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華網 正文
基層幹部淪為“微信工作群奴”:出門要帶5部工作手機
2018-05-16 07:21:41 來源: 中國青年報
關注新華網
微博
Qzone
評論
圖集

  淪為“微信工作群奴” 也是一種形式主義

  預防形式主義,改變工作作風,不是説了換了個工具,將線下工作搬到網上,就大功告成。

  《解放日報》的微信公眾號最近刊發了一篇文章,説的是一位基層幹部在微信中描述了其淪為“微信工作群奴”的狀態:多個部門的微信工作群每日必報到並傳報相關材料;他的“副包”(即包村工作副手),每次出門要帶五部工作手機,裏面是各部門不同的工作係統要填報,所有手機24小時保持開機……

  自電腦誕生後,現代化辦公就一直被寄予厚望,而它真正變得高效和普及的時候,還是在智能手機出現之後。可在像這位吐槽者一樣的基層幹部眼中,被手機包圍的“現代化辦公”,不僅沒有想象中的便利,反倒徒增了煩惱和負擔:綜治網格員專用手機、統計員專用手機、扶貧幹部專用手機、農業綜合服務員專用手機、紀檢幹部專用手機……且每個手機配一個App,還有那些永遠看不過來的微信工作群。這位吐槽者將“現代辦公條件”稱為基層幹部的“坑”,應該不算誇張。

  在普遍追求“讓信息多跑,讓人少跑”的今天,一個基層幹部下鄉,卻要同時帶五部手機才能完成工作,每個部門甚至每種工作都要發一部專用手機,開發一個App,這無疑成了數字時代的新“割據”,不無黑色幽默的意味。

  這種狀態,不僅給基層幹部造成負擔,令相當一部分工作精力被耗在應付信息處理上,也增加了財政負擔。每個部門都配備一部專用手機,開發一個App,這是否會加劇採購腐敗,也是一個值得重視的問題。可以説,這不僅是形式主義的問題,還指向相關財政支出是否合理,是否真正把錢花到了刀刃上。可以作為參照的是,恐怕不會有哪個追求效率的商業公司,會給員工配備這麼多手機。

  為什麼不能用一個專用手機、一個專用App?從技術角度,這完全不是難事,手機太多,信息處理不過來,這也與手機無關,根本問題還是出在觀念上。預防形式主義,改變工作作風,不是説換了個工具,將線下工作搬到網上,就大功告成了。由于各種網絡應用層出不窮,如果行政觀念和管理理念不能與時俱進,技術和工具反過來會制造更多“牢籠”和束縛,成為形式主義的“幫兇”。

  除了要同時攜帶多部手機出門,隨時注意手機裏的工作動態,基層幹部還得拿手機為自己的工作留痕:“現在去下鄉,進村第一件事,不是去村委會布置工作,而是先到挂點的貧困戶家去和他合個影,然後再找手機信號、找GPS信號,因為要手機扶貧App簽到,上傳幫扶日志和照片。這叫:工作留痕。”

  “工作留痕”,既便于隨時記錄工作的進展,也能對基層幹部的工作形成監督,其初衷不難理解。只是,這種“合影+簽到”的做法,美其名曰“工作留痕”,實際上不過是另一種打卡。因為這種程序化的要求,雖説可能增加了對基層幹部的監督,在另一面卻難免制造不信任感,弱化基層幹部的主觀能動性和工作積極性,甚至助長“按部就班”的暗示。其中的利弊得失,必須謹慎權衡。再者,合影還得要求村民配合。何況,一些地方連手機信號都不好,一刀切的要求“留痕”,也有失人性化和靈活。

  在多數人談如何防手機沉迷的今天,出門帶五部手機、24小時不關機的基層幹部,恐怕想不“沉迷”都難。這實質是落後的行政理念與先進的工具之間發生衝突的必然。手機以及各種現代化辦公工具的使用,本身是大勢所趨,但關鍵是如何用。若思維、觀念沒轉變,使用的工具再現代化,也難以跳出原有的形式主義之坑,更難言進步。這位基層幹部的“吐槽”,到底具有多大的代表性,值得各地政府和部門聆聽與排查。這也提醒那些致力于現代化辦公的基層政府與部門,推廣現代化辦公,要換工具,更得換“腦”。

+1
【糾錯】 責任編輯: 張樵蘇
新聞評論
加載更多
青海玉樹稱多縣發現大批岩畫
青海玉樹稱多縣發現大批岩畫
河北石家莊:傳統文化 共頌家風
河北石家莊:傳統文化 共頌家風
河南南樂:生物科技引領綠色發展
河南南樂:生物科技引領綠色發展
海南萬寧:咖啡産業助推經濟發展
海南萬寧:咖啡産業助推經濟發展

0100200201100000000000000111057011228378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