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華網 正文
當前全國各地陸續進入汛期 鄉村防汛準備好了嗎
2018-05-27 07:24:19 來源: 人民日報
關注新華網
微博
Qzone
評論
圖集

  當前全國各地陸續進入汛期,作為防汛最末梢——

  鄉村防汛準備好了嗎

  站在山西省永濟市蒲州鎮境內的黃河大壩上,放眼望去,河灘鬱鬱蔥蔥,河水緩緩流淌。平靜的水面很難讓人想到,這是黃河防汛的重點地帶,素有“三十年河東,三十年河西”之稱。

  “黃河永濟段沿岸有80個自然村,5萬多村民,7萬多畝耕地。”蒲州鎮西廂村黨支部書記楊小平説,因淤泥沉積,河床高出村子,防汛是全村的大事。眼下村裏成立防汛指揮部,24小時值守,組建100多人的搶險隊,備齊三輪車、編織袋等物資,迎接汛期。

  當前全國陸續進入汛期,農村是防汛體係最末梢,也是薄弱環節和重點區域,農村防汛備汛情況如何?日前記者進行了採訪。

  基層預警體係到位,耳目尖兵敏銳,關鍵時刻不漏一人

  山洪來了怎麼辦?緊急轉移!

  “南川河平時是條幹河,誰知道一場大雨,一改‘溫順’脾氣,洪水衝垮了堤壩,淹了玉米地和農房。”對于2016年的那場特大暴雨,山西省陽泉市平定縣石門口鄉鄉長蘇寶蓮記憶猶新。

  2016年7月下旬,陽泉市遭遇特大暴雨,多條河流堤壩被衝毀,許多村子斷電、斷路。“我們接到預警後,立即組織轉移群眾,村幹部剛把一位老人背到高處,山洪就衝垮了他家的房子。” 蘇寶蓮説,關鍵時刻,精準的預報預警就是耳目尖兵,能為跑贏洪水爭取時間。

  在平定縣寧艾村的防汛辦公室,備有手搖報警器和鑼鼓。村黨總支書記馬雙銀説:“即便是斷電、沒信號,我們也能通過土辦法通知到村民。”寧艾村村幹部包組包戶,確保大水來的時候緊急轉移不漏一人。

  “從國家到省市,一直到村,現代化預報預警係統不斷完善。”陽泉市防辦主任陳志剛介紹,在重點區域設置自動雨量站、自動水位站等,收集雨情水情,通過省市級預警平臺,將防汛信息第一時間推送到相關人員手機上。村領導幹部通過喇叭、無線廣播等及時通知村民。

  不少防汛幹部説,在動員群眾轉移過程中,有的村民存在“沒什麼大不了”的心理,有的舍不得財物。陳志剛介紹,陽泉市實施網格化管理,防汛幹部負責到人。“我們為村民住房建了檔案,記載地點、負責人、隱患情況和轉移安置點,讓防汛幹部熟悉情況,及時到位。”一旦接到預警,立即入戶動員,不願撤離的,也要抬出去、背出去,“寧聽罵聲,不聽哭聲”。針對群眾關心的食宿問題,提前在學校、體育場等安置點備齊飲用水、方便食品和床鋪,讓受災群眾穩得住。

  位于江西省九江市的江新洲,是長江上的一個小島,島上耕地面積10萬畝,人口5萬多。進入汛期,村裏執行24小時值班制度,領導帶班,做好防汛值班記錄和日常巡查記錄,確保防汛信息暢通,接到預警後,保證“有人管,有人上,搶得住”。

  有關部門預測,今年黃河流域降雨量偏多兩成,海河流域的降雨量偏多兩到五成,防汛形勢嚴峻。國家防總提出,今年繼續加強山洪災害防治等專項工程建設,加快農村基層防汛預報預警和群測群防體係建設,強化防災避險知識技能培訓,提高群眾自救互救能力。

  防洪工程標準提升,堤防“身板”更結實,防禦洪水有底氣

  防洪工程是抵禦洪水的“硬牌”。長期以來,農村一些工程標準較低,年久失修,有的工程受洪水損壞,亟待修復。如今鄉村防洪工程可靠嗎?

