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華網 正文
“媽媽去哪兒了?媽媽回家了!”——湖南花垣文化扶貧讓留守兒童的媽媽回家
2018-05-07 11:08:34 來源: 新華網
關注新華網
微博
Qzone
評論

  新華社長沙5月7日電  題:“媽媽去哪兒了?媽媽回家了!”——湖南花垣文化扶貧讓留守兒童的媽媽回家

  新華社記者張玉潔、柳王敏

  對于33歲的“二孩媽媽”吳整萍來説,現在每個周末都是最幸福的時刻,因為她終于能和自己的兩個兒子生活在一起了。此前很長一段時間,她甚至都沒有一個完整的“家”,母子3人一年都難得見上一面。

  吳整萍來自湖南湘西土家族苗族自治州花垣縣石欄鎮排乍村,距離精準扶貧“首倡地”十八洞村不過30公里路程。湘西是湖南貧困程度最深、扶貧任務最重的地區。由于貧窮,吳整萍13歲就輟學外出務工。

  “家裏太窮了,父母顧不上我和弟弟妹妹,只能靠自己打工謀生。”吳整萍説,她20歲結婚有了老大石文澤,為了生計不得不在孩子剛斷奶時就把他送到鄰鎮的妹妹家撫養。後來有了老二,妹妹家庭條件也一般,只好把老二送到爺爺家寄養,而自己一直留在廣州打工。

  吳整萍的丈夫則在湘西州府吉首跑貨運,就這樣,一家4口人分散在4個不同的地方,每年過年才能見上一面。

  “平時只有過節才能到爺爺家看到弟弟,小時候弟弟總會問我媽媽去哪兒了,我知道媽媽是為了賺錢供我們讀書,但我不知道怎麼告訴他,其實我更想媽媽回來。”13歲的石文澤説。

  去年7月,吳整萍聽説鎮文化站正推行“讓媽媽回家”苗繡文化扶貧項目。當地婦女報名就能免費在鎮上培訓基地接受苗繡傳承人和技師的專業指導,合格後將為繡娘提供織布、刺繡等手工産品訂單。

  思家心切的吳整萍當即決定回家。“我小時候日子苦,也沒有父母的陪伴,我不想自己的孩子再走我的老路。”

  接受培訓後,吳整萍從與文化站合作的簽約公司當月就拿到了1200元工資。由于吳整萍做事麻利,勤于學習,去年,她又當選為排乍村文化專幹兼婦女主任,每月還能拿到1000元左右工資。

  依據當地扶貧政策,她兩個孩子的學費也被免了,扶貧工作隊又幫她把房子也修繕好,還硬化了地面。“現在一下班就能在村門口接到老二。村小只收三年級以下的學生,所以老大平日還在妹妹家住。”吳整萍告訴記者,每周五她都會準時帶著老二騎著小電車去鄰鎮學校接老大回家吃飯,這樣的團圓之樂讓她十分滿足。

  “讓媽媽回家”文化扶貧項目發起人、石欄鎮文化站站長麻正兵告訴記者,花垣是“百裏苗鄉”,花垣苗繡2006年被列入第一批國家級非物質文化遺産名錄,當地苗族姑娘擅長刺繡。然而近年來,隨著越來越多年輕人外出務工,苗繡這一傳統技藝在當地逐漸衰落。

  2012年,麻正兵推薦鎮上一位繡娘參加苗繡比賽,作品獲獎後當場拍出18000元。他意識到,市場孕育著將苗繡這一非物質文化遺産與扶貧相結合的機會。他組織鎮上婦女成立苗繡合作社,嘗試採用規模化、標準化方式手工生産苗繡。

  麻正兵的做法得到上級部門肯定。在上級部門支援下,企業、職業學院、傳承人紛紛找到鎮文化站,要求合作。經過培訓的繡娘所制作的苗繡制品,可以賣出幾千元甚至上萬元,每個繡娘月收入可達3000元甚至更多。

  “將非遺保護傳承與精準扶貧相結合,幫助留守兒童媽媽回家,考慮經濟效益的同時兼顧社會效益,有利于非遺傳承和文化保護。”麻正兵説。

  如今,花垣“讓媽媽回家”項目已成為當地文化扶貧的標桿之一,在湖南多地得到發展。

  湘西州在4個苗族聚居縣設立20多個苗繡創業培訓基地,培訓繡娘6000余人,創造就業崗位近3000個,每人平均年增收近5000元;吉首市有1/5的返鄉“媽媽”和留守婦女從事苗繡事業;懷化市通道侗族自治縣4000多名織女在當地“侗錦織造技藝”代表性傳承人帶領下,通過侗錦脫貧。

  據湖南省民政廳統計,目前全省約有70萬留守兒童。“今年,文化廳將在資金和政策上予以支援,使‘讓媽媽回家’計劃惠及更多人,讓更多家庭可以團圓。”湖南省文化廳廳長禹新榮説。

圖集
+1
【糾錯】 責任編輯: 王萌萌
“媽媽去哪兒了?媽媽回家了!”——湖南花垣文化扶貧讓留守兒童的媽媽回家-新華網
01002002011000000000000001110727112279368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