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華網 正文
小崗村的四次紅手印:從生死契約到挽留致富帶頭人
2018-04-26 09:11:12 來源: 新華每日電訊
關注新華網
微博
Qzone
評論
圖集

  原標題:小崗村的四次紅手印

  新華社合肥4月25日電(記者 王聖志、劉美子、水金辰)紅手印,這一中國農民質樸而堅決的表達,曾揭開了中國農村改革的序幕。

  40年前,安徽鳳陽小崗村村民為了治窮,第一次摁下“包産到戶”的生死契約,而後又為挽留一位改革路上的帶頭人三次摁下紅手印,讓這片厚重的土地迸發出一個時代的傳奇。

  第一次紅手印:一夜跨過溫飽線

  1978年一個冬夜,在安徽鳳陽縣小崗村一間低矮破舊的茅草屋裏,18個衣衫襤褸的村民就著昏黃的油燈,醞釀著一件“可能會坐牢”的“驚天大事”。

  “當時生産隊餓死了60多個人,餓絕了6戶。” 年逾七旬的小崗村村民嚴立華回憶説。他是小崗村“大包幹”帶頭人之一。

  40年前,小崗村是以“吃糧靠返銷、用錢靠救濟、生産靠貸款”而聞名的三靠村。經常鬧饑荒,農民大多外出乞討。

  “一家妻兒老小,幾天不燒鍋。我父親餓得下不來床,就想吃一口芋頭幹,但我弄不來。”“大包幹”另一位帶頭人嚴宏昌噙著淚回憶道。

  為了活命,18個村民摁下紅手印,共同起誓,瞞上不瞞下,瞞外不瞞內,把田地分到各家,搞起了包産到戶。

  “哪怕坐牢,如果能親眼看到他們吃上一頓飽飯,我認了。”“大包幹”帶頭人之一的嚴俊昌説。

  紅手印一摁,土地就被寄予了最大的期許,這極大地釋放了農民的生産積極性,一小塊因“分地”而豐收的田地悄悄地出現在荒涼的大地上。

  沒有不透風的墻,1979年4月的一天,時任鳳陽縣委書記陳庭元到小崗村所在的梨園公社檢查時,發現了這個“驚天秘密”。

  “陳庭元看見年輕的兩口子在地裏幹活,問怎麼就你們倆幹活呢,看樣子你們是分到戶幹的吧,兩人沒説話,陳庭元也就心知肚明了。”鳳陽縣人大常委會原副主任陳懷仁説。

  是立即扼殺還是等等再看,省市縣各級政府選擇了後者。1980年春節剛過,時任中共安徽省委第一書記的萬裏來到小崗。在嚴宏昌家,萬裏和他談了將近四個小時。

  “一開始他就問‘我能隨便看嗎’,我説能。他先不表態,不説好也不説壞。我心裏是不安定的,他要説一聲不對,那我馬上就要進監獄。但是他看完第一句話是‘我早就想這麼幹了,就是沒有人敢,你幹對了’。”嚴宏昌説。

  18枚紅手印催生了家庭聯産承包責任制。1980年5月,鄧小平在一次講話中公開肯定了“大包幹”。1982年,中央第一個關于農村工作的“一號文件”正式出臺,明確包産到戶、包幹到戶都是社會主義集體經濟的生産責任制。

  “大包幹”第一年,小崗村糧食總産量13.3萬斤,相當于1955年到1970年糧食産量的總和;人均收入400元,是上年22元的18倍。20多年吃救濟糧的歷史就此結束。

  “沒有共産黨就沒有新中國,沒有共産黨也沒有今天的‘大包幹’。”年邁的嚴俊昌激動地説。

  再摁紅手印:挽留改革致富帶頭人

  20多年後,小崗人再按紅手印,這次是為了挽留一位改革路上的帶頭人。

  沈浩,2004年作為安徽省第二批選派幹部,從安徽省財政廳到鳳陽縣任小崗村黨支部第一書記。這位後來被小崗村村民三次挽留的人,卻在到來之初備受反對。

  1978年以後,中國農村面貌日新月異。然而小崗“一夜跨過溫飽線”,卻“二十年未進富裕門”。

  “當時他提出‘三步走’的發展思路,發展現代農業、辦工業、搞旅遊業,有的群眾講,沈浩在這瞎吹。”時任小崗村黨支部副書記張秀華説。

  “那時候農民就是覺得,我把地種好,只要有吃的就行,沒想要吃得好。”“大包幹”帶頭人之一的關友江説。

  小崗村地處淮河南岸,離縣城28公裏,當時有108戶,耕地面積1800畝,人均3畝多地,是中國傳統農區的縮影。溫飽解決後,村組織長期渙散、鄉村治理模式陳舊、基礎設施薄弱。

