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華網 正文
“畫説扶貧”——一個青年畫家的別樣扶貧故事
2018-05-03 14:09:55 來源: 新華網
關注新華網
微博
Qzone
評論
圖集

  新華社南寧5月3日電  題:“畫説扶貧”——一個青年畫家的別樣扶貧故事

  新華社記者向志強、農冠斌

  啃食野花野草的黑毛豬,昂揚的公雞,在山間飛奔的山羊……5月2日,在廣西藝術學院漓江畫派藝術研究中心美術館,一場別開生面的扶貧主題畫展吸引了眾多參觀者。

  這些畫的作者是廣西藝術學院的青年畫家尚新周,畫作展示的是廣西百色市德保縣東淩鎮多脈村過去兩年間的扶貧發展景象。

  2018年4月,尚新周被選派到多脈村擔任駐村“第一書記”。多脈村距離縣城2小時車程,尚新周剛到多脈村時,要從一條“兩個人都不能並行”的小道上步行半小時,才能到達村委會所在地。重山阻隔加上喀斯特地貌,使多脈村成為廣西一類貧困村。

  因為當地環境閉塞,尚新周成了村裏為數不多的外來人,語言不通成了困擾他的一大問題。“我一開始動員黨員幹部和群眾尋找脫貧道路,村民們總是用方言互相討論,我被晾在一邊。”尚新周説,工作剛開始,他就碰了一鼻子灰。

  如何架起與村民溝通的橋梁?為了理清思路,尚新周習慣性地用筆在紙上亂涂亂畫,一個通過畫畫交流的念頭閃現在他腦海裏。

  于是,每到周末,尚新周就拿著速寫本在村子周邊寫生,村民看見了覺得稀奇,孩子、老人、婦女、下田的莊稼漢都圍過來,主動用普通話跟他聊天。漸漸地,他知道了村裏適合種什麼,村裏缺什麼,群眾想什麼。

  “村裏來了一個會畫畫的書記”在村裏傳開了。因為畫雞比較多,尚新周被村民稱為“畫雞書記”。“這比我印制的名片好多了,只要跟別人説我是畫雞的,大家就知道我是誰了!”尚新周笑著説。

  多脈村位于缺水缺地的石山區,村民每年只能種點玉米,要想靠種地脫貧,基本上不可能。外出打工成為脫貧致富的唯一希望,但很多外出打工的人因為沒文化、沒技術,不久又回到村裏守著幾分貧瘠的土地。

  “千難萬難,也要發展産業。”尚新周説。可怎麼發展産業?村裏的優勢在哪裏?怎樣才能將自己所學和扶貧攻堅工作結合起來?尚新周不斷問自己。

  工作之余,他用畫筆畫下村裏的風景和故事,畫下村民的生活面貌。無論天南海北的新朋故友,他見面第一件事就是拿出幾幅畫向別人宣傳,他還把這些畫拍成圖片放在社交媒體上。朋友圈更多人了解到東淩鎮這個偏僻的地方,有人開始跟他下單購買農副産品,他把訂單轉給村民。

  兩年來,尚新周創作了百余幅扶貧小畫,每幅畫裏都定格一段駐村扶貧故事,“畫説扶貧”的方式也讓多脈村的關注度越來越高。

  受此啟發,探索“文化+産業”扶貧的思路在尚新周腦中清晰起來。在廣西藝術學院和當地政府的支持下,多脈村又通過畫展、微電影、攝影展等方式,宣傳扶貧工作和當地農副産品,打造一個以文化促産業的發展平臺。多脈村吸引了眾多社會企業和愛心人士來進行産業考察和捐助。

  社會力量的參與,使村民實實在在地感受到了村子的變化,發展信心也大為增強。尚新周趁熱打鐵打出“組合拳”:動員有致富想法的村幹部和致富能人,成立金鳳凰種植養殖專業合作社,發展特色養殖;通過狠抓“兩委”班子和黨員隊伍建設,規劃發展脫貧産業;籌劃“文化+産業”係列扶貧項目,通過媒體宣傳,積極打造“多脈村精準扶貧家庭種養産品”品牌。

  尚新周還帶領村幹部對接當地大超市設立精準扶貧展銷攤位,聯係南寧的食材公司和後盾單位,逐步建立起“村民合作社+家庭種養+超市+社區+網絡異地銷售”的産業鏈。其中,多脈村在廣西藝術學院舉辦的三次土特産展銷都受到熱捧,當天就銷售一空。“一頭土豬200多斤,平均每斤賣23元,在村裏賣才14元一斤。”村民徐幸語説。

  今年尚新周離開多脈村時,村民們站在寬敞的水泥路上跟他道別。如今,多脈村的通屯水泥路已全部打通,合作社運營的黑豬養殖等種養産業也穩步發展。

+1
【糾錯】 責任編輯: 王萌萌
新聞評論
加載更多
探訪多米尼加共和國的“中國城”
探訪多米尼加共和國的“中國城”
陽光下的“滾滾”搞怪賣萌惹人愛
陽光下的“滾滾”搞怪賣萌惹人愛
雲南昆明街頭藍花楹盛開
雲南昆明街頭藍花楹盛開
西藏雅尼國家濕地公園春色怡人
西藏雅尼國家濕地公園春色怡人
01002002011000000000000001110727112277764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