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華網 正文
大學生網購“畢業設計”,“畢設”該廢還是存?
2018-07-02 09:08:34 來源: 新華每日電訊
關注新華網
微博
Qzone
評論
圖集

  在百度上搜索“畢業設計”可以輕易搜出很多提供代做畢業設計服務的店家。圖片來源網絡截圖

  在淘寶上輸入“畢設”,可以搜出大量提供代做畢業設計服務的店家。許多還做出“包修改、包調試、包講解”的“三包”承諾。圖片來源網絡截圖

  在淘寶購買了畢設代做服務的大學生會追加好評,以感謝店家解了自己的燃眉之急。圖片來源網絡截圖

  學生:“買全套畢設也就四五千,我申請出國光中介費就好幾萬,要是把時間都浪費在做畢設上耽誤了申請,裏外裏更吃虧啊!”

  老師:“對于畢業設計,自己作為導師,明顯比學生本人更積極。”

  校方:“我在學校這麼些年,還從沒有本科生在畢業設計這個環節上給卡住過。”

  專家:“如果把優秀的畢業設計和優秀畢業生數量,作為高校教師考核的重要參考,那要杜絕學生網購畢業設計或者提高畢業設計的質量,想必也是很快的事情。但現階段,這恐怕還很難做到。”

  張玲在宿舍哭了一晚上。下周就要畢業答辯了,她的畢業設計八字還沒一撇。不是她沒做出來,而是根本就沒做。

  她的本科畢業設計是上網花錢找人代做的,卻讓人騙了。錢交了一半,對方沒按約定時間把她的畢業設計做出來,並且再也聯係不上了。

  “被騙錢是小事……拿不出畢設來,我怎麼畢業啊……”張玲哭得喘不上氣。室友們也替她著急,邊勸她邊罵淘寶賣家“沒良心”“缺德”。

  室友劉艷趕緊幫她聯係自己買畢業設計的淘寶店,問客服能不能加急,一周內趕出來。“要多少錢你們開價!!!”她在阿裏旺旺上給客服打了三個嘆號和一串拱手作揖拜托的表情符號。

  並沒有誰指出張玲從一開始就不該上網去買畢業設計,因為“買畢設”這種事在就讀理工科的大學本科畢業生中已經比較常見。

  近些年,為文科大學生代寫畢業論文的服務,逐漸從地上轉到地下,“槍手”似乎沒那麼好找了;但為理工科大學生代做畢業設計的服務,卻大行其道。

  畢業設計是理工科大學生畢業前總結性的獨立作業。大學生一般在老師指導下,就選定的課題進行工程設計和研究,包括設計、計算、繪圖、工藝技術等,最後提交一份報告或論文,再通過畢業設計答辯,才能畢業。

  無論是在百度等搜索引擎,還是淘寶等購物網站,輸入“畢業設計”或者“畢設”,都能輕易搜到各種提供代做服務的網站、店家,而且都宣稱有“專業團隊”,是“多年老店”。

  這些店家提供的服務多種多樣,能夠涵蓋數學、統計、計算機、通信工程、土木等理工科各大小專業,服務內容從數據分析到制作網站到繪制建築結構圖,從用各種計算機語言編寫程序到制作各種工件,應有盡有。而且幾乎都承諾提供“包修改、包調試、包講解”的“三包”服務。價格也根據畢業設計課題的復雜程度,從三五百到八九千都有。

  大學生為什麼會願意花幾千塊錢冒風險上網買畢業設計?為他們提供畢業設計代做服務的都是什麼人?大學老師們對學生買畢業設計的事情怎麼看?如何才能杜絕類似現象繼續發生?《新華每日電訊》記者帶著這些問題展開調查。

  大學生:“我只是淘寶和導師之間的搬運工”

  孟繁拿著這個自己也知道明顯不對勁的畢業設計,很忐忑地去參加畢業設計的中期答辯,發現導師並沒有看得很仔細

  《新華每日電訊》記者在採訪過程中發現,“不會做”是應屆本科畢業生選擇上網花錢找人代做畢業設計的最主要原因。

  孟繁就讀于北京某以工科著稱的名校的軟件工程專業。他選這個專業時以為以後能夠設計遊戲,讀了幾年發現要一直跟代碼打交道,又難又枯燥,于是經常逃課、期末偶爾挂科,跟老師同學們的交流都不多。

