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華網 正文
奢侈化、媚外化、景觀化,是森林城市還是“綠色政績”?
2018-05-28 07:20:18 來源: 半月談
關注新華網
微博
Qzone
評論
圖集

  森林城市是滿足人民日益增長的優美生態環境需要的直接體現,目前正在各地蓬勃興起。半月談記者在多省採訪發現,部分地區森林城市建設有所跑偏,存在奢侈化、媚外化和景觀化等問題。

  奢侈化:城裏一平方 山上一畝林

  “城市綠化的成本按平方米計算,山上造林的成本按畝計算。”這是半月談記者在採訪中聽到的對當前森林城市建設奢侈化現象的一句形象概括。

  不少基層林業和綠化工作者反映,園林部門在城市建設和管護小塊綠地的資金,足夠林業部門在山裏新造大片樹林。半月談記者採訪發現,在“大樹進城”現象基本被遏制後,當前奢侈化傾向主要表現為高碳化、反復化和隨意化。

  高碳化是指排出的碳比吸收的碳還多。福建省綠化委員會辦公室主任莊晨輝介紹,一些城市在綠化過程中對自然地形進行大刀闊斧的挖、填、搬,還有一些城市在綠化時採用以灌木、草坪等地被植物為主的規整式配置,為達到預期景觀效果,必須定期進行修剪。“很多道路隔離帶,為保證景觀效果,每平方米每年成本在800元以上,其中維護成本就佔了70%。”湖南省益陽市林業局總工程師楊立華説,這些成本高昂的綠化,非但不能達到低碳、生態的效果,反而由于需要大量機械操作和人工管護,釋放出更多的碳,與森林城市的初衷背道而馳。

  反復化是指種了砍、砍了種。一些城市熱衷樹種升級,甚至到了“升一次級,升掉一片林”的程度,與黨的十九大報告中“節約優先、保護優先、自然恢復為主”的方針背道而馳。半月談記者在中部某省會城市了解到,該市的中心主幹道在30年間,已經換了好幾代行道樹。“從1986年的懸鈴木,到後來的大葉女貞,再到美國秋紅楓,即使專家論證沒通過也仍然要搞。”一位知情專家介紹,每次全城大升級,城區的樹冠率都會驟降20%。

  隨意化則是長官喜好帶來的。一些地方常常出現不重自然規律、只重領導意志的現象。中部某省林科院一位專家有過這樣的經歷:在他參加的一次綠化項目評審會上,當事方竟然連樹種名字都沒搞清楚。“我們做過很多綠化項目的規劃,但能完全付諸實施的少之又少,科學規劃讓位于領導意志,成了‘墻上挂挂’,最終種出來的樹發揮不了應有的作用,造成極大浪費。”

  媚外化:別人的都好 自家的都差

  在森林城市建設中,盡量使用鄉土樹種和本地植物是業界公認的基本原則,但許多地方總覺得“別人的都好,自家的都差”,盲目引進不適合當地環境樹種,從而産生南方熱衷草原風光、中部熱衷沿海風情、不同城市的市花市樹雷同等現象。

  首要表現就是“只選貴的、不選對的”。沿海省份一位專家介紹,某市有一年因為刮臺風,倒了60多萬株樹,其中一個重要原因就是種了大量諸如鳳凰木、羊蹄甲等抗逆性差的外來樹種。這些樹種每棵價格在兩三千元以上,由此造成巨大損失。

  這位專家還説,該省不少地方曾一度刮起過“桂花潮”,不惜把各自城區的老行道樹換成桂花樹。“雖然桂花是十大傳統名花,有自己獨特的好處。但桂花樹生長速度慢,生態效益弱,且價格不菲。”最後,因桂花樹不適應當地環境,不得不又換回來。

  第二個表現就是熱衷跟風。“在長江以南,以香樟作為市樹的城市有幾十個。”原全國森林城市評審專家組成員、安徽農大教授吳澤明介紹,對很多城市來説,香樟、桂花、石楠等都是外來樹種。因為存在種植時間差、過度跟風等原因,如今很多苗圃裏這樣的苗木已嚴重過剩。

  媚外化還有一個表現是簡單模倣對比,過分強調森林覆蓋率。湖南益陽市委書記瞿海認為,現在生態、綠色、森林這些字眼很時髦,部分幹部一味追求“綠色政績”,貪大求全,不顧當地實際,將森林城市狹義理解為提高森林覆蓋率,並以此為唯一標準,簡單模倣對比,從而造成“綠色大躍進”。長沙市一位專家指出,像杭州、福州、長沙等城市,本身森林覆蓋率就高,而另一些城市在先天條件和資源稟賦並不優越的前提下,也過分強調森林覆蓋率,提出過高要求,增加了地方負擔。

  景觀化:只管好看 不顧好用

  森林城市的本質是通過營造城市森林,形成一個近自然係統,充分發揮其生態效益來實現城市宜居,園林式的景觀只是起輔助作用。但目前不少城市卻本末倒置:重視外在景觀打造,忽視生態係統建設。一些綠化項目“看上去很美”,但不僅無法讓市民置身其中,也無法充分發揮生態效益。

  部分綠化項目讓群眾沒有綠色獲得感。一些城市隨處可見的平面綠化,毫無人在林中走的立體感可言。如中部某城市一條大道長10多公裏,盡管兩側綠化帶從起點延伸到終點,但幾乎全部修建成高于路面的花臺。走在這條氣派的大道上,表面上看著綠化做得很好,但雨天不擋雨、晴天不遮陽,體驗很不好。

  還有一些城市,覺得之前保留下來的樹不好看,就換成整齊劃一的樹種,甚至搞一街一樹改造,不僅完全不顧市民多年對老樹形成的感情和相處方式,也把良好的生態效益改走了。“一棵數十年的老樹,生態效益要比同等樹冠的小樹高出200倍以上。在涵養水源、保護地下微生物等方面,老樹也比小樹強很多。”一位林業專家説。

  城市與森林仍未完全形成和諧共生的整體。“黨的十九大報告明確指出,我們要建設的現代化是人與自然和諧共生的現代化,但現實卻仍然充滿矛盾。”上述專家認為,部分城市在改善交通疏解擁堵的過程中,常常喜歡大肆砍樹毀綠。一些沿海城市,原本能夠防風固沙、又適合鹽鹼地的木麻黃樹,因為影響景觀,被大量砍伐,這都是十分錯誤的做法。

  去年夏天,中部某市遭遇洪水圍城,幾個之前以濕地風光為賣點的樓盤進水嚴重,一些小區地下車庫被全部淹沒,地面積水深達一米以上。專家指出,目前城市濕地房地産開發非常火熱,但很多樓盤沒有留出足夠的湖岸空間、建設密度太大。只注重了城市森林的休閒、美化功能,忽視了防浪護堤和水土保持功能,未能將城市裏的山水林田湖草進行係統規劃和管理,帶來很大隱患。(半月談記者:周勉 楊丁淼 林超 田建川

  

+1
【糾錯】 責任編輯: 劉曉朋
新聞評論
加載更多
海南航空開通天津至溫哥華直達航線
海南航空開通天津至溫哥華直達航線
青島,幸福之城
青島,幸福之城
備戰高考
備戰高考
藍天之約
藍天之約

01002002011000000000000001110108112289568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