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華網 正文
被“愛心”裹挾的“禁區”——愛心村被取締事件調查
2018-05-10 07:26:17 來源: 中國青年報
關注新華網
微博
Qzone
評論
圖集

  被“愛心”裹挾的“禁區”

  ——河北武安民建福利愛心村被取締事件調查

  5月8日上午,嶄新的河北省武安市社會福利院樓下,多名護工等著迎接第一批入駐的孩子。當天,武安市民建福利愛心村(以下簡稱“愛心村”)的69名孤殘兒童全部被安置到這裏。

  4天前,河北省武安市民政局牽頭,聯合公安、消防、衛計等部門,將“愛心村”取締。隨後,“愛心村”負責人李利娟因涉嫌敲詐勒索犯罪、擾亂社會秩序犯罪,被當地警方刑事拘留。

  21年來,李利娟收養過100多名孤殘兒童,事跡被多家媒體報道,她也曾當選為“感動河北”十大人物之一。她出事後,一些民間兒童福利機構存在的各種問題再次引起社會廣泛關注。

  事實上,李利娟的“愛心村”一直沒有合法的收養棄嬰、孤殘兒童的資質,也沒有納入民政部門的監管范圍。

  “不可否認,李利娟確實在收養孤兒上作了貢獻。”武安市民政局社會事務科負責人趙文剛説,“但長期以來我們無法對其監管,有時甚至進不了門。”

  北京師范大學中國公益研究院兒童福利研究中心副主任張柳建議,不能一刀切取締這些民間機構,他們是對政府工作的有益補充,要將其納入有效監管,並進行標準化、專業化指導。

  “承認是個機構,但不代表有養育孤兒的資質”

  5月4日,武安市行政審批局發布公告稱,“愛心村”2014年度、2015年度、2016年度連續3年未參加年檢,2017年度未報送年檢材料,根據《民辦非企業單位年度檢查辦法》第十條規定,武安市行政審批局依法作出決定:撤銷“愛心村”的民辦非企業單位登記證書。

  中國青年報·中青線上記者注意到,今年3月30日,武安市行政審批局為李利娟頒發了這個證書。證書上的業務范圍寫著:收養孤殘兒童、養老服務。

  《社會福利機構管理暫行辦法》規定,社會組織和個人興辦以孤兒、棄嬰為服務對象的社會福利機構,必須與當地縣級以上人民政府民政部門共同舉辦。

  事實上,多年來,李利娟的“愛心村”一直沒有與民政部門合辦。

  據當地媒體報道,1996年,李利娟開始收養孤兒,一直沒有辦理任何證件。趙文剛説,直到2006年,武安市民政局民間組織登記管理中心才為其辦理了民辦非企業單位登記證書。

  “它承認你是一個機構,但並不代表你這個機構有養育孤兒的資質。”趙文剛説,如果想興辦以孤兒、棄嬰為服務對象的社會福利機構,還需要辦理一個“福利機構設立登記許可證”。

  然而,李利娟的“愛心村”長期以來就只有民辦非企業單位登記證書,這在趙文剛看來並不合規合法。

  趙文剛説,即使只有這一個證,李利娟也逾期年檢。武安市民政局民間組織登記管理中心的工作人員曾去找李利娟,但“大門都進不去”。2017年,武安市行政審批局成立,民政局這項審批權劃到了這個新成立的部門。

  但有媒體報道,李利娟稱,她一直詢問要不要年檢,得到的回復是不用。

  記者注意到,雖然武安市行政審批局稱,李利娟2014~2016年3年沒有年檢,而且2017年度未報送年檢材料,但該局在今年3月30日,還是為李利娟辦理了新的民辦非企業單位登記證書。

