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華網 正文
流浪狗如何管得住管得好?“軟約束”外還需“硬措施”
2018-04-08 08:50:25 來源: 法制日報
關注新華網
微博
Qzone
評論
圖集

  原標題:文明養狗除了“軟約束”還需“硬措施”

  今年3月22日下午,安徽省合肥市一名1歲多男童明明(化名)在小區玩耍時,被一只小狗咬成臉部貫通傷。送醫院救治後,明明的臉上縫了100多針,部分組織出現壞死情況。

  明明的病情牽動了不少市民的心,因為據説咬人的狗無主。為此,不少小區發起文明養狗活動,部分物業也開始清理小區流浪狗,于是流浪狗管理這個“老大難”問題再次被引入大眾視野。

  流浪狗管理的難點在哪裏?如何能管得住,管得好?如何在愛狗人士的情感與懼狗人士的安全感之間找到平衡點?更多市民將求解目光轉向法律規定和部門管理,這是考驗政府部門智慧的一道問答題,也是必答題。據《法制日報》記者觀察,雖然目前各種相應措施不少,但“雷聲大雨點小”仍是普遍現象。

  男童在小區被狗咬傷

  明明的家租住在合肥市習友路與集賢路交口附近一小區裏。事發當天,明明由奶奶帶著在小區裏玩。

  據明明奶奶回憶,明明在自己前面走,附近突然跑出來一只小黃狗,因為狗的體型較小,看上去不像要咬人的樣子,起先她沒有太在意,但走到一拐角處,眨眼的工夫就聽到孩子的哭叫聲,等她跑過去看時,孩子被狗咬住了。

  社區居民也證實了明明奶奶的説法,小黃狗看到大人過來,松開孩子,很快跑出了小區門口。

  明明的家人立即將血流滿面的孩子送去醫院救治。主治醫師、中國科大附屬第一醫院(安徽省立醫院)整形外科副主任醫師汪凱介紹説,孩子在該院感染病院注射了狂犬疫苗之後送進急診手術室,進行止血清創和整形手術。但孩子面部是一個貫通傷,創面大,傷口深,失血也很多,部分組織已經出現壞死。經過手術,裏裏外外縫了100多針,明明目前術後情況穩定,還要接受進一步觀察治療,如果能度過感染關的話,後續還需要做面部的整形修復手術,未來臉上留疤的可能性很大。

  而就在明明所在的病床上,剛剛出院的也是一位被狼狗咬傷的男童。

  該院醫護人員反映,春夏季是狗咬人的高發期,這樣的急診患者尤其是幼兒較以往有明顯增多。孩子個頭小,容易被攻擊,以面部、頭部受傷的較多。

  記者了解到,很多居民表示在小區裏見過這條狗,但狗主人是誰並不清楚。

  “非常規”做法引爭議

  幼童被咬傷事件發生後,人們對流浪狗多了戒備之心,一些小區開始清理、驅除流浪狗。然而,隨之也出現一些“非常規”做法。

  在合肥一小區,物業人員用鐵鍬打死了一只流浪狗,引發網友爭議。網上流傳的一段視頻顯示,一只白色小狗躺在草叢中,一名物業人員手持鐵鍬對著狗的頭部敲擊數下,看它已經不能動彈後,又補了幾下。

  據該小區物業人員稱,因為接到小區居民反映流浪狗咬傷多人,才採取這種方式處理流浪狗,一共處理了兩只。該小區居民也證實,其中一只被處理的小花狗,之前確實接連咬傷、抓傷多人。有一戶人家4人都不同程度受傷。

  但也有居民向記者反映,另一只小白狗性格溫馴,平時比較怕人,很多居民都喂過它吃的,也經常跟家養的寵物狗在一起玩耍。

  不少業主和網友認為,物業人員清理咬人的流浪狗無可厚非,但做法欠妥,太過于簡單粗暴。若是對所有流浪狗都不分情況,如此這般處理,就太過殘忍和冷漠。

  除了流浪狗被“清理”,寵物狗也疑似被“誤傷”。

  合肥沿河路附近的一位狗主人發文反映,自己養了6個月的寵物狗在一個廢棄操場玩耍時被毒死。狗主人懷疑,有人投毒是跟近日發生的狗咬人事件有關。“一場6個月的陪伴,死在了這場沒有硝煙的戰爭裏。”狗主人在文中寫道。

  觀點“對戰”持續已久

  對于頻發的狗咬人事件,有人譴責狗主人不牽狗繩,沒有管理好自家的狗,或是養了不負責任,隨意遺棄;也有人認為是被咬者的錯,要不就是主動“惹”了狗,要不就是大人沒有看管好孩子,被狗咬傷。而對于“清理”狗的行為,有人拍手稱快,認為流浪狗就應該被統一清除,也有人呼吁要善待動物,不能隨意剝奪動物的生存權和生命權。

  愛狗人和厭狗人之間的“對戰”由來已久,也從未停止,尤其是在多地實施“限狗令”後,更為激烈。黑龍江省黑河市的限狗打狗運動曾遭到民間強烈抵制,廣東省江門市的限狗打狗運動也只持續9天,之後不了了之。