  到畢業時,他從導師那裏分到一個別人挑剩下的畢業設計題目,是有關螞蟻算法的,他此前聽都沒聽説過。雖然老師給了他一篇英文的參考文獻,他也曾嘗試翻譯理解,可仍然十分吃力。

  今年4月,馬上就要中期答辯了,孟繁的畢業設計還一點眉目都沒有。他急得有些絕望,病急亂投醫地在百度上輸入“畢業設計做不出來怎麼辦”這幾個字,發現在百度貼吧等各種網絡論壇上,相關的帖子很多。不過,在帖子裏,大學生們不光分享自己焦慮的情緒,還互相出主意,其中就有人提到了可以上網花錢找人代做這條路。

  有很多專門的網站,提供畢業設計的代做服務。孟繁看了其中幾家,都是QQ聯係,先交一半定金,然後等對方在約定時間內把東西寫好發給他,再付尾款。不過他擔心這種付款方式不安全,就去有第三方支付平臺作為保障的淘寶搜了一下,發現提供相關服務的賣家也很多。

  孟繁選了幾家成交量、評價和信譽不錯的淘寶店,把自己的畢業設計課題發給客服交流了幾句,根據對方的出價和承諾的時間,最後和其中一家約定:1500元,一個月內完成。

  孟繁付了一半訂金,要求對方兩周後先拿一個框架出來,以便應付中期答辯。

  這些提供代做畢業設計的淘寶店家在網站店面上的標價都是50元/件、100元/件,但實際價格並非如此。“我們根據每款畢設的復雜程度和要求的時間具體定價。比如是1500元,那就拍15份100元。”當《新華每日電訊》記者以應屆本科畢業生身份和一家淘寶店聯絡時,客服這樣告訴記者。

  “每年四五月份的畢設旺季,我們團隊的工作量太大,可能還會一定幅度漲價,親請多多理解喲。”客服又補充道。

  把錢打過去後,孟繁心裏不但沒踏實,反而又添了幾分焦慮。因為也聽説過挺多像張玲那樣在淘寶上買畢設被騙的學長學姐。他焦躁地等了兩周,雖然如約收到了淘寶店發來的畢設框架,但和預想的並不一樣。

  “寫得很差。就是一個靜態頁面,放了幾個按鈕,點這個按鈕顯示一個圖,點另一個按鈕再顯示另一個圖,沒有任何涉及數學算法和動態的東西,都是寫死的數據。”孟繁向記者舉例説,他需要的東西像是一個計算器,按理説應該能算出來3+6=9、9+9=18,但是他的這個計算器無論輸入幾加幾都只能得到等于9。孟繁問賣家為什麼不能根據輸入的條件來生成新的動態數據,賣家先是很久不回,然後就一直推脫説忙。

  沒有時間了。孟繁拿著這個自己也知道明顯不對勁的東西,很忐忑地去參加畢業設計的中期答辯,發現導師並沒有看得很仔細。“就粗略看了下,説我缺什麼要補什麼,建模可能有哪些問題。我就把導師的要求轉告給淘寶店家,店家又根據導師説的做了一些修改。”

  到畢業答辯之前,導師檢查進度,又對他的畢業設計要求了幾處修改,孟繁就把這些修改意見再轉告淘寶店家。雖然店家也不是隨叫隨到,但拖拖拉拉地多少幫他改了改。“那個畢設題目我真不會做,也無能為力,感覺自己就像是淘寶和導師之間的搬運工。”

  孟繁剛開始覺得“買畢設”是自己的一個“污點”,但後來試探著和同學説起來這事,發現好幾個同學的畢業設計也是買的,或者曾打過這主意,他也就釋懷了。“現在就是這麼一種風氣。”他安慰自己説。

  在上海一所高校讀統計專業的郝然也為自己的畢業設計在淘寶上花了一筆錢,不同的是他只買了其中一部分。

  他所做的畢業設計,需要用到一個自己不太熟悉的數據分析軟件,他也曾摸索了一下,但很快就放棄了,到淘寶上找人代做。因為只涉及數據分析這一部分,所以他只花了400元錢,對方10天左右就幫他處理好了。

  郝然告訴《新華每日電訊》記者,如果不花這筆錢找人代做,靠自己去看書學習,問導師或者問學長、學霸,也不是搞不定這個軟件。“但就是嫌麻煩”,他説。而且郝然找的這個淘寶賣家相當負責,很快就幫他做好了,還反復調試,並且幫他講解。“那個賣家非常專業,好像是個學歷很高的人,他比老師講得還明白,跟他溝通很有效率。”郝然認為自己“這筆錢花得很值。”

