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華網 正文
從追趕時代到引領時代——從深圳發展奇跡看中國改革開放40年
2018-05-20 22:29:11 來源: 新華網
關注新華網
微博
Qzone
評論

(新華全媒頭條·壯闊東方潮 奮進新時代——慶祝改革開放40年·圖文互動)(1)從追趕時代到引領時代——從深圳發展奇跡看中國改革開放40年  

  建港填海的“開山炮”在深圳蛇口炸響(資料照片)。新華社發

  新華社深圳5月20日電  題:從追趕時代到引領時代——從深圳發展奇跡看中國改革開放40年

  開欄的話:

  2018年中國迎來改革開放40周年。40年砥礪奮進,40年眾志成城。在中國共産黨的堅強領導下,億萬人民書寫了國家和民族發展的壯麗史詩,開辟了中國特色社會主義道路。輝煌的成就和生動的實踐,印證改革開放是堅持和發展中國特色社會主義、實現中華民族偉大復興的必由之路。

  新華社從即日起開設“壯闊東方潮 奮進新時代——慶祝改革開放40年”欄目,集中推出一批稿件,反映改革開放40年取得的偉大成就,積累的寶貴經驗,激勵全黨全國人民堅定不移將改革開放進行到底。《從追趕時代到引領時代——從深圳發展奇跡看中國改革開放40年》為開欄之作。

  新華社記者

  一座城市,高度濃縮一個時代精華;

  一個政黨,引領開辟一條康莊大道。

  如同施展了法術,在不到40年的時間裏,從一個默默無聞的邊陲小鎮到擁有2000萬人的現代化國際都市,深圳奇跡般崛起于中國南方,綻放奪目光彩。

  什麼造就了深圳?

  是改革開放的浩蕩春風,是改革開放釋放的強大活力,讓深圳煥發出前所未有的生命力,有力地證明了中國特色社會主義一定會越走越寬廣。

(新華全媒頭條·壯闊東方潮 奮進新時代——慶祝改革開放40年·圖文互動)(2)從追趕時代到引領時代——從深圳發展奇跡看中國改革開放40年

  20世紀80年代的深圳蛇口工業區(資料照片)。新華社發(深圳博物館圖)

  激情的歲月——追憶歷史激蕩與爭鋒,深圳近40年夢幻般的崛起,用鐵一般的事實昭示了中國共産黨人的偉大覺醒,印證改革開放是堅持和發展中國特色社會主義的必由之路

  位于深圳南頭半島的前海,被稱作“特區中的特區”,近5年每年平均誕生超過3萬家企業,成為新一輪改革開放的先行先試者。

  “就是要到在中國改革開放中得風氣之先的地方,現場回顧中國改革開放的歷史進程,將改革開放繼續推向前進。”

  2012年12月7日,習近平總書記在黨的十八大後首次離京考察選擇廣東,首站即來到深圳前海。

  “我國改革已經進入攻堅期和深水區”“敢于啃硬骨頭,敢于涉險灘”……在這片改革前沿地,習近平總書記向世人宣示了改革不停頓、開放不止步的堅定信念。

  站在新時代新起點,在迎來改革開放40年的2018年全國兩會上,習近平總書記在參加廣東代表團審議時,又明確提出“以更寬廣的視野、更高的目標要求、更有力的舉措推動全面開放,加快發展更高層次的開放型經濟”。

  改革開放,是深圳實現跨越式發展的“基因”,也是讀懂一個國家、一個民族實現命運偉大轉變的“密碼”。

  前海與蛇口分居深圳南頭半島兩側,歷史在這裏激蕩交匯——

  39年前,建港填海的“開山炮”率先在蛇口炸響,誕生于晚清洋務運動中的百年招商局,創辦了第一個出口工業加工區,成為經濟特區創立的探路者;