  一位從事過流浪動物救助的志願者告訴記者,相當多的流浪狗是被人為遺棄的,不少狗其實本身並不具備攻擊性。除了少數患病流浪犬會亂咬人外,有的是因為在哺乳期保護幼犬,有的是因為被人虐待或傷害過,才對人有攻擊和抵觸行為,這實際上也是一種自我保護行為。

  “可以不愛動物,但不要去挑逗、傷害它們,遇到需要救助的或是已經死亡的動物,可以尋求專業組織的幫助,人與動物是能和平共處的。”該志願者説。

  倡導按照“規矩”養狗

  記者了解到,早在2016年12月,合肥市文明辦就已經探索開展倡導“規矩”養狗,制定並發布合肥市養犬文明公約。2017年,合肥市文明辦首次將合肥市養犬文明公約宣傳納入全國文明城市測評體係“實地考察”項目導則,引導街道、社區、物業企業把養犬文明公約張貼在小區顯著位置,對不文明養狗行為進行勸導和制止。一些街道、社區也著手開展了文明養狗宣傳活動,有的社區還免費發放狗繩和狗嘴套等物品給狗主人。

  “我們平時遛狗都會拴繩子,準備報紙、塑料袋撿狗的糞便,也會注意不去人多的地方,小孩多的地方,不給別人添麻煩。”合肥市瑤海區華業社區居民黃女士説,自己收到過志願者贈送的狗用便便袋,覺得這一貼心的舉措,能讓更多的狗主人提高文明養狗的意識。

  愛心人士和民間組織也行動起來,對流浪動物進行收養。50多歲的市民胡女士獨自照顧流浪狗長達十多年,隨著流浪狗數量越來越多,多次搬家尋找安置場地。目前,胡女士在合肥市大圩鎮的流浪狗救助基地為數百只流浪狗提供容身之所。但資金和場地,仍是她面臨的最大問題,這也是大部分民間救助組織面臨的最大問題。

  多方參與建立“收容所”

  文明養狗公約畢竟是一種“軟約束”,雖然有一定效果但要想解決流浪狗問題,還需要“硬措施”。

  合肥市城管局宣傳處處長李大勇告訴記者,在合肥地區,城管部門對流浪狗還沒有管理權限。根據合肥市養犬管理辦法等規定,目前犬類的管理權限,還是由公安部門行使。從全國范圍來看,只有個別地方的犬類管理設置在城管部門。但城管部門不具有人身強制和財産處罰權,養犬行為又多集中于居民小區,城管部門缺少執法手段,難以達到有力的執法效果。

  合肥市公安局治安民警介紹,在處理流浪犬只傷人、擾民等事件時一般很難進行調查取證,只能進行教育、勸導、調解。對于有危害公眾安全隱患的流浪犬只,捕捉、捕殺時既要保證自身安全,又要保證周圍群眾不被咬傷和受到驚嚇,同時還要防止犬只逃脫,必須有專業人員和專用工具來完成。

  在城市管理中,對流浪狗的管理涉及多個部門,單靠一個部門單打獨鬥收效甚微。李大勇認為,流浪動物管理首先涉及到動物疾病防控。流浪狗長期生活在外面,特別容易感染和傳播疾病。即使發現了流浪狗,因為缺少必要的專業知識,很難有效的應對流浪狗帶來的救治、傳染病防控等問題。其次,涉及收容管理。目前犬類的領養機制尚未建立,流浪狗往往終身無法再融入市民生活,即使有流浪狗收容基地收容,由于這些基地多由熱心市民創辦,自身的生存都有困難,很難保證收容質量。此外,由于養犬登記管理制度的缺失,對于隨意丟棄寵物的個人,缺少追責機制,同時也導致許多走失的流浪狗無法及時回到主人身邊。

  對此,李大勇建議,要切實履行養犬登記管理制度,錄入犬類及主人基本信息,既監督個人養犬,也方便丟失寵物犬及時找到主人。建立由醫衛專業人士參與的管理機構,對流浪狗及時救助,防控可能産生的傳染性疾病。政府牽頭建立官方性質的流浪狗收容所,建立長效保障機制,給予資金和場地支持,鼓勵民間組織和志願者加入,同時建立流浪狗收養制度,對進入收容所的流浪狗進行及時疾病救治和防控,發布流浪犬只信息,倡導市民主動領養流浪狗。

  合肥犬業協會會長楊承愉也認為,政府可以通過購買的方式,讓協會承擔養犬證的受理和初審,負責對流浪犬的日常收容管理,讓專業的人做專業的事。(記者 范天嬌)

+1
【糾錯】 責任編輯: 聶晨靜
新聞評論
加載更多
油菜花黃田野綠
油菜花黃田野綠
梨花爭艷春滿園
梨花爭艷春滿園
美麗博鰲
美麗博鰲
梨花爭艷授粉忙
梨花爭艷授粉忙
010020020110000000000000011107651122647336