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華網 正文
“敬禮娃娃”感謝恩人:一定要做對社會有用的人
2018-05-08 13:26:30 來源: 重慶晨報
關注新華網
微博
Qzone
評論
圖集

  “敬禮娃娃”郎錚托本報感謝重慶恩人

  “我一定要做個對社會有用的人”

  那一天

  2008年5月13日上午,北川曲山幼兒園,一片廢墟上,解放軍戰士用小木板做的臨時擔架抬出一個3歲小男孩。孩子被埋20小時,全身多處受傷。他吃力地抬起右手,給解放軍叔叔敬了一個標準的軍禮。

  男孩名叫郎錚,他因此成為了全國人民關注的“敬禮娃娃”。

  那一月

  在那次地震中,郎錚的外婆吳志瓊受重傷,之後被送往重慶萬盛的南桐總醫院進行救治。在重慶的45天,重慶的醫生和志願者給予了吳婆婆無微不至地照顧。

  郎錚獲救後,被送到西安進行醫治,左手受傷的部分小指、無名指被截除。

  這十年

  郎錚康復後回北川,繼續讀幼兒園。從學前班開始,郎錚就讀綿陽東辰學校,以名列前茅的成績升入初中部。郎錚的父母在北川上班,他平時和外公外婆住一起,家裏離學校只有5分鐘路程,每天自己去學校。

  如果不是當年的一個敬禮,郎錚現在可能只是一個平凡的13歲少年。

  十年過去,娃娃變為少年。郎錚不願一直呆在敬禮的光環裏,如今的他最大心願是,“做個對社會有用的人,把別人對我的關愛傳遞下去。”

  愛運動愛看書人緣好

  4月13日晚上8點,綿陽一座普通社區的籃球場,一個清秀白凈、瘦瘦高高的男孩小跑過來,“叔叔阿姨好!”他停住腳步,有禮貌地向記者揮手致意。球場燈光映射著他靦腆的笑容。他就是郎錚。

  郎錚放下書包,脫下校服,跑上球場。每一次傳球、投球,都全神貫注。沒投進球時,會發出懊惱的大喊。地震中左手受傷的部分小指、無名指被截除,並沒有影響到他在籃球場上馳騁。另外,他對足球、乒乓球也很擅長。家裏挂著十多塊各項運動的冠、亞軍獎牌。

  這個少年,既動得起來,也靜得下去。

  “他愛看書得很喲!離不得書,上廁所都要捧一本進去!”外婆吳志瓊毫不客氣地“揭短”。

  家裏陽臺被改成了郎崢的私人書房,也是他呆得最久的角落。《軍徽閃耀》《二十四史》《福爾摩斯探案全集》《鋼鐵是怎樣煉成的》《北大國學課》等中外古今書籍,可見這個少年涉獵廣泛。

  在綿陽東辰學校念初一的郎錚是班長助理,人緣特別好。論學習成績,他小升初時,他拿到學校一等獎學金,讓父母頗為自豪。現在全年級2500多人,上一次考試他排在前20名。

  但此後的一次考試成績排名落到了200多名,一樣被外婆呵斥,讓他脫掉褲子趴在沙發上,外婆用篾條狠狠地打他屁股。

  不嚴格教育對不起國家

  爸爸郎洪東是警察,只有周末才有空陪兒子。媽媽吳曉紅是北川一個鄉鎮的幹部,扶貧任務艱巨,平時郎錚和外婆在一起的時間最多。

  隔代教育有很多溺愛的例子,偏偏外婆吳志瓊對這個在地震中失而復得的外孫教訓起來毫不含糊。

  吳志瓊對郎錚的這份嚴格自有她的道理。在她看來,郎錚以及他們一家,得到過太多人的關懷。如何回報這麼多份沉甸甸的關愛?唯有嚴格管教娃娃,培養起好習慣,長大後才會對國家有用。這位教育程度並不高的農村老太太,説話句句在理。

  “沒有國家的救援,不是解放軍的救助,肯定就沒有我們這個娃娃了。滴水之恩,涌泉相報,何況是國家和人民這麼大的恩情!”在外婆看來,郎錚畢竟還是個孩子,也貪玩,要是不嚴格管教,嬌生慣養出一堆毛病,就是對不起國家!不僅是吳志瓊,一家人都是同樣的想法。

  要是走進這個家庭,你便一點也不會奇怪,一個3歲孩子在獲救後能做出這樣自然的舉動。

  怕記者找不到路,吳婆婆晚上專門來小區門口迎接。看到有人推著嬰兒車,老人小跑了幾步,倒回來將鐵門細心地扶住。打完籃球,郎錚見記者背著大包,主動把包接過來提在手裏。外公外婆進門後,他會跑過去拿拖鞋,還為老人捶腿推背。