  1979年3月5日,國務院正式批準廣東省寶安縣改設為深圳市。把靠近香港的深圳鎮作為城市的名字,意味著它從誕生之初就要對標香港,對標國際一流城市。

  1979年4月,廣東省委提出,希望中央能根據廣東緊靠港澳,華僑眾多的特點,給予特殊政策,在深圳、珠海、汕頭建立出口加工區。這一設想得到了鄧小平的大力支援。

  鄧小平説:可以劃出一塊地方,就叫做特區。陜甘寧就是特區嘛!中央沒有錢,可以給些政策,你們自己去搞,殺出一條血路來。

  回望革命戰爭年代,陜甘寧特區猶如精神燈塔,為奪取革命勝利、建設新中國立下了不可磨滅的功勳;

  進入改革開放時代,特區精神穿越時空、一脈相承,改革之火燃遍神州,大地處處萬物復蘇。

(新華全媒頭條·壯闊東方潮 奮進新時代——慶祝改革開放40年·圖文互動)(3)從追趕時代到引領時代——從深圳發展奇跡看中國改革開放40年

  深圳蛇口工業區一座辦公大廈(資料照片)。新華社記者徐佑珠攝

  1980年8月26日,第五屆全國人大常務委員會第十五次會議批準設置經濟特區,並通過《廣東省經濟特區暫行條例》,經濟特區在中國正式誕生。有外電驚嘆道:“中國大變革的指針正轟然鳴響。”

  歷史的鴻篇巨制一旦開啟,每一頁都是嶄新的。

  “特區是個窗口,是技術的窗口,管理的窗口,知識的窗口,也是對外政策的窗口。”1984年,鄧小平首次來到深圳,為經濟特區的發展和全國改革開放指明瞭方向。

  這是激情燃燒的歲月——從小崗到深圳,從農村到城市,從沿海到沿邊,改革開放大潮席卷祖國大江南北;

  這是令人振奮的時代——繼深圳、珠海、汕頭、廈門4個經濟特區設立後,1984年宣布14個沿海城市對外開放,1988年海南改制為省並劃定為經濟特區,1990年宣布開發浦東……星羅棋布的一座座城市、一個個特區,勾勒出中國改革開放的大棋局。

  經濟特區的嘗試率先在蛇口工業區2.14平方公里的土地上疾行。時任蛇口工業區負責人的袁庚在企業管理幹部培訓班開學時如此表示:黃埔軍校是“不革命者不入此門”,這裏是“不改革者不入此門!”

  繼蛇口工業區之後,羅湖區也打響了戰役,大規模的城市開發和建設全面鋪開。1985年上半年,羅湖城區已建起60棟18層以上的高層樓宇,當年底竣工的國貿大廈,更是以“三天一層樓”刷新了中國建築史上的新紀錄,成為“深圳速度”的象徵。

  “人民,是看實踐。人民一看,還是社會主義好,還是改革開放好,我們的事業就會萬古長青!”“市場經濟不等于資本主義,社會主義也有市場。”1992年春天,鄧小平再次來到深圳,發表一係列重要講話,給中國帶來了又一個思想解放的春天。

(新華全媒頭條·壯闊東方潮 奮進新時代——慶祝改革開放40年·圖文互動)(4)從追趕時代到引領時代——從深圳發展奇跡看中國改革開放40年

  深圳蛇口工業區的女工(資料照片)。新華社發(深圳博物館圖)

  1992年10月,黨的十四大明確提出“我國經濟體制改革的目標是建立社會主義市場經濟體制”。截至當年,共建立了包括339個市縣、3億多人口、50萬平方公里的對外開放地區,打開了全方位、多層次、寬領域的對外開放新局面。

  “改革開放近40年,中國最引人矚目的實踐是經濟特區。全世界超過4000個經濟特區,頭號成功典范莫過于‘深圳奇跡’。”英國《經濟學人》這樣評價。

  鐵一般的事實,昭示著改革開放是當代中國發展進步的必由之路——

  生産力得到如此大的釋放。深圳GDP從1979年的1.97億元上升到去年的2.24萬億元,僅次于北京、上海,已與曾經差距無比巨大的香港相當。與當年的“逃港潮”形成對比的是,越來越多的香港人如今選擇在深圳創業定居。