  沈浩初到小崗時,村民人均年收入剛過2000元,還有3萬元集體欠債。他花了兩個月,把全村108戶人家跑了兩遍,就為説一個道理:小崗村只有發展才能富裕。

  “他組織黨員幹部群眾代表去華西、大寨等名村參觀。相比之下,我們確實差距很遠。我們是最初的改革者,但如果不與時俱進,就成了改革路上的絆腳石。” 關友江説。

  長期以來,小崗村只有一條泥土路通往外界。為了打破閉塞,沈浩爭取到一筆50萬元資金後,決定修一條水泥路。他將村民組織起來,投工投勞,按勞取酬,既省了錢,又喚起村民參與感。自己也天天泡在工地,什麼活都幹,找不到工具,就挽起袖子用手捧水泥。最終高質量地完成了施工,節余了一半資金。

  這條被命名為友誼大道的道路,成為點燃小崗的“第一把火”。隨後,大包幹紀念館落成帶動紅色旅遊,村裏招商引資辦起了工廠,老百姓住上了集中規劃的新居,村裏的好事一樁接著一樁……

  2006年,小崗村人均收入超過5000元。這年秋天,沈浩挂職期將滿,小崗村民滿懷深情寫下挽留沈浩的請願書,摁下98個鮮紅的手印。

  還有什麼比紅手印更能表達農民的情感?沈浩選擇留下。

  小崗:在深化改革中不斷前行

  沈浩繼續留任的3年,是小崗村深化改革的3年。

  小崗村是典型的農業型村莊,農村土地家庭分散經營制約了現代農業的發展。

  沈浩在一次村民大會上提出了醞釀已久的發展思路:把土地集中起來,以合作社為龍頭,整合資源搞適度規模經營,村民以土地持股形式加入。這讓小崗村炸開了鍋。

  當年冒著殺頭坐牢風險才分來的土地怎麼能流轉出去?祖祖輩輩刨地取食的農民,從不輕信口頭理論。當年“大包幹”帶頭人嚴俊昌就在其中。

  “過去分田是改革,現在土地合理流轉也是改革”,沈浩一趟趟往老嚴家跑,一遍遍地解釋土地流轉的優惠政策和觸手可及的收益。老人臉轉向東,他就轉向東,老人臉轉向西,他就跟到西。嚴俊昌終于點了頭。

  兩年時間,小崗村流轉了600畝土地,村裏發展起糧食、葡萄規模種植,雙孢菇産業和甜葉菊種植基地等一係列現代農業。適度規模經營,勢如破竹。

  嚴德友,嚴俊昌之子,小崗村發展現代農業帶頭人。在沈浩的幫助下,他流轉了100多畝土地進行了葡萄種植,每畝收益是種糧的10倍。嚴家父子倆逢人就講:“現代農業是小崗人的救星!”

  寒來暑往,又是三年,小崗人滿懷著對富裕的渴望和對深化改革的期盼,再次按下了挽留沈浩的紅手印。“紅手印不是隨便按的,只有老百姓認可了,才能按下這紅手印。”“大包幹”帶頭人嚴金昌説。

  2009年11月,沈浩累倒在這片他深愛的土地,小崗人第三次為沈浩按下紅手印,讓他長眠于此。

  2016年以來,小崗村開展了集體資産股份合作制改革和“三變”改革試點工作。2018年2月9日,村民第一次領取了集體經濟收益股權分紅。

  “四次紅手印見證了小崗的發展,也印證了一個道理,中國共産黨永遠是改革路上的堅定領導者和推動者。”小崗村黨委第一書記李錦柱説。

+1
【糾錯】 責任編輯: 聶晨靜
相關新聞
新聞評論
加載更多
廣州:藍雪花綻放
廣州:藍雪花綻放
北京國際車展拉開序幕
北京國際車展拉開序幕
春季練兵保安全
春季練兵保安全
貴州丹寨漫山杜鵑紅遍
貴州丹寨漫山杜鵑紅遍
0100200201100000000000000111076511227445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