  出自軍人家庭,2歲就會敬禮

  郎錚即使坐在沙發上,背也挺得筆直。“我們家四代人都是當兵的!”郎崢的曾祖父參加過紅軍,外公當過四年醫務兵,父親是北川公安局警察,連外婆也當過民兵排長。

  爸爸郎洪東曾是離縣城50公裏外的小壩鄉派出所所長,小壩地震後變成一座孤島,人出不去,電話也打不出去。他只聽説兒子所在的幼兒園和妻子的單位都已被夷為平地。郎洪東一直在當地參加救援,在煎熬中度日如年。直到5月19日,山頂有了信號,他用顫抖的手撥通電話,才知道家裏人都已獲救。坐直升飛機出來,趕到醫院見到還在手術全麻狀態下的兒子,親親兒子的臉蛋後,他便轉身離去,繼續回到救災一線。

  作為一個軍人家庭的後代,郎錚兩歲時就學會了敬標準的軍禮,郎洪東對兒子的每個敬禮都提出了要求:五指並攏,手背打直!包括眼神、表情、身板、膝關節、雙腳的擺放都有講究。

  少年“成名”,希望走出光環

  郎錚家的墻上挂著十多張相框,有全家福,單人照,唯獨沒有挂那張郎錚在擔架上敬禮的照片。

  對郎錚和一家人來説,十年前的敬禮,只是再平常不過的事情。那個瞬間已經過去,希望慢慢地淡化。

  郎錚從來沒覺得自己特殊,甚至不希望這麼多人關注他。

  今年4月以來,每天都有幾撥全國各地的媒體找上門來。吳曉紅有些無奈地笑笑。作為母親,她還是有點擔心採訪影響兒子的學習。但對于媒體的採訪要求,郎錚一家幾乎都沒有拒絕過。

  “有時候還是有點為難,但我們很理解。”吳曉紅在地震中,看到記者們冒著生命危險到北川採訪,心裏是佩服的。

  對吳曉紅來説,第一次看到兒子敬禮這張照片,更多的是心疼。郎錚曾被地震陰影籠罩了很長一段時間,遇到刮風下雨都害怕,上廁所也不敢關門,9歲以後才慢慢好起來。

  托本報感謝重慶恩人

  一聽我們來自重慶,一家人都有些驚喜。吳志瓊親切又自然地拉起記者的手。“重慶對我們一家來説,有特別的意義。”

  當年的5月17日,在地震中受重傷的吳志瓊被送往重慶萬盛的南桐總醫院進行救治。“特別想感謝那位叫冷敬松(音)的醫生。”吳婆婆已經聯係不上他,但心裏一直惦記著這位無微不至照顧她的好醫生。還有一位建設村60多歲的劉登秀大姐,當時劉大姐的兒子因意外去世不到一個月,她就跑來醫院當志願者,貼心照料來自四川災區的她。這些經歷吳志瓊常常講給郎崢聽,告訴孩子要懂得感恩。

  回憶起在重慶的45天,吳志瓊忍不住哽咽。她想念這些善良的好心人了,她有些不好意思地説:“能不能在你們報上幫我們感謝一下當年的恩人們。”

  郎錚也曾經來過重慶,與救命恩人解放軍叔叔們相聚。其中有一名叫李帥的叔叔所在部隊當時就在重慶,邀請郎錚一家去參觀。郎錚畫了好幾幅畫作為禮物帶去,外婆親手繡了9雙羌繡鞋墊,送給解放軍戰士們。陳德永、李帥、趙興滿,郎錚能喊出每個叔叔的名字。

  心懷感恩,傳遞關愛

  “那些幫助過我們的人,我們絕對不能忘記。”十年來,郎錚也是這麼做的。

  拍攝郎崢敬禮照片並命名為“生命的敬禮”的《綿陽晚報》攝影記者楊衛華,2015年初因病去世。每年清明節,郎錚都去綿陽公墓掃墓,楊叔叔的墓地在哪個區哪一排,他記得清清楚楚。

  現在郎錚是學校圖書館管理員,他經常會到敬老院當義工,幫忙打掃清潔。過馬路時看到老人,都會去主動攙扶。

  至于長大後是當解放軍還是當一個生物學家,“嗯,現在還定不了,但我一定要做個對社會有用的人!把大家對我的愛傳遞下去。”

  感恩,成為郎錚生命中的第一課。(記者 紀文伶)

+1
【糾錯】 責任編輯: 薛濤
新聞評論
加載更多
探測器眼中的火星
探測器眼中的火星
強降雨來襲 廣東多地暴雨預警
強降雨來襲 廣東多地暴雨預警
新疆遭遇寒潮天氣
新疆遭遇寒潮天氣
加緊制造蒙華鐵路軌排
加緊制造蒙華鐵路軌排
01002002011000000000000001110130112280049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