  城市面貌翻天覆地變化。深圳當初最高樓僅有3層,如今超過100米以上摩天大樓已有近1000棟,道路裏程超過6000公里,地鐵通車裏程297公里,擁有近千座公園、被譽為“公園之城”。

  黨的十八大以來,深圳市始終牢記習近平總書記的諄諄囑托,扎實踐行新發展理念,堅持改革不停頓、開放不止步,加快打造現代化國際化創新型城市。過去5年,深圳GDP年均增長9.2%,躋身全球城市30強,不斷在高品質發展中發力,發展動力持續增強,百姓福祉穩步改善,城市文明進一步提升,綠色發展特質更加凸顯,在新時代新征程中不斷邁上新臺階。

  一部深圳史,就是中國共産黨團結帶領億萬人民群眾掀起波瀾壯闊改革開放大潮的實踐明證;

  一部深圳史,就是中國共産黨團結帶領億萬人民群眾開辟中國特色社會主義道路的生動寫照。

  此時此刻,站在改革開放40年的歷史節點上回望深圳、回望中國這段不凡歷程,更加深切體會到改革開放對于邁入新時代的中國,既有深刻的歷史意義,又有深遠的未來昭示。

  “只有社會主義才能救中國,只有改革開放才能發展中國、發展社會主義、發展馬克思主義。”——習近平總書記作黨的十九大報告中的這句話,既是時代的宣示,更是人民的心聲。

(新華全媒頭條·壯闊東方潮 奮進新時代——慶祝改革開放40年·圖文互動)(5)從追趕時代到引領時代——從深圳發展奇跡看中國改革開放40年

  這是1985年底竣工的深圳國貿大廈(資料照片)。新華社記者段文華攝

  壯闊的歷程——從“深圳速度”到“中國高度”,這座在南海之濱拔地而起的城市不斷書寫時代傳奇,改革開放為中國特色社會主義事業不斷開創新局面提供不竭動力

  夜幕降臨,沿著深南大道行駛,平安國際金融中心、招商銀行總部、騰訊大廈……一路高樓林立,流光溢彩,整個城市猶如鋪展開的一幅繽紛畫卷,勾勒出美麗的天際線。

  這條25.6公里長的大道,是深圳的坐標軸,建設歷程也折射著這座城市發展的時間軸——

  1980年,第一段修通的深南大道全長僅2.1公里,7米寬的路只夠兩輛車並行,但這已經是當時特區最長的路;

  1982年到1984年底,第一次擴建工程完工,路拓寬到50米;

  1987年,中間的鐵路用高架橋托起,6.8公里長的深南大道被深圳人自豪地稱作“十里長街”;

  1992年,深南大道拓寬至135米;

  1997年香港回歸祖國,大道兩側增加了灌木、喬木等上百種植物,呈現園林景觀;

  2018年,深圳推出景觀照明提升行動,夜晚的深南大道華燈璀璨,魅力動人。

  這條路見證著深圳的光榮夢想,昭示著深圳乃至中國改革開放的道路越走越寬廣——

  在“前海深港青年夢工場”創業的香港青年張龍華,三個星期就拿到了營業執照,總部在香港的公司因此迅速融到1000萬港元。

  對張龍華來講,這裏有著濃鬱的創業創新氛圍,前海不斷改革的步伐,可以讓創業潛力加倍釋放。

  如果説,“三天一層樓”的速度曾讓深圳聞名全國,那麼追求高品質發展所帶來的創新活力越來越讓這座城市揚名世界。

(新華全媒頭條·壯闊東方潮 奮進新時代——慶祝改革開放40年·圖文互動)(6)從追趕時代到引領時代——從深圳發展奇跡看中國改革開放40年

  1987年12月1日,深圳敲響中國土地拍賣第一錘。新華社發(深圳博物館圖)

  今天,人們談論深圳,早已不再是“三來一補”“貼牌加工”“模擬倣制”,而是平均每平方公里有5.6家國家級高新技術企業、平均每天有51件發明專利獲得授權、全社會研發投入佔GDP比重超過4%……

  當前,中國經濟已由高速增長階段轉向高品質發展階段,深圳以標誌性的創新驅動,成為中國經濟轉型升級宏大敘事中的最新注腳。

  深圳何以成為創新之都?

