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華網 正文
表演藝術家牛犇:他一輩子演小人物,成就真正“大寫的人”
2018-07-02 09:33:20 來源: 新華每日電訊
關注新華網
微博
Qzone
評論
圖集

  他是電影界的老前輩,也是銀幕上出名的“小個子”,他演了無數小人物,“演進”了無數觀眾的心坎裏。進入新時代,他又以數十年無悔的信仰追求,再次走入人們的視野——他就是83歲的電影表演藝術家牛犇。

  牛犇加入中國共産黨的消息近日來不脛而走。從文藝界到影迷大眾,談論著這個誓言“一輩子跟黨走”的老藝術家。大家從牛犇等老一輩電影人身上汲取精神力量,探討共産黨人所應具備的信仰、情懷和擔當。

  信仰的堅守

  “之前還沒入黨,也要先做共産黨的人”

  “今天起,我們可以互稱同志了!”83歲的牛犇,誓言堅定、熱淚盈眶。

  6月6日這天下午,在上千名中共黨員的見證下,耄耋之年入黨的“新兵”牛犇舉起右手、握緊拳頭,鄭重地向黨旗宣誓。

  之前,5月31日,中共上海電影(集團)有限公司演員劇團支部委員會同意吸收牛犇為中共預備黨員。

  堅定入黨的決心,矢志不渝追求進步——這條路,牛犇走了60多年。

  牛犇,本姓張,祖籍天津,兒時父母雙亡、孤苦無著。偶然的機會,謝添、沈浮等電影人慧眼識珠,鼓勵這個孩子走上銀幕。從影70多年,上世紀40年代牛犇就當上了“小童星”,先後與白楊等名人合作拍戲。新中國成立後,他立即從香港回到內地,又跟隨趙丹、張瑞芳等再上銀幕。經歷時代變遷,他説,要站得穩腳跟、經得起誘惑。

  牛犇自我剖析:“我個子矮小,演的都是些不起眼的小人物。但我對黨的一片赤誠之心是純的,而且多少年一直如此。”

  今年春節前,上海電影集團黨委書記、董事長任仲倫收到牛犇的一封信。牛犇寫道:“我是已逾80歲的老人了,我一直有個心願——能做一名光榮的中國共産黨黨員。”“希望您能支持和滿足我實現這一夢想,特別希望您能成為我的入黨介紹人。”同時,牛犇也寫信給著名電影表演藝術家、九旬高齡的秦怡,表達入黨決心。

  牛犇向黨組織多次表達這片初心。他説:“其實在加入共青團時,就希望有一天能入黨。之前還沒入黨,我下定決心,也要先做共産黨的人。這是我心底的一個想法。無論組織給我任何工作,我都是認認真真完成,我覺得我在做的是黨的事業。”

  把黨當作母親,把入黨當成神聖的事情,決心一輩子跟黨走。牛犇在入黨志願書中寫道:“我要像許多老一輩藝術家一樣,成為一名真正的中國電影人,為共産主義事業奮鬥的電影人。”

  “我的年齡已80余歲,為黨工作就算不睡覺也不會太長,我一定要珍惜,只有跟著共産黨,才能把自己有限的生命活得更有意義。”

  情懷的寬度

  一輩子的“小角色”,也要放出大光彩

  從上世紀40年代《聖城記》裏的“小牛子”開始,牛犇塑造了一大批銀幕配角形象。《紅色娘子軍》裏的小龐,《泉水叮咚》裏的大劉,以及為他贏得金雞獎和百花獎兩大最佳男配角獎的《牧馬人》中的牧民形象……很多人物連個完整的姓名都沒有,但他甘當一輩子“綠葉”,毫無怨言,卻又碩果累累。

  在上海電影集團演員劇團團長佟瑞欣眼裏,牛犇老師始終甘當配角,只要適合他演的,不論角色大小,他都認認真真演好。牛犇認為,只有“小”演員,沒有小角色。他總是在小角色的創作中深挖人物的魅力。

  他在《牧馬人》中幽默而富有張力的表演,讓上世紀80年代很多觀眾著迷。當時的影評寫道:“牛犇用自己的角色告訴大家,光憑漂亮的面孔和外形,當電影演員,再也行不通了。”“《牧馬人》原劇本只寫寥寥幾筆,但是牛犇卻調動了自己的生活經驗,賦予人物以光彩,使人物‘活了起來’。”

