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華網 正文
中央環保督察留給汕頭13個整改項目無一按時完成
2018-06-21 08:01:52 來源: 法制日報
關注新華網
微博
Qzone
評論
圖集

  中央環保督察留給汕頭13個整改項目無一按時完成

  督察組建議市領導與老百姓住一起

  無需保密,中央環保督察組“回頭看”到廣東一定會到汕頭看練江的整治。然而,看的結果卻令中央環保第五督察組(以下簡稱督察組)很震驚:無論是事前踩好點的,還是臨時動議,看到的幾條河流,均是又黑又臭;垃圾隨意丟棄、填埋;甚至在稻田旁堆放著電子垃圾。

  “請告訴汕頭市相關同志,讓他們就練江污染整治情況準備一份詳細的清單,越詳細越好。”盡管出發前,督察組負責同志一再叮囑。然而,到汕頭聽到的卻是,從區一級黨政領導到各局局長,有關練江污染治理情況一問三不知。

  從污水管網到污水處理廠,從環保投入到基層黨委政府一年研究了幾次環保問題,賬一筆一筆地算,項目一個一個地核,問題一個一個地深究。督察組發現,一年半時間,中央第四環保督察組留下的13個整改項目汕頭一個都沒按時完成。一年半時間過去了,練江污染依然如故。

  督察組副組長、生態環境部副部長翟青建議汕頭市領導們住到老百姓旁邊,直到水不黑不臭。汕頭市的領導們當即表示讚同。

  幾次臨時停車黑臭水體遍地

  查看練江的污染整治情況,汕頭市潮南區是繞不開的地區。

  “師傅,在這停一下車。”6月15日下午,當督察組一行乘坐的中巴車行駛到潮陽區和平鎮練北村和臨崑上村的練北大坑地(練江的一條支流)時,督察組一行下了車。河水又黑又臭,河兩側排污口幾米一個,污水正緩緩地流入河中,漂浮在河面的死魚清晰可見。

  “老鄉,這河水臭不臭?”在練北村和臨崑上村,翟青逢人就問。“臭。我媽媽説,她小時候還在這裏遊過泳。”一位剛剛放學的小學生告訴翟青。“臭得很,多少年了,沒有變化。”這是翟青問過的10多位村民的一致説法。

  走進村子,潮汕風格的建築格外漂亮。然而,屋旁夾雜著洗衣、洗菜、衝地等的廢水順著一條條溝渠直接排入練北大坑地,“不僅是這些,我們這裏的糞便也是直接排入練北大坑地。”一位村民告訴督察組,河的上游還有養豬廠,廢水也是直排入河。

  “這還叫河嗎?”翟青將問題拋給了潮陽區委書記蔡永明。沉默,蔡永明無言以對。

  銅盂鎮草尾村河涌是督察組第二次喊停車的地方。一戶人家的餐館就開在一條溝渠旁邊,餐館廢水直排溝渠。

  在潮陽區谷饒鎮大坑村河涌,督察組看到工業廢棄物隨意傾倒,河涌發黑發臭,“還有沒有幹凈的水,看一個,一個黑臭。”督察組叫來環保監測人員,現場檢測河裏的溶解氧含量。“溶解氧僅0.05毫克升/立方米。”“河水裏氧氣低到0.05毫克升/立方米,還能有活物?”督察組現場調研發現,谷饒鎮不僅生活污水直排谷饒溪,而且工業污染嚴重。谷饒鎮雖然配套建設了污水處理廠,但僅有配套管網1.14公里,不得已建成的污水處理廠只有從谷饒溪抽水處理後再排回河裏。

  在潮陽區,督察組還對官田水東西兩岸河水中的溶解氧進行現場檢測,檢測結果分別為0.11毫克升/立方米和0.13毫克升/立方米。

  離開官田水,沿著一條小溪,督察組徒步上行。一條混雜著各種垃圾、剛剛填起的土路引起了督察組的注意。“垃圾怎麼就這樣填了?”翟青當即要求把填起的土地挖開看看到底是什麼。

  利用當地鎮領導安排找鐵锨的功夫,督察組一行來到李仙村一片水稻田旁,從電子垃圾、女士內衣加工廢料到焚燒過的工業垃圾和生活垃圾,應有盡有。督察組無語。

  拿來鐵锨,督察組回到新鋪的土路,不用深挖,幾锨下去,各種垃圾顯現。初步估算,100多米的土路,被埋在地下的垃圾至少有200噸。

  黑臭水體條條;垃圾隨意丟棄、填埋,在汕頭市潮陽區,督察組所看到的一切,汕頭市委書記方利旭、市長鄭劍戈也同樣目睹。

  練江治理就是一本糊涂賬

  發源于廣東省普寧市大南山五峰尖西南麓楊梅坪的白水磜,大小支流17條,由南北匯入71公里長的幹流,幹流流域面積1346.6平方公里。曾因河水清澈蜿蜒如一道白練而得名“練江”。練江也是潮汕地區的母親河。

  2016年11月,中央第四環保督察組(以下簡稱第四組)對廣東開展了為期一個月的督察。其中,重點之一就是練江的污染治理問題。廣東省對第四組的反饋意見中提出的問題進行梳理,最後確定圍繞練江的污染治理,汕頭市需要整改的項目有13個(原為14個,因其中一個項目合並,實際需要整改的項目是13個)。