  曾有人這樣比喻,創新倣佛是盛開的美麗花朵,需要充足的陽光雨露、適宜的溫度濕度等環境,而發展環境的營造,歸根到底要靠體制機制的改革、理念的更新。

  招商局蛇口工業區成立初期,提出自辦微波通訊,被痛斥為“膽大包天”;因為員工缺少糧食配額,希望通過外匯儲備自購糧食,也被批評為“異想天開”。

  “時間就是金錢,效率就是生命。”1981年底,這個巨型標語牌矗立在了蛇口工業區最顯眼的地方。這一口號出現在35周年國慶遊行的彩車上,傳遍神州大地,被億萬中國人叫響。

  在石破天驚中實現突進,在敢為人先中尋求突破,特區的“特”就體現在“闖”上——

  第一個打破平均主義“大鍋飯”工資制度、敲響土地拍賣“第一槌”、第一家外匯調劑中心成立、第一家由企業集團創辦的銀行開業、第一家股份制保險企業創辦……近40年裏,深圳創出約一千個“國內第一”。

  在創立早期階段,深圳通過“闖”,率先全面探索市場化改革,以拓荒牛精神突破盤根錯節的舊體制束縛,到1985年底,深圳工業總産值從1979年的6061萬元迅速增長到24.12億元,並向全國輸出理念與經驗。

  率先引領、爭取主動的改革精神一以貫之:2000年率先從加工貿易向高新技術轉型;2008年率先布局生物技術、新能源、互聯網等首批戰略性新興産業;2009年率先布局新一代存儲處理技術、新材料等第二批戰略性新興産業;2013年率先培育生命健康、可穿戴設備等未來産業……

(新華全媒頭條·壯闊東方潮 奮進新時代——慶祝改革開放40年·圖文互動)(7)從追趕時代到引領時代——從深圳發展奇跡看中國改革開放40年

  在深圳科技園的大疆創新總部,民用無人機領軍者汪滔(中)參與研發人員的討論(2015年5月22日攝)。新華社記者毛思倩攝

  “沒有改革開放的精神,沒有敢闖敢試的勇氣,沒有衝破體制的創新,不可能解放和發展生産力,就沒有今天的深圳,中國就不會成為世界第二大經濟體。” 年過九旬、曾任深圳市委書記的李灝説。

  堅持市場化為導向,這是深圳乃至中國經濟體制改革的信條,也是中國特色社會主義道路始終充滿活力的奧秘。

  上世紀80年代末,深圳已初步形成了外向型經濟格局;1987年深圳出口總額在全國城市中排第三、1988年躍居第二;自1993年起,深圳進出口貿易總額連年居全國第一位。

  1992年10月,黨的十四大正式提出了中國經濟體制改革的目標是建立社會主義市場經濟體制。深圳在全國率先建立起社會主義市場經濟體制基本框架,實行“引進來”和“走出去”相結合,對外開放水準進一步提高……

  黨的十八大後,2013年深圳在全國率先開展商事制度改革。改革實施的前兩年,深圳商事主體總量由不足100萬戶,迅速達到215萬戶,增量超過改革開放前30年總量。此後,這一商事制度改革在全國推開,創新創業的市場活力空前迸發。

  改革再推進,創新無止境。

  2018年2月,深圳又出臺營商環境改革“20條”。對標新加坡和香港等發達國家和地區,以世界銀行營商環境評價體係為參照,其中126個政策點均是通過強有力的改革來營造更加優良的營商環境。

  以廣闊胸懷接軌國際擁抱世界,深圳充分發揮毗鄰香港的區位優勢,率先打開國門搞建設,深圳搶抓“一帶一路”、自貿試驗區、粵港澳大灣區建設等國家戰略機遇,把開放的大門越開越大,聚全球資源為我所用。