  記者在採訪中了解到,另有一些應屆畢業生是因為就業實習或者準備考研復試、申請出國等原因,沒有時間也沒有心思花精力認真對待畢業設計。

  比如張玲。她本科畢業後的目標求職方向是互聯網領域,與自己所學的地質專業毫無關係。為進入心儀的企業,她不停地一家一家輾轉實習了好幾個月,並且實習時經常加班到夜裏一兩點,根本沒有時間顧及畢業設計。臨近5月,她才在淘寶上找了個賣家,也沒盯住進度,直到要答辯了才發現對方收錢之後沒多久就“人間蒸發”了。

  張玲的室友劉艷,則是為了申請出國在應對各種考試和材料,同樣沒空準備畢業設計。“買全套畢設也就四五千,我申請出國光中介費就好幾萬,要是把時間都浪費在做畢設上耽誤了申請,浪費了中介費、申請費、考試費,還白耽誤一年,更吃虧啊!”劉艷理直氣壯。

  畢設賣家:“真正關係好的,給錢我也不幫他做”

  對于那些決定改行的同學,畢業設計就是最後接觸本專業的機會了,認真對待,至少能讓你對自己在大學的青春年華有個交代

  根據記者調查,在網上開店賣畢業設計的,有的是研究生、有的是程序員。

  一位自稱在淘寶上賣畢設已有8年經驗的店主表示,最開始是自己讀研究生時,不經意間接了份幫計算機係本科生做畢業設計的活,掙了1200元,由此發現了商機。

  後來他工作之後,在短短幾年間換了幾家不同公司,並輾轉了數個不同領域,都不如意,但因為經歷多、人脈廣,理工科的很多東西都多少知道一些,幹脆重操舊業,專營代做畢業設計的生意,把自己這些年認識的同事同行紛紛拉攏為自己團隊的“槍手”。

  張智在一家專注于導航的互聯網企業做後端開發程序員,他也曾幫人當“槍手”做過畢業設計,但很快就洗手不幹了。“太麻煩了。學生錢不多,事兒還特別多。我們程序員本來就很忙,加班特別多,我沒有耐心在這事兒上耗太多時間,而且接私活是很嚴重的事,我也不想冒這個風險。”張智對記者説。

  即使如此,張智説他知道代做畢業設計的市場需求相當龐大,而且“邊際成本低,利潤不小。好多畢設都要寫代碼,所以做這個的人不少是程序員,現在程序員工資都挺高的,如果掙得少了對他們也沒有吸引力。”

  張智上大學期間就曾幫學弟們代做過學期作業。他家庭條件一般,生活費有限,大學時由于異地戀,每個月要從北京到東北去看一次女朋友,花費不小。曾有段時間,他把自己做過的學期作業改一改賣給學弟掙點小錢。

  “畢業設計也好,學期作業也好,每年的題目都差不多,老師很難根據不同年級設計新的題目,甚至不同學校同一專業的題目也都差不多,所以對我們來説制作成本很低。”張智打球時跟學弟閒聊説起來這事,學弟很快給他拉來了5單,張智就把學弟那單錢免掉作為中介費,把自己以前做過的作業稍加修改,很快小賺了一筆。

  張智告訴記者,跟他們買學期作業或者畢業設計的,有的是低年級的學弟,有的是同年級同專業的同學。現在不少高校都有和國外合作辦學的國際學院,和校本部相比,有些國際學院學生的入學成績較低,學費較高,學生家庭條件比較好,而且本科畢業都要去國外繼續留學。有人是本身資質問題,有人是為了準備出國時間沒安排好,所以也有同年級同專業的國際學院向校本部同學買作業或者畢業設計的情況。

  “這時候可以殺他們一筆好價。我們本部計算機係曾有人賣給國際學院計算機係一套java的畢業設計,包括報告、設計文檔、需求文檔等等,掙了6800塊。”張智説,比起只能靠評價和交易量分辨的網店,同校同學間的買賣似乎更有保障。

  “但真正關係好的,給錢我也不幫他做。”張智對《新華每日電訊》記者説,“我會勸他還是自己做,哪怕我幫你改都行。尤其是我們這些寫代碼的,光看書上課是沒用的,必須得自己實踐。”

  當了幾年程序員以後,張智越發感覺到大學時打基礎的重要性。他雖然當過“槍手”,但並不否認畢業設計的重要性。

  “至少就我們專業來説,畢業設計還是很必要的。因為平時學的東西都是基礎或者局部的,畢業設計能讓我們把大學三四年間所學課程進行綜合應用,有個宏觀認識。如果未來從事這個方向的工作,好好做畢業設計肯定會有幫助。”對于那些決定改行的同學,張智則認為,“那麼畢業設計就是你最後接觸自己本專業的機會了,認真對待至少能讓你對自己在大學的這三四年青春年華有個交代。”

  導師:“我們知道了又能怎麼辦呢?”