  對此,武安市有關部門沒有解釋原因。

  達不到標準,為何一直沒被責令關停

  5月5日下午,武安市委宣傳部指定資訊發布平臺“新武安”發布文章稱,李利娟涉嫌敲詐勒索、擾亂社會秩序違法犯罪被刑拘。

  這篇文章還透露:李利娟所創辦的福利“愛心村”,幾乎成了武安的“獨立王國”,安全檢查進不了門,公安機關採不了血,甚至對消防整改通知書也拒簽。“愛心村”成為一個被“愛心”裹挾、不可觸碰的“禁區”。

  一時間,“愛心村”內孤殘兒童的合法權益受到社會廣泛關注。

  5月6日下午,記者在武安市西三環外的“愛心村”看到,這裏的房屋大都比較簡陋,院子裏坑洼不平,雜物隨意堆放,還養著豬、雞和狗。

  趙文剛告訴記者,武安市民政局雖然不能對“愛心村”進行監管,但每年都會去看望孩子,今年春節前,他也帶著一些慰問品去看了孩子。

  “我進去之後,發現裏面比較亂。”他説,雜物隨意放,把消防栓都擋上了。“如果發生火災,不能及時打開消防栓,多危險啊!”

  趙文剛説,回去之後,他跟消防部門進行了溝通,相約年後一起去檢查一次。沒想到,“那次大門都沒有叫開。”

  武安市民政局一位負責人稱,無論是民政局還是武安市委、市政府,一直想把孩子接到公辦福利機構。武安市民政局也曾專門對李利娟下發文件通知,但她一直拒不執行。“我們想與她合辦,讓她當兒童福利院院長,她都沒同意。”

  趙文剛説,2013年,河南蘭考袁厲害事件之後,邯鄲市民政局一個處長去“愛心村”做工作,希望他們搬到公辦的福利機構,但這位處長進去之後,被限制了人身自由,兩個多小時沒出來。“後來我們局裏派了4個工作人員去協調,做了一個多小時工作,才讓這位處長出來。”

  河北省民政廳一位副廳長也曾專程去做李利娟的工作,但最後還是沒做通。

  對此,李利娟解釋説,她拒絕的原因是武安市兒童福利機構與老年福利院在一起,很不方便。當時,武安市還沒有獨立的兒童福利機構。目前,武安市社會福利院的新大樓只安置了“愛心村”的孩子。

  記者注意到,2013年5月,民政部、國家發改委、公安部、司法部等7部門發布的《關于進一步做好棄嬰相關工作的通知》規定,收留棄嬰的民辦機構,應達到社會福利機構設置的基本標準,配置兒童成長必需的撫養、醫療、康復、教育等功能設施,配備與所承擔工作和所提供服務相匹配的護理人員,建立健全符合國家消防安全和衛生防疫標準的制度等。“對具備上述基本條件但既不同意合辦又不簽訂代養協議的,或不具備上述基本條件的,民政部門要會同公安等有關部門責令其停止收留活動,並將收留的棄嬰一律送交民政部門設立的兒童福利機構收留撫養。”

  武安市民政局一位負責人承認,李利娟的“愛心村”達不到社會福利機構設置的基本標準。

  那麼為什麼長期以來“愛心村”沒有得到有效監管,也沒有被責令停止收留活動?

  “因為她是公眾人物,我們一直比較謹慎。”趙文剛解釋説。

  雖然李利娟拒絕與民政部門合辦,但武安市民政、教育、公安等部門一路為她“開綠燈”,“愛心村”的孩子都辦理了戶口,並順利上學。

  此外,“新武安”發布文章稱,僅2017年,李利娟就通過武安市民政部門領取低保金、房租取暖費等共計127萬余元。

  據澎湃新聞報道,武安市民政局提供的一份李利娟“愛心村”情況匯報顯示,對于“愛心村”的救助包括基本生活救助、醫療救助、災後緊急安置和日常安全監管工作。其中,給符合條件的89人足額享受城市低保,每人每月560元;符合條件的17人享受殘疾人生活補貼,12人享受殘疾人護理補貼;按季度給予生活口糧救助,每季度50袋大米,50袋麵粉;自2013年2月開始,每天送水3車;自2013年起,每年冬季市政府特批30萬元用于冬季取暖和孩子上學租房等。在醫療救助上,2016年,民政部門對“愛心村”醫療救助37人次,救助金額達12.8萬元。