  “深圳的土地資源有限、淡水也是買來的,也沒有礦産資源,高校也不多,深圳發展到今天的主要推動力就是改革開放,改革開放是深圳最大無形資源和最大的軟實力,它像一塊磁石,把所有資源都吸引過來。”深圳市史志辦公室主任楊立勳深有感慨説。

  一批批海歸人才來到深圳創新創業——由5位杜克大學、牛津大學等名校歸國博士組建的光啟,目前在超材料領域的專利具有壓倒性的優勢,申請量佔該領域專利申請總量的86%;

  一批批深圳本土培養的企業茁壯成長——1999年深圳首屆高交會,28歲的馬化騰融到了220萬美元,騰訊公司就此不斷騰躍,2012年全年營收438億元,2017年達到2377億元,2018年微信全球用戶突破10億。

(新華全媒頭條·壯闊東方潮 奮進新時代——慶祝改革開放40年·圖文互動)(8)從追趕時代到引領時代——從深圳發展奇跡看中國改革開放40年

  2016年3月5日,任正非在位于深圳的華為總部接受新華社記者專訪。新華社記者毛思倩攝

  華為創始人任正非這樣解釋當初為何選擇深圳:1987年這裏出臺的文件明晰了民營企業産權,沒有這個文件就不會創建華為。

  任正非如今稱:華為總部基地永遠在深圳。在他看來,國家會更加開放,企業能夠在國際化的環境中公平競爭,堅持法治化、市場化的道路,就能托起企業的理想和夢想。

  有了市場,夢想就會照進現實。

  今天的深圳,已成為一座具有影響力的國際性都市,擁有全球第三大集裝箱港、亞洲最大陸路口岸、中國五大航空港之一,擁有華為、招商、平安、騰訊、萬科、正威、恒大7家世界500強企業,吸引200多家世界500強企業前來投資。2017年新興産業對經濟增長貢獻50%左右,創新成為經濟發展的第一動力。

  改革開放,釋放出了強大的內生動力,充分調動起人民的積極性創造性,為中國特色社會主義事業不斷開創新局面提供了不竭的力量源泉。

  深圳發展的每一步,都凝聚了一代又一代特區建設者的心血和付出。

  1982年,深圳最早的港商獨資企業凱達玩具廠招工,鄭艷萍等幾百名年輕姑娘分別從韶關、汕頭等地來到蛇口,成為中國第一代打工妹。1989年的百萬民工“南下潮”,更是讓深圳成為外來工聚集最早、最多的城市。來自梅縣的打工妹安子,在1992年寫下了中國首部打工紀實小説《青春驛站》,記錄了這段深圳火熱的打工歷史。

  “我要向你們鞠躬!”2007年,鄭艷萍等凱達姐妹登門探望袁庚,這位90歲的老人取下帽子,向第一代打工妹深深鞠躬,對特區建設者致敬。

  還有來自福建福清的陳華瑞,他在深圳一家工廠打工,“除了清掃廁所的事情沒有幹過,其他的事都做過”。1993年,他抓住機遇創辦企業。當年21人的公司,發展至今已是擁有1500多名員工,産品遠銷50多個國家和地區的知名企業,他也榮獲了“全國勞動模范”稱號。

  和鄭艷萍、陳華瑞一樣,深圳許多老一代建設者和外來工都終身難忘那段歲月:“我們改變了深圳,深圳也改變了我們。”

  對于建設者的貢獻,深圳銘刻在心——1984年,深圳市委大院門前為深圳的拓荒者立起“孺子牛”銅雕;2008年,深圳建起“勞務工博物館”。

  1999年辭職從事創作油畫的謝非來到深圳大芬村,幾年後他被作為特殊人才引入深圳,落了戶口,從打工者成為了一名深圳人。

  他精心創作了一幅描繪深圳變遷的油畫來紀念改革開放40年。他説:“畫的是城市的變化,也是我的生活。”

