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華網 正文
用短視頻曬萌娃 才藝溫情奢侈品俱全 專家:不妥
2018-06-19 16:34:38 來源: 北京晚報
關注新華網
微博
Qzone
評論
圖集

  未成年人“玩”短視頻應該警惕 專家稱家長過度曬娃不妥

  高中生“小馬”(網名)説,我們班有一半的同學都會玩抖音短視頻,有的創意非常好。二胎媽媽孔女士説,在快手、抖音上看到了很多有才藝的萌娃,感到自己的孩子要“輸在起跑線”上了,特焦慮。今年的高考生小許則説,在抖音上看到了和自己差不多大的孩子與家長溫情互動的短片,真的被觸動到了,改善了和爸媽的關係,最棒的是準備和好朋友一起回學校拍一個畢業短視頻。身為父親的汪先生則表示擔憂,有的爸媽秀自己的嬰幼兒光屁股的搞笑視頻,不怕隱私安全嗎?還有的媽媽曬自己上小學的女兒穿戴奢侈品牌服飾包包、涂著紅唇的小大人模樣視頻,合適嗎?

  小紅人坐擁百萬粉絲

  最近玩抖音的人,都會留意到一個7歲的最美“鋼琴小神童”,別看漂亮的小蓓蓓才學了三年鋼琴,就已經達到了相當于鋼琴8級的彈奏水平,而且熟悉彈奏各種當下的流行歌曲,比如《成都》、《安和橋》。

  每個視頻裏,小蓓蓓都穿著漂亮的裙子,一襲烏黑的長發,神情專注的彈奏著曲子。4歲學琴的她,是河北保定人,5歲起至今,就由媽媽在美拍、快手拍攝分享了1000多首流行歌曲的鋼琴演奏,同時還會在自己的微博上分享很多曲譜給自己的粉絲。每次的服飾和發型,都是媽媽精心打扮的,這讓漂亮又文藝的小蓓蓓迅速聚集了超高人氣。快手100多萬粉絲,新浪微博2萬多粉絲,抖音上208萬粉絲……記者昨天上她的抖音賬戶一看,每個彈琴的短視頻一發出,就有少至四五千、多至100多萬的點讚,評論更是成千上萬計。大多數的評論都是讚嘆讚美,表達對小蓓蓓的喜愛,為她加油,也有少數家長心酸焦慮的留言表示:別人家的孩子永遠都是最好的、童年裏總有一個生物是——別人家的孩子、都在誇這個小寶貝,但大家有沒有想過小姑娘是真的喜歡這個嗎……

  網上很火了,現實裏不可避免會受到影響,今年上一年級的小蓓蓓,因為在網上成了“小名人”,學校的老師、同學都會因此關注她,還有別的班的老師專門去他們班看她,她覺得非常開心。

  其實,被父母在短視頻上曬萌、曬才藝的孩子們、孩子和家人互動短視頻以及拍出非常有趣創意短視頻的少男少女們,真的不少,遠不止小蓓蓓一位。再比如來自北京的三胞胎小兄弟,也是只花了兩個月就擁有了150多萬粉絲追捧的萌娃。一開始他們的媽媽只是拍著玩,沒想到第一條三個寶貝每人拿著一個風車開心笑的短視頻,當天發布後就有五六萬人點讚。

  後來他們的媽媽就開始喜歡用短視頻記錄孩子們的笑,有時候和孩子爸一起配合做搞笑的動作,逗孩子們哈哈大笑,然後拍攝下來。“網友們很聰明,看視頻多了甚至會總結出孩子們的性格特點:大哥靦腆,老二沉穩,老三機靈古怪,像個‘戲精’,所以他老站中間。最近我拍的一個抖音視頻,就是三個孩子穿著一樣的橙色衣服在院子裏跳舞,我特意把老三安排在右邊站,結果他還是動作最誇張的一個。拍抖音視頻成了我們一家人的約會,也有一種儀式感,這些視頻和拍視頻的情景,都會變成我們一家人珍貴的美好回憶。”

  短視頻能給孩子自信嗎?

  家長“小蓓蓓媽媽”接受記者採訪時表示:“一開始,我只是想通過網絡短視頻記錄女兒日常學琴的點滴,沒想到分享之後這麼受歡迎。大多數網友的評論都是友善的,也有那些説我拿孩子博眼球、利用孩子出名的酸溜溜的評論,一般那樣不友好的我都不會回復,能刪就刪掉,從不給孩子看到,孩子只是知道網上有很多人喜歡她彈琴,覺得高興,更願意以後彈琴和從事音樂方面的事情。”

  她還透露,小蓓蓓以前很害羞,也時常有貪玩不想練琴的時候,但自從通過分享彈琴視頻和人們交流,現在自信心增長了,回答別人的問題也是落落大方。“如今,也有鋼琴企業啊什麼的開始接觸我們,有些涉及經濟利益的活動想請我們,但我們作為家長持觀望態度,至今只讓小蓓蓓參加過一次電視臺的綜藝節目,主要考慮節目制作團隊要好,女兒可以因此學到東西。作為媽媽,我也會保護好我的女兒,不會在網上透露我們孩子的住址啊學校啊這些隱私信息,只是分享展示演奏的視頻。”