  “嚴格來説,這並不符合規定,但一切都是為了孩子。”武安市一位相關負責人説。

  兒童福利工作需要政府和社會共同參與

  中國青年報·中青線上記者注意到,今年2月13日至3月15日,《兒童福利機構管理辦法(徵求意見稿)》(以下簡稱徵求“意見稿”)公開徵求公眾意見。在此之前,我國沒有專門規范兒童福利機構工作的法律法規,兒童福利機構工作管理適用1999年頒布的《社會福利機構管理暫行辦法》。

  徵求意見稿規定,兒童福利機構是指民政部門舉辦的,為依法由民政部門擔任監護人的兒童提供收留撫養服務的機構。兒童福利機構包括按照事業法人登記的兒童福利院、設有兒童部的社會福利院等。

  徵求意見稿在保障與監督一章裏專設一條規定:民政部門對收留撫養棄嬰、孤兒的社會服務機構和個人,應當會同公安、宗教事務等有關部門責令其停止收留撫養活動,並將收留撫養的棄嬰、孤兒送交兒童福利機構。對已經和民政部門簽訂委託代養協議的,應當加強監督管理。

  公開資料顯示,目前,全國有兒童福利機構1422家,其中獨立兒童福利機構478家,社會福利機構設兒童部944家,共收留撫養兒童8.2萬名。

  據了解,這些兒童福利機構大多分布在省會城市、地級市,很多縣都沒有獨立的兒童福利機構。

  北京師范大學中國公益研究院兒童福利研究中心副主任張柳説,在這種背景下,像李利娟的這種“愛心村”就應運而生。就實際情況而言,社會對這種組織是有需求的,“不能片面取締這些機構,他們的初衷是好的,也確實成了政府的一個補充。”

  但是目前的一些規定,現實中沒有把他們很好地管理起來,所以出現了很多問題,沒能更好地對其進行監管。

  如何解決這些問題?張柳説,不是僅靠出臺一個文件或者法規,把這些社會組織和個人開辦的機構關掉,然後將孩子直接送到公辦福利院了事。“不能因為出了事,就認為這不應由個人來管,而該由政府來兜底。從國際經驗做法來看,兒童福利的這些工作是需要政府和民間社會共同參與、共同推進的。”

  對于如何更好保護孤殘兒童的合法權益,張柳告訴記者,首先從宏觀層面來講,要建立專門服務兒童、負責兒童事務的兒童局或者部門,同時要有專門的機制和負責人員。“不管是從國家層面還是在社區和基層,都有專門的人員去負責這些兒童事務,這樣很多問題沒有惡化之前,就能夠被發現、預防和幹預。”

  其次還要引導社會力量、愛心人士參與到兒童保護工作中。一方面對他們進行有效監管管理,另一方面對這類工作提出標準化和規范化要求。“先把他們納入到政府的監管范圍,然後再對他們進行專業化指導。”張柳説,這些民間兒童福利機構裏的一些殘障孩子,也需要配備專業的護理人員和康復人員。( 樊江濤 見習記者 朱洪園)

+1
【糾錯】 責任編輯: 張樵蘇
新聞評論
載入更多
黎巴嫩舉行國際豪華遊艇展
黎巴嫩舉行國際豪華遊艇展
“甲骨文學堂”進校園
“甲骨文學堂”進校園
超有愛!西湖裏的鴛鴦“愛心橋”升級
超有愛!西湖裏的鴛鴦“愛心橋”升級
雲端上的勞動者
雲端上的勞動者

01002002011000000000000001110570112280915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