(新華全媒頭條·壯闊東方潮 奮進新時代——慶祝改革開放40年·圖文互動)(9)從追趕時代到引領時代——從深圳發展奇跡看中國改革開放40年

  2017年7月13日,工作人員在位于深圳的中國國家基因庫操作基因測序儀測序。新華社記者毛思倩攝

  奮進新時代——高擎全面深化改革開放的偉大旗幟,在新的起點上構建新格局,爭創新時代中國特色社會主義的生動范例,續寫改革開放新史詩

  這是全新的時代方位,新時代的中國正以更加自信的姿態推進改革開放——

  從深圳放眼粵港澳大灣區,更加包容、開放的姿態正不斷出現。廣深科技創新走廊規劃正式印發、香港與深圳共同發展落馬洲河套地區“港深創新及科技園”,深汕特別合作區建設不斷推進……滿足人民對美好生活的需要,灣區城市群間的創新聯動、融合發展正迎來更多支撐,這裏群星璀璨,連城一片。

  從深圳放眼全中國,更開放、國際化的中國城市群,正更加自信地走向世界舞臺。對標2035年發展目標的深圳新規劃正緊鑼密鼓編制,新時代的雄安城正進入新一輪規劃建設實施階段,北京總體規劃明確建設國際一流的和諧宜居之都,上海計劃到2050年全面建成卓越的全球城市……“全球城市”陣營將迎來更多中國身影。

  從深圳放眼全世界,經濟特區經驗正為國外特區建設帶來有益參考。此時此刻,一波又一波來訪的海外人士正在深圳“取經”,尋求中國的改革開放密碼;在5月底,一場中國共産黨與世界政黨高層對話專題會議將在深圳召開,與會人士將分享中國改革開放40年的經驗啟示;中國特色社會主義進入新時代,中國為給世界上那些既希望加快發展又希望保持自身獨立性的國家和民族提供了全新選擇,為解決人類問題貢獻了中國智慧和中國方案。

  這是全新的改革理念,新時代的中國吹響了推進高品質發展的衝鋒號角——

  改革開放以來,從産值看我國一些知名企業雖已躍居世界前列,但在核心部件、關鍵技術方面,我國自主研發能力仍有一些短板。

  加強原始創新,深圳開啟創新驅動再出發。

  2017年4月,諾貝爾化學獎得主阿裏耶·瓦謝爾、布萊恩·科比爾卡領銜的兩個實驗室,落戶香港中文大學(深圳)。如今,這種由諾獎科學家組建的實驗室,在深圳已有5家。

  “我們堅持創新只有第一、沒有第二,堅持打基礎、謀長遠,著力推進以科技創新為核心的全面創新,狠抓以科學儀器、工業母機、核心晶片、關鍵零部件等為重點的核心技術攻關。”深圳市委書記王偉中説。

  進入新時代,綠色發展是高品質發展的應有之義。

(新華全媒頭條·壯闊東方潮 奮進新時代——慶祝改革開放40年·圖文互動)(10)從追趕時代到引領時代——從深圳發展奇跡看中國改革開放40年

  這是2017年9月6日拍攝的深圳華強北賽格電子市場。新華社記者毛思倩攝

  作為全國一線超大城市,深圳卻是空間、資源、環境容量小市,在“北上廣深”四大一線城市中土地面積最小。人多地少、環境承載力難以為繼一直是深圳發展的主要矛盾。

  深圳努力走出一條不同尋常的創新發展之路,高附加值、綠色、低能耗,已成為産業篩選和行業拓展的關鍵詞。2017年,深圳萬元GDP能耗、水耗持續下降,約為全國平均水準的1/3和1/10左右,“深圳藍”成為城市名片。

  河流污染是當前深圳最大的環境問題。深圳已全面推行四級河長制,以“河長”制促進河“長治”,2017年投入財政200多億元,計劃今年再投入336億元,推動深圳水環境轉變,真正實現藍天碧水綠地。

  改革開放是人民的事業,要以滿足人民對美好生活的向往為目標,這也是新時代改革開放的價值指向。

  深圳的教育、醫療等民生事業底子薄、基礎差、發展起步晚,已成為制約城市競爭力的短板。為了補課,深圳一方面加大了財政投入,新辦學校和醫院,另一方面也向全球教育和醫療人才拋出橄欖枝。

