被。進場初期,大家住在帳篷裏,邊搭臨建邊做放線、定位;晚上一場大風過後,帳篷刮飛,大家就‘望星空’睡覺,而且現場沒有自來水,大家就自己動手挖井,挖出來的井水是鹹的,越喝越渴,更別提洗澡和上網了……”而如今,和田市區已經“高樓林立”,破敗的棚戶也變成了嶄新的住宅區,新建的公路四通八達,變化可以用日新月異來形容。

  雖然條件比幾年前有了大幅改善,但是和田地區艱苦的自然條件還是讓這些建設者們身體有些吃不消。因為北京承建的絕大多數項目是學校、醫院、生産廠房等事關民生的工程,晚完工一天,百姓可能就沒處看病、沒處工作,所以工期往往非常緊張,北京建工四建工程建設有限公司的項目經理許文濤告訴記者,“現在這個工業園的工期壓縮了將近一年,工人們一天大約只休息8個小時,甚至經常加班到深夜……”

  既然條件如此艱苦,是什麼支撐這些一線建設者們堅持到現在的呢?比起豪言壯語,技術員史成龍擁有更平凡卻完美的答案。

  1991年出生的小史2012年6月份就來到了和田,2013年4月份,和田墨玉縣北京中學開建,“我看著這片土地從一片沼澤變成了十多萬平方米的校園,有圖書館、食堂、籃球場、多媒體教室,在工程交付使用的時候,學生和老師們來新校舍參觀,看到他們開心的臉和滿意的笑容,我能想象他們在這裏好好念書的樣子。當時我覺得作為北京援建者中普通的一員,真的很自豪。”

  北京市援疆和田指揮部工程建設部部長、和田地區住建局副局長蔡晶介紹,自2010年新一輪援疆以來,北京為和田改善住房及基礎設施條件,提升教育、醫療、文化及體育硬件設施共計200余項,建設規模約2110萬平方米,援助資金81億余元。2017年底,北京援建的交鑰匙項目和田市北京醫院榮獲全國建築領域最高獎項“魯班獎”。

  産業就業篇

  20歲維吾爾族小姑娘成家裏“頂梁柱”

  促進就業、推動當地百姓脫貧是援疆的重點工作之一。只有達成百姓的穩定就業,才能真正實現脫貧。發展第二産業是近年來北京援疆工作的重點之一。紡織服裝等勞動密集型産業對勞動技能要求不高,非常適合在和田落地。北京援疆國企——新疆京和紡織科技有限公司(以下稱京和紡織)正是其中的代表性企業之一。

  京和紡織是由北京紡織控股有限責任公司、北京光華紡織集團有限公司、北京佳華泰科技有限公司共同投資成立的。從名字就不難看出企業的立意所在。2016年8月,這座嶄新的現代化工廠在茫茫戈壁灘上建成並投産。目前公司現有員工600人。

  6月23日,在工廠第一車間,公司行政副總董家琪告訴記者,車間裏除了一名車間主任是漢族人,其余都是維吾爾族當地人。“剛開始是我們去附近鄉鎮招工,後來人們口口相傳,很多人就主動來報名工作了。目前廠裏平均工資是每月3019元,工人拿計件工資,幹得最多的一個月能拿到6000塊。”

  建廠之初,京和紡織從和田市職業高中選拔了54名維吾爾族技校畢業生,把他們接到北京生産基地接受為期兩個月的培訓,佐日古麗·米爾布拉就是其中的一員。回憶起在北京培訓的日子,這位剛剛20歲的小姑娘非常滿足:“能有機會去北京我非常高興,在那見到了很多以前沒見過的東西,也學會了很多技能,對現在的工作很有幫助。”如今已經工作兩年的她表示,“我很喜歡這裏的工作,雖然每天都很忙,但是非常開心。”佐日古麗·米爾布拉現在每個月能賺3500塊錢,比在和田市做保安的哥哥賺得還多,提到這一點,小姑娘自豪地笑了起來,“爸爸媽媽也很高興我能自己賺錢,還有結余補貼家用。現在每周末我都會帶著爸媽去和田市的餐廳吃飯,等攢下更多的錢,我要帶著爸媽再去北京看看!”目前京和紡織已直接帶動當地910名貧困人口脫貧,二期項目完成後,將再安排1000多名貧困人口就業。

  而京和紡織只是北京企業援疆成就的一個縮影。目前和田市北京工業園區已初步形成服裝、食品生物為主的産業發展布局;和田縣北部經濟新區初步形成服裝、新型建材為主的産業布局;洛浦縣北京工業園區初步形成服裝、電子産品初加工為主的産業布局;墨玉縣北京工業園區和十四師皮墨北京工業園區初步形成紡織和新型建材産業為主的産業布局。

  衛生醫療篇

  為當地培養一支帶不走的醫療隊

  和田地區自然環境、基礎衛生設施、群眾防病意識及生活方式等原因造成當地先天性疾病高發、心腦血管病並發症嚴重等地區醫療特點。今年3月,第九批第二期北京援疆醫療隊來到和田,其中17名來到了和田地區唯一一家三甲醫院——和田地區人民醫院。這17名醫生來自北京各大三甲醫院,可謂重點科室的骨幹力量。“不出和田,完成所有疾病診療”是當前醫療隊的目標之一,因為知名專家的坐診和當地醫療水平的提高,“我們甚至見過烏魯木齊、國內其他省市的患者專程飛來和田治療”,北京世紀壇醫院泌尿外科挂職和田地區人民醫院副院長陳達對記者説。

  除此之外,“為當地培養一支帶不走的醫療隊伍”是北京醫療援疆工作的重中之重。唯有“授之以漁”才能從根本上改善和田地區的醫療水平,這就要求援疆醫生工作的關鍵“不在于自己完成了多少臺手術,而在于手把手教會當地醫生獨立完成多少種手術”;“不只完成常規查房和教學,更要教會當地醫生知識和操作”。

  到目前為止,在北京的幫扶下,和田地區共新建醫院6所,改擴建醫院2所,新增床位數2145張。北京市共選派醫療援疆醫生561人次,推出了針對先心病、白內障復明、婚前檢查等醫療援建品牌,深受和田人民歡迎。

  北京建工技術員小史的親身經歷也説明了近年和田醫療水平的發展。“2012年有一次我急性腸胃炎,因為病人太多醫生少,我在醫院等了四五個小時才接受檢查,今年4月,我又一次因為腸胃炎去看病,當時雖是半夜兩點,但我一到醫院就看成了病,一點兒沒耽誤。”(車社)

+1
【糾錯】 責任編輯: 唐斕
相關新聞
新聞評論
加載更多
塞上湖城 重構“城市之肺”
塞上湖城 重構“城市之肺”
霧裏看花
霧裏看花
青島:海水浴場享清涼
青島:海水浴場享清涼
全國鐵路暑運拉開帷幕
全國鐵路暑運拉開帷幕

01002002011000000000000001110106112306679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