  而當牛犇獲得他人生中的第一尊金雞獎杯時,他如往常一般低調地説:“在影片中我是配角,還是叢珊、朱時茂演得好。”

  牛犇兢兢業業、樂于奉獻,只要是創作需要,哪怕是一兩個鏡頭,他“召之即來,來之能戰”。最近上影出品的電影《鄒碧華》中,牛犇扮演一名信訪群眾,只有兩場戲,依然演得栩栩如生。

  “帶著‘泥土的芳香’,牛犇老師是真正‘接地氣’的老藝術家。”佟瑞欣感慨,這就是人民藝術家的情懷與本真。

  “堅持為人民創作,堅持表現真善美,堅持塑造富有生命力和感染力的藝術形象,是牛犇老師得到觀眾認可的根與本。”上海電影集團國家一級編劇王麗萍説。

  擔當的力度

  共産黨的藝術家要有共産黨人的風骨

  6月26日這一天,牛犇到上海電影集團演員劇團交納了入黨後的第一筆黨費。他鄭重地打開夫人去世時留給他的一個紅色票夾,説:“多帶上一點,交黨費是一個標志,一定要按時交齊!”

  作為入黨介紹人之一,著名電影表演藝術家秦怡一直支持“小老弟”牛犇入黨,她在醫院寫下字條,托組織表達個人意見:“牛犇是個好同志,是個好同志。我願意是他的入黨介紹人,我相信他也會做得很好。”

  牛犇的另一位入黨介紹人任仲倫回憶,已故著名電影表演藝術家張瑞芳曾囑托,“即使中國電影的發展遇到困難,演員劇團也不能散”。在老一輩藝術家的關懷下,牛犇所在的演員劇團,人才培養不斷升級。《鄒碧華》等劇組就按規章制度設立臨時黨支部,體現上影一以貫之的責任擔當。

  歷史上、現實中,上影還有眾多有信仰、有情懷、有擔當的藝術家。執導牛犇參演《紅色娘子軍》的謝晉,創作了一批裏程碑式的電影。謝晉逝世前的幾個月,還在反復琢磨:“有五個劇本要拍,趕緊開始!”

  德高望重的電影表演藝術家孫道臨,八旬高齡還堅持拍攝電影《詹天佑》。老人生前説:“我們不能忘記當年中國工程師的志氣。”

  秦怡更是在九旬高齡時,毅然赴青藏高原自編自演《青海湖畔》。她説,一定要完成塑造女科學家的夙願。

  還有革命家庭的後代、作曲家呂其明,他譜寫的《紅旗頌》傳遍大江南北,他卻説:“我從來不要一分錢版稅,如果要,我可以成為富翁。但是,我是為建立新中國的英烈而創作,他們犧牲生命,我們又有什麼不可以犧牲的?”

  對此種種耳濡目染,耄耋之年的牛犇也依然執著,一次冒著瓢潑大雨,他下到基層與觀眾交心。他説:“我腿腳還靈便,就用全身力氣演。如果有一天腿腳不靈便了,沒有了肢體語言,我也要好好用聲音和表情,為大家一直演下去”。

  一個個栩栩如生的銀幕形象、一部部膾炙人口的經典作品背後,是老一輩電影藝術家高尚的情操、強大的感召力。他們用自己的言傳身教豎起偉大人格的標桿。

  牛犇也在深入思考當前文藝界的一些現象和問題。他説,“我們這個行當,很容易受到吹捧、收到鮮花。怎麼嚴格要求自己,都還不夠。我就一直説,我一定要爭取努力做個合格的共産黨員。”他強調,不管怎樣,自己還有一點力量和技術。“我和我們的演員劇團,一定要做出一些具體的事情。”

  “我們遇到了好時代,要對得起這個時代。”夜已深,老人還在反復思量,要在有生之年為中國電影和文藝的未來做更多實事。(記者許曉青、黃揚、任垚媞、吳霞)

+1
【糾錯】 責任編輯: 邱麗芳
相關新聞
新聞評論
加載更多
塞上湖城 重構“城市之肺”
塞上湖城 重構“城市之肺”
霧裏看花
霧裏看花
青島:海水浴場享清涼
青島:海水浴場享清涼
全國鐵路暑運拉開帷幕
全國鐵路暑運拉開帷幕

01002002011000000000000001111326112306467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