  這是全新的精神狀態,新時代的中國以更加昂揚的姿態將改革進行到底——

  “經濟特區要成為改革開放的重要窗口。”

  “經濟特區要成為改革開放的試驗平臺。”

  “經濟特區要成為改革開放的開拓者。”

  “經濟特區要成為改革開放的實幹家。”

  ……

(新華全媒頭條·壯闊東方潮 奮進新時代——慶祝改革開放40年·圖文互動)(11)從追趕時代到引領時代——從深圳發展奇跡看中國改革開放40年

  在光啟東莞生態園的研發基地,集廣域互聯網資訊傳輸和光學監控于一體的“雲端號”準備升空(2016年7月7日攝)。新華社記者毛思倩攝

  面對新形勢、新使命,習近平總書記前不久在慶祝海南建省辦經濟特區30周年大會上發表重要講話,對步入新時代的經濟特區提出了要求——在偉大鬥爭、偉大工程、偉大事業、偉大夢想中尋找新的方位,把握好新的戰略定位。

  “進入新時代,我們奮力把廣東建設成為向世界展示踐行習近平新時代中國特色社會主義思想的重要‘窗口’和‘示范區’,在新起點上再創改革新局,把高品質發展的路子走對走實走好。”廣東省委書記李希説。

  深圳,這座平均人口年齡僅有32.5歲的年輕城市,也正以飽滿的活力擁抱新的時代。

  “空談誤國,實幹興邦。這句當年在蛇口叫響的口號,在新時代裏依然適用。秉承改革尖兵的初心,我們要以昂揚的精神狀態推動改革不停頓、開放不止步。”深圳市政府發展研究中心主任吳思康表示。

  在前海,由333個集裝箱搭建而成的前海管理局辦公地格外搶眼。工作條件雖然相對簡陋,但絲毫不影響前海人奮鬥的精神狀態。

  5年間,前海從一片灘涂起步,實現跨越式發展。“前海模式”累計推出制度創新成果358項,全國首創或領先133項,2017年前海實現稅收收入344.98億元,目前已擁有7家獨角獸企業。

  “人們對新一輪改革的熱情、預期、期盼,猶如經濟特區剛成立之時。”深圳前海管理局副局長王錦俠説,前海要以逢山開路、遇水架橋的勇氣、擔當和智慧,續寫“深圳奇跡”,為全國改革開放提供新的經驗。

  歲月更替,改革精神一脈相承。

(新華全媒頭條·壯闊東方潮 奮進新時代——慶祝改革開放40年·圖文互動)(12)從追趕時代到引領時代——從深圳發展奇跡看中國改革開放40年

  2016年4月12日拍攝的深圳前海。新華社記者毛思倩攝

  從種田到“種房”,再到“種高科技企業”,富裕起來的南嶺村設立起國內首個村集體經濟的創投基金,由老舊工業廠房改建的1983創意小鎮也正式投入運營,南嶺村的轉型跨度之大超乎不少村民想像,一些人感覺心裏不踏實。

  “特區精神就是敢闖敢試。”從退休老書記張偉基手中接過“接力棒”的南嶺村社區黨委書記張育彪説:“不能走老路,新一代年輕人就要有開創轉型發展新時代的決心和信心!”

  彈指一揮間,滄海變桑田。

  從南嶺村南望是著名的羅湖橋。一百多年前,作為首批留學生歸國的詹天佑修建鐵路立志報國,由他擔任顧問修建的廣九鐵路,跨越羅湖橋通往香港。如今,百年羅湖橋依然,連接深圳到香港的,已然是風馳電掣的高鐵……

  發展無止境,改革無窮期。

  有“神州第一口岸”之稱的羅湖口岸,往來人流如織;羅湖橋下,飽經滄桑的深圳河滾滾匯入伶仃洋。放眼遠望,新時代的中國正掀起新一輪波瀾壯闊的改革大潮……(新華社記者徐金鵬、蔡國兆、張旭東、何雨欣、彭勇、孫飛)

   1 2 下一頁  

圖集
+1
【糾錯】 責任編輯: 邱麗芳
01002002011000000000000001110000112286028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