  某高校青年教師説,他們還有同事迫于學院“保證學生如期畢業”的壓力,急得睡不著,幹脆半夜爬起來自己幫本科生寫畢業設計

  在北京一所高校教土木專業的韓冬老師告訴記者,比起本科應屆畢業生,專科應屆畢業生和成人教育的畢業生中,找人代做畢業設計的現象似乎更普遍。

  “不用仔細看,翻一下就知道不是他自己做的。”韓冬對《新華每日電訊》記者説,“他交上來的畢業設計太專業了。我們是工程類專業,一個專科生,才學了兩三年,很難一上來就做到這麼純熟。”

  另有成人教育的應屆畢業生在跟韓冬討論畢業設計的課題時,會主動表達自己傾向于做什麼方面的題目。有自己的主見本是好事,可這位同學在兩周後就把做完的成品拿給了韓冬。“我不知道他到底是上網買的還是哪裏找人代做的,但本來是半年的工作量,他兩周就完成了,很不現實……”

  盡管並沒聽説自己帶的本科生中有網購畢業設計這種情況,但韓冬説仔細想想也不是沒有可能。“因為確實每年的畢設題目都差不多。也許只是我不知道而已。可是,就算我們知道了,又能怎麼辦呢?”韓冬反問記者,“要是生卡他們的話,唉,不好做……高校的校門,本來就是嚴進寬出的。既然寬出,為什麼要在最後一步卡他們?不可能大水往前衝,前面安個小門就能阻斷。”

  據了解,在國內不少高校中,各院係的招生名額和經費劃撥,都會根據該院係學生的畢業率和就業率來決定。不管學生因為什麼原因沒能按時畢業,對學院整體建設都會有直接影響,所以很多高校的畢業設計指導老師都不會在畢業設計這一環節卡學生,盡量讓大家都能通過。

  《新華每日電訊》記者採訪過程中了解到,中部某省一所大學的化學類院係的院長和書記,在給學院老師開會時明確表示:“目前學校還沒有學生因為畢業設計這個環節過不了關而不能畢業的。我在學校這麼些年,還從沒有本科生在畢業設計這個環節上給卡住過。”

  他們強調老師們要在本科生畢業這件事上“負責任!有擔當!想辦法!”,並且要求“務必讓本科生都順利畢業、順利就業,保證學院畢業率99%以上,就業率85%以上。否則誰拉了學院的後腿,誰負責!”

  按理説,畢業設計是大學生自己的事,也是他們在大學階段最重要的事之一,可記者在採訪過程中發現,不少高校老師都表示:對于本科生的畢業設計,作為導師的自己,明顯比學生本人更積極。

  大學的最後一學期,除了保研的學生,多數大學生面對求職、考研、出國等耗時耗力的人生規劃,也很明確學校不會在畢業設計的環節卡自己,所以根本不肯把精力花在做畢業設計上。

  “我雖然每隔兩周就要給我帶的本科生開會,檢查他們畢業設計的進度,也希望他們有問題趕緊給我反饋,盡快共同解決。可是每次都有人請假,還有人根本聯係不上,直到最後答辯才出現。”上述那所高校的青年教師説,他們還有同事迫于學院壓力,著急得晚上睡不著,脫發越加嚴重,最後幹脆半夜爬起來自己幫本科生寫起了畢業設計。

  在記者採訪過程中,有多位高校教師提到了“畢業設計是否仍有存在必要”的問題。

  對此,湖北某高校一名長期擔任本科教學督導的地球物理專業教授表示,“大學本科畢業設計及其産出的學位論文,對于一個大學本科學生具有重要意義,不僅需要,而且應當加強。”因為在他看來,本科生們在大學期間多數是從書本上學一些基礎知識,“而這些基礎書本知識的應用需要依靠畢業設計加以深化,是大學生學以致用的具體實踐”。