  這13個項目包括建設潮陽及潮南兩個紡織印染中心、兩個垃圾焚燒發電廠以及9個污水處理廠。在廣東省公開的整改方案中,這13個項目的整改完成均有時間表。

  按照汕頭市政府的説法,位于潮南區的隴田污水處理廠已經完成了污水管網配套建設。“主幹管建了多少公里?支管多少公里?毛細管多少公里?”“這些管網是什麼時候建成的?”“現在污水處理廠的污染負荷多少?”就這些問題,翟青要求汕頭市給出具體數據。“按照招投標方案,管網建設都完成了。”潮南區委書記張學龍回答。“什麼叫按照招投標方案?”翟青追問。幾個輪次的發問與反發問,號稱已經完工的隴田污水處理廠,實際上並未按時完成建設並發揮應有的效益。

  貴嶼污水處理廠是9個需要建設的污水處理廠之一。按照汕頭市的要求,去年8月應完成污水處理廠的配套管網建設。據方利旭介紹,截至“回頭看”督察組進駐,貴嶼污水處理廠需要配套建設的11.34公里的污水管網,僅完成了8.8公里。事實上,在督察組的追問下,就是這8.8公里管網也被發現有水分。

  9個污水處理廠的建設情況,被督察組逐個問了個遍。

  汕頭市政府告訴督察組,9個污水處理廠他們已配套建設了300公里的污水管網。但是,經過翟青一個水廠一個水廠,污水管網一公里一公里的核算,發現300公里的污水管網數目根本對不上。更令人不能理解的是,就污水管網實際建設情況,無論是9個污水處理廠所在地的潮陽、潮南區黨委政府主要負責人還是汕頭市財政、水務、城管等主管部門的局長們沒有一個能説得清楚。同樣説不清還有兩個紡織印染中心、兩個垃圾焚燒發電廠的建設運作情況。

  經過督察組的現場查看,逐個項目核實,汕頭市需要整改的13個項目沒有一個按照要求、按照時序完成建設。汕頭市練江污染治理就是一本糊涂賬。

  環保投入遠低于全國平均水準

  就汕頭市落實中央環保督察整改要求存在的問題,方利旭坦言,汕頭市財政投入嚴重不足。“按照整治方案,練江整治需要投入約220億元。2014年至今,財政資金僅投入28.84億元,其中,中央投入4.16億元,省級19.12億元,市級1.58億元,區級3.98億元。”

  與污水處理廠管網建設一樣,汕頭市的環保投入也不經查。督察組仔細調查發現,2017年汕頭市環保投入僅為600萬元。“600萬元都投到了哪些項目?”對于環保投入問題,翟青同樣盯住不放。最後發現,所謂600萬元“環保”投入不過是搞了一個水利工程。

  顯然,2017年,汕頭市在城市污水管網建設上沒花一分錢。

  “不建管網,就沒法截住流入練江的污水,不截住流入練江的污水,就無法實現練江水變清的目標。”督察組奇怪,一條再清晰不過的治污路線圖在汕頭就是落實不了。

  經過督察組與汕頭財政等相關部門仔細核對,近4年,汕頭市環保投入僅佔財政支出的0.2%,遠遠低于全國的平均水準。相對于珠三角地區,汕頭市確實不是富裕地區。但是,在督察組看來,環保投入遠低于全國平均水準也是説不過去的。

  2017年4月,第四督察組指出:“汕頭、揭陽兩市長期以來存在等靠要思想,練江治理計劃年年落空。”今年一季度,練江幹流綜合污染指數比去年同期上升7.8%,超過三分之二被抽查企業廢水排放超標。廣東省制定的整治方案依然未能如期推進。

  “汕頭市練江污染的嚴重程度;市縣鄉各級層面對生態環境保護的漠視程度;對中央和廣東省委省政府提出的練江治理要求的消極態度;練江污染治理的緩慢程度令人震驚。”督察組一位曾參加第四組督察的督察人員一口氣説出的多個“震驚”強烈表達了督察組對汕頭練江污染治理的失望與不滿。

  “我看這樣好不好,汕頭市可以在老百姓居住的臭水邊蓋幾間或者租幾間房子,市領導們帶頭住到那裏,和沿河老百姓住在一起,直到水不黑不臭。請你們考慮一下。”對于翟青提出的這個建議,汕頭市委市政府有關負責人當即表示同意。

  在《法制日報》記者看來,住不住到臭水邊仍有待時日加以證明。但是,它所傳遞出的一個資訊再明確不過,那就是:“只有與老百姓感同身受,污染治理才有希望落到實處。”

  6月16日,陽光燦爛,督察組一行離開汕頭。汕頭市一位領導説,練江是汕頭之恥。汕頭會借督察組“回頭看”之力“雪恥”。希望這一天來得不要太晚。(郄建榮 李曉軍/制圖)

+1
【糾錯】 責任編輯: 張樵蘇
新聞評論
載入更多
中國乃堆拉山口迎來今年首批印度官方香客
中國乃堆拉山口迎來今年首批印度官方香客
“中國茉莉之鄉”茉莉花全面上市
“中國茉莉之鄉”茉莉花全面上市
滬指跌破3000點
滬指跌破3000點
我國高海拔宇宙線觀測站正式開工
我國高海拔宇宙線觀測站正式開工

01002002011000000000000001110570112301300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