  河北省容城縣晾馬臺鎮王家營村村北,南拒馬河在此有一個近90度的拐角。容城縣水利局副局長李建軍説:“這裏人稱南拒馬河的‘胳膊肘’,水流直接衝擊堤壩,形成近1000米的險工段,年年汛期,最易出現險情。”讓人欣慰的是,經過去年除險加固,堤防坡體全部鋪上了漿砌石,抵禦洪水能力進一步提升。目前南拒馬河的7處險工段全部整治完成。

  永濟市張營鎮舜帝村的堤防工程,是黃河永濟段重要的防洪工程,保護著沿河16個村子1萬多村民的安全。永濟黃河河務局局長潘正彬説,這裏的堤防去年經受了黃河1號洪水的考驗,受水流的頂衝和淘刷影響大。作為重點堤防,去年水利部門投入資金全面修復,保障工程安全。

  黃河水利委員會防辦副主任魏向陽介紹,去年汛後,各地方加快水毀工程修復進度,倒排工期,到5月底將全部完工。黃委會組織對各類工程徒步拉網式排查,發現了近3萬處隱患,落實了應急度汛措施。

  各級防汛部門行動起來。海河水利委員會5月組織對京、津、冀、晉四省市水毀項目建設完成情況檢查,發揮工程的防洪效益;長江防總加快推進流域水毀設施建設,目前江西和湖南兩省已完成工程修復,其他相關省份也按期完成修復任務。

  防汛關鍵在防,重點在早。國家防總督促地方落實水毀工程修復責任、方案、資金,抓好工程質量,目前水毀災損水利工程修復任務已完成99%。

  防汛責任層層壓實,繃緊一根弦,克服麻痹僥幸心理

  “農村基礎設施相對薄弱,山洪災害成災快、搶險時間短,不能有絲毫麻痹。”山西省防辦主任武福玉介紹,省裏的大暴雨主要集中在南部和東部的太行山區暨西部呂梁山區一帶,局地突發性暴雨極易引發山洪,由于産流快、歷時短,往往伴生著滑坡、泥石流等地質災害,容易造成人員傷亡和財産損失。

  在兩年前的那場特大暴雨中,陽泉市開發區平坦垴村李彬憲的房子被衝垮,“沒想到一小會兒工夫,河水就漲起來了,村子成了‘孤島’。”陳志剛説,對于那場暴雨,大家雖然有準備,但洪水量級之大,成災速度之快,還是超出預計。這也給大家提了醒,今年汛期一定要繃緊弦,做好防大汛、救大災的準備。

  層層落實負責,確保防汛工作有人管、有準備、有章法。蒲州鎮鎮長張巧莉説,鎮裏施行鎮領導包村,村幹部包組,小組長包戶,成立應急小分隊,建立800多人的搶險隊。

  海河水利委員會防辦副主任張存龍説,海河多年未發生過流域性大洪水,基層幹群缺乏應對大水的實戰能力,防汛能力有待提升,尤其要加強對基層幹部和群眾的培訓。

  防汛培訓更有針對性。潘正彬説,黃河洪水泥沙含量大,當地發明了獨特的防洪工具——刺猬埽。用粗麻繩編制成籠子形狀,填充石頭和柳枝,如同一只巨大的刺猬,將其拋入水中,可加快泥沙沉積,進而固壩。每年通過集中學習,讓防汛幹部熟練掌握刺猬埽的制作要領,一旦發生險情,可迅速投入搶險救災。目前永濟市已建立了一支以村民、民兵為基礎,專業搶險幹部為主幹,現役部隊為主力的搶險隊伍,群防群控形成合力。

  針對農村青壯年多外出務工的情況,山西黃河河務局計劃向沿黃5縣市的企業、村鎮以購買社會化服務的形式,落實近4000人的群防搶險隊員,確保人員到位,培訓到位。

  在永濟城西河務段黃河防汛倉庫,物資已準備到位。尖尖的木樁整齊排列,一摞摞編織袋碼放整齊,發電機已檢修調試完畢……潘正彬説:“等洪水來了再準備物資,那就來不及了,入庫物資專人管理,在險工險段提前備好砂石,做到萬無一失,才有底氣迎汛。”

  河北省水利廳副廳長羅少軍介紹,河北抓緊組織1000萬元省級防汛物資採購補庫工作,各地組織對庫存防汛物資維護保養,目前,省市縣儲備物資達3.38億元。

  國家防總要求各級防指和有關部門要及時公布防汛責任人名單,提早完成防汛抗旱檢查,盡快完善防汛抗旱方案預案,最大程度保障群眾生命財産安全。(記者 王 浩)

+1
【糾錯】 責任編輯: 李海韻
新聞評論
加載更多
海南航空開通天津至溫哥華直達航線
海南航空開通天津至溫哥華直達航線
青島,幸福之城
青島,幸福之城
備戰高考
備戰高考
藍天之約
藍天之約

01002002011000000000000001110105112289306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