  他並不否認目前在大學本科畢業設計環節存在一些消極現象的現實,但他認為這主要是個別指導老師不積極,缺乏責任心等原因造成的。比如個別高校老師,沒有受到學校在畢業率方面的壓力,但因忙于自己的科研項目,就隨便扔幾個自己正在研究的課題給本科生,讓他們把這些課題作為畢業設計。雖然明知這些課題完全超出了本科生的科研水平,也沒有花時間加以指導。這就導致學生因為課題太難,做不出來,而想出了網購畢業設計這種旁門左道。

  比如孟繁分到的那個關于螞蟻算法的畢業設計課題,在不少相關專業的高校老師看來,都是研究生階段才應該處理的科研項目。但是經過中期答辯孟繁發現,老師似乎也沒期待他能研究出什麼結果,關注點好像更多在于畢業設計的論文格式和字體字號,便也放心地繼續糊弄。

  雖然沒少花錢,但到最後畢業答辯時,孟繁的畢業設計仍然是個殘次品。“相當于我的這個計算器,還是輸入幾加幾都只能得到等于9。所以答辯演示時,我就先輸入1+8,再輸入2+7,這兩組數據確實計算結果都等于9,但不能再跑其他數據了。比如,如果輸入6+9、7+6,它的計算結果還會顯示等于9,那就穿幫了。”

  孟繁説由于每個人答辯的時間有限,所以也不用演示那麼多,自我陳述的講解也就幾分鐘時間,他自己也弄不明白説不清楚的地方,就含混道:“由于時間關係,這裏就不展開講了。”老師們也沒深究。“我不知道他們是沒認真聽,還是心裏明白但沒拆穿我,總之也沒人追問。”孟凡就這樣混過了畢業答辯。

  四川一所高校信息科學學院的一位老教授公開表示,自己已經連續幾年謝絕參與學院本科生畢業設計的考評工作。由于本科生們的畢業設計質量堪憂,又因為“地球人都知道”的原因,絕大多數都要放他們通過,“幾年來感覺簡直是對自己良心和同情心的拷問,很難受。”

  而由于個別導師不上心,即使學生想要認真做畢業設計,也得不到相應指導,幹脆破罐破摔。湖北一所大學地質專業的本科應屆畢業生溫椿告訴記者,她和7個同學被學院安排給一位博士生導師,由他帶畢業設計。他們與導師只見過一次面,留了聯係方式。溫椿做畢業設計時遇到困難,打電話給導師,導師馬上就挂,發短信、微信從來都沒有回過。

  “最後連畢業設計評語都是我自己寫的,他的研究生給打印出來,他簽的名。他連我的名字都寫錯了……現在想想,我還不如也上網買一份,反正他也不仔細看!”

  韓冬告訴記者,現在高校對教師們的考核評價,主要在科研,看大家發論文的數量和質量,而教學在考核中佔比較少,畢業設計作為教學環節中的一個點,更難引起格外重視。“如果你帶的本科生畢業設計評優了,或者得到了國家獎什麼的,確實可以納入老師的考核。但是這塊只是加分項,而不是決定項。所以導師對學生畢設投入多少,説實話只能憑他的責任心。”

  江蘇一所高校園林專業的教授接受記者採訪時表示:“如果把優秀的畢業設計和優秀畢業生數量,作為高校教師考核的重要參考,那要杜絕學生網購畢業設計或者提高畢業設計的質量,想必也是很快的事情。但現階段,這恐怕還很難做到。”(本文中受訪的學生及老師均為化名)

+1
【糾錯】 責任編輯: 邱麗芳
相關新聞
  • 2018年大學生就業有何新動向
    2010年以來,全國高校畢業生數量逐年增長,每年就業需求都佔據全國新增就業崗位的一半以上,2018年畢業生預計達到820萬人,同比增加25萬人。
    2018-07-01 08:01:27
  • 今年大學生就業有新動向:創業熱和出國熱持續退燒
    日前,智聯招聘發布了《2018年大學生就業力報告》。報告顯示,在智聯招聘開展的“2018年應屆畢業生就業力市場調研”活動中,共計90168名應屆畢業生完成了調研問卷,揭秘了移動互聯網時代的95後大學畢業生的就業新動向——
    2018-07-01 07:22:08
新聞評論
加載更多
塞上湖城 重構“城市之肺”
塞上湖城 重構“城市之肺”
霧裏看花
霧裏看花
青島:海水浴場享清涼
青島:海水浴場享清涼
全國鐵路暑運拉開帷幕
全國鐵路暑運拉開帷幕

01002002011000000000000001111326112306437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