  今年六一節時,團中央和騰訊發布了一個報告,裏面有一條內容頗引人關注“中國青少年對遊戲的熱情已經低于短視頻”。一時間,今年以來火遍大江南北的短視頻平臺被推至輿論的風口浪尖。上周抖音首次正式對外發布:截至目前,抖音國內的日活用戶突破1.5億,月活用戶超過3億。抖音多元化內容佔比66%,涵蓋了19大類,其中舞蹈、劇情和動物最多,各佔7%,親子類量也不小,佔到了4%。由此可見,孩子們的身影已不可避免地遍布短視頻平臺。未成年人玩轉網絡短視頻,或是父母替娃拍短視頻分享到網上,對孩子的成長真的好嗎?

  平臺將推防沉溺係統

  面對青少年熱衷短視頻的現象,平臺方面有自己的理解。

  前“快手”産品經理“判官”(網名)面對爭議表示,讓不讓未成年人拍短視頻、分享短視頻,選擇權在用戶,不在平臺。他覺得,“曬”的心理,不會因為沒有快手、抖音這些短視頻平臺就沒有了,有很多父母也會在網上通過別的方式曬娃。“如果讓我來選讓孩子拍短視頻還是玩遊戲,我寧願選擇拍一個有創意的短視頻,因為短視頻和遊戲還不一樣,遊戲是被精心設計來讓人喜愛和沉溺的,但短視頻平臺並不是。”

  “抖音”市場總經理支穎則認為,針對未成年人的保護,平臺做得再多也不算多,“抖音是為數不多的設定有青少年保護模式的平臺,但需要用戶自己設置一下,包括時間管理係統和風險提示係統,也就是上線的未成年人保護工具包括內容屏蔽和時間鎖。近期我們還會邀請社會各界共同擬定、推出社區公約,專門請抖音用戶、未成年人保護專家到公司去提建議。” 此外,抖音的內容分級、防沉溺係統也將在未來推出。

  記者還了解到,一年來,抖音短視頻的內容已經從最初的運鏡、舞蹈為主進化到了政務、美食、人文、親子、旅行等更多元的內容,目前,抖音主力用戶群體,已經從早期的18到24歲,上升到了24到30歲用戶,該年齡段用戶佔比目前已超過40%。

  專家稱家長過度曬娃不妥

  早教專家徐明則一針見血的表明了自己的觀點:“我不讚成家長過度在抖音、快手這些短視頻平臺上秀孩子、曬娃。”她認為,有時候,家長把自己的幼子洗澡啊睡覺啊一些畫面不經過處理就放到網上去了,雖然很可愛很萌,會引發大多數公眾的“點讚”,但存在潛在隱患。中國有許多家長,沒有警惕性,特別在保護孩子隱私方面,自己不太注意,也沒有給孩子這方面的提示和教育。“中國有的家長可能還沒有吃到苦頭,在這方面栽跟頭。我們之前正規的組織去國外參觀幼兒園,考察和交流,幼兒園方面都是強調要求我們鏡頭裏不能有小朋友,如果想拍幼兒園裏的小朋友,必須提前經過他們的父母同意授權。雖然絕大多數網友都是好的,但也不排除有極少數犯罪分子會利用這樣的途徑,濫用孩子們的肖像等。”

  北京市合達律師事務所楊翼飛律師則給了家長們一些專業的提示:一方面,父母發布的視頻應當符合法律法規的規定,不能發布違法視頻;另一方面,如果未成年人年齡較大,有自主意識,父母還應當徵求未成年人的意見,尊重未成年人的決定。“如果在網上遭遇了惡意評論、誹謗等中傷孩子的行為,首先,家長可以聯係平臺方,要求平臺方刪除;其次,家長可以要求平臺方提供上傳人的具體信息便于後續維權;最後,也可以根據獲取的侵權人信息向法院提起訴訟,要求侵權人承擔法律責任。取證方面,可以到公證處就相關侵權行為進行公證,保留證據以備維權。”(記者 孟環)

+1
【糾錯】 責任編輯: 邱麗芳
相關新聞
新聞評論
加載更多
以賽為媒 畢業生找“婆家”
以賽為媒 畢業生找“婆家”
“低頭族”專用通道亮相西安
“低頭族”專用通道亮相西安
百余漢服愛好者齊聚南通狼山上演集體秀
百余漢服愛好者齊聚南通狼山上演集體秀
甘肅敦煌端午小長假迎旅遊高峰 逾12萬人暢遊大漠
甘肅敦煌端午小長假迎旅遊高峰 逾12萬人暢遊大漠

01002002011000000000000001110000112300505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